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11-14 09:53:50 点击:781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周后,Jacky借着SPA的净利润再创佳绩的时机,约了她三个合伙人,厉哥、飞哥和星姐,庆功。说是合伙人,实际上是死党,Jacky最信任的朋友。飞哥(Fly)和星姐(Star)是Jacky高中到大学的同学。飞哥是学金融管理的,星姐是学人力资源管理的。厉哥(Power)是Jacky在上海建筑集团的顶头上司,他是学市场营销的。以前,他们总时不时到Jacky的别墅住上几天,轮流陪伴独守空房的Jacky。在Jacky西班牙风格的别墅里,为他们每人准备了一间房间。而且,在他们创办SPA后的不久,厉哥和星姐就变成了男女朋友。
  这是Jacky第一次将我带出来见她的死党,而且她告诉我那里是他们共同的自由国度。我自然花许多心思,努力将自己打扮得与Jacky相配些。
  一进VIP的门,厉哥、飞哥、星姐的眼睛都快凸出眼眶跌到地上去了,“这不是… …”
  “对,她就是我的女朋友,Kelly。”Jacky指着厉哥对我说:“这个是Power,他的能力和他的名字一样,Powerful!这个不用我介绍了,Star,她的名字象征着她的性格一样nice!”她又指着飞哥,“这个是Fly,他的名字是用来比喻他行动速度的,他总在大脑还没做出判断时就开始行动… …”
  “可是,她曾经做过服务员,包间里的服务员。”果然,飞哥的行动是不经过大脑的,话音未落,他就肆无忌惮的惊叫着,“Star,我记得她是… …”
  星姐飞快的瞪了一眼飞哥,又拉又按,拼命示意他坐下。
  厉哥将一杯酒筹到飞哥嘴边,“你不是喜欢喝干邑,今天Jacky特意开了她的珍藏。你先前不是总吵着要喝吗?白兰地、伏特加和威士忌任君挑选。桌上各式各样的饮料,任君调配。先试试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威士忌加七喜!”
  Jacky握紧着我的手,毫无顾忌的将飞哥撞在沙发上,将我拥进怀中靠Power坐下,笑着说,“Fly,桌上放的可都是今天要吃的啊,小心不要把口水喷的到处都是。Power、Star、Kelly我们还要吃的。大伙要是没吃的,你搞定,我们点什么你就把什么买回来!”
  “Jacky!”飞哥坐正身子,“我不是给了你她的资料吗?!”飞哥终于有空去注意厉哥和星姐挤眉弄眼的暗示了,“你怎么还… …”
  “是啊,你是给我了… …所以,这杯酒,我尽你!凡事都为我考虑好。”Jacky拿起伏特加和柠檬汁,调了两杯酒,将一杯塞进飞哥手里,“我知道你喜欢柠檬的味道,希望你也喜欢这杯酒,哥!”
  在飞哥错愕之际,Jacky瞬间拿起另一杯酒杯轻碰了一下飞哥手中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Power,Star,Fly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Jacky扫了他们一眼,一笑又给自己调了一杯酒,“是你们为SPA创造了财富,是你们帮我实现了当初的梦!”Jacky摸着我的手,仰头又干了一杯。
  厉哥按住Jacky的手,“Jacky,我们知道你开心,但开心也不能这么个喝法呀。”
  星姐向我使了个眼色,抢过Jacky 手中的酒瓶,“是啊,Jacky。你把酒都喝光了,我们喝什么?”
  “Jacky,”我接过她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我们唱歌!”
  “嗯,我喜欢听你唱歌,”Jacky搂着我,“你唱吧,我想听… …”
  “Jacky,”飞哥一口干了Jacky塞给他的酒,“来,划拳!今晚不醉不归!Power,Star,一起来!”
  厉哥和星姐对视了一眼,迟疑的看着飞哥。
  飞哥一把抢过星姐手中的酒瓶,熟练的调了三杯酒,“来啊!一醉解千愁。”他瞪视着厉哥和星姐,“Power,Star,你们不也是个中高手吗。想喝酒,行!划拳呗,输了喝!”
