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什么最重要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1:58:34 点击:686 回复:5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刚才在书话玩,进了一个贴。说了一些话。收到两个站短。
  嗯。骂了我。骂我是跳大神的,不该在一个干净的贴里说些让他她恶心的话。让我只在自己的道场秀就好,不要拉低了整个书话的形象。
  
  
  
  我想了想。一会就真的不生气了。我的两个回复如此啊
  1 :)你我要在这个书话里要的东西,不太一样。不过谢谢提醒。你最好回复在贴里,以防后来的人说任何你觉得不妥的话。真正的干净是否如此脆弱,:)这就是书话的形象?:)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其他的东西。谢谢你。真心的。书话未来的形象,未必如你想。总之谢谢提醒。还有什么话要说也一起说了吧:)
  2 我想了一下。我确实觉得另一些东西比你要的干净和你所谓的书话的形象重要。
  
  
  那个贴是我也非常喜欢的一个人的贴。我的贴里的回复无关这个贴,基本是我根据一个回复对目前书话的一个感慨。情绪化了点。但基本不算怎么吧。
  这两条站短提醒了我,书话即使有个美好的过去,也都完全结束了。靠回忆基本对现在于事无补。
  我对此人提到的书话形象很讶异。这个导致我想了很久。
  
  难道书话有个不可摧毁的形象?这就是这两三年版主群体、书话小圈子党同伐异的原因之一吗?我忽然明白林黑版主大量转他觉得不好的贴的原因了。原来,书话本质上并不是开放的。老天。
  在很久以前,也就是有那个美好形象时,也未必是开放的啊。那我还玩什么。我还在意什么啊?
  
  我对一个论坛的开放性的看重等级,远比对其质量的看重高。而任何小圈子气味,都让我恶心。
  呵呵。那就做牛虻好啦。他们不满意,可我想拿到我要拿到的东西。
  
  
  也许有人觉得书话的形象重要。我觉得书话里的人重要。我放弃一切可以,我不放弃人。把这个观点说了很多次,估计特雷萨修女的姿态确实圣母,就叫做跳大神了。。。。好吧。那就算是。而我不能不说。我不说60岁会后悔。
  我无所谓形象。书话的我的我都不算有所谓。
  
  我在书话写诗歌,推荐诗歌,已经有3年了吧。我知道,不论我自己觉得怎样崭新,我都无法撼动一批人。这批人不是不好,不是没水平没文化。相反,他们正可能是太有水平了,有水平很高很久了。他们僵住了。
  他们可能不喜欢我(这个不确定)。但我也许是危险的。野,本身就是危险的啊。生命力本身带来的冲击,也许叫一些人厌恶。
  而我会停住吗?显然不会不是。
  我们生到这个世界上来,都存在一件只有每个人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我感觉,我好像是要唤醒什么东西。对于书话这场风波我不知道自己有否有用,可有些事情我必须做。哪怕结果没有我所想。可,万一,有那么一点点用呢?
  万一?
  没有用就没有用吧。南北战争的李将军也战败了的。可在整个美国历史上,他不是没有用的那个人。
  
  但我确实知道,我做到了一些事。这三年,有陆续的几个人告诉我,因为我改变了对汉语现代诗歌的想法。这些人其实很少。可我见到一个已经心满意足,何况不是一个。这个比书话的形象重要,比什么干净重要多了。我以书话为场,野心就是唤醒人对诗歌的敏感对世界的敏感,改变他们对现代汉语诗歌的认知。
  而我,确实也改变了一两个人的命运。我的恩佐小友,从书话或者博客认识的,我力劝她去新疆。我确定这对她一生极其重要。可能还有一些别人吧。
  有一句没写给那人。怕激怒他她。我觉得整个书话就是我的道场。
  
  
  这不就是个公共论坛么。多大的事啊。说个话?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警惕性那么高,好像别人抢了他什么似地。他私有了什么呢在一个公共论坛?大概,每个人死守着点什么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像我这样一无所有,反倒奇怪,乃至危险了?
  说明我触动了什么对吧。哈哈。
  
