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长篇小说7)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11-28 11:23:42 点击:737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相信春节对中国人而言,应该是热闹非凡充满喜庆聚首在一起的节日。但是,如果在喜气洋洋的节日里,发现自己的发小居然躲在自己的公司做了好几年的清洁工,还惹出来大麻烦,这春节还能过得欢喜吗?!
  春节来了,SPA的生意到了旺季,好多客人都选择先在餐厅和亲友聚餐一顿,再选择桑拿室、电影室或按摩室等娱乐场地。来SPA的人非富即贵,因此由于餐饮而产生的垃圾也急剧增多。说是垃圾,其实就是客人吃剩的食物。这天餐厅的负责人报上来一个人名,使Star大吃一惊——骆冰雨(雨儿)。
  当我跟着激动的Star跑到餐厅找到正苦苦哀求上级不要炒她鱿鱼的雨儿时,雨儿这一惊非同小可,我说不出她到底是无助、羞愧还是激动,满脸泪水已经告诉我,这个人和Star的关系不简单。Power随后赶到餐厅,被掩面哭泣向外飞奔的雨儿撞倒,Star顾不上扶起他拼命追着雨儿的背影消失在门外。
  “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里?”我扶起Power。
  “没事,没事!Star追的是谁啊?”
  “不知道。”
  Power看了大门口一眼,“先不管这个。赶紧到Jacky办公室去开会。这个消息最好不要被媒体炒作起来,否则我们有排烦了。”
  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SPA里做了好几年清洁工,Star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次雨儿感觉客人实在太浪费,再次偷偷打包SPA准备处理的食品,却不巧被上级发现了,大概Star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要好的发小和自己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只不过不同的是自己是高层管理人员,而雨儿是底层工作人员。
  雨儿打包SPA的残羹冷炙很快被媒体曝光了,而且引发社会热议。原来许多酒店都出现过这类员工偷偷打包顾客用餐后酒店待处理食品的事情。只不过有的酒店睁只眼闭只眼,有的员工并不非常紧张自己的饭碗,但这次SPA去很倒霉,遇上了一个紧张饭碗的员工。原来,雨儿打包SPA的剩菜剩饭是为了和弟弟一起庆祝春节,却没想到会丢了饭碗。她的弟弟正在读大学,没有经济来源,父母都在乡下,家里环境不好,弟弟唯一的依靠就是她。
  怜悯之心,人皆有之。她们这样的弱势群体马上变成了焦点。一波接一波的舆论热议排山倒海的向公司袭来。有的市民对电台主持人称公司是冷血企业,有的市民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无良企业无视员工疾苦,有的市民甚至在微博上怀疑公司高管宁可丢弃残羹冷炙也不不允许自己员工再次回收的原因是因为和地下工厂有联系制造地沟油的无耻勾当… …虽然电视台和电台请来的嘉宾不断分析企业管理制度和行业规则,但是势单力薄的他们被扣上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狼狈为奸、蛇鼠一窝”等难听的帽子… …
  三天,仅仅三天,整栋SPA馆明显安静冷清下来,稀稀疏疏的顾客在原本嘈杂的大堂中穿行。Jacky和Power的办公室瞬间变成了大家商讨应对危机的会议室,大家没日没夜的讨论应对良策,却始终没有结果。看着Jacky被这突如其来的风波搅得七荤八素、日渐憔悴,自己除了照顾大家的饮食什么也做不了,我郁闷极了。
  这天我突发奇想,到路边摊买了一套衣裤换上,到上海交大看看雨儿的弟弟骆珩到底是何方神圣。
  骆珩是个非常阳光的大男生,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土气无能,他穿着朴实大方,带了个眼镜,自有一股温文儒雅的书生气质。
  “同学说你是我三姐的同事?”他大方有礼的上下打量我。
  “是的!我叫薛凯丽。你可以叫我Kelly。”
  “你是因为我姐姐的事情来找我的?”
  “嗯。”
  “我带你逛逛我的校园吧?”
