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认个错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19 15:54:31 点击:374 回复:3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个错不想在书话认,就在这里认吧。没有想到的事情蛮多的。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为那个叫豆蔻梦乡的网友,认错。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19 16:31:54
  
  这两天回书话,主要偶然看见豆蔻梦乡网友在林黑的贴里有长篇回复。看完又受到了惊吓。回复了一些。又在版务的某一些贴里回复了一些。
  
  应该说,上书话这么久,我第一次被一个网友真正惊吓到。从在昆明能上网的4月底开始,我就屡屡被这个女孩子的很多超长的发言吓到。她每次滔滔不绝、义正言辞的发言可怕就可怕在气息是不断的,也就是说,能从发言里看出,她基本自己是相信自己所说的那一切的。
  真诚的。不是装的。
  所以,我被吓坏了。
  
  这是一个在法国留学的女孩子。她的思想叫我如鲠在喉。具体不说了。我难以置信就是。我不知道有人真的是这么想的,在21世纪。她还是一个留法的人。还是女孩子。
  长叹一声吧。
  
  一个人读了那么多书有什么用?留了学又有什么用啊。从她开始,我慢慢的对书话失望,对读书人文化人知识人很失望。这最终导致我发了天亮贴。那个贴是有目的的。我觉得作为一个“人”,应该先接触大自然,接触活生生的大量人群,对这个真实的世界生发出感情。这才是重要的。光读书思考,读呆读坏的,好像现在比较多。
  我正好是写诗歌的。诗歌作为语言上顶级的炼金术,是可以崭新地重新命名事物的。抛开文化意义书本,我们是否有能力回到世界本身,去言说呢?我的比喻是不说伊甸园我们是否就不会谈论苹果了呢?太多的读书人知识人文化人离真实的世界太远。他们呆在文化这个二道贩子的潘家园里。不知道世界的广阔。
  
  我很遗憾。
  后来基本结束那个贴的时段,也就是离开昆明回到江南的时刻了。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19 16:46:28
  
  书话的朋友告诉我,这两天我说豆蔻的发言被风传了又。我很惊讶。我从来都不觉得我那么重要,说个话还有人传啊。朋友告诉我,总之我好像有一定的影响力,在书话。呃,这真是妈妈的。
  
  我说的有点……重吧。我的看法是这个女孩子真诚地没有心肠地追求着她认为的高尚正确伟大。这么折腾着书话时她认为是对书话好,给书话带来了ABCDYIFG。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精神洁癖的人,他们就是看这个庸俗的人间不顺眼,就是要把低劣庸俗改造成高尚伟大。豆蔻梦乡喜欢建国初期的那个岁月。她感慨现在的人是家庭的孩子,不是共和国的孩子。总之在林黑的那个《杯中酒映出了考叔容貌》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69198.shtml贴里,她的发言我真是无语了的。问题是她真是那么想的啊!!!
  
  她就是怀抱此愿,折腾了书话有好几个月。为了维护她,林黑做的错事也极其可怕。书话这么久的历史上,斑竹骂人骂到林黑这个级数的,我看整个天涯闻所未闻。
  
  我一直不明白她。而看完她在那个贴里的发言。我好像懂了。
  这孩子什么东西是天生坏掉的。她的心是好的,真诚的坦率的。但希特勒的心未必不是真诚的好的坦率的啊。讨论这个没有意义。她相信的那些东西,我无力说它们不好。但那时“人”的思想么??那是非人的。
  
  我感慨一个女孩子毫无爱与温柔的迹象。于是发言中说她估计命不好,一辈子无缘人间最好的东西,爱与温柔了。BLABLABLA
  
  我也许说重了。朋友说我是恶口婆婆。唉,那就是吧。那些话是我说的。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19 16:54:56
  
  所以我前来认错吧。我说过,我不放弃人。我没有做到。豆蔻的发言屡屡毁灭我鼓起来的信心,林黑斑竹又开始肆无忌惮的骂网友了。一看就知道是豆蔻投诉失败,林黑又发疯。这很难啊。真的。我给过他们信任,可他们是怎么做的啊。林黑骂人的那个级数真的……我都没话讲了的。这有文化的人有时真还不如流氓了,流氓还蛮直接的。
  
  我对一个30岁的女孩说了很重的话。呃。是的。我说的时候没觉得自己有多大分量,说完走了就是。我谁啊,谁会在意我,我在书话就一傻子嘛。结果朋友说我是李莫愁师姑级别的人。。。。靠。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傻姑,结果是李姑。靠。
  
  我对豆蔻梦乡真的好失望。一个人不论怎样的学识修养,我都盼着有良知就好。总之先是个“人”,才是个“人才”不是。读了那么多书,知道那么多,却生出那些思想来。唉。我说你什么好呢?我都不想理了啊。这都什么水平,我关注了好几个月就关注这水平的人啊。我冤不冤。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19 17:03:53
  
  我拿她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是可以认错,可以为她祈祷。真心的祈祷她平安幸福安稳。可她怎么才能做到平安幸福安稳呢?我是犯了愁。这个不停折腾别人的孩子,内心到底怎样才能得到安稳,生出真正的爱与温柔啊,我不知道。
  一个人基本得先有爱的能力,才能吸引爱情的到来。
  一个人基本得先有幸福的能力,才能得到幸福。
  而她已经29岁了。很多东西基本快要定型了!!!!
  