  
  贴一下我和紫衣的对话。他说我改变了他对现代诗歌的想法。我问怎么改变的。
  
  紫衣:从海子、食指、昌耀后,我就不怎么读现代诗歌了。包括北岛在香港的复出,我都不看。 可是,近两年,认识了一批生命的吟者(包括无汤),我开始感觉到原来真正的诗歌,来自于生命最最原始的觉醒,没有什么厚重理论,无关什么宏大的叙事,就是来自心灵本能的吟唱和表达(这种表达当然是有技巧的,但是很多人还仅仅停留在技巧上面)。我原来不喜欢的原因,是很多诗人只关注自己心灵的部分,没有看到全人类的心怀,这和大的叙事没关系。通俗的词就是悲天悯人,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诗人真正的境界要超出古人。古人的送别、感怀、忧世也仅仅停留在自我和时代的程度上。但那个时代因为时间和空间局限,提纯后自然万古。打个小比方,你看米沃什的《咖啡馆》,和我们身边的人写当下的重庆事件,境界就完全不一样。后者隐晦而无聊。胡诌了几句,凑活着听吧。
  
  
  我:我听到的对我本人诗歌的评价。差不多。“原来诗歌是这样子的!”。。。。说句某种意义的实话,我‘就是’诗歌最初的样子本来的样子。我有一定程度的使命感吧:)
  个体与全人类的关系。比较复杂。总之诗人有棵感知全人类心灵的心,基本就是这样。我基本代表了(我隐约感觉我代表了)一种诗歌意识(艺术意识)的觉醒。 最好笑的是,我的第一首诗。07年吧。名字就叫《唤醒》。这个与我一生的使命,包括对人的使命感,都有宿命意识。。。。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2:14:49
  
  
  紫衣认为我的行走、唱吟就是诗本身。
  有一个人,我感觉他要说的是,他读我的诗觉着我就是爱本身。
  读别人的诗人们爱上了诗,读我的诗几乎只有一种命运,人们爱上了我。这有意思吧?很有意思啊!我甚至都来不及问是怎么回事。我不着意让书话的人读我的诗,我潜意识好像是写给所有不文化不读书不知识的人看的。他们看了懂了,发出感慨:啊!诗可以是这个样子啊?
  
  我心里怒吼一声。此奥!别听他们骗你。诗本来就是这样子诗最初可不就这样子。
  我把诗歌还给你们。他们夺取太久,你们都不知道你们可以有啊。
  
  在审美上我也许有极高极高的能力。这个能力可能真的很高我不确定。但在我看书话的如今的贴时,我加深我的这个相信。然后我就有了傲慢。我非常怀疑书话是整个中国文化界的缩影。也就是说,我在这里的反抗,可能是我对一整个僵化而傲慢的群体的发言。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坚持。
  
  
  我一直觉得我在晚年会极其有名,爆得大名。
  好像我应该啊?
  为了唤醒?
  
  
  :)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2:20:13
  
  我是如此新鲜生动吗?
  以致被赋予使命,去唤醒?:)
  
  书话形象重要吗?
  我在哪里,德国文化就在哪里——托马斯曼
  我在哪里,艺术就在哪里——黄学红
  书话的真正的形象,怕是得由我而起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2:24:25
  
  
  没有什么是容易的。我估计今后的事情要比这两天站短搞百倍呢。
  哦,我也,慢慢做好了准备。
  振作吧,小鹿纯子!!
  
  我发下的心愿,与自己毫无关系。
  所以,宇宙都会助我。
  最差,也不过是人们口中的一个傻瓜嘛。
  作为一个傻瓜死去,我可有比这更心满意足的事情嘛。
  
  
  你是谁呢?学红?
  你是有一两个大心愿的人。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3:21:39
  
  
  为什么干净这么重要?
  干净到底对什么人这么重要?
  为什么有的人愿意活在一个死的美好里,而不要一个活的真实?
  
  原来殉葬有各种形式。
  而我对那个写贴的我喜欢的人,有了新的认识。他写的实在还不够好,否则仰慕他的人如此守尸般守着他的贴啊?他已经好几年不上书话了。
  所以,好的一个高级形式应该是启迪式的。就像《变形记》启迪了《百年孤独》。我要做的就是我原来已经做的。并非宣布我是最好的!而是启迪出:诗歌可以是这样子的啊!
  我他娘比那人高多了我靠我怎么现在才明白啊!读我的诗是叫人对更好活着更好感受这个世界的,不是叫人生出一堆“干净纯洁美好不容污染”啊。
  
  我要泥沙俱下。
  我是河流。
  
  我比那个人,有力量多啦!居然被一顿骂发现这个。悲哀啊哈哈哈哈哈
  
  
  我的贴,从来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因为我从没认为我自己开贴是自己的。我坚信帖子有自己的命运。谁来共此命运,怎么个共法,我都是开放性的。这个是很前卫,还是……这个不是竹林的气质么?
  
