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长篇小说8)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12-13 15:51:54 点击:706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周末,大家好不容易像以往一样聚在别墅的小花园里烧烤话家常,没想到骆珩和雨儿突然造访,更没想到雨儿和Star仅仅单独进房私聊了一会儿,Star对我和Jacky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巨变。雨儿和骆珩吃过晚饭便回家了。临走前,雨儿和Star挤眉弄眼的对视了好一会儿,Star宣布:三天后,我们一伙七人去深圳东部华侨城度假。
  周一上午,我们一行七人在深圳宝安机场安全着落,直接打车前往东部华侨城的房车酒店。
  房车酒店座落于深圳东部华侨城云海谷的茵特拉根小镇,是以房车文化为主题的精品酒店。它将房车的动感与随意融入到酒店的设计理念中,依托东部华侨城独有的湖光山色、云海奇观,呈现休闲的生态空间。
  一开车门,一股夹杂着青草味的花香扑面而来,凉爽的气温和刚下飞机时机场烤人的温度截然不同,酒店独特的倾斜设计使我们眼前一亮。中午,我们终于各自安顿好:我和Jacky一间房,Star和雨儿一间房,Fly、Power和骆珩一人一间房。
  Fly是个高尔夫球迷,他把行李往衣柜里一扔,背着球包拉着大家火速冲进云海谷高尔夫球场。Fly和Jacky你来我往,玩得乐不思蜀、忘乎所以,从第一洞一路杀到第八洞,丝毫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同伴心不在焉、各怀心事。
  “早就听说,深圳东部华侨城山清水秀、悬崖飞瀑,果然如此,真是不枉此行!姐,Kelly,我们先去大峡谷探探路,让Jacky和Fly一战到底,明天给获胜者庆功,如何?”骆珩兴致勃勃的看着我和雨儿。
  “好啊,”雨儿拉着我的手,目光莹莹的看着我,“我们一起去呗。”
  “我想大家一起去。”我期待的看着Jacky,“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没等她开口,Fly就大声挥手赶我们走,“Kelly,不要扫兴嘛。我和Jacky正赛得起劲,你们先去玩!我看骆珩的提议挺好的,就按他说的做嘛!你们走吧,赶紧走吧,不要在这里… …”
  “Fly!”Star和Jacky异口同声的喝止Fly。
  Jacky看了看Fly,调头看着我“那你跟雨儿他们先去玩。今天,我陪Fly,让他过足瘾,明天我再陪你玩吧。”
  “可是,我… …”我看着Jacky欲言又止。
  “Kelly是想和你单独去玩!”Star着急的说,“Jacky,你就陪她去嘛!”
  “Star!这儿有你什么事儿啊,在这里胡乱指挥。哪有人比赛比到最关键的时候去做别的事情?!玩,什么时候不能玩啊?明天、后天不是大把时间吗?我们是来旅游度假的,玩到尽兴再回去没有问题!Jacky,别理他们,我们继续!”Fly神经大条的冲着Star大喊。
  “你?!”Star又急又气怒瞪着Fly,咬着下唇,胸前一起一伏,双拳逐渐握紧。
  “Star,那你和Power一起加入呗!人多热闹。”我赶紧跑上前握住Star的手臂,“Fly说的也有道理,反正时间多的是嘛!”
  “哏!”Star甩开我的手,不悦的调开视线。
  “出来玩是换心情、放松筋骨的。开心点儿嘛,亲爱的,其实也没多大点儿事。”Power悠哉悠哉的走过来,拍了拍Star的肩,却压低声音说:“不要和Fly一般见识把事情闹大了。”
  “是啊,Star,你跟我们一起去玩嘛。”雨儿跑过来,略带歉意的冲着Star皱皱眉。
  “你们怎么了?为了去大峡谷玩而闹别扭吗?”骆珩不解的跟着雨儿走上前。
  “没有!”Star努力将自己平静下来,叹了口气,看着骆珩,“大家既然一起出来玩,行动当然一致的好。看来这只是我个人的希望啊!”她又看了看Power和我,“算了,我不想为一头蛮牛不开心弄得大家都不高兴,辜负了这美好的景色。要是不依着这头牛,明天不知道又要出什么状况,多少人要跟着倒霉,那时候就不是扫兴这么简单了!”
  Fly一听Star叫自己蛮牛,还嘲讽自己拖累大家,气不打一处出,“你是故意找茬?!”。
  Jacky一看赶紧打圆场,拉着Fly回头就走,“你这么生气做什么,比赛最忌讳生气了,这场比赛你输定了。你难道看不出Star和Kelly他们是姐妹义气,故意让你生气、技术走形,输给我吗?你中计了,我不需要他们的帮忙,就可以堂堂正正的战胜你。让他们这些门外汉出去玩个够吧!”