  和朋友聊过。29岁好像是很多人的一个关口。我在29岁出走,他也在29岁选择了一生的一个道路。那么对于这个女孩来说,也许这也是关隘。在书话的这一役整体对她可以是机会。可她会反省自己吗?就像我29岁推翻了一切重新寻找自己那样?
  我信心不大。真的不大。
  
  我认错容易。可她。有些东西,不容易吧。
  我对这个女孩,束手无策。:)
  
  呵呵。就这样吧。我私人陈词完毕。希望她一切都好。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6:52:40
  
  这是散文天下的楚些实习斑竹在被社区以无法理解斑竹权限解职时,发的自我辩解。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complaint/1/49607.shtml
  
  作者:楚些 回复日期:2012-07-02 23:52:34  回复
  
    说句实话,我是真不想用这个ID再说话了,再留言了。我自己是个超级自信的家伙,自信的最大理由,大家可能想不到,说出来很简答,比如在天涯,我来这里十年了,但是我敢说,我发了这么多帖子,回复这么多帖子,参与争论这么多,十年来,一直使用这唯独的一个ID,即楚些。为何我只使用一个,也很简单,因为我是楚些。我知道我这样说语气不好,太骄傲了。没办法。
    今天收到朋友的电话和短信,告诉我,走要走的明白。在此之前,我已公开发表辞职声明,打算将此ID费掉,这并不表示我不来天涯,我来就是以访客形式,看点文章,不发言。
    散文天下的转载帖子和广告帖子就不去说了,这是版主的职责。我想做的是,从文学最基层做起,净化点环境。
    我是学中文出身,而且碰巧做过散文研究,这都没什么说头,想说的是,自从我积极参与散文天下互动以来,能够对文本本身说出批评建议文字,且超过一百字,我敢说,百分之80皆为我所做,这也是我超级自信的另一个原因。我在做普通网民的时候,仅就文章来说话,做版主的时候也一直坚持。
    我封杀散文天下的ID,基本上皆是因为对我本人的人身攻击而来,部分,我确实做的过火,这个我承认。
    我为何会得罪这么多人,很简单,因为文学的颓败和堕落让我很痛苦,基层论坛若是不能净化,那么我这个吃文学饭的人良心上过不去。
    我封杀的个人基本上一个系列文章的粉丝,那个系列文章,从专业角度上来说,根本不是散文。
    最后,我不客气地说,是因为给我朋友的交代我才说这些,另外的东西,我根本不想说,很简单,因为我很骄傲。
    最后,我还能说些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了。不必再通知我回复什么,摆脱!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7:06:32
  
  【那个系列文章,从专业角度上来说,根本不是散文。】
  即使不是散文。这什么脑子?不是散文就能封杀ID.
  
  【很简单,因为文学的颓败和堕落让我很痛苦,基层论坛若是不能净化,那么我这个吃文学饭的人良心上过不去。】
  精神洁癖的人一定不能掌握权力。希特勒就是这么出来的。
  
  专业成为幻觉。专业成为武器。超级自信,我很骄傲。我可以想象这一切也发生在豆蔻梦乡和林黑们的身上吧。
  他对一个无数网友追了两年的贴封口。没有任何技术性理由。也就是说他在专业上的狂妄导致他随意运用手中的权力,封人家的贴。
  这个专业,到底教给这位不过是河南某大学中文类讲师的人什么审美,以及什么心肠。那个贴其实真的非常好啦。一个和尚慢悠悠的开的贴。
  
  这些自信,我初初想来好可怕。慢慢想来,一片悲哀。审美上的东西,有时天生。心肠的事情,直接关系到艺术的境界的。专业的人不知道,因为专业的人脑子坏掉啦。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7:11:23
  