  
  唉。
  搞不懂为什么人会守住什么东西。一点也不懂。这个世界真正拥有什么东西的标志,就是你可以给别人这个东西。你都不给说明你没有嘛!这些人不懂吗???
  我由此确知,那个贴有的不是干净。而是青苔与地苔藓的味道。
  我恐怕这是书话的老而腐朽味道。
  
  
  哦。那我还等什么。
  该做的已经做完。我也该清醒了吧??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03:29:16
  
  
  我那么难说服自己的,就是承认自己比他们高明。这件他们熟练做的事情,我做这么难。
  这么难。我都笑了。
  我要为承认自己比那么一堆文化人知识人优秀,感到不愿意。
  
  
  【他在一些当时有名或无名的艺术家之中徘徊良久,试图寻找朋友。在他企图学习的那些人当中,却没有一个有资格教授他一星半点的。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明白,他的起点已经比那些庸才高了。他只是简单地想,他们比他资格深,混得久,至少经验上是足的。而世界上蠢货博得大名的事情,他不十分清楚。一颗天生为艺术的心里,不存在其他的想法。等他有天被他们奚落够了,才悲伤地发现,不是他并非他们一伙的。倒是他们不是他一伙的而已。“你自己是一类”,他忽然想起有人说过。于是,他就离开了集体,自己立了个门类。那一刻,他并不知道,他终于可以是他所期望那么久的,艺术家了。因为,人类长长久久的历史里,有无数的人也这么做过。他们走出群体,望着头顶上的夜空,毅然地走出去。他们身后甚至没有留下脚印,让另一个时空的另一个勇敢的孩子能够找到,跟随。从此,他们以孤独为伴,以天地为伴。
  然后,他们终于获得自由。理解这些人是不够的。跟随更没有用。因为没有脚印。
  
  只有你也走出去时。你才与他们一起了。
  你就与他们一起了。
  而正是从走出去的那一刻算来,你才终于不孤独】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10:03:29
  嘻嘻,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从来没能读进去你推荐的诗歌,一首也没。不过我读得进你自己写的,诗歌是不期而遇的山风吧。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2:28:26
  
  阁下使我犯了难。我本来是要隐藏此帖的。那就留着吧。
  阁下喜欢读什么倒是也不要紧的。诗歌揭示了一些东西,可这些东西不是只有诗歌才能揭示出。如果从另外的地方明白,或者已经明白,读我不读我,读诗不读诗。不是问题。
  
  不过写出我的朋友们喜欢读的诗歌,我也是高兴的。
  而大多数情况是,写是一时的一种强迫症行为。实在不能计较后果。艺术创作实在很奇怪的行为。
  咳。命运中有啥是啥吧。我也不想那么多。昨天晚上情绪奇怪。今早好了。心里有力量了。我估计我就是要被打击一下才有这个崭新的心。从来如此。
  
  8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2:52:56
  
  
  昨晚还居然哭了顿。边听《突如其来的爱情》边哭。……我从来没觉得哭不好。只是不要老哭就好。这几天翻出我的小相册看了看,又感到陌生了。这说明前一阶段已经真正过去。
  我的蜕皮程度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太少有的。每每扔下之前的自己往前走。我怀疑这就是我看起来不会老的原因?新陈代谢吐故纳新,我的肌体非常可能是一种特殊类型,或者我的肌体与精神都可能是一种特殊类型。
  
  不管了。奇怪的我的人生。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2:55:32
  
  转一个我回复的贴。我极其喜欢我的这个回复。我怎么都感觉,
  这是我最最喜欢的,那个自己。
  
  
  
  
  
  
  
  今天在田野里走了走。在一丛美丽的茅草边停留
  听风吹过他们的声音
  不同
  
  在半山腰的一棵树下坐了很久
  问了问走过对面山腰的那朵云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2:56:59
  
