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苏灌云黑社会猖狂,大白天带八十多人把人活活打死!

楼主:beawang 时间:2009-11-21 17:28:00 点击:1710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09年11月六日上午九点二十分灌云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孙存勇雇凶杀害加油站老板姚春江一案,笔者全程参与了庭审过程,这次审判暴露灌云县有组织犯罪和腐败官员之间肮脏和密切的联系,笔者通过多天调查,惊人地发现这个惨案是灌云 “官、商、匪相互勾结,沆瀣一气,盘根错节,造成的残酷现实。有权势的腐败官员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助长黑社会的嚣张,同时也加剧了百姓的无奈与无助。
一.被害人姚春江与灌云交通局加油站承包合同已诉讼至法院,案件尚在处理中,杀人犯孙存勇通过法院内部情报,得知物价部门将于2009-2-13日对加油站资产进行估价,杀人犯孙存勇为了谋求暴利,在灌云这地方倚仗权势(灌云县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孙毅),目无党纪国法,为所欲为,于2009-2-10雇佣刑满释放人员,黑社会和部分社会无业人员等几十个(七、八十人左右)开着挖掘机、面包车、携带棍棒等凶器直接闯入加油站,无任何拆迁手续、无任何协商余地、,对码头片区进行非法强行拆迁。可见其为了一己私利,置他人生命、财产于不顾。在庭审案卷张兆开供词中得到证实。
二.杀人犯孙存勇与灌云交通局局长孙毅码头片区的土地买卖合同漏洞百出,一块价值千万的土地在所谓“公开,公平”拍卖,经调查,没有任何拍卖公告,只有“两家公司”参加拍卖,拍卖合同里竟然有386元成交金额,这也证实庭审案卷中任大祥供词。
三.在庭审中杀人犯孙存勇仰仗着灌云县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孙毅这“合作伙伴”的保护伞,在庄严的法庭里非常的狂妄和嚣张,头发长长,与其他罪犯光头格格不入,还多次挥动沾满别人鲜血的双手,嬉皮笑脸,好像得奖凯旋归来,没有丝毫悔改之意,有庭审录像为证。庭审结束后,杀人犯孙存勇家人围堵灌云县人民法院南北两大门口长达2、3个小时之久(有照片为证),国家法律明文规定“对于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将依法追究行为人的相关法律责任”但杀人犯孙存勇家人没有受到任何处罚。杀人犯孙存勇在法庭的狂妄和嚣张及家人能围堵灌云县人民法院南北两大门口长达2、3个小时之久无人过问,可见杀人犯孙存勇的后台强大。
四.惨案发生后,灌云县公安机关不积极侦查案件抓凶手(二个直接行凶至今未抓获),而公安局主要领导竟亲自出面动员、劝说、甚至威胁受害者家属火化尸体,把案件定性由原来故意杀人改为聚众斗殴,把连云港的第二次尸体报告不放入案卷。在庭审过程中、公诉方(灌云县人民检察院)指出杀人犯孙存勇在犯罪现场的证据,庭审案卷中指出受害者身体上的多处被打伤痕。,通随着案件的进展、灌云县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孙毅利用职权视国法而不顾有计划的支持恶势力胡作非为恶势力当帮凶,徇私枉法,包庇的黑社会犯罪。灌云县政法界一位想为民除害的‘清官’说:“我也想把案件办成铁案,但上面有指示,不好办,我也得谨慎地掂量自己的打击力和前途。”
五.通过庭审案卷,我们不难看出,灌云县交通局办公楼是这次惨案的窝点,庭审案卷中证明2009年2月7日杀人犯孙存勇多次和灌云县交通局项目经理张兆开,赵克军在灌云县交通局办公楼   房间预谋、组织、策划,招集任大祥等黑社会人员在交通局三楼经理部房间分工。灌云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孙毅和张兆开是拜把弟兄,(张兆开1980年因将其同村人张登义打成重伤被判刑两年,2007年因雇人打伤张登孝被灌云县公安局治安处罚拘留15日)。灌云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孙毅在码头片区的土地买卖中没有任何拍卖公告,只有“两家公司”参加拍卖,超低价格卖给个体户孙存勇,孙毅在灌云县公路建设中,弄虚作假,偷工减料,在验收过程中,用特制的样品取代公路上不合格的检品,有照片为证。
       一位灌云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在灌云县是很大的父母官,孙毅同志,即将升为灌云县人大主任的黑老大,你官方组织的贱卖码头片区的土地,在灌云县公路建设中,弄虚作假,偷工减料。你交通局办公楼是黑社会的窝点、你的交通局项目经理有二次前科,部分人员还参加黑社会,由于你为黑社会提供保护伞,导致惨案发生,由于你是灌云县常委、交通局局长,即将升为灌云县人大主任,你的干预,使司法不公证,你与黑个体户孙存勇相互勾结,与黑社会分子狼狈为奸,欺压弱势群体,充当黑社会犯罪分子保护伞,在执法当中的泛用职权达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为人民而能做了的事情,直接酿成了给党和政府脸上抹黑。
作者 :何文坤 时间:2011-11-02 09:28:24
  《江苏灌云黑社会猖狂,大白天带八十多人把人活活打死!》你们刊登的这篇文章严重失实,希还孙存男同志一个清白,立即删去此文!
