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几位著名作家的幽默-2

楼主:ersdc 时间:2010-06-15 16:56:00 点击:31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赵树理
        十年浩劫中,有个造反派想把花园里的一盆花拿回家去,但不知道这盆花好不好,就去问那些“黑作家”们。被专政的作家们不想理他,推说不知道。这个造反派火了,指着赵树理说,“你也不知道?”赵树理说:“我不是不知道,是不好说。我是黑帮,我说是香花,你们说是毒草;我说是毒草,你们说是香花…”赵树理被批斗后受了伤,去门诊治疗。医生惊诧地问道:“你就是作家赵树理?”赵树理淡淡一笑说:“这个时候,谁还敢冒名顶替我呢?”
 
  刘绍棠
         一次,南开大学请著名作家刘绍棠去作报告。当刘绍棠讲到文学创作要坚持党性原则时说:“每个阶级的作家都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即使是真实的东西,也是有所写,有所不写的,无产阶级的文学更是如此。有个女学生听后,写了一张条子:“刘老师,您说作家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能苟同。请问:既然是真实的,就是存在的,存在着的,就应该给予表现,就可以写。”刘绍棠读后,微笑着对这位写条子的女同学说:“我想看看你学生证,上面是不是贴着脸上长疮的照片?”女同学生迷惑不解地问:“把长疮的照片贴在学生证上多么难看呀,我怎么会去拍这样的照片呢?”“漂亮的小姐啊,你不在长疮时去拍照片,这说明你对自己是看本质的。你知道长疮时不漂亮是暂时的,它不是你的最真实的面目,所以你不想在长疮的时候照相,更不会把长疮的照片贴在学生证上,你说对吗?”那位漂亮的女学生脸红了:“是的,刘老师。”刘绍棠继续说:“共产党的某些缺点是需要批评的。但有些事情是有其特殊原因的,是涉及到许多方面问题的,应由党内采取措施去改正。可你非要把它揭露出来,这不是要共产党把长疮的照片贴在共产党的工作证上吗?为什么你对自己是那样的公正,而对别的事物就不公正了呢?”
  陆文夫
           在纽约国际笔会第48届年会上,有人问中国著名作家陆文夫对性文学是怎么看的。陆文夫幽默地答道:“西方朋友接受一盒礼品时,往往当着别人的面就打开来看。而中国人恰恰相反,一般都要等客人离开以后才打开盒子。”与会者发出会心的笑声,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  谌 容
以《人到中年》为代表作而驰名文坛的中国当代作家谌容,一次去美国访问。她应邀去美国某大学进行演讲时,其中有个美国人向她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听说您至今还不是一个中共党员,请问您对中国共产党的私人感情如何?”谌容应对如流:“您的情报非常准确,我确实还不是中国共产党员。但是,我的丈夫是个老共产党员,而我同他共同生活了几十年,至今尚未有离婚的迹象,可见,我同中国共产党的感情有多么深呢!”
  蒋子龙
        1982年秋天,在美国洛杉矶召开的中美作家会议上,美国诗人艾伦·金斯伯格请中国作家蒋子龙解个怪谜:“把一只5斤重的鸡放进一个只能装1斤水的瓶子里,您用什么办法把它拿出来?”“您怎么放进去,我就怎么拿出来。”蒋子龙微笑道,“您显然是凭嘴一说就把鸡放进了瓶子,那么我就用语言这个工具再把鸡拿出来。”金斯伯赞赏道:“您是第一个猜中这个怪谜的人。
 
  赵元任
     赵元任与友人信中云:“要是你收不到这封信,请你赶快通知 我,我好告诉你是什么时候付邮的。”
  林语堂
   林语堂曾自我介绍:“我的长处是对外国人讲中国文化,而对 中国人讲外国文化。”
   
  游国恩
       六十年代初,唐生说,由校勘《西厢记》悟出“柳丝长玉骢难 系”的不通,“西风紧”的时节如何还能有绿色的垂杨。过去搞《西 厢记》的都没有指出这一点,可见权威之不足信云云。游国恩就揶揄 他说:“如果他的住处没有垂杨,那就请他秋天到燕东园来看一看。”
源自乐翻天:http://www.xhlft.com/article/mingren/info-66547.html
作者 :nezi2219 时间:2012-09-06 20:14:04
  谢谢分享,辛苦了,支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