  我是有多喜欢无有啊。天
  怎么会有一个衣服品牌完全地表达出了“我自己”?这与爱情一样,
  
  不可思议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3:54:35
  
  我的不开心过去了。大家可以散了。
  看球去吧。哈哈哈。很想念我的红裙子喔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15:48:28
  它现在叫阁上。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6 16:24:57
  无汤有什么好的诗歌推荐呢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16:27:10
  m,看来好诗歌不重要,重要的是推荐的人。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9:08:50
  
  哈哈。子恢你真能逗我笑。笑字真的会笑耶
  
  chinesepoe ,我很早有个推荐贴在散文天下。你可以看下。虽然我现在很多观点已经改变,但那贴还是有很多不错的东西。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6/1/167794.shtml
  
  书话对于我。结束了。与书话有关的一切,埋葬。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9:23:17
  
  刚才去书话看一眼。现在打开那论坛我都有生理反应,想吐。
  今天我会早点睡。明天早起。我是清晨之物,非午夜。
  
  
  呵呵。还记得吗子恢。以前有几次我大清早写博客居然被你发觉,好惊讶。因为我一直觉得你睡得很晚,没预料你醒得那么早。
  回想起去年春天夏天的几首诗歌,骑鲸渡海什么的。还有题TIJUCA湖啊什么的。哈哈哈哈。好神奇喔。对了告诉你子恢,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前男送的IPOD在大脚时宿舍失窃丢失。我倒一点没感觉吧。就是一直当移动硬盘用的,所有照片资料丢失。
  而我是那么不看重什么照片的人。丢了就丢了。我居然也就这么了,谁都没说,甚至没有告知青旅方面。舍得到我这境界。嘻嘻。现在大包里的东西,最宝贝的就是夏河大披肩了,还有给了叶老一半还有一半的松香。不过所有的衣物都宝贝,因为是最精简下来的。
  
  状态渐渐恢复。我指心里和脑袋里的那种力的感觉。你懂的。
  书话一役,我几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昨天那两条站短其实是来救我命的。感谢上天啊。
  和你们说话,我平静。
  这样最好吧。
  
  :)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19:27:40
  书话对于我。结束了。与书话有关的一切,埋葬。
  -----------------------------------------------
  这话得翻译下,才能看懂:
  春天对于我。结束了。与春天有关的一切,埋葬。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9:37:23
  
  
  这50天,好像在那也发了三组诗歌。也算一个时期。在一种非常状态下锻炼出我的某些观念表达。而我特别累,在那里。总觉得什么掐我脖子似的。
  重看闹闹的天枰本周物语。【天秤奇招百出的一周。着眼点高,火中取栗,不动声色的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看似跳耀却乱中有序,屡建奇功,在逆境中博得头采。工作上矛盾不断,危机四伏,需要有隐忍的大智慧与反射的小聪明。所幸都能用强悍的意志力取得最后的胜利,权与利实至名归。财运中平,人际交往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爱情是一杯咖啡的奇遇记。】惊喜你脑袋噢。我真的好累。火中取栗你妹,我只想抱着大棉被睡觉。
  
  
  子恢,这是你的。嘻嘻
  【射手作用大展的一周。以小博大,有舍有得。有新机会崭露但是否可以把握还不得而知,本周的重点应该是尽兴的展现自己的个人风格,无论对工作对爱情都应该充满自信,做自己就对了。财务稳定,一直考虑中的投资意向本周有明确出路,健康继续走低。爱情小桃花不断的一周。】我最喜欢看你的爱情这项,每次看我都捂着嘴笑半天。哈哈哈哈哈
  看来这周你闺女好喜欢你。嘎嘎。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9:44:13
  
  
  回到橘园我真的安宁多了。
  就像回到海口的那个我的小园子。
  
  深深
  深
  呼
  吸
  
  昨天曾回去看自己写的诗,《致你》……膛目结舌,我以前真是有才华。要么就是在一个写的状态里。我真的被自己的诗逗笑了。真的,太可爱啦那时的自己。《诗歌三首》是我在书话发的第一个诗歌贴,是我去北京前夕,在一个早上一鼓作气地写下的三首比较不短的诗。质量不低呢。
  咳。奇迹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6 19:45:55
  
