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君子绝交不出恶言

楼主:达塔伽达 时间:2010-04-23 11:55:00 点击:711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般人只知道周立波,不知关栋天。“分手门”沸沸扬扬,周立波说“泡饭债鱼翅还”,甚至抛出“抽屉里还压着好多东西”,关栋天为了“不能让我81岁的老妈妈再为我担心”,选择了开口。
关栋天  1956年生于武汉,原名关怀,出身京剧世家,随父学艺,工老生,1978年入武汉京剧院,1984年调入上海京剧院,屡获奖项。1990年离开京剧舞台,赴香港从商。1990年定居上海。2008年,在其策划下,周立波以《笑侃三十年》一炮而红。
                                                        
《新周刊》:原来现在的关栋天,就是出身京剧世家、演过《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得过白玉兰奖和文华表演奖的京剧演员关怀。为什么改名呢?
  
关栋天:2002年改名的。当时向一些“民间人士”请教,他们认为“关怀”这个名字不错,留在艺术圈会很红,但是想在健康方面有保障,就建议改掉。我想红不红没有什么意义,我早就离开这个圈子了,健康才是第一位的,从此就有了关栋天。
我既不是娱乐圈的,更不是文艺界的,炒作名声做什么?出名对我没有意义。我连名字都可以改,还有什么要在意的呢?演戏要挂名没有办法,这是一个程序。
《新周刊》:大家知道的关栋天,似乎和周立波捆绑在一起的。拆档事件弄成这样,你心里生气吗?
 关栋天:有过一段时间确实不太舒服,但是已经过去了。我们俩之间毕竟不是现在的事。他那句“抽屉里的东西”出来之前,我什么都不说。随便他说什么,对我做什么评价,都是他个人的事情。我觉得曾经是兄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后来周立波说“不想因为小弟言词不当而让他身败名裂。”。我不会责怪他言词不当的。没有关系,只要把关栋天搞到身败名裂你很舒服,你就尽管去搞,你这个时候不毁灭关栋天,打算什么时候毁啊,多好的机会啊。!
   甚至有人说,我们俩是断背,抽屉里有我当初写给波波的情书或者视频。现在这个社会,已经非常宽容了,比我更有名气的,更有影响力的,年纪更轻的,都有勇气承认我就是什么样的人。我一个半老头子,如果真是这样,有什么不能承认的呢? 他公布了大家就会知道了。哈哈!
《新周刊》:你说,你们家对他从来不设防的,他随便吃喝睡都可以。对你来说这样的朋友多吗?你还帮过其他人么?
关栋天:不多,大概也只有他,他在我家是最随便的一个。因为我周围的朋友不需要我这么去对待他们,他们的情况比我好得多,我没有理由去帮人家,人家也没理由要我来帮。
《新周刊》:你很儒雅,周立波有一种好玩的气质,你们俩的气质不搭,最初怎么熟的?
关栋天:我欣赏他的才气,到今天我还是认为他很有才气。我一直认为他不回舞台是上海滑稽界的一个损失。第一我觉得他后半生能发挥最大优势地方就是舞台,第二,像他这么好天赋的人,只能在圈子里带来快乐太可惜了。凡是跟他待过的人都会觉得他没能走上舞台是可惜的事情。在他当时那样一个状态下,只有我能帮他,我能有多大能力就帮到哪一步。但最终还得靠他自己。
我交朋友的原则,就是不能有利益关系。有了利益关系,交朋友就没有意思了,就变味道了。我那个时候跟波波之间也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他一直是我的小弟。
《新周刊》:你也是一个演员,舞台对你也很重要,你干嘛惦记另外一个人回不回舞台的事?
关栋天:我不一样。我出生在武汉,拿着香港护照回到上海,我非常喜欢上海,觉得在这里非常惬意,舞台对我当然重要。而对波波来说,舞台是他最终也是最适合的归宿。
2004年,我就问老婆,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满意吗?如果维持这个生活水准到离开这个世界,你能接受吗?她说能,于是,我结束了所有跟生意有关的事情。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成功商人嘛。我知道吃泡饭活到老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年纪还能吃得下什么?有泡饭吃就已经很满足了。
《新周刊》:你只希望做一个票友?
关栋天:我热爱京剧,但对其他艺术形式也有兴趣。不管什么戏,只要符合我的艺术口味,人家看得起我,有兴趣的,我就去玩玩。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剧团。我不想人管我,全世界能管我的,除了老爸老妈之外就我老婆一个人。
我没有什么爱好,很乏味的人,全世界只有我老婆能忍受这种枯燥的生活。我们从来没有正式在外面吃过饭,两个人中午出去吃碗面吃碗馄饨是有的。我们都不爱进厨房,还好家里有工人。我们每天睡个懒觉起床,我帮她打扫打扫卧房,就当锻炼身体。我老婆下午没事,跟好朋友去喝喝咖啡逛逛街;我就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挺好的。晚上老婆有时候把我叫出去和朋友吃饭。没有什么应酬,我们就待在家里。如果有朋友来,我们就喝喝茶,看看电视,聊天。
《新周刊》:你们家就是一个二人世界。周立波或者其他一些朋友随意进出,不会影响你们?
关栋天:没有什么可影响的。我觉得有好朋友相聚,吃饭喝茶睡懒觉,这种日子挺好的。家里除了卧室,其他地方朋友们都可以随意进入的。我们家永远有一间带洗手间的客房,有朋友来玩得不亦乐乎,睡下也没问题。人家到你这玩,就是看得起你,这是我最基本的态度,要玩干吗非要上你这玩,电影、酒吧、夜总会哪都可以玩,上你这玩,你有义务要让别人觉得自在。
《新周刊》:都说你天赋特别好,又出身京剧世家,刚上台就一炮而红,也得到了很多的奖项……你没想过像父辈那样成为名角吗?
关栋天:一个人在世界上什么都想要,或者什么都得到了,我想可能会出事。反过来想想,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老天爷对关栋天不薄,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基本生活无忧,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自己决定一些事情,我觉得这个状态很好,还想要求什么?
《新周刊》:1988年你32岁,已经是国家一级演员、市人大代表了,而1990年你抛开这一切去香港,直到2004年回来,你认为你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吗?
关栋天:我当然不是成功的商人。不试不死心,试完了知道自己不行就认命了,也没有懊恼。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选了就往前走怨不得任何人。没有那个经历哪有我现在对人生、对社会比较丰富的认识。至少我的阅历比在一直在京剧圈的同行要稍微多一点,这是客观事实。为什么要羡慕那些与我一起出道的著名表演艺术家呢?羡慕别人没有用的,我羡慕别人也不会给我,各人自有各人的命。能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尽力去做好。
  