  就这样,厉哥和星姐无奈的加入了“酒疯四人组”… …
  我注意到,Jacky自从提到“当初的梦”就再也没笑过。整个晚上,她都在故意输拳喝酒,即使有时厉哥他们输了,她也会端起酒杯,继续喝酒,无论星姐他们怎么阻止,她都能巧妙的找到飞哥他们话语中的漏洞,钻空子给自己灌酒。
  我不知道Jacky有没有注意到我一直点歌台旁唱着她喜欢的歌,然而我看着她不停的调酒喝酒,知道她一定又在想雅寒。因为只有想到她,Jacky才会一反常态。我默默纵容着Jacky怀念过往情感,静静守护着她,任由她灌醉自己,放任她用酒将内心的痛宣泄出来。
  厉哥他们见无法劝阻Jacky牛饮,终于慢慢停止了疯狂玩乐。果然是做领导的,狂欢畅饮了几个小时,居然一个也没倒下… …
  “Fly,唱歌调剂一下吧。”厉哥看了我一眼,对飞哥说:“不要欺负人家小妹妹,把她一个人仍在一旁唱。”
  “是啊,她要是嗓子唱哑了,谁负责?!”星姐递给我一杯白兰地,“润润喉吧。记得你好像喜欢白兰地,已经兑了柠七,希望你喜欢。”
  “Kelly!”厉哥压着飞哥在电视机前坐定,“帮我点首‘爱疯头’。这可是你飞哥和星姐的最爱!”
  “哦。”
  “我去上个厕所。”Jacky站起身步履蹒跚地走出门。
  “我也去。”飞哥挣开厉哥的手跟出门去。
  “那只好看你我的表演了!Star?!”
  星姐耸耸肩,“Kelly,一起玩!以前你工作时可不是这样吸引回头客的!”她拿着麦克风在我身边坐下,“既然Jacky带你到这里聚会,你就不要把自己当外人!放开玩!”
  “是啊!”厉哥拿起另一支麦克风,“这里是只属于我们四个的… …”他笑着对我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哦,不对!现在是五个人!这里只属于我们。”
  “她在我们这里工作过,她知道,这层楼没有我们的允许SPA员工一律禁止入内。”
  Jacky不在房间里,我越来越不自在,越来越拘谨,“嗯,对,我知道。”
  “你用不着理会Fly。Jacky是他干妹妹,他才会那么紧张。”
  “我知道,他只是不想Jacky再受到伤害。他只是在保护在乎的人… …”我轻叹了一声。
  看着我暗淡的眼神,厉哥和星姐对视了一眼。
  我警觉的慌忙掩饰着起身舒展筋骨,欢快的旋律似乎并没有带给我们快乐。我时不时看看门口,“他们两个怎么还不回来?Jacky是不是喝醉了?飞… …”我不安的看着厉哥和星姐,“飞哥是男的,进不了女厕所,要是Jacky醉了,他能冲进女厕照顾她吗?”
  “Jacky不会醉的,她的酒量可惊人了。”星姐虽然这么说,但是还忍不住看了看门口。
  “但是,干邑后劲很大,而且今天她喝得又急又多… …”厉哥说时也开始担心,“Kelly,要不你去看看?!”
  “好!”我再也坐不住,忙不迭的跑去找Jacky。
  厕所外的走廊里,飞哥截住了醉意浓浓的Jacky… …
  “你还好吗?今天怎么喝这么多?”
  “多吗?”Jacky依靠着墙壁,“呵呵,我开心,开心就喝呗。回去吧,他们还等着我们唱歌… …”她勉励扶着墙壁朝VIP包间前行。
  “真的开心吗?”飞哥上前拉住Jacky的手臂,掰转她的身子,“我看的出来,你还没有准备好进入下一段感情,你只是找一个和自己兴趣相投、懂得你伤感的人,一起度日。”
  “不是的,不是的!我早就忘了雅寒,我早就忘了雅寒!我早就忘了… …”
  看着Jacky痛苦的蹲坐在地上抽泣,我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窒息般不爽。我走过去扶起Jacky让她靠在我身上,“飞哥,不要再说了!她… …已经很惨了。”
  “有的东西,不早点弄清楚、讲明白,不但她惨,你也惨!”他一把将我推倒在地,疯狂的摇晃着Jacky,“Jacky,清醒点儿!”
  泪眼朦胧的Jacky茫然的睁大眼睛。我坐在地上,惊慌的盯着飞哥。
  “Jacky,你要搞清楚,你所谓的女朋友只是个14岁未成年的小妹妹!”