  “好呀… …我,今天,是来请你帮忙的。”
  “我能帮上什么忙?我早就和姐姐说了,我上大学了,光奖学金就解决了学费和生活费问题,况且还可以半工读。可是她就是不听,还在那家SPA做清洁工。你也看到了,我几乎成为交大一景,你进我们学校没感觉特别费劲吗?没感觉是从记者排成的人墙上翻过来的吗?呵呵,就因为堵在门口的那些位守门员,我,一个从山沟里出来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已经荣获交大红人榜第一把金交椅了。现在,想和三姐联系,只能依靠科技。老实说,我真怕哪天学校停电,和三姐说电话正说道关键手机没电啦。你说,是我背,还是那家SPA背?!”
  “好像… …是你背。”想不到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原本以为用他姐弟俩的亲情做基石,可以让SPA绝处逢生,打动他说服雨儿,同时也帮助Jacky,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他姐弟俩的感情到底怎么样?我故作轻松的笑笑, “听说,雨儿不但带大了你,而且带你走出了那个让你无法生存的山沟沟?”
  “呵呵,三姐连这个都跟你说,可见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啊。是啊,我的确是三姐带大的。农村,家里人多,八个孩子,我嘛,排行第五,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自然不受长辈的青睐和重视。只有三姐疼爱我、关心我。小七和小八是龙凤胎,也是家里最小的,他们感情好到谁也离不开谁,很受长辈们的喜爱。记得那年我高三,三姐回乡,我们带着小七和小八到镇上玩,结果… …”他仰望着天空,吸吸鼻子,眼睛越发明亮。
  “结果怎么了?”我和他肩并肩的坐在足球场外的草地上。
  “结果回去晚了… …”
  “那一定会挨训挨打,我猜雨儿一定舍不得你挨训挨打,她全受了?!”
  骆珩点点头,声音越发沙哑,“三姐把责任都揽上身,被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顿,罚跪了一夜的祠堂。现在的关节炎就是那时候烙下的。”
  “所以你选择读医科,希望可以治好她。对吗?”
  “嗯。”
  “学医是为了救活着的人,你先要想办法让她无忧无虑的活着、放宽心的活着,这样以后才好报答她,不是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雨儿一定没有告诉你,她现在有多狼狈吧?你没发现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了吗?”
  “你想说什么?三姐她怎么了?”他激动的捉住我的双臂。
  我故意调头不看他,叹了一口气。
  他一惊松开手,“你的意思不会是… …不会的!她昨天还打电话给我… …”
  “那今天呢?”
  “今天还没有… …”他想了想,猛力摆正我的脑袋,双手微微发抖的握紧我的脖子,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有什么新信息是我不知道的!”
  “放轻松些,”我轻轻拍拍他的手臂,“这几天,你不会从媒体那边听到你不想或者不敢去想的新闻的,但是时间再久些就不好说了。”
  “什么意思?”
  我把他的双手移会他腿上握了握,“我是来找你一起讨论,如何让媒体淡忘这件事情的。你知道吗?媒体是可以杀死人的?你… …”我平静的看着他,“不希望媒体把你的老家都挖出来吧?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被外人看见的伤疤,每个人都有不想面对的过去,但是你要相信我,媒体绝对有这个本事把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在阳光下撕开。就这件事,只有鲜血淋漓才能引起大众的怜悯,才能创造媒体朝思梦想的效益,懂吗?”
  他坚定的点点头,“说吧,我要怎样做才可以保护我姐姐?”
  “现在,我还没有想好。但我很确定,只有雨儿真正了解你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她才放心、才有勇气离开那家SPA,也只有她主动对媒体说自己辞职离开,媒体才会放过她,也放过SPA。”
  “谈何容易啊?”
  “唉,是啊。谈何容易啊!”
  我们对视良久无语。忽然,我脑海中闪过见面时骆珩对我说的那句话——光奖学金就解决了学费和生活费问题,况且还可以半工读。“你现在有在外面打工吗?”
  “没有。”
  “那你的奖学金交完学费后,真的够你生活吗?”
  “够。”
  “那,有多余的可以给你姐姐吗?”