  楚些在散板上开贴点评帖子。这事早干不完了?猪脑啊。这是他的自陈
  
  作者:楚些 回复日期:2012-07-12 15:03:57  回复
  
    多谢众朋友的真诚支持,按说我这个ID应该废掉的,但是既然出来,就做点切实之事。这个帖子里,只说评文章的事情。
    我说的可能有偏颇的地方,我发这个帖子出来,真心希望大家,尤其是评论对象有自我的表达意见,形成切实的争论,这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好事情。如果您的回复非常值得我再论争,我肯定会认真辅助,如果仅仅是哈哈,我也会是哈哈。
    我说的这么直切,是因为,想在这个帖子里,做一个直切的表率,想形成一个善良、朴实、平等的对话氛围。
    很多时候,我这个人好为人师,太傲气,其实生活中我这个人是个边缘化的人,是个失败的人,因此,我们要努力营造一个语境,往前走,嘿嘿!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7:22:52
  
  我说过,也没有什么坏人。都一帮子蠢人啊!
  【我这个人好为人师,太傲气,其实生活中我这个人是个边缘化的人,是个失败的人,】你知道可不可以真知道???我也知道我好为人师,我说说就自己闭嘴了嘛。
  
  不过我还真不是散文读者。他评的那些贴我读不进去。我只能看诗歌品质的文字。说来好笑,在书话只喜欢四个人的文字,倒有三个是公认的“神经病”。大陆之雪,防忽悠,天TIM都非常另类,巷底臭椿是唯一一个正常人。他们的文字基本已经回到自我的天性上,所以我的评价是如源泉,源源不断。也就是基本到了写什么都好看的地步了。文体的意义出来了。这4个人里,楚些的眼力能看见的,大概是大陆之雪和臭椿。
  天TIM天分相当相当高,文字能力又很好。可惜能看出来的实在少。书话红人根本没一个文字上能文体化的。写得越“好”越庸才而已。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8:49:00
  
  我跑关天去了。因为豆蔻梦乡是左派,我对这个了解不太多。去关天看几个贴。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9:37:13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52943.shtml
  
  其实我不能叫左派或右派。可我基本算是个尊重传统派。政治这个东西和艺术很不一样。艺术讲究全然崭新。政治一定要尊重历史和传统。
  如果一个左派不尊重传统,比如这个楼主,居然是佛徒的楼主,赞成毛的原因是(他引用了别人的话)——
  
  【封建官僚、精英士大夫的等级文化在中国有着两千年的历史沉淀,全面深深地根植于每一个国人的思想文化潜意识里,就像囚笼一样深深地桎梏着这个国家社会思想文化地进步和发展,不深刻地、根本地打破旧地思想文化世界的桎梏,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新的思想文化就不可能有生存发展的空间,就不能从根本上建立起来,毛深深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就是要打破旧的思想文化的世界,才能建立一个全新的思想文化的新世界。然而,彻底全面地打破一个旧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文化世界又谈何容易,又需要有多大的勇气,需要有多大的力量,需要付出多大的牺牲,又需要历时多久,又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又需要经历多大的痛苦煎熬?他深深地知道在这个国家,在这个时代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只有他、也仅仅只有他有能力、有力量、有勇气、有决心、有毅力在为数不多、短暂的有生之年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紧迫感、历史使命感亲自化身一颗炮弹第一个向这个千年旧的思想文化世界最猛烈的开炮,即使粉身碎骨也浑不怕,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所以旧的天下大乱,形势才能大好,这是新的思想文化破茧而出的最痛苦的阵痛,是孕育新的思想文化世界的开始。所以说文化大革命是他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民主、群众路线的思想的最伟大的体现和践行,这是这个国家、历史时代对他的要求,他也无愧于这个国家,无愧于这个人民,无愧于这个世界,无愧于这个时代,无愧于他伟大的一生!
  
    正是由于他最伟大的牺牲、最痛苦的破除,为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新的思想文化撑开了生存发展的空间,透过重重黑暗,一缕缕阳光不断的照射下,大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民主、群众路线的思想文化开始生根发芽、不断生长,将来必定会开花结果。如果在新的历史时代还需要再来一次毛时代的最痛苦的破除的文化大革命,就说明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彻底的历史的失败了,不得不经历第二次最痛苦的破的过程!然而,事实是不,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没有白费,没有失败,恰恰相反,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是成功的,因为我们不需要再次经历毛时代的最痛苦的破除的文化大革命了,在新的历史时代,对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最好的继承和发展就是在新的历史时代全力建立和推进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新的思想文化的建设,全面继承和发展毛泽东思想,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和建立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这正是党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的集中体现。】
  