  “我知道!”Jacky大力的推开飞哥,由于喝得太多站不稳、经不住反弹,砰的一声重重撞在墙上,跌倒趴在走廊上,“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她,我要和她一起生活!重要的是,她并不反感和我一起生活!重要的是,她能接受我是个gay!她没有破门而出,她没有离我而去,她没有对我说‘不要再联系我’!”Jacky越说嗓门越大,越说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记得Jacky对我说过,她不喜欢哭,也不允许自己流泪,因为流泪是最没用的懦弱行为。和她接触以来,我从没见过她的泪水。此时,看着泪流满面的Jacky,我震动之余,开始妒忌雅寒、莫名其妙生起雅寒的气。
  “Jacky!”我连忙爬过去将她抱起来,让她压在自己身上,“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守护你的!”
  我挡住飞哥冲过来抓Jacky的手,“她已经很痛苦了,你没看见吗?!” 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如果你是关爱他的干哥哥,请你住手!”
  飞哥怒视着我,终究还是没有夺走静静倒在我怀中Jacky,甩头进了包间,叫厉哥和星姐出来帮忙。功宴在Jacky的酩酊大醉中结束了。厉哥和飞哥将她架进包间旁的客房… …
  “Kelly,你真的不会离开Jacky吗?!”飞哥看了看厉哥和星姐手忙脚乱的将醉得七晕八素的Jacky弄到床上,懒洋洋瘫在床边的沙发上,连正眼都不瞧我。
  “是的。”我旁若无人的坐在飞哥对面的沙发上。
  “为什么?”飞哥突然扭头恶狠狠的盯着我,“你还想要什么?!她已经把你从福利院弄出来了,对你已经很好了,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你应该知恩图报!你之前的工资、小费加上Jacky后来给你的零用钱,已经足够让你在外生活好几个月了。你在这里工作时,我有留意你,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在社会上讨生活。而且,她不是送了你一套房子吗?实在不行,你还可以把房子卖了。总之,不要赖在她身边!如果你嫌钱不够,开个价!我给!”
  我静静承受着飞哥蛮横的控诉,坦然面对着厉哥和星姐怀疑的眼神,“明天下午上完生化科技的课程,我会告诉Jacky有问题问博士晚点儿回去,不用她来接我。”我诚恳严肃的盯着飞哥“四点下课,就四点半,在上个月市中心新开的那间蓝岛咖啡厅,我会老实的告诉你——我到底想要什么!现在,”我起身拉开客房的门,“我只想照顾Jacky,请你们离开。”
  “你?!”飞哥怒气冲冲的上前给了我一记结结实实的耳光,他用手指着我的鼻梁,一字一顿的说:“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因为,Jacky喜欢我!”我抬头面对飞哥怒目圆睁。
  要知道我从不允许别人打我耳光,在我看来,那是最侮辱人的行为,要不是给Jacky面子,我一定会对飞哥拳脚相向的。呵呵,要不是厉哥和星姐拉住暴跳如雷的飞哥,我相信我一定会被暴打一顿。
  “Kelly,你不要再说了!”星姐厉声打断我,“你曾经是我手底下的人,我相信我对你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她一面挡着狂躁的飞哥,一面示意厉哥将飞哥拉出门。
  “Jacky喜欢的不是你!她只是把你当作雅寒的影子!你在她心里什么也不是… …”
  “闭嘴!”厉哥一面猛力拉着飞哥往门外走,一面制止飞哥的歇斯底里,“够了!我相信Kelly呆在Jacky身边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纯粹的呆在Jacky身边陪伴她。”
  飞哥闻言,哑然失笑,“你相信她?你居然相信她?!”
  “我也相信,她不会伤害Jacky! Jacky到是可能伤害她。”
  “什么?!”飞哥像瞬间被点穴了一样,木雕似的傻望着星姐, “Star,你脑子进水了?!” 他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是… …连精明的你也被她聪明伶俐、楚楚可怜欺骗了?!”