作者 :何文坤 时间:2011-11-02 20:29:34
  灌云新港加油站拆迁 孙存勇冤案错判传遍港城
    江苏省政法委、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连云港市政法委、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等的亲属被灌云县公安局错误立案。被灌云县人民检查院违法批捕,并以嫌聚众斗欧罪诉至灌云县人民法院,在灌云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申请人等旁听了整个案件审理,申请人的亲属根本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但灌云县法院一方面认定灌云县人民检查院关于聚众斗欧的指控不能成立,但一方面又径自认定申请人亲属构成寻衅滋罪,并判决两年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申请人恳请上级部门依法监督审查,公正审理。纠正灌云县公安局、灌云县人民检查院的违法行为,纠正灌云县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依法保护公民的合法利益不受侵犯。
    一、 案情简介
    2006年6月1日,灌云县交通局港务处将所属新港加油站发包给姚春江承包经营,承包期限6年,承包金每年一万五千元。2006年12月,姚春江将加油站租赁给曹学长经营,期限四年,租金每年5万元,聘姚春江为站长。该加油站有加油机4台,姚、曹各两台,因港务处码头实施改制,2007年9月20日,灌云县交通局港务处与姚春江双方协商一致,签定协议书,同意终止承包合同,就姚春江头入资产另行协商,协商不成选择司法途径解决。2007年9月27日,灌云县交通局以公开拍卖的形式出让其港务处北码头的土地使用权及资产所有权(含新港加油站经营权在及部分资产)。拍卖实施细则列明加油站的加油设备及附属设施不在拍卖范围,由自建人自行拆除。当日孙存勇以标方式取得该宗土地使用权和资产所有权(2009年1月办理了土地证)。拍卖成交后孙存勇多次找交通局、港务处要求拆迁让地进行施工,其中与姚春江碰面一次,姚 不肯搬离期间。姚春江说就补偿与港务处双方多次协商未成。2008年8月姚春江起诉至法院主张投资资产损失29万、合同未到期的经营损失15万(2009年2月17日即在其死后第七天港务处在法院与姚家按其原诉请44万余元达成调解协议)。期间加油站一直正常营业。
    2009年2月5日左右,孙存勇找到张兆开,说花3万元让张兆开找人拆迁,场地平整。2009年2月7日张兆开找到港务处赵克军问其是否想做此事,赵同意当日联系任大详,任到后打电话给王学兵说有个拆迁3万元,挖掘机、拖车费、工时费2600元问能不能干。王学兵说可以,2009年2月8日,张、赵、任、王在张兆开办公室商谈拆迁,王提到拆迁手续及写一份委托书,说110来开发商必须在场说明土地是他们买下来的。张兆开说不用,土地拍卖他是知道的,开发商花了近400万元,任大详联系了挖掘机、平板车等,并都谈到东西损坏又开发商赔偿,清场时不能碰到人,尽量不要打架,对方阻拦把他们拖到一边,按住不让动。后王学兵又联系董志刚、蒋龙龙、孟波说有个工地拆迁的活,让其找人架势。2009年2月10 日上午,上述人员张兆开、赵克军、任大详、王学兵等到场,约有四五十人,到后张让人先将电源关掉,来的人分别将加油站南北入口把住,说不让人进去,挖掘机开入,并将姚春江的家人等拖到一边(姚家亲属及部分证人说有一些场外的小青年对姚家人动手殴打,拖离现场)。姚 春江此时已爬上加油站顶棚,用砖头往下砸机械。后姚春江不慎滑下摔伤致死。拆迁当日孙存勇等人在苏州。事发后姚家亲属组织多人在加油站悬挂死者照片、横幅、摆放花圈等,并将204国道交通短暂堵塞。