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长篇小说9)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3-01-04 11:37:19 点击:632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我们站在等去大拐弯站的缆车时,我敏感的察觉到Fly、Power、Star的神色有些紧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连向来冷静的Power的情绪都受他的影响?!我好奇的转过脑袋朝后东张西望。
  “你在看什么?”骆珩拍拍我的肩,“车进站了。”
  “没什么,走吧。”
  当我们坐在通往茶溪谷的小火车上谈笑风生时,玉帝老儿大概在偷懒酣睡,没发现雨神调皮的戏弄风伯,一下爬到风伯的肩上玩风伯的头发,一下从风伯的裆下爬过骤发怪笑,一下顺着风伯的大腿爬上去扯风伯花白胡子… …
  Jacky、我、雨儿、骆珩坐在车头首排,见雨帘铺天盖地的倾斜而下,说时迟那时快,哗啦一下骤然分成两组,分别掩藏在车头的玻璃窗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翻出雨伞准备迎战。在Power和Fly错愕之际,车顶发出劈哩啪啦的嘲笑声,两人的衣服立刻挂彩。
  Fly傻坐在第二排愣愣的看着Power,“兄弟,这辆烂车只有车头和车尾有窗,我们没带伞的,傻了吧唧的惨坐中间,怎么办啊?”
  没等Power回答,Star撑开伞遮住自己和Power,“我可不傻!因为,我有个聪明的伴侣。”
  “那我呢?!”Fly故作可怜的矗立在风雨中一动不动。
  “你有我!”Jacky将手中的伞丢给Fly。
  Fly刚撑开伞遮雨,小火车扭头大转弯,雨帘被风推进小火车里。霎时间,车里五花八门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色彩斑斓的雨伞搔首弄姿的闻鸡起舞。
  Power冲着傻坐在一旁淋雨的Fly喊道:“喂!绅士,保护淑女的时候到了!”
  “啊?!”Fly迟钝的贴近Star,东张西望,“淑女在哪里啊?”
  “不是正被绅士保护着嘛!”Star乐呵呵的说。
  小火车走在蜿蜒的轨道上,如同我在大家的陪伴下一路走来。虽然狂风掀翻伞、时不时被阵雨偷袭,人人狼狈,人人挂彩,但正因为这一路的风风雨雨,我们大伙的心才如此贴近。
  天公作美,当我们下车的时候,雨停了,想必是那玉帝老儿终于发现雨神的放肆,不忍风伯年老被戏,才正襟危坐主持大局。
  迈出车站,我便被异国他乡的情调所吸引,“好多拍婚纱照的。Star、Power,你们是不是应该身先士卒,考察一下这里的摄影质量啊?!”
  “是啊,星姐。这里就是茵特拉根小镇。”骆珩像导游一般推着Star和Power,“蛮有特色的,我们这次度假的精华就有你们来记录了吧。”
  “我们?!”Star害羞却充满期待的看着Power。
  Power心领神会,“我们就我们!”他得瑟的不可一世,下巴朝天的斜视我们,“走,Honey,我们去展示一下风采!”
  “我们也开始续写属于我们的精彩吧!”骆珩大方的握住我的手,笑着环视大家,“各位跟我走!”
  久居喧嚣的城市,似乎早已遗忘大自然的本来面目。郁郁葱葱密集的丛林、姹紫嫣红争艳的花海、惟妙惟肖的复古乡村、别出心裁的欧式小镇,无一不让我心情舒畅。我好奇的跟着调皮的骆珩专找人烟稀少的林间侠道和横跨山峰间的吊桥。
  “Kelly,快来!你看这架桥你想怎么过?!”骆珩从一处隐蔽处冲出来,不由分说,拉着我一路狂奔。
  这是一座用模板和铁链搭建的桥,横跨在两座高峰之间,山下是缓缓流动的溪水。我壮着胆子移动上桥,骆珩大大咧咧的跳上桥,桥被他弄得小幅度的晃动起来。
  “Jacky,Power,Fly,Star,雨儿!”我双手抓紧铁链尖叫。
  Star笑看着我的狼狈样,“原来你真的恐高啊,哈哈哈… …”
  我瞅着Star原来如此的嘲弄神情心里就不舒服,“很好笑吗?!恐高是种病,又不是胆小,有什么好笑的?!”
  “好,好,好!小的错了,小的错了!”Star嘴上道着歉,可是我相信就算是白痴也看得出她丝毫看不出悔意。她和Power、Jacky他们一路说说笑笑,“自己小心点儿哈。”
  我强压着无名之火看着Jacky那种一点儿都不紧张我的表情,心里莫名其貌的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我跌倒摔下桥不知在场的有谁可以救我,会不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救我的人就是我的终身伴侣,救我的人会不会站在我坎坷的情场大道彼岸期盼着我?!想着,想着,我看了看左手边开心得无以伦比的蹦蹦跳跳向前冲的骆珩,又看了看右手边和大队有说有笑漫步向我走来的Jacky等人,不由自主松开手学着骆珩的动作加快了脚步… …
  原来想象和实际是不同的,我居然顺顺利利的就跑过去了。最想见的场面没见着,多多少少有点儿失望,“下一站去哪里?!”