  “你就当我脑子进水了。”星姐趁机将飞哥推出门。
  “照顾好Jacky!衣柜里是她的换洗衣服。”厉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门。
  终于,房间里只剩下我和Jacky了。无暇理会飞哥在门外暴怒的发飙,看着Jacky在床上难受的翻动着身体,我忙起身到厕所打了盆水端到床头柜上,准备帮Jacky擦身。想到刚才Jacky在厕所和走廊上疯狂的呕吐,我又跑到厕所拿了个大盆子,放在床边。或许是刚才已经在走廊上把肠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直到我帮Jacky擦干净身体,换上洁净的睡衣,她都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再呕吐。
  我爬上床,靠在她旁边,一次又一次的帮她盖好不断被她踢开的被子。突然,我发现其实她跟我一样,不过是个需要照顾、需要关爱的孩子,她才26岁啊!看着她皱起的眉头,我试图轻轻的将它抚平,看着她眼角溢出的泪珠,我突然意识到,皱起的眉头正是她心底的最痛,或许那是永远无法抚平的。
  听着Jacky迷迷糊糊的呓语,我温柔的为她拭去挂在脸颊上晶莹剔透的液体,终于下定决心,钻进她的被子,与她枕在同一个枕头上,躺在她身旁,在她耳边承诺:“安心睡吧!除非你把我推开,我不会离开你的。”
  Jacky一翻身趴在我身上,终于沉沉睡去。整个晚上,飞哥暴怒扭曲的表情、看似无理的呵斥,总在我脑中重现,我,一夜未合眼… …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我轻手轻脚的溜出SPA,早上七点半回到别墅。简单的将存折和房产证收进包内, 便爬上床睁着眼疲惫地瞪着天花板。躺在床上,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承诺Jacky。但一想到她眼角通透的泪花和那无法抚平的眉,我又一个劲的告诉自己承诺是正确的。正当我在矛盾中,迷迷糊糊即将入睡时,手机突然响了,对方是厉哥。
  “很抱歉这么早打手机给你,好像把你吵醒了?”
  “哦,没事,我… …一直都没有睡着。”
  “从SPA的监视器里,知道你离开SPA了。不知道,今早你有空吗?”
  “啊,有!你们决定早上谈,是吗?”
  “嗯。你昨天也见识到了,Fly很紧张他的干妹妹,所以,我们商量后决定,如果可以的话,想现在与你聊聊。我和Fly已经在你门口了,Star在SPA照顾宿醉未醒的Jacky。”
  “嗯,可以。”我关掉手机,开门将他们迎进来,“你们先坐坐,我换件衣服就可以出门了。我怕Jacky回来,你们会尴尬,所以… …”
  “我们了解。”厉哥捂着飞哥的嘴,推着他坐在大厅里看电视。
  我迅速的换上休闲装,拎起包跑下楼,“出发吧!”
  厉哥把我带到湘鄂情吃早餐,他们并不像Jacky那样绅士,随便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迅速的点了几个菜。或许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开头,或许大家都一夜未合眼真的饿了,又或许大家都关爱Jacky、不想伤害她,直到桌上的碗碗碟蝶被吃得底朝天时,飞哥才开门见山的进入主题… …
  “你说过今天给我答案!”飞哥不耐烦地抢在厉哥前粗鲁地展开话题。
  “但我承诺的并不是现在!”我不甘示弱,回敬着他的无礼。
  “你?!”
  厉哥赶紧打圆场,“Fly,是我们没有遵守约定在先。你应该收敛一下自己的脾气!”
  “Power?!”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由我负责谈判的吗?你答应了我和Star,我们才决定让你找她的,不是吗?记住你自己的承诺,Fly。不要破坏谈判,这样最后受伤的还不是你的宝贝妹妹,Jacky!”
  飞哥被说到痛处,不再飞扬跋扈,不悦的甩了我一眼,“我只对我在乎的人收敛脾气,她还不知道是不是呢!”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
  “她这是什么态度?!她什么意思?!”他愤愤不平的看着厉哥。
  厉哥向我安抚的点头示意,把飞哥按到椅背上盯着他的双目,“你就当为了Jacky收敛,行吗?!你不要搅局了! Fly,你要记住,自己只是Jacky的干哥哥!”
  “嗯。那你谈吧!还有,”飞哥煞有介事的看着厉哥,“我可没有说过不插嘴。你说的不对的时候,我可要做出更正的!”
  “好!依你!”厉哥端正了一下坐姿,“我想知道你昨天说‘不会离开Jacky’,是什么意思?”他看着我,意识到我可能会误会他的意思,马上慢条斯理的解释:“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我相信你不会伤害Jacky,也相信你对她有某种感情的,但很讶异你会说出‘不会离开Jacky’。你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吗?你知道你所说的‘不会离开Jacky’,”他故意的又突出重点般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从包里拿出存则和房产证,“我不但清楚自己现在并没有爱上Jacky,而且也知道Jacky只是把我当作雅寒的替身。”我将他们整齐的叠放在一起,恭敬的放在飞哥和厉哥面前,“Jacky对我提及过,我有着和雅寒非常相似的气质。而我… …只是爱上了依靠着Jacky的感觉。”
  “那你还敢对她许下承诺?!”飞哥早已爆炸的跳起身,看也没看就一把把我放在他们面前的东西掀到地上,冲上前举起手想再给我个响亮的耳光。
  厉哥见状,立刻从后面把飞哥钳住,“控制一下自己!Fly!”他把飞哥拉回椅子上,“听她把话说完!”