  “你说什么呢?!”Fly的注意力果然被Jacky转移了,“我会输给你?!你记得吗,高尔夫球怎么打还是我教你的呢… …”
  Fly一边滔滔不绝的对Jacky演讲他的高尔夫球光荣史,一边不知不觉的被Jacky拉着远离我们的视线。Jacky一边津津有味的当听众,一边偷偷给了我们一个OK搞定的手势。
  “那… …我们出发吧!”骆珩拉着我的手,笑得阳光灿烂,大步向前。
  这是第一次有男孩子主动牵我的手,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窃喜实在藏不住瞬间化为浅浅的微笑挂在唇边。我顺从的被骆珩拖着跑,禁不住偷偷抬眼看他。多么阳光的大男孩啊,正是花样年华,而且懂事顾家,重点是我知道他喜欢我。如果我真的和他交往,应该会有好结果吧!我忍不住紧紧回握住他的手,他似乎察觉了,放慢脚步,回头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
  Star和雨儿对视一眼,忧心忡忡的跟着我们上了电瓶车。我们一行五人很快到了大石头站(可选择去大侠谷还是茶溪谷的分水岭)。
  “你想去刺激的大峡谷探险,还是想去茶溪谷休养生息?”骆珩环视了大家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被他的灼灼目光看得心头小鹿乱撞,羞答答的避开视线,不想却接触到Star失望的眼神。那眼神中蕴含着愤怒、不解,像一盆冷水浇熄我心中那团到处乱串的火焰。我仿佛回到Jacky醉酒的那个深夜,Jacky痛苦的神情在我脑海中若影若现。我情不自禁抽回手,深呼吸着努力平静自己那颗胡乱跳动的心。
  原来,人的心并不是一味盲从于主人的意愿,它也有自己的感觉、有自主意识。没想到这个时候,它竟然奋起反抗,跳动的越发厉害。曾经和Jacky的诺言不断在耳边想起,曾经和Jacky开心快乐的回忆不断在脑海中浮现。这才了解自己有多在乎Jacky,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重视和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才发现自己已经测底无法离开她了!
  “你怎么了?”骆珩握住我的肩,温柔的看着我。
  我尴尬而惭愧的推开他,“没什么,我突然想去拜拜。这附近不是有个大华兴寺吗?我想去那里。”
  “怎么会突然想到那里?”雨儿不解的看着我。
  “我… …只是想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仔细的思考一些事情。想想自己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明智的,想想自己的事情,想想… …”我看了看雨儿,又看了看骆珩,“我现在真的没有兴致玩了,不好意思。”
  “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没关系,我陪你。”骆珩体贴的笑着,“反正,姐姐也喜欢到寺庙拜拜,那大家一起去呗。”
  “我想一个人去。”我抬头环视着大家,“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 …”
  骆珩还想说什么,却被雨儿制止,“珩儿,阿星,我们三个好久没有聚了。听说,茶溪谷的风景很美,我们一起去走走吧。阿厉,你陪着凯丽吧。她你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个在这个深山野林里,会不安全的。”
  “可是,我想一个人… …”
  没等我把话说完,Star毫不客气的打断我,“珩儿,雨儿,我们走吧!看,电瓶车来了。”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三人上车,心里五味杂坛。
  Power拍拍我的肩,安慰道:“Kelly,你一个人去,肯定没人放得下心。Jacky和Fly要知道了,会怪责我和Star的。我明白有时候人需要单独的空间思考问题。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
  我长叹一声,无可奈何的说:“我们也出发吧。”
  我低着头看着我们前行的脚步,突然觉得迈开的每一步是那么沉重、那么艰难,“Power… …”
  “嗯?!”
  “我… …”我看着陪着我肩并肩前行的Power,欲言又止,“没什么,走吧,走吧… …”
  “其实,想静下来想事情,不一定要选择大华兴寺那么远的地方。”Power语重心长的握住我的手,“你是不是有点儿犯糊涂了?”
  我停下脚步,抬眼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点了点头。
  “每个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特别是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你不要想太多,这很正常。”
  “可是,Star察觉了。她是不是… …”我坚定的看着Power,鼓起勇气说出心底的话,“Jacky、雨儿、骆珩都是Star的至交好友,他们却因为我,必须有一个被伤害。所以,Star怪我、气我,她害怕天真单纯的骆珩受伤,也害怕Jacky再次被伤害,所以,这几天,她对我和Jacky的态度才如此怪异,如此畸形… …只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选择!是不是?!”