  我下啦。
  改天聊。
  睡觉去。我居然好几天没怎么好好睡了。88
  你看球吧。嘻嘻。
  
  夜风微凉,澜沧江,不紧张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20:28:05
  哈,八卦还是将为的准。
  
  诗歌需要一个成长得过程吧,有的春花秋实,有的一世飘零,有的则要千百年才能长成。诗歌写出来的时候,只能算是出生。哈哈,无汤的宝贝真多啊,都长大不少了。恩,诗歌是活出来的。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6 20:34:50
  厄,成长最。。。睡觉最重要。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6 22:06:45
  夜风微凉,澜沧江,不紧张
  笑,呵呵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07:46:16
  
  大清早听《东京爱情故事》。很喜欢这旋律。日语的优美第一次领会。
  很多事情,好好睡一觉就过去了。
  
  chinesepoe 。呵呵。私下里我多么希望您是女士,就像当初我一心把江南有紫衣当女性那样。而我忘记了件事,书话男性是占绝大比例的。编辑教师之类居多。
  没劲。不是说您。
  
  
  子恢你说的诗歌生长期不同。我想起我最爱的《春江花月夜》,当我去年拿一本乐府的书看到此诗也收入,我马上明白这不是张若虚本人完成的。这首诗歌质量过高过于磅礴海纳,非一人之力可达。如果做比,这是汉语的《格萨尔王》。史诗气质的。这是千百代的民族记忆与诉说。最后假借一人之手是可能的。
  从第一句,我的舌尖就卷走了我全部的心。全诗如同一江,万河,静时月镜,汹涌时情感磅礴不息。最后收得,心折。这是古诗作品里我最最喜欢的吧。
  
  这首东京爱情故事也真好听。旋律真是美极了。高潮部分几乎击中所有人。
  这世界真好的,有如此艺术替我们说出我们都不知道的那个自己。
  艺术家,情人的干活啊。
  哈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08:34:27
  
  我自己倒把我的散文天下的诗歌推荐贴看了一遍。
  ……这是我写的嘛。写得怎么这么好啊。句子紧凑漂亮,思想装在它该在剑鞘里。哎。长叹。那些所有之前的自己,请回来吧请回到我的身上来吧,我比他们还爱你。
  
  2009年10月,我的情形(和那几年的其他情形)一样,不太好。我所经历过的日子叫天涯飘零没有夸张。我记得那时我的情形,就那样,我写下诗篇与诗歌推荐,质量之高,根本要叫我相信家国不幸诗人幸这种屁话。
  
  等我慢慢平复,我的诗歌中的激情也随之消亡。我安静,句子们也停歇下来。我终于能写下云南组曲,这叫人唱吟的东西。其实我的推荐继续在三组诗歌贴里,就是比较分散。主要好像有马骅《雪山组曲》,韩博《借深心》,陈先发《写碑之心》。
  其中我对《借深心》有极大的兴趣。以后有机会要找书来细读。我感觉这里面有我很陌生的东西,新鲜。我一定要搞懂它。
  
  
  
  要出去散步了。虽然今天天阴。大家88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0:38:10
  這個,我是男性,也是教師。。。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0:56:17
  歎,讀詩的時候總覺得我是不該活著而又苟活在這個世上的,那麼多應該長存於世的新鮮生命都已先逝。剛才看巴列霍的時候正好手機音樂放到了穆索爾斯基的《牛車》,我頓時受不了了。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1:04:54
  歎,讀詩的時候我就覺得我是不該活著而苟活於世的,那麼多應該長存於世的新鮮生命都已先逝。剛才在讀巴列霍的時候手機音樂正好放到了穆索爾斯基的《牛車》,我頓時受不了了。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2:43:14
  
  哎男教师同志,您是海峡对岸的啊?繁体呢。
  我说什么来着,男才子易伤感啊。这个不行啊,看个诗篇就要死要活的。不过您还听穆索尔斯基,啧啧。我不太喜欢男才子的原因就是没事都能伤感半天。不健康啊。你看蒲松龄,大半夜伤感起来,写了一堆女鬼死活爱书生,YIYIN啊。
  我就喜欢画家啦工程师啦厨子啦做小买卖的啦补鞋的啦要饭的啦,等等男同胞。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性感啊。
  我建议您种树。您只要去种树,保准什么病都好了。
  