  我觉得这错了。我的基本观点可以用这个贴另外的人的话说明——
  
  【旧式的农村是自治体制,其实是一个非常有弹性的体制。乡绅地主是农业生产的组织者,甚至很多地主不脱离农业劳动,他们的劳动强度比雇佣者要大的多。而且,有很多地主,是贫雇农自己通过自由雇佣、私有财产保护、土地自由流通来达到阶层间的流动,成为新地主的。
    从中国封建社会乡村的习惯法则来说,乡绅地主也不是可以肆意妄为的,他们利用自己的影响,会经常的成为乡村公认的纠纷仲裁者,以及文化教育事业的赞助者,天灾人祸、自然灾难的赈济者。如果他们对佃户过于苛刻的话,不但会受到乡村风俗习惯、社会公德的谴责,而且劳动力自由雇佣的因素也会让他再也雇不到人。
    乡绅的地主还是乡村农民与政府基层矛盾反馈信息的主要渠道。村里的农民会公推乡绅地主,向政府去请愿的情景是很常见的,对于这样的请愿,基层政府常常也要顾及脸面、舆论,不能过分侵犯乡村农民的利益。这种由于富人出面缓冲矛盾的弹性体制,就能让乡村松散的农民个体与政府共同体面的面对天灾人祸。
    所以说地主阶层是中国社会一个先进的团体,破坏了顺理成章的制度,消灭了地主,只能让农民更贫穷。】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9:42:42
  
  明朝以前,华夏在世界上不是落后的代名词。相反,是真正的天朝,万民归心。那么在漫漫历史里,儒的作用是绝对罪恶的吗?我以为恰相反,儒是进步的。有儒带领的明前的华夏在世界上的历史为证。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0 09:54:11
  
  呵呵,想到我在天亮贴里结识的龙天护法。天护法主号后来就不用说了,是关天很有名的人物啊。龙护法我也是才明白过来,交游甚广。呵呵。这两护法护的我这个伪地藏,是个自闭症患者,谁也不认识。实在很好笑。
  我骨子里真的很自闭。然后做的职业又是PROFESSIONAL,就是为谁做都做那种,基本不用靠关系网生存的那种(不用依赖)。独立性那是一个好。
  
  这世界是很奇怪。我以前在上海也是谁都不认识的,后来大部分认识我的朋友都是前男的朋友和同事,事业伙伴:)所以功利的看,最后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我通过男性朋友的关系网打入现实社会。呃,这很好笑。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1:59:44
  
  我好像骂人之狠,根本不是带什么特殊字眼。我骂人之狠,是因为我高高在“下”,又没啥真的伤人之心。就是我可以第一时间与我骂之人和好那种。
  
  艺术上,包括文字上,我的天分太高。什么叫高?我对了我坚持,和骄傲啦卖人情啦无关。我觉得你好就好。其他的另说。我错了,我改。没有什么过程。直接认直接改。大多数时候我说我不懂。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有的我感兴趣,有的没有。但很清楚,我不知道。
  因为我对这个有追求。所以不浪费时间在面子啊啥啥啊。
  
  那么,艺术上我说人不好的时候,对方真诚的话会很喜欢我。不真诚的话,会气急败坏。问题是我根本没情绪。你喜欢我我也没反应,骂我我也没反应的。所以在这个地方和我吵架会很憋的。我的判断力基本出错不大。要么我声明我是个体偏好。你要带情绪,那是你有问题。我可没有啊:)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2:11:29
  
  有人和我吵过点架。我吵了会自己道歉就撤了。也许极其少人和我这样,对自己说的话完全无所谓的,我是说我说完了可以一辈子不回去看自己说什么,也不在意人家的反应。这种人很可恶对吧。
  这个人从书话的其他行为看,心胸有一些问题。我虽然不知道具体,但能与坐忘这样的包子计较的人,基本不是豁达人。坐忘简直就一包子。这样的人在我的天亮贴里曾说自己辞职写字,意思是我流浪一下就祥林嫂老吹自己很不怎么。其实我确实有点祥林嫂。但她的语气反应出一点东西。我流浪是没啥,但是有个叫五年世界的回复我很喜欢(虽然没跟他说过)。他说他大概是做不到啦佩服我啦之类,他说,他不过是一个做两套账的会计。
  我立刻就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对自己狠一点的人。佩索阿一生不过是一个会计,一直在里斯本。我怎么会不知道:)
  
  我一直直觉这个人不见得是什么厉害角色。今天读了下。哑然。文字差到不用我抬眼。民国热吧,人家能一写写十个人呢。
  写人对吧。写一个人得多少工夫才能写一缕。人家写十个。人家觉得自己辞职在家写字呢。
  
  散板的项丽敏倒很安静的在黄山脚下一个湖边,太平湖边写字的。我喜欢的江非在故乡平墩湖也写字的。所以要看人家写了什么是吧。不能你一辞公务员写作我就得膜拜对吧。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69150.shtml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2:14:42
  