  “没有。我在交大读了四年,每年的都拿一等奖学金。星姐没有弟弟,从小把我当亲弟弟疼。我到上海之后,她每年都来看我,每次都好多生活或者学习会用到的东西给我。但她说三姐自尊心强,不让我告诉三姐她给我买东西。三姐每个月给我的生活费,我都存在存折里。现在存折里都有好几万了。”
  “你为什么不工读呢?我记得一见面的时候,你有提到说你想工读,对吧?”
  “是,只是我三姐和星姐都让我多参加学校活动、认真读书,不叫我挣钱。”
  “如果你现在工读,学习方面你会感觉吃力吗?”
  “应该不会。你想到什么了?”
  “我想让雨儿对你彻底放心。平时,你和她聊起在校园里参加的活动吗?”
  “不会。”
  “怕她自卑?!”
  “嗯。她是初中毕业,记得星姐上高中的时候,她心里羡慕,但是嘴上不说,到星姐上了重点大学,她们就逐渐疏远了。我刚上交大的时候,她常嘱咐我要努力,以后可以和星姐比上一比。”
  “这有什么好比的?重要的是这份情谊。”
  “是啊,是啊。”
  “雨儿有没有问过你,你用的东西是哪里来的?”
  “有啊,我说是用奖学金在二手市场买的。怎么了?”
  “我有一个提议,就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说来听听,要不把星姐也叫上,商量商量。”
  “不行。Star现在是风口浪尖上的人,随时会有记者跟踪她,她来和你会面风险太大,如果让记者查到,又不知会怎么写了。我是公司不起眼的职工,所以问题不大。我可以把我们商量的结果转告Star,给你们传达信息。”
  “看得出来你和星姐也很熟吧?”
  “是啊,私下她对我们挺和善的。时间长了,我们成为了好朋友。”我不自然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怎么怀疑,赶紧言归正传,“我的想法是,你去找雨儿,告诉她那些东西不是奖学金买的,是你自己打工买的。再把她这些年给你的生活费存折还给她,证明你有能力养活自己。我帮你找一份适合你的工作,如何?”
  “然后呢?三姐辞职了,星姐怎么办?她在那家SPA还做的下去吗?”
  “当然。因为你要让雨儿在媒体面前坦诚自己的想法、说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并承认自己的行为是有失分寸的,让她从环保、卫生和农村人自强自立的角度,立足于企业制度向社会大众道歉,我去找Star让她写一份稿件给雨儿,同时让Star为她安排另一份工作。你… …”
  “我看可行!看不出你年纪不大,想法到挺特别的。”他再次仔仔细细的打量我,“你真的是我姐的同事?!”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觉隐瞒身份是多么无谓,说了又能怎么样,本来今天我就没报多大的希望可以帮助SPA,只是拼劲一搏罢了。骆珩如此坦然,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何必躲躲藏藏呢?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无功而返,说不定说了实情还可以多一个知音,何乐而不为?
  我如释重负的坦然抬头看他,一笑:“你很聪明,我的确不是雨儿的同事,也不是她的朋友,我是Star同事兼好友。今天之所以来,只是因为那天我无意间听到了雨儿和Star的交谈,好奇之下,想看看骆珩此人的庐山真面目。果然,得到了比预期好的答案,一个让我跌破眼镜的答案!”我大方的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的关系也可以像你和Star的关系一样!”
  他诡异的笑笑,握住我的手,“我看我们的关系很难朝着你憧憬的方向进军。”
  “为什么?无论我是雨儿的朋友,还是Star的朋友,今天找你都是没有恶意的啊!请你不要误会!”
  “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Star比我大,她和我三姐是同龄的。而你,恐怕没有我大吧!”
  “… …是的,我还是未成年。”
  “那你是怎么成为星姐的同事的?”
  “我是通过亲人介绍,成为她的同事。这个亲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她和Star是死党,所以我有幸认识Star。”
  “你现在这么坦诚,难道你这么有把握我不会破坏你的打算吗?”