  刚到田野里走了下。故有此建议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3:21:00
  呵呵,繁體純屬個人喜好,幫忙認字的(其實起因是因為玩台灣的遊戲)。田野很好,我天天去江邊走走,很好。傷感好啊,卡塔西斯麼,完了還是活蹦亂跳的,不妨礙的。人家蒲老先生寫了一堆女鬼書生,人家其實在一旁偷笑呢。
  不過說到認真工作,我還真不是認真工作的人。。。我喜歡偷懶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7 13:30:23
  m,俺也喜欢偷懒,但俺不偷懒。
  
  想起大风为自己写的墓志铭,大意是:
  这个人,满怀邪恶,度过了善良的一生。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3:32:38
  我是邪惡的,我有罪,我很早就認識到了,尤其是從事著摧殘祖國花朵的職業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3:34:31
  
  偷懒的男人,拉出去剁了!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7 13:37:55
  剁完再拉回来,问问他,还偷不偷懒?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3:38:46
  
  问问狗,好不好吃啊?偷懒的味道?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7 13:48:08
  汪汪汪!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3:51:59
  
  可怜一孩子,到橘林来没两天就被吃了。
  
  有、妖、怪,啊!!!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5:09:59
  唐僧又来了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5:36:40
  
  这贴的点击率怎么到120了?谁病了?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7 16:30:51
  蜈蚣精啊~
作者 :chinesepoe 时间:2012-06-17 16:33:31
  蜈蚣精爪子多,点一下等于好几下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6:37:28
  
  
  ……二位蒲松龄点好不?搞出西游记了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17 16:47:40
  这位m兄,多愁善感,却也能视无汤脾气若等闲,就此一点,向语文老师致敬!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17 16:49:08
  
  啊哦呃,波泼墨,
作者 :将为人父 时间:2012-06-22 17:32:39
  鬼精鬼精回复啊!
作者 :子恢 时间:2012-06-24 10:26:34
  语文老师最重要。
作者 :尘埃落定1211 时间:2012-06-26 20:04:35
  我  突然  开始崇拜你了,不知   是为什么,总之是喜欢上你的思想了、、、、、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26 22:33:06
  
  尘埃落定啊。一定要稳住。不能这么轻易就崇啊拜的。
  在散文天下的一场事故中结识你(们),我觉得很有趣。有缘吧。但很羞愧,我的橘园是和朋友胡说八道的地方,不要当真好吗。
  
  欢迎你们来玩。橘园没有禁忌。我有时很凶。但不是真的凶。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6-27 10:31:57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6/1/230573.shtml
  作者:眉山周闻道 回复日期:2012-06-27 08:09:35  回复
      和尚的贴以禅的视角,讥诮活泼的语言,阐释了人生一些道理,受到许多网友的喜爱。散版欢迎这样的贴子。经与天涯主管沟通,我以首版名义对此贴再解封。楚些兄是传道授业的,当应懂得规矩。
      以最大的宽容与包容,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不仅是网站应有的姿态,也是社会文明和个人修养状况的体现。中国受“左”的伤害太多,我们不能在散版这个小小的园地再“左”。
      为了散版,希望楚些兄理解。
  
  
  看来昨天晚上教你们的投诉有效?总之是惊喜。这场事故,就是叫我认识了你(们)。总之帖子解封。散文天下首版的措词极为锋利,左倾思想啊。
  同胞们,你们完胜。哈哈。
作者 :榜眼张 时间:2012-06-27 22:20:39
  <<东京爱情故事>>最后一集当年不敢看,周游了半天,情绪稳了又看,很喜欢铃木保奈美。
  
  发现,这里有人愿意施虐,有人愿意受虐,有趣的紧。我是打酱油的。昨天打球,那小子居然能扣篮,我飞身防守,如黄继光或董存瑞,结果,我腰扭了,做不了草莽了。准备小酌,和两位兰友讨论心经随喜。
作者 :江南有紫衣 时间:2012-07-01 07:45:29
  @无汤不饱
  