  “是!”Power直截了当的证实了我的猜想,“无论是我、Star抑或是Fly,虽然都不忍心看到Jacky再次受情伤,但更不希望她和一个心里没有她的人在一起过日子,那样Jacky只会更加悲哀。”
  “不是的!不是你想象中那个样子。就是因为我现在弄清楚了自己的情感,才会烦恼的。”我被动的看着Power怀疑的眼神,“老实跟你说吧,我对骆珩的确有很强烈的好感,我也曾经以为我是喜欢他的,但是刚才、直到刚才,我看到Star那复杂的眼神,我才确定自己对骆珩只有友情,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可是,我非常珍惜这份友情,我不想因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失去这段弥足珍贵的友谊。”
  “误会?!”
  “是!误会!在高尔夫球场时,被骆珩拉着跑,我的心确实跳动的很厉害,我害羞、欢喜,那是因为这是第一次被喜欢自己的男孩子主动牵手。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当然有平凡人有的虚荣心… …”
  “虚荣心?!你真的弄的清楚自己的情感了吗?你真的确定那仅仅只是虚荣心吗?”Power瞪大眼睛盯着我。
  “那当然不仅仅的是虚荣心!”我直视着他,“还有我对朋友的诚心与真心!但我相当确定,没有爱慕之心!”我低下头,想起以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痛苦的闭上眼,“你知道吗,我从小没有什么朋友,除了我的母亲和隔壁的大哥关心我,没有人在意我的存在,但是鄙视我、欺负我的却大有人在。那时候,我多么希望有个人可以保护我。我多么希望有个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次骆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做的,无一不深深打动我、震撼我。他说他好羡慕姐姐有个真正为着自己的朋友,其实我何尝不是,他说他没有这样的朋友,我… …”我强忍着眼泪抬眼看了Power一眼,“我感觉自己也没有。我和骆珩有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我想做他第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可以为他两肋插刀的朋友,一个他真正信任的朋友!”
  “你… …你怎么会认为你没有真正的朋友呢?那我、Star、Fly还有Jacky是你的什么人呢?你不觉得这样说话太伤人了吗?!”
  “我知道你听了这句话肯定不高兴,甚至有可能感觉我在无理取闹。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对我的友情是有前提的,你们对我的付出是要求回报的,至少潜意识里是有的。Star对我的态度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我抬起布满雨雾的眼睛,“Star对雨儿的付出是本能,是从小积累起来的情感,我们呢?才认识多久?虽然时间不是衡量友谊的准绳,但是二者之间是有联系的。我认为这两种友谊绝对绝对不一样!”
  “我… …”
  “你不要说些好听的哄我!我很清楚,其实你和Star、Fly一样。我从来不曾在你这里拥有真正的友谊。也许你会认为我太苛求一些东西,但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往那个方向想,所以才会重视骆珩、珍惜骆珩!人,如果一辈子都没有一个正真的朋友,不是太悲哀了吗?!”不争气的泪水终于冲出眼眶,决堤般滑落。
  “… …你刚才谈到了Fly、Star和我,那… … Jacky呢?”
  “Jacky… …我不知道!我现在也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仅仅只把她当作朋友了!我… …我只想拥有一段纯正真挚的友情,难道有错吗?不可以吗?”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声泪俱下的嚎啕大哭。
  Power坐在我身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
  良久,我慢慢安静下来,“对不起,刚才我失态了。我,我不该… …”
  “不!”Power平静的打断我,“你没有错,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对你过于强求了!真正的情感也不是强求来的。”他看了看表,“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嗯。”我站起身走向电瓶车,却发现Power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你是不是… …”
  我从来没有见过精明干练的Power如此吞吞吐吐,莫名其妙的回到他身边坐下,认真的看着他,“什么?!”
  “这… …”他想了想,瞅着我,“我先声明,问这个问题不是为了Jacky,而是,而是… …”
  “虽然我刚才说我感觉自己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那种友谊,但是,我知道你、Star、Fly是真心关心我的。”我注视着Power,凄凉的笑了笑,“对于Jacky,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因为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我知道自己是无法离开她的,不仅仅因为我依恋依偎着她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在乎她的喜怒哀乐,我希望她每天都是开心快乐的,我不希望看见她伤心或者不开心。刚才当我察觉Star看着我很不爽时,我推开骆珩的手,是因为我突然回忆起我们初次正式以朋友的身份见面的那晚Jacky醉酒的样子。我不希望再看到她醉酒,更不希望看到她因为不开心而醉酒,最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她,因为我而不开心醉酒!”
  “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我开始明白Jacky为什么选择你了。”Power站起身,友好而温柔的俯身握住我的肩,真诚的看着我,“你不该舍近求远,把希望单单寄托在骆珩身上,你还有我、Star和Fly。我知道Star对你的怀疑和不满伤了你的心,但那是因为她不够了解你。你不觉得你也有责任吗?!”
  “我… …”
  “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困惑告诉大家呢?你总把想法闷在心里,大家怎么了解你呢?没有了解打基础,你又怎么和大家成为真正的朋友呢?”