  “现在才有的把握。”我胸有成竹的笑着,“如果你要破坏,就不会这么问了。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和Star的感情,你亦或是雨儿都不会舍得这份情感的。至于我,相信度过这次风波之后,我屈指可数的好友名单中又会多一个名字。希望我们大家都可以顺利度过这次危机!这个算是给朋友的见面礼吧。”我递给他一个手提袋。
  “这… …”他拿出里面的手机看了看,“我的旧手机还可以用,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这是给你和我们联系用的,我把SPA里几个高管的电话号码已经存在这张卡里了。你用这个手机跟我们还有雨儿联系,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却之不恭了。”
  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你就要离开了吗?”
  看着球场内你来我往的拼斗,想着大家还在办公室为解决这次危机苦思冥想,我点了点头。
  “再坐一下嘛。”他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我,恳求的看着我,“你知道吗,这阵子我也很不好过。自从SPA的事情被媒体揭露后,周围的同学朋友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就连我的导师对我,都… …”他难过的低下头抱膝坐在地上。
  我看着他,体会着他现在的心境,不由重新坐在他旁边,握住他的肩,轻叹了一声。
  他见我坐在他身边,安慰的笑了笑,“为什么叹气?”
  “因为我明白那种不容于世的感觉,”我缩回手,和他肩并肩抱膝坐在草地上看球,“或许你认为我用词不当,但是你相信吗,我真的明白你当下的感觉。因为我也经历过!”
  他将视线移到球场上,“是吗?!”
  “生活在怀疑、排挤和鄙视中,日子当然不好过。还要天天担心,自己关爱的人是否和自己一样正备受煎熬。尽管自己准备好随时面对死亡,却害怕面对自己关爱的人会不会抛下自己、不管不顾的从这个世界上测底消失,所以只好强逼自己漠视外界的一切、不断告诫自己还有未完的责任和使命。其实,死亡是世间最容易面对的,只要忍过那几分钟,就可以测底逃开世间一切困难险阻。但是,却把最难面对的难题留给了关爱我们的每一个人,让他们面对世间最难面对的一切,尤其… …”我看了他一眼,躺下身看着蔚蓝辽阔的天空。
  “尤其什么?”
  “尤其是他们自己。”
  “他们自己?”他不由回头看着我,“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由于自己的失误,造成身边的亲友的不幸,那你作何感受?”
  “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
  “如果死亡能够减少痛苦和困难,当然好了,我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结束自己。但是,如果死亡往往无法解决问题,反而徒增伤痛。所以,我认为死亡是最愚蠢、最懦弱的行为。”不知为何,我竟然想到了母亲,“你知道吗?就是因为我的存在,我的亲人死了,被人害死了!听到她的死讯时候,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我不想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在黄泉路上走,我想和她做伴!”我痛心的闭上眼睛,“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死,因为死非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大大帮助了我的仇人,所以我选择了活下来… …”想到父亲的死,我不由开心的睁开眼,“也正是因为我勇敢的选择了苟延残喘,所以我… …”突然,Jacky的影子在我脑海中闪过,我警觉的坐起身看着他,“所以我才有机会认识现在这些好朋友,真真正正关爱我的好朋友、永远不会背弃我的好朋友。”
  他歉意的看着我,“是不是让你想起过往不开心的事情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儿!如果说出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和我当时的感受可以帮助你的话,我无所谓的。”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你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微风吹过,我的长发飘到他的脸上,他情不自禁的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察觉到神色有异,赶紧从包里拿出橡皮筋随意扎了个辫子。他睁开眼,目光发亮的盯着我。我不自觉的看了看手机,“五点了,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我的亲人会担心我的。”
  他似乎也感觉到气氛不对,“好吧,我送你。”
  没想到正当我还在苦思冥想怎么写给雨儿的稿件时,骆珩主动通知媒体在上海外滩召开露天记者会。
  这天,上午十点半,阳光相当柔和,风清气爽。骆珩背着吉他站在铜牛边上唱生日歌。十点半很快到了,牛气冲天的上海外滩显得格外“牛”,铜牛很快被记者里三圈外三圈的包围起来。Star护着雨儿站在铜牛的另一半看着骆珩,我混在围观的人群中远远的看着他们。
  骆珩看了看表,放下吉他,拿起脚边的扩音器挂在身上,“各位记着朋友,大家,早上好!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是我的三姐的生日。”他转向雨儿,深深的鞠了个躬,“三姐,生日快乐!”他落落大方的调头正视着围观的记者,“与其说今天是解说这次SPA残羹冷炙事件的记着招待会,不如说我想借这次机会在大家面前说出多年来我一直想对两位姐姐说却压抑在心里的话。三姐,如果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骆珩,这么多年,幸苦你了。星姐,谢谢你这几年的照顾。如果两位姐姐真的疼爱骆珩,请给骆珩自力更生的机会。谢谢!”
