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嗜血的天空(长篇连载4)

楼主:炎梅尊主 时间:2012-10-11 11:06:07 点击:915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看着车窗外向后飞走的人和景,我轻松的笑着。久违了,已经好久没有这般无忧无虑了,似乎已经忘记自由开心应该是怎样的感觉了。
  “我家好看吗?你喜欢吗?”
  “嗯,好看,我挺喜欢的。”
  “你感觉哪里需要改进,跟我说。毕竟领养你之后,那里,就是你的家。”
  “没什么要改进的,都挺好的。你别墅的外观的设计是地中海风格的。厚墙小窗、白粉墙壁。门采用拱门与半拱门,窗采用马蹄状。地中海风格小别墅非规规矩矩的线条与白粉墙壁的不规则涂抹浑然天成的勾勒出一种不修边幅的独特雅致。加之以别墅后面的无敌海景,给人以假日般的慵懒与自由。”
  “还有呢?”她饶有意思的看了我一眼。
  “考我吗?”
  “算我请教你,行了吧?”她咯咯笑起来。
  我瞥了她一眼,不甘示弱:“屋内设计是欧洲巴洛克风格。巴洛克风格盛行于17世纪。强调流动变化的线条,色彩华丽。其以浪漫主义为基础,看你用大理石和五颜六色的织物,配之以精美的毛毯、精致的法国壁挂就知道了。整个风格豪华、富丽,充满强烈的动感效果。”
  “显然深有研究。”她赞许的看着我。
  “兴趣而已。”我转头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她,既感激她,又想问她“为什么要给我那一万五,为什么要告诉我今晚工作的地点”,可转念一想,她是SPA的经理,我的业绩就是她的成绩,我是SPA里年龄最小的,第一次又没有经验,她这样尽心帮我,其实也是在帮她自己。我扭过头紧咬着唇望着窗外。你真傻!薛凯丽,SPA里怎么会有真感情,难道真像电视剧那样吗?呵呵,不可能的!
  正当我莫名其妙感叹、讥笑自己时,新开发商业中心区的街道上,两个熟悉的身影闯进我的眼帘,勾起我最伤感的回忆,揭开我内心深处最大最痛、最不愿触碰面对的伤疤。
  “停车!”刚才的快乐、烦恼一扫而空。
  “怎么了?”
  我等不及她完全将车停好,就冲动的跳下车。
  “小心,车!”她见我重重摔在地上,即刻急刹车紧跟出来,拉住准备横冲马路的我,“注意安全!”
  碰巧这时,交通灯转红,我鲁莽奋力甩飞她的手,失去理智的穿过马路,横冲直撞的在商业中心区里转来转去,寻找那两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可是,他们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我无助的嚎啕大哭,不管不顾的蹲在商业区步行街十字路口中央痛哭失声。她一路跟在我后面,保护着我。
  “哭吧!”她从后面紧紧环抱我,“不开心,就哭出来,发泄出来吧。”
  我转身哭倒在她怀中,“走了,妈妈走了… …再也没有人爱我、疼我、保护我了… …”
  她将下颚压在我头上,抱得更紧,“还有我!我会保护你的… …”
  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她对我发自内心最真诚的关爱。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抱紧她,深怕松开手,她就像影子一样消失了。
  良久,她将我横抱在怀里,走回商业区的地下停车场。我从不知道一个女人也会有这样的力量,温暖而强大,我开始相信,她真的可以保护我。我们一直坐在车里,她始终没有放开我冰冷的手。不知过来多久,我倒在她肩上抽泣着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
  “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昨晚宿醉,需要休息,能睡是好事。”
  “… …谢谢… …晚上的工作… …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的,不用担心。你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那我现在带你去做头发。”
  “嗯,好。”
  她带我到商业区一家规模较大的首脑做头发,她对设计师说给我做一个可以凸显我女性特征的发型设计。
  “你要不要到处走走?等我做头发很无聊的。”
  “不无聊,”她笑着,“我也要做头发。”
  当我们从首脑里走出来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了。她剪掉了平时真爱的长卷发,换之以男人头… …
  “为什么剪掉长发?”
  “这样不好吗?”
  “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还不太习惯。感觉多了几分帅气潇洒,显得英姿勃发。”
  “那就好。”她爽朗的笑着,“首脑的手艺就是好,看!你看上去像个女人了,不再像个小女孩。”她拖着我手,“还想吃法国菜吗?”
  “无所谓,八点了,晚上不是还有工作吗,随意一点吧。迟了顾客会不高兴的。”
  “不会的,我保证那个顾客不会的。晚餐也是很重要的,今天带你吃泰国菜吧,尝点不一样的,好吗?”
  “好… …”
  “你跟今天的顾客很熟吗?你怎么这么确定她不会恼怒?毕竟花了那么多钱啊。”
  “算熟吧。现在不要谈晚上的工作,晚上十点才开始工作。”
  “哦。”
  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的,还是倒霉的?自己的初夜,到底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闹剧,还是上天对我任性残忍的愚弄?我不知道!反正命运在我出卖初夜的这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发生了连我自己都不敢去想的变化。或许,我当时就不该奢望自己也许还有可能遇到幸福,不然我也不至于最终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狭道。
  将近十点,经理把我送到一个车站,让我自己搭车去工作地点。坐在公交车上,我不停告诫自己,幸运和福气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下车后,我一路打听着走到顾客家门口。看来这个顾客的档次应该差不到哪去,他的别墅是西班牙风格的。我惊讶的发现,这里距离经理家只是隔了一条石板路,两个别墅居然在同一个小区里,是对门。怎么又想到她?都到工作地点了,为什么还会在意她?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敲门。我怎么也没有先到出来的人,是如此熟悉而陌生。
  “经理?!”