  “她还有什么好说的?!”飞哥奋力胡乱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脱厉哥。
  “看清楚再掀桌子。”我平静的将存折和房产证捡起来,重新整齐的放在他们面前,“这存折里的钱,是Jacky给我的零用钱,从包养的第一个月到现在,分文未花,全在这里。这是Jacky送我那套别墅的房产证。”我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我之所以做出承诺,是因为我们彼此依靠,彼此需要,彼此喜欢!虽然现下这种‘喜欢’只是好感,不是‘爱’… …”
  飞哥安静下来,整了整衣服,打开存则翻了翻,十分不友善的打断我,“这么多,你都不要了?你不像这么笨的人。你究竟还有什么企图?说吧!”
  “呵呵,你说的对!我工作所赚来的工资和小费还有剩。我也的确有能力在社会上讨生活,养活自己,对我来说,不难!况且,”我认真看着他们俩,“我到现在还是处女,想要做回老本行,还是有本钱抬高身价的。”
  “不好意思,你可能误会Fly的意思了,”厉哥将存折和房产证还给我,向飞哥使了个眼色,“他是想说,既然你非常清楚自己和Jacky彼此之间的情感,为什么你还会选择留下?”
  我随手将刚回到手里的东西递给飞哥,“还是你收好吧。是我的终究跑不掉,不是我的即使到手了,也不会属于我。厉哥,非常感谢你相信我。既然决定了今天谈判,那么就把话一次性说开吧。”
  飞哥不理厉哥的阻止,将它们收入怀中,“没错,大家都是明白人。明人面前不说暗话!”
  跟Jacky认识了这么久,还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段时间,我早已不是面试那年那个沉不住气、把什么都写在脸上、入世未深的小女孩了,“飞哥的意思,我很清楚。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会紧张自己所在乎的人,怕她被骗。只要有情有爱,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都会让人迷失方向!有道是关心则乱,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被飞哥接受的。因为… …我们都非常关心Jacky,而且是真的关心她!”我一直面无表情的盯着飞哥。
  飞哥被我看得不自然的换了个坐姿,“你要说就好好说,一直看着我干嘛?!”
  我一笑,收回如炬的目光,“我想我的背景,你们已经查得十分清楚明白了。你们肯定也知道Jacky的家境。在她成长的这26年岁月里,大概自她有记忆时起,她的人生里就充满了战争;自她懂事起,她的人生里就只剩下奶奶;十年前,连她唯一的至亲至爱的奶奶也永远离她远去了;五年前,好不容易遇到相亲相爱的朋友却要求她‘不要再联系她’。我想Jacky绝对做到了,对不对?!我们有着相似的痛,我有资格说了解她鲜为人知的伤感。我们可以彼此依靠着为对方止痛,所以我们彼此需要。你们呢?”我的声音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大,“她痛苦的呓语,你们有谁听得懂?她心酸的泪水,你们有谁发现过?她难过的辗转难眠,你们有谁知道?从昨晚到今早,你们关注的,只是我对她的企图!如果我的离开,可以安抚她这么多年的孤寂,可以抚平她这么多年的痛,我可以立马离开!”
  “你是真的关心她,对不对?”厉哥认真的注视着我。
  我迎着他的目光,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当然!”
  “你相信感情可以培养?”
  “相信!”
  “那你会从现在开始培养和Jacky的另一种情感吗?”
  “这个问题,我曾经反复思考,一直没有答案,因为感情是双方的。我只能说,我承诺除非Jacky叫我离开前,我不会离开她;除非Jacky先离开,否则我不会让我们这两个孤寂的心分开,哪怕我一直只是一个没有独立自主的影子。”
  “嗯。请你记住自己昨天许下的承诺!”
  “我会牢牢记住!我会用行动证明你们今天决定让我留在Jacky身边是正确的,拭目以待吧!”