  雨儿担心而疑惑的看着骆珩,“珩儿,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三姐,星姐,你们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愿望,我希望你们可以想以前一样亲热。最近,由于记着的不断滋扰,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要知道我们中国的古人是多么有智慧,他们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得一知己,此生无憾!三姐,真正的友情是不会被任何事物所隔阂的,星姐真的对你我很好,她真的非常懂你,非常珍惜你这个朋友!她… …”
  Star看了雨儿一眼,严厉的打断了骆珩,“骆珩!够了,今天来不是说友情的!”
  “是,今天是来说SPA残羹冷炙事件的,但是这件的诱因是三姐无聊的自尊心!我不想三姐失去你这个好朋友,我不想三姐像我一样,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星姐,你知道吗?虽然在场的许多记着朋友对我最近的正常生活增加了不少我并不想要的新意,但正是因为这些新意让我认识到自己有多可怜,连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身边的人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有说我这么大人了,一点儿担当都没有,还依靠三姐、拖累三姐,是个寄生虫;有说我乡下穷孩子削尖了脑袋到城里读大学,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原本以为自己有好多朋友,但是现在我才明白自己其实一个朋友都没有。三姐,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其实,我大一的时候,就和星姐重逢了,但是,她知道你自尊心强,从来不让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来其实她一直在帮助我。其实,每次你到大学来看我,我送给你的东西都不是我用奖学金买的,而是星姐让我转送给你的,还有你看到我宿舍里的东西,也是她送给我的。他知道你心疼我,所以这次事件一出,她就帮我到外面不远的地方租了间房子。我想这次事件出来之后,她也帮你挡住了许多无谓的媒体轰炸吧,她甚至拿她的事业在赌。三姐,真正的朋友是在你遇到困难险阻的时候,站在你身边帮你遮风避雨,绞尽脑汁帮你解决问题的人。何必为了无谓的自尊心,避开真心为你的朋友呢?”
  雨儿泪流满面的低下头,“阿星,对不起!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想对你说这句话,但是每次看到你,我就不自觉的自卑起来,所以… …”
  “不要说了,雨儿,不要说了。”Star激动的拥抱住雨儿,“我都明白,我都明白。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SPA上班,但是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对我说,你也来上海了,你想和我聚一聚。我没想到,自己的沉默会演变成今天的局面,会给你和珩儿造成这样的滋扰。对不起啊!”
  这时,一个记着站出来问道:“骆珩先生,是不是因为你想帮这位星姐解围,所以才在今天的记者会上演这么一出友情戏啊?”
  “这位记者朋友的问题暴露出,现代人的一个通病——不相信人。这也难怪,现在这个花花世界,无奇不有,说我召开友情戏码帮朋友度过难关也是各位记者意料中事,但是各位难道就不会想想,为什么会出现SPA残羹冷炙事件这样的现象?”
  Star闻言,抬头喝止:“够了,骆珩,不要再说了,今天你已经说的够多了!”
  “星姐,今天这个记者会是我把媒体召集来的。”他向Star礼貌的点头示意,“如果姐姐真的疼我,请尊重我,让我把话说完!谢谢!”
  “你?!”
