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愚人码头

楼主:zhuanke108 时间:2010-02-22 10:13:00 点击:29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愚人码头
题记---谁爱得深,谁是愚人,我不过是她波澜壮阔生活
里的一个避风港,愚人码头,我坚守,她漂流。
一进门,萱萱便甩掉高跟鞋,赤着脚扑向洗手间。她一回到这个房子,房间里便有了生机,屋里的植物都抖擞精神 挺立起来。很久了,室内一切没有丝毫变化。于她,是久违的熟悉。她进入洗手间,肆意清除一身的风尘。
客厅,我陷进沙发里,把电视开到很大的声音,静静地,闭着眼睛。洗手间传来的水流声像海水拍岸,细碎的声响里潜藏着谁都可以预知的风生水起。我安静地倾听电视的风起云涌,人世变幻,懒得想,接下来她会有怎样的表情。我知道,伤害,抑或被伤害,谁也无法改变。
当萱萱散开长风,无声无息地走出来,我感觉我们之间分明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地决绝、流离失所和告别。在夜色迷蒙里,她赤裸的双脚有无辜的美,她的头发还沾着水滴,冷清地发着光。她咬着下唇,似乎要咬出血来,依旧无声无息。她凛冽的目光穿越我的身体,如同一场声势浩大的敌对。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个字。萱萱的脸在夜色下越发迷离起来,我可以看见她蓝色的血管在颈项愤怒地跳动。我想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却感觉我们的灵魂无限接近,却永不抵达。我听到了一种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
洗手间那些东西是谁的?
那年初见萱萱,坐在人群里热闹得像个孩子,眼神固执,表情乖张,笑的时候露出大门牙,据说她刚刚结束一段恋情,处于空当期,便被朋友笑着说郎才女貌给我强行撮合。萱萱尖叫着,说你们所有的人去死吧,屁股后面还有一排后备军呢,谁要你们操心。我的心却被她的不屑击中。后来送她应季的鲜花,送她最Q的公仔,给她全部的热情与爱,她终于以真诚面以我,再后来便在一起了。像1+1那么简单。
萱萱是个小美编,给杂志拍各种稀奇古怪的照片,配上稀奇古怪的颜色,热闹的职业,热闹的女孩。我拥抱她的身体,用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每个人心里总有个柔软的地方,轻轻一碰,便碎得丁零当啷。绝大部分的时候,萱萱都是快乐的,风风火火,经常会为拍了些好片子或者加了点小班,便大叫发财了发财了,后来在一个合适的时候问我,我们是不是应该买个房子了?
她说完这句话,便立刻表情严肃,分辨着: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别乱想啊,早晚要买,一个人买还累,不如两个人一起买。我心里有些东西慢慢落下,她这个人转了十七八个弯地表示以后要正式生活在一起了,这样的喜欢蔓延开来,虽然曲折虽然不起誓,却也是花好月圆。
理工科的一个男子爱一个人简单得如同程序。工资卡交由她处理,新房子交给她涂抹,生活交给她打理,所有的都交给她,生老病死,婚丧嫁娶。
新房子装修竣工,红色和绿色的灿烂,所有来过的人都惊艳。萱萱便斜靠在门上洋洋自得,告诉你们:才花了一点点钱,酷吧?炫吧?牛吧?我以为那样便是天长地久了,谁都这么以为,在欧阳子斜出现之前。萱萱也这么以为。
我没有见过欧阳子斜,只在电脑
上见过他的照片,三十多岁的男子,浓烈的眉毛,照片打开的时候充满挑衅。
那段时间我只是感觉我们之间不太戏劲,萱萱变得神秘起来,经常加班和出差,并且会在任何一件小事上和我对着来。时间长了,我也不再退让,拍门而出或者与她对立 ,告诉她:大家过得不开心便散伙好了。萱萱也不说话,用眼神斜视着我,告诉你,街上两条腿的男人比四条腿的蛤蟆还多!我这样的男子受不得这样的语言,血气方刚,青年才俊,我又何曾稀罕你一个萱萱?起先,萱萱会哭 ,夜里无声无息地流泪,抽很多的烟。
后来她说分手
,我也不反对,作由她收拾东西,看她走得了多远?一次,两次,她都会在消失的几天后默默回来,问我,你还爱我吗?我不再回答,爱不是挂在嘴边的,是在心里的,再说了,生活应该是平静的,谁经得住这样的折腾
直到那次我终于发现,她已经把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都一次性地搬完了,靠在门边上说真的走了,我不能和你生活下去,我不能接受这种一成不变没有惊喜的生活。
一成不变?没有惊喜?难道要每天去吃哈根达斯?难道要随时随地送她礼物哄她开心?难道简单生活也是一种罪过?我没有拦她,却在阳台上,看见萱萱爬上了一辆红色的车,抬头看了一眼便绝尘而去。那就是她所谓的惊喜?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仔细翻遍了所有的东西,直到看见欧阳子斜所有写给萱萱的邮件和传来的照片,原来他就是她的后备军,他看起来那么热烈浪漫,那么善解人意,那么天高云淡,原来这就是萱萱的惊喜。