  厉哥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我们开车送你回别墅。Star刚才发信息告诉我,Jacky已经在家里等你了。”
  “嗯。”
  我注意到,飞哥自从安静下来之后,一直都心事重重的。我想,他一定很爱很爱Jacky,而且知道Jacky不喜欢自己,所以莫无声息的改变了两人的关系,快刀斩乱麻般化身成为Jacky的干哥哥。又或者,Jacky早就知道他对自己特殊的情感,却装作不知,因为她了解只有这样,两人才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做无话不说的知音好友。
  “Power… …”我透过反光镜看着厉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然!”厉哥也透过反光镜笑着回应我,“这样叫,显得情切。你叫他Fly好了,其实他并不难相处,只是太关心Jacky。一遇到Jacky的问题,就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聪颖… …”
  “谁说的?!”一直没吱声的飞哥,突然高声抗议,“Kelly,你别听他的。叫我Fly就得了,叫Fly不但显得亲切,而且显得我和你是一个辈分的,年轻!呵呵,而且Jacky是我妹妹,她叫我Fly,你也应该叫我Fly才对。”
  “Fly,我们本来就是同一辈分的,难道你从前认为你长我一辈吗?那我之前叫你飞哥还不对,应该就你飞叔才对!”
  “什么啊,我的意思是,叫Fly感觉自己没大你几岁。”
  “Fly大哥大,那叫‘代沟’,知道吗?!代沟!”厉哥揶揄的打了飞哥一拳,“有道是三岁一个代沟,你和咱们Kelly有代沟,承认了吧!”
  “Power大哥大大,我们车上可有3条命啊,你不要命,我和Kelly还要,看好你的方向盘!再说,我那顶多是用词不当,哪有什么代沟不代沟的?!你才和我们有代沟吧?!”他夸张的转身拍了拍我的肩,“Kelly,你听得懂Power在说什么吗… …”
  我们一路上,笑谈人生乐事。我逐渐发现,其实Fly是个真诚简单的人,他不怎么隐藏自己的真情实感。而且,我越来越佩服他对Jacky无私的爱,他和Jacky一样,都是为了所爱的人幸福而默默付出、甚至默默伤害自己的人。
  车刚开进小区,就看见Jacky和Star站在别墅门口。我一下车,Jacky就将我拥在怀中,感动的流下两行清泪,“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不会让我们这两颗孤寂的心分开的,Kelly!我不允许它们分开!”
  我任由Jacky将我紧紧地抱着我,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旁边眉开眼笑的星姐,听着身后Power恶作剧得逞般欢快的笑声。
  “走!花园晒太阳,”Jacky把大家迎进花园,“我准备了水果、饮料和点心,自便啊!”她拉着我坐在大摇椅上荡来荡去。
  谈笑间,我才知道,原来自我们谈到“背景”时起,星姐和厉哥的手机就开始通话,到我们叫服务员买单时才结束通话状态。
  “我不是告诉过你,Star发短信了吗?”厉哥和星姐默契十足的举手在我们头顶上击了一下掌,“你听到Jacky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该想到了嘛!”
  “Power,Star,”飞哥佯装生气,“我们是不是兄弟姐妹,连我都一起蒙在谷里?Jacky,你可要为我和Kelly主持公道啊!”
  “好!那我就罚他们做一桌丰盛的午餐给我们享用。”
  “啊!Kelly,你知不知道Jacky多偏心?!明知Power和Star最喜欢在厨房扮家家酒,这摆明了是明罚暗放。Kelly,我们要一起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
  “Star,我能不能去厨房偷师啊?”我向飞哥做了个鬼脸。
  “Kelly,怎么连你也叛敌投降了?!你怎么连自己也给卖了,我的乖乖?!”飞哥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
  “你就投降吧,Fly!你已经孤立无援了!”厉哥笑着又给了飞哥一拳。
  “哦,我又吃了一拳,这是什么样的世界?被骗的还要被打,那我也只好弃明投暗了!”飞哥狡猾的话锋一转,一拳挥向厉哥。
  “小心!Power,快跑!”星姐捧腹大笑。
  看着厉哥和飞哥追逐打闹,看着大家其乐融融欢聚一堂,我贪婪的享受着这份喜悦和福气。从没想到自己有运气,拥有这样一般难能可贵的朋友。回首当年,我不由自主的向Jacky靠了靠,紧了紧她握着我的手。Jacky侧身将我拥入怀中,我情不自禁的卷缩在她怀中…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