  “在这里,不要叫我‘经理’,叫我‘Jacky’!”
  我瞠目结舌的愣在门口,“Jacky?!”
  她看了我一眼,一笑将我拉进门,“别傻站在那里当门神。这样人家会以为我家多了一位魅力十足的门神。”
  直到坐到沙发上,我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是你?为什么是你?”
  “是我… …不好吗?!”
  “不是不好… …”
  “那就是好了!”
  “你总不让我把话说完。”我哑然失笑。
  “那好,你说吧。”
  “… …我… …”我苦笑无语。
  “你看,让你说,你又说不出来。”她意味深长的笑着,“把时间交给你,你也不能这么个浪费啊。”
  “… …真的是你买了我的初夜?”我收起笑容,看着她正襟危坐,忍不住再次确认。
  “嗯,是的。”她迎着我的目光,回敬我以严肃。
  “为什么?”
  “我早告诉你了。我喜欢你!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暗示你我对你有好感。不要说你对我没有好感,我知道在SPA,你,有,偷看,我!”
  “谁偷看你了?!”我不自觉连续眨了好几下眼。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不停地眨眼。难道是… …向我放电?”她得意的笑着,“不用放电,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
  “不要东拉西扯。”我笨拙的闭了闭眼,“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我?我样样都不如你,也没有什么突出的特长,你不需要一个什么也帮不到你的累赘。”
  “谁说你是累赘?谁说你帮不了我?你可以让我开心,从内心跳动出来真正的开心… …别人从没有给与我这种开心的感觉。你不是说过你看重感觉吗?”
  “感觉重要是没错。但是,我是女的,而且是比你小12岁的女孩子。”
  “你不是也说过你不反感同性恋,年龄对你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吗?”
  “那你怎么知道你感觉就对了呢?你怎么知道这种感觉就是‘喜欢’呢?而且,就算是,你怎么知道你没有被自己一时的意乱情迷所误导呢?”
  “我先跟你讲个故事吧!”
  她没有理会我的答复,就自顾自的讲诉起她那段早已埋藏的单恋,是她人生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次。第一次发现自己不正常,第一次付出真感情,第一次被伤害,第一次决定彻底关闭自己心里那道门… …
  Jacky 6岁时,父母离异。不到半年,Jacky亲生父母各自组建了新家庭,生母随新婚丈夫远走他乡,生父为了自己的理想跟新婚妻子移民国外,把她扔给年近八旬的奶奶抚养。每个月生父和生母都会汇款给奶奶当作她的抚养费。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他们给的抚养费越来越多,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再回到这片土地上看望她。直到Jacky 16岁那年,奶奶终是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驾鹤西去,这时他们才回到这片土地上办理相关的手续。回来时,他们已经不比过往,头上都顶着权利和名誉的光环,为了不让Jacky透露自己是他们不负责任的铁证,他们答应她,每个月保证Jacky 10万元的生活费。Jacky也按照奶奶生前所立下的遗嘱,完全继承了奶奶的上百万遗产。
  Jacky是校广播台广播部新校区的播音主持人,大二那年在广播台的迎新会上认识了她,一个让她遍体鳞伤的学妹,路雅寒(Cold)。雅寒是校广播台记者部新校区的记者。她是一个小鸟依人、看上去弱不禁风、需要别人保护的女生。那时,Jacky宿舍里住5个人,但有三个只把宿舍当作午休的场所,晚上并不在宿舍过夜,所以一到晚上宿舍里就只剩下Jacky和雅寒。她们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但是学着不同的专业,Jacky学的是建筑设计,而雅寒学的是护理。两个人经常互相学习、交流讨论,加上两个人都分属校广播台新校区的成员,所以她们不但成为了工作伙伴,而且变成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
  “雅寒,今早你们班被通报批评了。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连续两节课班上只有两个人上课?”
  “都去看‘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了。”
  “好看吗?”
  “不知道。”
  “不知道?”
  “是啊,就是‘不知道’!因为,我,就是那两个人中的一个。早知道我也去看了,反正都会被批评。我以为大学是不讲究这些的,课程爱上就上、不爱拉倒,谁知道还讲究这些无聊的形式主义。”
  “那… …你为什么没有去啊?”
  “因为我喜欢‘四书五经与人格养成’,我想去上课嘛。现在讲到《周易》了。你知道的啊,《周易》并不容易读懂。所以啊,我克制住自己追大片的欲望。谁知道老师今天生病不能上课,找了个半吊子代课,无趣啊。讲得烂到极点,三个字写错两个,后来才知道他是教金融管理的,还是个什么年级组长,四书五经是他的兴趣。”
  “算了… …你很想看‘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吗?”
  “嗯。刚上映,没看过嘛。”
  “周五下午,你好像没有课,对吧?”
  “是啊,但好像有个什么采访,听说还蛮有意思的。我看能不能跟部长要到这个机会。”
  “哦… …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好啊。明天上午我只有三节课,我早点去食堂占位。还吃老样子?”
  “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