难怪她走得没有一点犹豫,就像两年前初相遇,她说还有那么多储备干部,谁用你们操心
萱萱离开我时正是秋天。窗外树叶正在飘落,萧瑟地美丽
她说她不能过那种可以看见五十年以后的生活,这个看起来莫名其妙的理由,成了我们分手的唯一借口。她甚至能笑着对我说,还好我们没有结婚,要不然离婚不知有多麻烦。
然,知道,欧阳子斜才是真正的理由。女人从一个人男人的怀抱,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时,撒谎往往都是会面色从容。
那段时间我不知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像管委会空心人,所有内容都被带走,她的声音,她的气息,她的书本,她的CD。她只是简单的收拾了几个包裹,就带走了我的整个世界,干脆而快速。
这就是萱萱的风格,你无法预知她下一步会做什么,你只能陷在她喜怒哀乐的布局里身不由已。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半,我甚至在一个月前在上海出差时还买好了求婚的戒指。然而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她便消失了,如同一声华丽的梦境。
那段时间,我谢绝见任何人,朋友,同学或者家人。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放很大声音的音乐,萱萱忘记带走的一张CD。林志炫,她喜欢的男子,水晶一样的声音,清秀而安静。以前她曾说过,我要是瘦点还蛮林志炫的,这是她表达喜欢我的方式,天真的城府,拐了十七八个弯的赞美。
今天,她终于离开了像林志炫的男人。我想,林志炫唱每一首忧伤的歌时,心境大抵如此。
据说萱萱后来生活得很华丽,欧阳子斜有我没有的惊喜。事业如日中天,执著热烈,看起来大家皆大欢喜。
我从来没有间断过买萱萱做的杂志,她拍的照片越发绚丽,颜色如同阳光泼洒开来,眼睛里生出花来。有人劝我,何必呢?都过去了,应该有新的生活。
很多次,我尝试忘记她,却总能在房间里不小心地发现她遗留下来的一串项链,一个发圈,或者是一张纸条。我把这些东西都小心地收拾起来,放在一个小抽屉里,它们无辜地躺在那里等待着,绵绵无绝期。我绕开所有我们走过的大街小巷,绕开所有有关她的记忆。
萱萱却不放过我,不放过。
她离开我的两个月后,便会偶尔给我电话或者邮件,询问我什么什么东西是不是遗留在我那里。询问我过得如何,有没有遇见合适的女子。甚至等不及我回答,她便会跟着后面来一句,心情不好,或者身体不舒服。我的心便被揪起,无论昼夜,无论在做什么,都立刻日月无光。
她在离开三个月后第一次回来,轻描淡写地说了她现在的生活,然后说累说困,便去洗澡睡觉了。自然是如春花秋月。一夜的缠绵,等我醒来她已经不在了。这样的场景特别像聊斋里的画面。一个人的肉身不再,灵魂却不散,纠缠不清,蚀人心骨。
她是不是真的快乐,她是不是还会回来?她……我总是在问自己,却无法对她开口,我不过是她波澜壮阔生活里的一个避风港,愚人码头,我坚守,她漂流。
萱萱走后一年,又说要回来,这已经是第N次。我想感动,都泛不起涟漪。然,萱萱的神情很认真,不由我不信。也许萱萱不过是一个爱玩闹的孩子,玩累了总是会回头。她和欧阳子斜到底怎样了,我无力打听,只要她能回来,爱情就可以有续集。
萱萱把一些东西拿回来时,我真的觉得到达彼岸了。然,半夜里被一个电话吵醒,欧阳子斜的电话。午夜一点,萱萱不顾我的坚决再一次离开。看着她匆忙出门的身影,我心如死灰。
哀,莫大于心死。
第二天,我便去和某个女孩约会了。女孩很文静,不需要惊喜的简单。几天后,她便在家里过夜了,现代的感情快餐,已经无需前言。
下班回来,女孩不在了,给我做好了晚餐。桌上留言说:过几日再来,要出差。我走进洗手间,却看见女孩自己把化妆
品,毛巾等等都添置齐备,甚至在衣柜里还发现她叠得整整齐齐地内衣。我忽然觉得一种莫名的感动,仿佛是某种商品中,被人打上了已经有主的标签,这种感觉 竟有一丝不曾有过的幸福。这么多年来,何曾有幸可以坐下来,安静地享用别人做好的饭菜。
萱萱来的时候,没有给我打任何招呼,噼里啪啦就上楼来。我打开门,僵在那里,她的每一步我都无法预计。哈罗,我回来了,惊喜吧!她笑的时候还是露出门牙,天真的城府。这是她的家,她的天上人间,她的愚人码头。几分钟后,我听到一种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
洗手间那些东西是谁的?
她把所有能看见的女孩的东西,从十七楼挥手扔下。我沉陷在沙发时,静静地看萱萱的表演,像在看一出电视剧。月光照在我的脸上,心里,透明清澈,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扔掉。
等萱萱安静下来,我找出了收藏了她所有东西的小箱子,这些都是你的,还有这个戒指,去年,我想你嫁给我,现在,我已不再这么想。
第一次看见萱萱这么安静地流泪,可她不知道,也不曾想过,再坚贞的爱情,也禁不起无度的挥霍和伤害。
爱到心死,便是无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