  把我在她贴的回复留底,也看看我“骂人”是什么水平。:)。唉,我还真是坏人,柿子捡软的捏。咳咳。
  
  
  作者:无汤不饱 回复日期:2012-07-21 11:50:55
    
  认认真真把第一部分读完了。
  我注六经。其实不是看六经之注。看注的人怎么看世界的而已。大多标榜自己冷眼旁观啦之类的文字都不会好看。我们只不过看见作者一个冷冷样子而已。如岳南写傅斯年,大陆之雪写路翎,就很好看了——
  一句话,不爱。如何舍得时间精力和情感。没有这一切,又哪来的意外礼物得什么人家得不到得材料。
    
  我一直觉得写一两个人就很吃力。楼主一下子写十个以上。
  民国还真是热了。
    
  单纯从文字来看,楼主文字很差。写的不好,其实是想的不好,或者说离得不够近。当然,楼主未必想写得叫我认为好。我也没此打算。一直并没读过楼主的文字。今天进来读下而已。楼主曾在我处说辞职写字之类。若就是这等文字。不用辞了。何以有到我贴说那些话的资本。
    
  这世间是有热爱文学的。不幸的是,文学未必热爱你。
  不过,我觉得也不妨。
  你们继续。:)我倒没啥恶意。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2:24:45
  
  【这世间是有热爱文学的。不幸的是,文学未必热爱你。 】
  我这坏蛋,捅人是捅人心窝子的。咳咳。不过谁叫她写出那样的文字嘛。
  
  
  【每个时代都呈现出自己的气场,或古朴,或凝重,或狂乱,或瑰丽,或激荡。一个时代,被后人不停重写,政通人和不一定吸引点,而是它的多样性和开放性,人的内心得到极致的绽放。繁华满枝,四时鲜果,各色奇珍。皇二代是丹青妙手、多情诗人,将士们忙着裂土分疆、臣服四夷,落拓公子哥貂裘换酒,侠妓高张艳炽风华绝代,荒野古寺,草莽丛林,不时还有些来历属性不明的幺蛾子出没其中,更满足了人们的奇情嗜好。整整齐齐神马的最无趣了。当今时代,除了娱乐明星,人们的面目疑似右键复制粘贴,就不大能引起别人的探幽热情。
    特别是一到战乱频仍、内外交困的节骨眼上,比如先秦、魏晋、明末、民国,怀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的人物活跃的时候就到了。不管是动真格的还是做秀,晒风骨个性这种行为艺术会十分流行,不仅闪瞎了时人的钛合金眼,还会形成一种让后人不停向往和意淫的气质,它的名字可能叫魏晋风度、民国范儿。】
  
  一个人要写废话也需要辞职写吗??????如此说话,诚挚去哪里了?
  晒风骨。天。那些人还真风骨。
  
  
  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点写自己真正热爱的人物。大人物小人物。不多好?人家不。人家冷眼看世界,看得透哟。透你妹哟。你干嘛不好,学人家看透乱世炎凉?你倒是有沧海一声笑的本事我也拜你啊。人么,一个人都是丰富到基本写不完的地步,你还写十个???什么脑啊?还钛合金?
  
  唉妹子哟。你能把汪精卫写出丰满写出情怀(他自己的,如果有),那叫一个好。把民国几十号人整出了一句晒风骨,赶紧离写作这行远点吧!大街上会走路的都会的哟。唉哟嘿。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3:05:23
  
  最讨厌神马这种卖乖句子了!【繁华满枝,四时鲜果,各色奇珍。皇二代是丹青妙手、多情诗人,将士们忙着裂土分疆、臣服四夷,落拓公子哥貂裘换酒,侠妓高张艳炽风华绝代,荒野古寺,草莽丛林,不时还有些来历属性不明的幺蛾子出没其中,更满足了人们的奇情嗜好】妈的自己就够故事会了还说人家,叫人活不叫人活。急死了人。
  
  掌故先生因工作关系接触到很多人,给我讲的故事,都是这样的
  “他是管粮食的……就是不在摄影棚里拍,开了二十多分钟……那时这一片稻花滚滚,我们一伙人把机器架好,他就在稻田里侃侃而谈了粮食问题谈了几十分钟,走了”
  “那老先生是传字辈,人称江南第一笛……我第一次听到时老先生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笛声起时我就是觉得他坐于水中台榭,笛声一漾一漾就是有水意啊……我不听昆曲的,之后就听了。你下次来我带你去听……”
  
  这才是吃文字这碗饭的人该有的角度啊。你写的是奇人,首先引子私人化会把阅读道路铺得简易。段子式的讲诉不是没有传奇意味,但一定打压这个传奇意味,全力避免掉故事会方向。第一个很场景,第二个对笛声的描述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么如此功力的老人怎样呢?自己想吧。这有积累的人一般说得平凡,人家有料不是。你这没料的,只好故事会。
  