《新周刊》:你在海派清口上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关栋天:我只是在特定的时间做了特定的事——把周立波叫回舞台。他说了,海派清口从头至尾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他这么讲一定有他的道理,要允许他这么讲。我只是做了一件让上海老百姓比较快乐的一件事,把他叫回来,我希望他继续或者说永远给我们带来快乐。我不算伯乐,只不过我对波波比较了解,我知道他下半辈子干什么最好、最稳当。我就做了这一件事,有人已经回报了我很多鲍鱼、鱼翅了。
《新周刊》:你朋友孙徐春说你和波波之间特别默契。以前他上台会紧张,你会在台下给他竖拇指鼓励?
关栋天:那是开头的事情,既然波波已经说了,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我就不说了。关栋天不会在公众面前说他坏话的。虽然我也不算一个君子,但从小父母教导的,君子绝交,不出恶言,我试图做这个君子。我们只是在道德层面上的认知和行为方式有些不同,大家都很明白。    
《新周刊》:现在的事情影响你们的友情么?
关栋天:我又不需要在波波身上捞什么利益,只要自己开心就可以了。你说他到我家里能吃穷我吗?我又不是天天鱼翅鲍鱼,无非是一点泡饭,弄几个菜,吃不穷我们的。喝茶也喝不穷我们的。他睡我们的沙发睡了多年都没有睡坏,这都没什么。一切只要开心。还有他跟我在一起要开心,如果我开心,他不开心,那也不成。  
《新周刊》:你觉得周立波身上有和你相同的东西么?
关栋天:有,我们都很聪明,在某些方面反应都非常快。我说上句他能接下句,反之也一样,很有默契。当然,他现在说的上半句,我都跟不上了。还有,我们都挺开朗的。碰到这个事情,我跟任何人都不讲,包括老婆。不是生闷气,自己心里有数。
《新周刊》:你会害怕他抽屉里的东西么?如果是我,这时会有点忐忑的。
关栋天:我是一个半老头了,还畏惧什么呢?至少我认为,他既然讲出来,那就可能存在,既然存在了你就不能回避。回避了他也会讲你。谁让我们曾经兄弟那么多年,做了很多事,说了很多话,我没有留意,而他留了意呢?或者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我做什么,但听见别人说我做了什么,他也留意并且搜集保留起来了呢?一切都有可能的。
《新周刊》:您演过《关圣》,如果关羽在这场纠纷中,会怎样表现呢?
关栋天:我想关老爷应该不会发表意见的。 我希望他尽早把抽屉里的东西拿出来告诉大家!
新闻背景
3月15日,媒体爆出周立波与其艺术总监、被尊称为“大哥”的关栋天“拗断”的消息,称关将不再担任周的艺术总监。周立波的微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我一贯的秉性,也是业内对我为人的共识。十年前的一碗泡饭,总不能天天鲍鱼鱼翅伺候吧?终有一天会有心没力的呀!”、“让朋友体面接受回报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请他当报幕员,请他当艺术总监,哪怕是跨行也无所谓。我可以教大哥在台上如何说话和抖包袱,并不代表我有资格教大哥台下如何做大哥!”引起争议,后来更放出“撕破脸皮对谁都没好处,我办公室的抽屉里,还压着好些东西呢”这样的狠话。
有媒体评论说:有人说,周立波不能有没有关栋天,因为“海派清口”的真正操盘手是后者,这是恩;也有人说,周立波已经不需要关栋天了,说的人多了,当事人也不能不放在心上,于是,有了怨。
采访手记
在采访中,关栋天时常发出爽朗而尖锐的笑声。他用笑消解、回避了我的好奇、尖锐的问题;也用笑修正、掩饰了他对周立波或许有点“怨气”的言辞,也用笑完美地树立了一个达观、包容的大哥形象。
采访到最后,我解答了自己的困惑——为什么儒雅而一身正气的关栋天会和“坏小孩”周立波结下兄弟情谊。因为他们身上都有游戏人生的玩性,都有虚无而随意的特质。我相信,他们曾是快乐的、好玩的搭档。他们骨子里的海派幽默和海派精明是如出一辙的。
《新周刊》321期  采访:朱慧憬
作者 :maiqin8520 时间:2012-09-06 20:14:09
  酷呆了~~楼主真是个好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