孙存勇、张兆开、赵克军、任大详、王学兵等申请人的亲属即被灌云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09年2月16 日,灌云县公安局 颜政委。曹副局长、灌云县政法委曹副书记根据死者亲属的要求与孙家人等商谈,并由灌云县公安局起草协议书。(具体内容见协议书)。孙存勇代理人刘志玉在协议书签字后,灌云县政法委曹副书记将协议送至姚家,姚家直系亲属签字后并由灌云县公安局颜政委、灌云县政法委曹副书记签字见证。协议签定当日孙家按协议约定将96万元汇入县公安局指定的灌云县信访局帐户。2009年3月。孙存勇、张兆开、赵克军、任大详、王学兵等申请人的亲属被灌云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聚众斗欧罪报灌云县检察院逮捕,后灌云县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斗欧罪起诉至灌云县法院。现灌云县法院认定申请人的亲属等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申请人的意见及请求
     申请人认为。孙存勇作为新港加油站的财产所有权人,依法对其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姚春江在长达两年之久的时间非法占有、经营孙存勇的财产拒不交还,其行为已经涉嫌侵占罪。孙存勇将其新港加油站拆除事宜承包给张兆开,姚春江在张兆开组织/实施拆除中因阻挠施工意外摔伤致死,与申请人的亲属们的行为无任何关联性。而孙家人为了息事宁人。迫于无奈下才签了县公安局起草的协议书并支付了96万元的巨款。换言之,如果本起事故缺系涉及死亡结果的恶性刑事案件,孙存勇在其中承担一定的责任,作为执法机关灌云县公安局、灌云县政法委难道会知法犯法。去起草这份协议、去协调双方的分歧吗?
    答案是唯一的,作为政法机关明确知晓本起事故并非刑事案件,更无申请人亲属的任何责任。孙家人按协议支付了96万元巨款,死者亲属拿钱后反悔协议,孙存勇等申请人的亲属被逮捕,答案也是唯一的,有不法势力在灌云县执法机关中操纵、影响。
    本案的事实非常清楚,但被退侦两次,延期羁押多日,一会定故意伤害罪,一会定聚众斗欧罪,历时大半年才到法院,经公开审理时,案件事实确实非常清楚,孙存勇只是将其自有财产承包给张兆开实施拆除,张兆开确实依法组织工人实施拆除工作,申请人的亲属们在实施过程一再强调注意安全,如何避免伤人而不是暴力殴打他人。灌云县人民检察院在庭审是也明确表态:姚春江的死亡结果与申请人亲属的行为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灌云县人民法院审理也明知本案并非刑事案件,但在灌云县政法系统不法势力的操纵下,法院已经脱离了事实、法律来势力判决此案,其无法认定检察院起诉的聚众斗欧罪,却认定申请人的亲属系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构成寻衅滋事罪,这与本案的事实风马牛不相及,其判决的公正性无从谈起。
    基于上述事实及法律规定,申请人请求上级机关客观地查明及认定事实,实施案件监督,公正审理本案,判决申请人亲属无罪,保证法律的公正实施,维护法律的尊严,依法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楼主beawang 时间:2009-11-21 17:29:00
最黑的是后面的保护伞
楼主beawang 时间:2009-11-21 22:56:00
太无法无天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