  其实,这实际透出的是,讲诉者怎么看待“人”这件事。把人当人当奇人,和把人当传奇两回事。你都分不清你这写的是民国范,还是写故事会,你还辞什么职呢。辞职也不加你分啊。可怜天见的。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3:26:35
  
  掌故先生和我聊天时候,说到认识的网友最奇怪的职业是什么。他说有女网友是看大仓库的,我说有男网友是管理公墓的。呵呵,要是写字的话,这两个人一定写得特别好。他们根本不需要任何技巧,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就好。这厉害了。
  
  特别是这些普通人没有装逼的需求和习惯。那语言就会出来。直接出来。诗歌级别的。
  我那时看杂货郎的那首诗歌就吓了一跳。他不但基本不是什么专业摄影,也没写过没想过写过什么诗歌。情真意切真能导致写出很高水平东西啊。有些句子因为不是文化人,就很简单,情感纠结凄切导致字句重复。一下子就很漂亮了。就是客中有客,竹中有竹这种类型的。要知道,诗在某一个极致就是歌,就是某些特殊字句的特殊重复啊。一下子就亮了。
  
  而我不赞成天琴姑娘,就是小小年纪就开始矫情,装。这个开始一点也不好。
  
  将为也基本一击即中。写得极其漂亮。
  子恢走的是废话诗人路线,呵呵,平白到风骨俱隐。这倒是和我正好相反。有些能把我直接读黯然了。呃,呵呵。
  卷云那句有的人初次相见,却是久别重逢把我真吓到了。我到现在心惊肉跳的。这当然也是诗歌,但却是具有预言性的特殊类别。很吓人啊。呵呵。自从竹林之后,我还特别少被吓到。呵呵。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1 19:34:54
  
  我回书话了。安安静静,充满爱意的回了好多贴。
  我回书话了居然。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2 08:54:44
  
  今天心里安静。慢慢地回想起一零年在海口的安静日子。慢慢读书,慢慢生活。
  回上海,也重建这一份生活就是。
  
  慢慢。将看不见的时间过出质感。就是听得见寂静,摸得见寂静,尝得见寂静。
  之前说回上海会谈恋爱。怕是不想谈了。一个人安安静静,是世界上最美的事情。心里和口腔里,都是真的尝到味道的。
  
  昨天与双翼聊了下短信。他认为我的天亮贴在书话那几个月的星夜大战中,点了盏灯。
  有么。:)我唯一肯定的是,我安抚过一个人。女人。清扬斑竹。
  只要有一个。也就够了:)
  那个贴对我的意义,一个是终于使我意识到我喜欢的还是那些东西,一个是认识了两三个人。也许,对其他事物也有意义?反正它已经有独立意识了。
  
  开始憧憬在上海的慢慢日子。这种憧憬对我来说,是好事啊。:)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2 08:56:51
  
  有了工资,就可以买些书了。台湾的走路书。很喜欢《11元铁道之旅》。我想象中的台湾,很安静。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2 09:06:48
  
  其实我回到苏州来的这几天还是不太对劲。这就是我心里原先为何没想见紫衣的原因。:)
  今天,我终于对劲了。呃。。。。。。真不容易啊:)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2 10:32:32
  
  这期的中国好声音,我发现我会重听的,就是这个叫多亮的。《小情歌》
  http://kankan.xunlei.com/vod/mp4/62/62055.shtml?subid=257244#9095245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01:25
  
  很失望。几天书话发了一个虞慧瞳书面采访野夫的贴。我看到身为加引号左派西辞唱诗的几个反应贴出来。后来干脆找不到那个采访贴了!
  
  我对左派有理解。最起码在国际形势上(对外),左派的立场比较靠谱。
  但国内的东西,右派的基础理念没大错。至于如今是不是自由主义精英横行以及利益当道,我不算很清楚。但野夫的东西,绝对不是左右之分能够抹杀的。我之所以失望,是作为诗人的西辞唱诗连基本的艺术判断都没有了。我右,可我爱聂鲁达啊。
  艺术是一种政治之外的价值判断。艺术家或许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但艺术没有。
  而我觉得,艺术就是人。左派右派都是人。当我们能关注到人体恤到人,这就是一个大艺术家能做到得。悲悯之心,我以为就是艺术的最高级。是的,最高级。
  唉。艺术没有最高级啦。清澈动人的,在艺术上也是一极。
  艺术是一种奇怪东西。逼迫人返回人。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06:33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169570.shtml
  
  作者:无汤不饱 回复日期:2012-07-23 22:23:25
  野夫的《江上的母亲》是要传世的。高尔泰与杨显惠都是要传世的。
  一些个体的记忆经过书写已经超越了个体的局限。派系或者说政治之别这些东西,在这些属于真正的艺术领域的东西面前,都是浮云。也就是说当未来的孩子需要了解一些东西,作为很大参考的,他们一定会读到高、杨、野。
  而信服度呢?只怕要是很大很大。
    