  “是!我的确有责任,我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Power在我身边坐下,将我的头压在自己的肩上,“最近,是不是压抑的很幸苦?想哭就哭吧,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伪装坚强的。”
  我的泪逐渐浸湿了Power肩上的衣衫,只是这次我的心不再悲伤,因为它已经被喜悦饱和… …
  Jacky她们吃完晚饭,我们才回到房车酒店。没想到大家都坐在大厅里等着我们。
  “怎么才回来?吃了晚饭吗?”Jacky看见我立刻迎上前,“你怎么了?哭了?!”见到我脸颊上的泪痕,她担心的看着Power,“你们遇到什么事情了?”
  大家闻言,都围上前。
  “谁欺负你了?”Fly气愤的打量着四周摩拳擦掌。
  “Power,到底怎么回事?Kelly好好的,为什么脸上会挂着泪痕?赶紧告诉我!”Star焦虑的看着我,“可怜的孩子,发生什么事情了,说出来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
  大家都在关心我,发自内心的关心我。Power说的对,我何必舍近求远?!感动的泪水禁不住温暖而真挚的问候,滑落脸颊。
  “你到底怎么了?!”Jacky和骆珩一左一右,一人抓住我一只胳膊,异口同声的问。
  Jacky闻声,抬头看了骆珩一眼。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Power拍了拍Jacky的肩,“Jacky,先带她回房间吃饭吧。Kelly从下飞机到现在还没吃饭呢,一定饿了。” 他又转向众人,“雨儿,你先和珩儿各自回房吧。Kelly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有空再跟你们说。Fly、Star一会儿到我房间来一趟,我有事儿跟你们说。”
  Power真能干,几句话就帮我解围了,我们对视笑笑。
  第二天,吃完早餐,大家讨论决定先去大侠谷。第一站——云中部落。
  “这里真是个度假的好地方,”我开心的张开双臂欢呼着。
  “是啊。这里好像真的可以让人忘记一起烦恼。”Jacky微笑着。
  “这里更是拍照的好地方,你们几个,”Fly拿着相机发号施令,“快摆几个姿势!本大师要把你们最开心、最动人的神态做个记录。Star,雨儿,你们俩长大后的合照应该不多吧,趁本大师兴致昂扬,多给你们留点儿纪念!”
  “不害臊!我们家Power才是大师呢。”Star不甘示弱的笑着,“雨儿,来!我们就牺牲一下,免费给这个大言不惭的‘大师’当模特吧。”
  我拉着Jacky、骆珩和Power到处留影。大家开开心心在云中部落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上午。吃午饭的时候,Fly提议大家在登峰造极观景平台上留个影,便转站茶溪谷。
  登峰造极观景平台采用全透明的玻璃,延伸至悬崖之外,身旁云朵飘飘。虽然有Jacky、Power等好友环绕在身边,但是我只感觉笑容僵硬、心慌腿软。Jacky对它却似乎有着特殊的好感,Fly的镜头前,Jacky完全将自己释放出来。好久没有见过Jacky如此单纯的笑容了,好久没见过Jacky如此轻松的笑容了,好久没有见过Jacky如此放纵的笑容了。我扶着观景台的栏杆,分享者Jacky简单淳朴的开心,逐渐遗忘了脚下万丈悬崖… …
  Star走到我身边,靠在围栏上,闭着眼睛享受温和的阳光,不禁感慨:“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嗯… …”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调头观望远方的海洋,“好久没见过Jacky这么高兴了!”
  “嗯。”她回应着。
  “你也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吧?!”
  她睁开眼睛微笑着看着我,“是啊,大家都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我的笑容在脸颊绽放,“你组织的这次度假,真好!”
  心照啦,有的话何必说,朋友嘛,心有灵犀!我们冰释前嫌,相视而笑。
  “你看,”Star指着坐在云霄飞轮上嚎叫的旅客,“他们看起来,好爽啊。”
  “爽?!”我被Star一刺激,立刻想起脚下的万丈深渊一眼,拖着她快步走到云中漫步观景带上,指着前方360度旋转的飞轮,“这里看得比较清晰。你还感觉爽吗?”
  “当然!”她认真的点点头,握紧我的手,“走吧,陪我坐去吧!”
  “不要!”我挣脱她的手,屁滚尿流的逃离她,“我恐高,你绕了我吧。”
  “出来玩,就是寻找刺激的。Kelly!”Star穷追不舍,“不要跑嘛!就这个勉强称得上‘刺激’。你就舍命陪君子,陪我爽一下嘛。Kelly?!”
  突然,Star的脚步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掉头就走。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接到她的电话,“Kelly,我碰到一个不想见的人,你去找雨儿和珩儿,我去找Jacky他们。在前面的站台见,先到先等,准备去茶溪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