  他转向记者,“如果我是个能够让我三姐放心的弟弟,如果我是个懂事而稳重的男人,那么我的三姐为什么还要去做清洁工?不知道各位记着朋友有没有想过‘啃老’一说的由来?虽然现在物质生活水平不断上升,但是晚辈们遗失了许多弥足珍贵的本能,比如说奋斗、知耻、责任感等,所失去的这种种无一不能扼制‘啃老’现象。我,一个即将毕业大学生,很不幸也是啃老族的一员,然而,今天我在这里想大家宣布,我将退出啃老族的行列。我将要训练鞭策自己成为一个可以被依靠的弟弟、可以被信任的男人。”他拿出一张银行卡,举高向记着示意:“这是我自上大学以来,三姐给我的生活费。”他郑重的递给雨儿,“三姐,我下个月就要去美国做交换生了,这是个难得的历练机会。这张卡你一定要收下,我希望你可以用里面的几万元为自己好好打算打算。我希望我学成回国的时候,你也不一样了。”
  雨儿擦干眼泪,将卡放进骆珩的上衣口袋,“那怎么可以,你出国正需要钱,这张卡你收着。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为自己做打算。”
  “三姐,这张卡你一定要收下,就当帮助我成长迈出第一步嘛!”骆珩重新将卡塞进雨儿手中,“姐,人都是有惰性的,如果总是有个可以随时依赖的人,自己解决事情的能力无法得到锻炼,心智可能永远长不大的,你希望我变成一个窝囊废吗?这次出国的机会正好是个很好的机会,让我考察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是否可以自立,或者发现自己无法自立的根源。姐,你放心,这几年,在星姐的帮助下,我也存了几个小钱。”
  雨儿心疼的紧握着骆珩的双手,“你那点儿小钱怎么够到美国生活呢?”
  “够的,姐。我可以找兼职嘛!”
  “那会影响你的学习啊!”
  “可是,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以后的生存吗?!如果只会死读书,没有基本的谋生能力,那不是成了书呆子了。三姐,我想做个对可以被人依靠的人。你要帮我,让我学会在压力中成长,先让我找回奋斗和责任感,像个‘人’一样,头顶天脚踩地的站起来!”他忽然转过看着记着扛着的摄像机镜头,大声说道:“借着这个机会,我也想对广大长辈朋友们说几句话。当你们围坐在一起,相对叹息自己的儿女是啃老族的时候,请先反省自己——是够给机会子女去锻炼生存能力。回想一下,当子女读中学的时候,自己是否对他们说过‘只要的高分,金榜题名,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理’,是否用行动暗示过他们‘只要拿名次,其他的事情都有人会帮他们处理’?心智不是瞬间就可以成熟的,是需要磨砺的,是需要锤炼的。长辈朋友们,你们怎么可以提出让子女不经历风雨就幻化成美丽的彩虹呢?!”
  Star走上前,拥抱了一下骆珩,笑着对雨儿说:“雨儿,咱们的珩儿长大了。”
  “是啊,我的珩儿长大了,懂事了。”雨儿欣慰的抚摸着骆珩的脸颊,眼镜发光的看着他,“珩儿,记住,有需要的时候,三姐和星姐都会站在你身边的。”她转向记着,深呼吸了一下,勇敢的开口:“在这里,我郑重向大众道歉。之前我的行为是不对的。无论出于任何原因,我不应该忽视卫生和健康。在阿星的SPA做了这些年,我当然知道酒店的规矩。我是个农村来的女人,家里穷,只知道不要浪费,不懂卫生,但是今早,仅仅在来这里之前,收到家里传来的消息——家里最小的妹妹由于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染病去世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传染病,才懂得卫生的重要性,我才真正明白酒店立这种行规的原因。”她忍不住抱住骆珩痛哭失声,“我到现在还在后怕,好在你没事,好在我没有让自己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
  骆珩和雨儿抱在一起痛哭,Star看着他们也不停落泪。
  SPA残羹冷炙事件终于落下帷幕,人们很快淡忘这件事,SPA又恢复了往日的朝气,生意红火起来。我本以为这起风波已经平息了,却没想到…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