  楼主此篇的文字和观点,在野夫《江上的母亲》一文面前,不值一提。楼主所有的关于自身立场的文字加起来,也不会有《江上的母亲》有说服力。野夫先生的个体的悲怆惊天地泣鬼神。这是全人类不用思考政治这种东西都会明白的事。
  我再说清楚一点。西辞。我以为人该有一些良知一样的反应,就是读《江上的母亲》《我与地坛》《寻找家园》这类文字时,本能的反应。这些反应基本是可以超越了“中国左派”的立场的。
  我自己偏右一点。可我还知道去关天读那篇记录自己左派朋友的文字。那篇文字很好。立场在艺术面前是很苍白的。你读野夫不知道夸《江上的母亲》一句,只是找了采访的枝端末节反驳一下。这没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你在立场的限制下,都不知道关注“人”本身了。
    
  ---其实天生的东西,常常只是最基本的,并不等于就是高明的。例如温饱需求。----
  左右之争,在野夫《江上的母亲》面前,也没什么高明的。未来的孩子被江上的母亲,被高、杨说服的几率,要比读西祠你大很多很多很多。
    
  艺术的力量,不是政论能够到达的。即便是你们觉得这是右派文字,那么你们只好祈祷自己这个派别写出足够艺术分量的作品与之抗衡。
  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在人间的口碑程度,比野夫更厉害。其中传达的右派立场,要驳倒很难很难很难。而只看出什么右派立场的人,:),
    
  :)
  
    
  作者:无汤不饱 回复日期:2012-07-23 22:33:01  
  一千年以后的人们看待那个时代,估计已经火气全失,就像我们看待唐朝。谁先进谁落后?那时的人们怎么评价《江上的母亲》《寻找家园》与《毛泽东诗词》,我心里有一个判断。这个理由与我认为杜甫传世的理由是一样的。
  立足于“人”的,将永被人铭记。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26:47
  
  也许对于引号左派来说,艺术是不重要的。这个观点也不要紧。就好比豆蔻梦乡网友说,放着几亿贫困的中国农民不管,去艺术什么啊。
  
  可我想问一句。如果有人天生是艺术家呢?他们该怎么办?如果没有一个多元化社会,单个个人们该怎么办???艺术家只不过是一个代名词。如果国家不需要游泳健将,那么喜欢游泳的人不能游泳。如果国家不需要……这个逻辑是很容易明白的。国家利益在一定的范围里很重要,比如外交。所以美国国内是自由主义,国外是帝国主义,这很清楚。
  但一个艺术家国家化了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艺术天生是个体的。防忽悠说过,艺术家如果还想要其他的东西一定会有伤害——他的意思很清醒,你不能要那么多东西的。
  
  而艺术的影响力,在这个世界上是非常不同寻常的。我之所以提出未来的孩子,仅仅是婉转的提醒西辞唱诗,这个世界也许有一些超越时间的标准。
  而他的回答如此虚弱啊。一个人的思想放弃时间的检验,那是要干嘛?口舌之快?
  这种等级,能出什么诗?西辞唱诗是个写诗歌的人啊。
  
  我喜欢大陆之雪和防忽悠。大陆之雪不喜欢防忽悠,喜欢西辞唱诗。
  也许因为防忽悠骂鲁迅。而大陆之雪喜欢鲁迅?鲁迅是需要被警惕的。他的最伟大之处,在如今这个民族主体意识建立时期,恰是需要被警惕的。我理解鲁迅,但我可怜他。他的尖锐在那个时代(或者任何时代)都有无比的意义,但我如果有孩子,我会在其成年后告之,鲁迅是没有找到出路的人。和胡适,以及李叔同不同。这是一个绝望之人的反噬自身。
  
  鲁迅是没有归宿的人。丧家犬。这最高的意义在独立思考,也就是逼入绝境的独立思考。
  但如得了得了网友指出的那样,鲁迅、张承志、范美忠、方舟子,楚些(可能还有豆蔻梦乡)这些精神洁癖的身材体貌都极其类似。这些人无一例外是瘦子,而且极为神经质的长相。伟大需要付出献祭自己的代价。这个伟大不是艺术的伟大,而是精神世界的引号伟大高尚。
  
  
  二元对立在这些人的头脑里根深蒂固。
  超越性是信仰级别的。就是信仰,即使是最朴素的良知也可以成为信仰。
  悲悯之心产生在真正的信仰里。这个世界左右派都可以自以为正确。信仰意识会告知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人,都需要同样的安慰和爱。
  这就是我一把年纪,最后得到的东西。也是佐巴说的那个东西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37:52
  