  “打起精神来,”骆珩跑回来拉起我的手,连跑带跳的向前冲,“出来玩开心就好,既然到了茶溪谷,就不要在设站点了,玩到哪里算哪里!”
  谁说不是啊,玩到哪里算哪里,想这么多有用吗?人家可能根本就不关心你在想什么,根本不在意你是不是在乎她!出来玩,不就图个痛快吗?想那么有的没的徒增烦恼,我真是个脑残!
  “说得对极了!”我打起精神握紧骆珩的手,再也不理会身后各种复杂的目光和议论,“走着!”
  在银杏森林,我和骆珩在林间躲猫猫似的跑跑停停,上串下跳的比拼技能;在四季植物园,我和骆珩天马行空的搔首弄姿留影纪念;在湿地走廊,我和骆珩嘻嘻哈哈的追逐打闹;在四季花海,我和骆珩手拉着手和各种花朵打招呼… …
  或许我和Jacky他们真的有代沟,我和骆珩的可以亲近丝毫没有触动Jacky的心,她悠哉悠哉的跟着我们,与大队谈笑风生、笑逐颜开。在我们一行貌似和谐的大队中,Star的神情是我认为唯一真是却越发别扭的。唉,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悲凉的落寞劈头盖脸的向我袭来… …
  “你怎么了?”和我肩并肩、手牵手向前走的骆珩扭头人真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真诚的眼睛,骤感千万分的抱歉。他是在用他的赤诚对我,而我呢?我现在居然在利用自己的朋友,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如此可怕?!我避开他的炽热的目光,“大概是玩累了。”
  “听说这边的小火车6点钟是最后一班,”他看看表,“快6点了,要不我们先打道回府吧。”
  “嗯。”
  “那边有凳子,你先坐会儿,休息休息,我去和姐说说。”
  “嗯。”
  不一会儿,他递给我一瓶农夫山泉的水溶C,“喝点儿吧。”
  “谢谢。这是我最喜欢的饮料。”
  “喜欢就好,我猜你喜欢喝酸的。”
  我点点头,心里的愧疚感越发强烈。
  “一会儿,我们先回酒店,迟了晚餐再说。听说深圳东部华侨场晚上有表演,评价挺好的,你想不想看啊?”
  “晚饭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下吧。”看见骆珩眼中兴奋的光芒淡去,我心里实在不是滋味,赶紧补充:“我也挺好奇,为什么‘天禅’、‘天音’、‘天机’的评价那么高。”
  “好!那我们… …”
  很快,我们一行七人回到了酒店。
  我刚准备步入大堂,Star迎面走向Fly和Power,面色微变,“大家还没吃晚饭,不如出去吃吧?!”
  Fly一眼看见Star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怒形于色,二话不说攥紧拳头就跑过去了。
  Power赶紧追上他,给他使了个眼色,握紧他的拳头。
  我赶紧转身跑向身后不远的雨儿,“Jacky呢?”
  “她和珩儿好像很投缘,看大堂里那么多人,所以在门口坐着聊天。”
  “哦,是吗?!”我掩饰着自己的忐忑不安,“听说这附近大梅沙的海鲜不错,我想吃海鲜。你帮我去大堂找Star她们好吗?我去找Jacky和骆珩。”
  “嗯,好的。”
  晚上,回到酒店。趁着Jacky冲凉的空荡,我跑出去找Power,没想到正好看见他、Star和Fly从另一间房间走出来。直觉告诉我,Star中午在云中部落及刚才他们三个在酒店门口的举动绝不简单,而且他们的目的肯定是为了维护Jacky。
  “Power!”
  “哦,Kelly。怎么了,有事找我?”
  “嗯,是啊,我是有事找你。”我故作委屈的笑着,“怎么?想在走廊里审我找你有什么事情吗?”
  Power一笑,“怎么说的这么严重,审你?!走吧,到我房里聊。”
  “我出来的时候,Jacky在冲凉,你们要不要去看看她啊?和她聊聊天啊?”我故意笑嘻嘻的盯着Star和Fly。
  Star和Fly对视了一眼,“不了,今天玩了一整天,有点儿累。我回房休息了。”
  “我也是。”
  走进Power的房间,我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整理自己紊乱的思绪。
  “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Power认真的看着我。
  “嗯,是… …是… …我是有话跟你说,”我焦躁的看着他,莫名的不安起来,实在拿捏不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后果。
  “那就说吧。”
  我一口喝干了杯中的水,“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和Jacky?!”
  “我知道你察觉到了,也知道瞒不了你多久。”Power轻叹一声,“也不知道是Jacky倒霉,还是他倒霉,本以为他们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好端端的一次度假,还能让他们再遇上… …”
  清早,睁开眼睛,看看枕边的手机,已经八点多了。可能昨天真的玩得太累,睡得太晚,直到我梳洗完Jacky仍在熟睡。脑中盘旋着昨夜Power对我说的话,我实在忍不住蹑手蹑脚的出门了。
  我依照自己隐约的记忆,按响了门铃。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