  基督教和佛教,真正的它们,对悲悯之心有很好的训练。
  是的,悲悯之心可以不首先作为情怀,可以施与很好的训练。
  
  基督教:我们都是人。都是罪人。一样。
  佛教:众生平等。反正大家都在轮回里,没谁涅槃。一样。
  那谁有资格笑谁啊。五十步百步。切。我们都笑笑自己算了。
  
  悲悯之心在艺术上,是境界。我和紫衣讨论过,才华是谁都有点的,不重要。但情怀一旦有,你就可以做出看起来有问题,但巨感人的东西。有问题一点也不要紧。感人很要紧啊。
  情怀,我以为最后也是天分之一种了。
  
  我和紫衣说过,什么东西对于单个个体是无法抗拒的。
  1 生命力。生命吸引生命
  2 对他人真挚的爱意(广义的)。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真的抗拒别人对他的真实爱意。没有。
  我当时是解释自己为何很被”爱“。我几乎是无法抗拒滴!呵呵呵,因为我两样都占了。
  现在想来,2也是1的体现。我认为一个新鲜的生命力本身就是对这个世界爱着的。爱是能力问题,是人类这个生命体本能的需求。人就是要爱什么东西的。
  
  爱的越深刻的人,其实是爱得越广博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46:30
  
  一个艺术家,对史铁生、高尔泰、杨显惠、野夫们没有真正的理解力,那么情怀和脑子里的某些狱界一定有问题。那么,就不会是太好的艺术家了。
  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具有真正的嗅觉能力。他至少本能就该知道什么是最好。
  知道什么是差是不重要的。艺术家必须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紫衣说我其实也蛮狭隘。就吃那几口。可我那几口,都是最最好的。这个他与我都有共识啊。嘿嘿。
  我这种人也不需要博览群书。我只要反复看那几本对我重要的,也就够了。:)
  读书上我挑食得不得了。但从那几本(这个的增量很少)我读出来的东西,很多。人家博览达到的东西,我也达到,就可以了。反正读书还是为了得到一些东西。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00:52:55
  
  我觉得安慰一个人,比拯救世界重要。
  安慰一个人,对我来说,就是拯救世界。
  一个也就够了。
  
  我这个级别,就是属于最最最好的艺术。
  在所有的天分里,我有的这个最厉害。:)
作者 :去留无意云卷云飞 时间:2012-07-24 14:37:52
  忽然想起一个词,是个ID的名称,灵魂的赞美。此句给你。
  
  我今天读了无汤上述的这几段论述,六体投地。
  
  我看了野夫的专访,也看了你和西辞的小辨,简直是燕云打吴法天。可是,燕云是一帮人打一个男人,而无汤只是一个女人,一只瘦弱的胳膊,就够了。
  
  无汤,这和你走这么多的路有关系。
  
  你的思考就是力量,不要读那么多的书。有百度,有大英图书馆,读那么多书干什么!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7-24 19:28:31
  哈,认个对。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24 19:41:36
  
  嘻嘻。这算夸奖对吧?嘻嘻。
  好久没被人狠狠夸了。
  
  大家都很爱惜我,爱惜到要骂我来表现,或者是默默地爱着。
  默默你妹啊。
  
  
  
  卷云(这是香烟的牌子喔,咯咯),我蛮早就意识到我的文字里如果说有特质,是有些思辨的东西。也就是我的文字天然不抒情,而是有思想力。紫衣说我的东西纯度太高了,与此有关。
  当然,我是走路的,如同书话的一石是读书的。这是我们的命而已,没有高下。当然,在橘园,我们早就不讨论高下。不同吧。(天琴这孩子除外,不得不对她稍微狠点。她还没成型,不能过早地放松)
  一个人谈到信仰层面,基本是终极。但这个层面和艺术不一样。艺术我可以锋利点,随便砸人。在信仰层面我几乎不怎么拿出来说。这就是我在书话和西辞的回复,在这自言自语的完全不同。
  左派的情怀依然是可敬的。但我希望任何人可以有一些“自然反应”。我在书话唯独佩服防忽悠一个人,是因为他提倡人该有朴素的自然情感,即使这些情感不政治正确(不左的正确,不右的正确)。我们首先有复杂而自然地情感,然后才能在所有的立场上体恤对立面的东西。因为我们是天然不正确的生物。立场是一种我们表达意见的东西,但仅仅是这种东西而已。这个世界上必须有一些人意识到这个,在纷争中(纷争也是应该有的),做弥合剂。
  
  我天然或后天成为这种人罢了。这也是我在天亮贴里表达的。
  人类如果没有这部分人,早就自残殆尽了:)
  
  信仰是制度之外的东西。制度解决制度能解决的,信仰解决另外的东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