  这部分给你,是我最近读书的摘录(具体可见我的新帖之后将引用)。看看,聂鲁达在我们出生的年纪,就回答了我们前一阵关于诗歌的很多疑问,比如读者问题,比如其他。
  
  有些评论家像葫芦科攀援植物,伸出茎和卷须寻找最时髦的气息,生怕失去它。但是他们的根仍然浸泡在过去的时光里。
  
  作为积极的诗人,我同自己的骄傲作斗争。
  
  你若觉得我的话很自负,那你是对的。
  
  于是大写的诗得到了尊重。不仅是诗,连诗人也赢得了尊敬;所有的诗和所有的诗人都是如此。
  
  
  不是现实主义者的诗人没有活力。但是,仅仅是现实主义者的诗人,同样缺乏活力。纯粹无理性的诗人,只能被他自己和爱慕他的人所理解,这种情况相当可悲。仅仅是理性主义者的诗人,连蠢驴都能理解,这也十分可悲。诗的方程式既没有数值的概念,也没有上帝或魔鬼所谕示的成分;相反,这两位极重要的人物在诗歌内部展开一场斗争,在这场斗争中一会儿此方得胜,一会儿彼方得胜,不过,诗歌绝不会吃败仗。
  
  诗的手艺显然正在被滥用。初出茅庐的男女诗人纷纷出笼,以致一时间人人都似乎成了诗人,而读者却渐渐消失了。有朝一日我们为了寻觅读者,将不得不骑着骆驼穿过沙漠去远征,或是乘着宇宙飞船在空中巡航。
  
  
  怎么样,这些句子有意思吧。老聂写这些的时候是1972年左右,离死亡大概还有一年多时间。看到了你上面探讨的记录,我很感动。并复。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01 08:05:45
  
  呵呵紫衣。你还真是我的汤粉,我的男闺蜜。追我都追到这了。这基本是我不太会真的离开的地盘吧。你是我在书话认识的所有人里头,最最可爱的一个。所以我觉得做我的男闺蜜,你不但配得上,还合适。你居然有股子很清澈的东西,在奔四的年纪里。
  ……也许,我自己清澈。凤栖梧:)
  
  紫衣,聂鲁达我是09年夏天,在海口买到一本花城出的赵振江翻译,主编的聂鲁达集,如遭雷击。也就是说09年,我34岁时,我才真正读到聂鲁达。准确说叫遇见。而我是07年底,32岁开始写诗的。你知道。
  我对聂鲁达的理解程度,大概在许多许多人之上。虽然我并没有读过你说的这些,应该在他的回忆录《我承认,我历尽沧桑》(这书名着实欠揍不是)里。可我不陌生。关于聂鲁达的一切我都不会感到陌生了。这个人,已经融到我的血液中——
  曾有很少的写字的人,作家,进入我的生命。王小波算一个。聂鲁达算一个。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01 08:14:48
  
  而对于诗歌,说什么都基本我熟悉,无论我有未听过。我都熟悉。比如说关于评论家,以及读者。我在诗歌上的天份,有时我觉得和那些神启唱诗的格萨尔王传承人有一点像——我确实感到,我被诗歌这尊神(如果有)扔了点什么在脑袋里。这不是我的天份,仅仅是我的运气。它选我一定是偶然。所以我的自负里没有特别严重的傲慢。我挟诗自重,但未必有真正的轻慢。
  
  我在诗歌,乃至艺术上的发言,具体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我不把这确认为天份(老天塞进来的),我就不算客观。这世界上有东西是学来的,而我这些不是。真不是。有人学而知之,有人生而知之。几年前有人对我说过我是生而知之的,基本我同意。这不是自夸。事实如此而已。
  诗人最初是巫。而我是还能单纯保持这个身份的现代无数诗人中的比较特别的一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诗人该有多少种就有多少种。但你会发现这个角色决定了我的很多立场。呵呵。我的这个身份使我对远古以及神话世界有很多兴趣。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01 08:28:09
  
  理解聂鲁达,必须理解南美的历史与现实,理解南美特殊的文化界。呵呵。文化在整个南美,尤其是诗人享有极其高的荣誉。所以聂鲁达所受到的热爱,不是我们东方民族,尤其这百年来扭曲挣扎的中国人能想象的。这么说吧,就我这水准,这姿色,在南美得每天多少男人女人在我门前献花,疯狂追慕的。呵呵。整个文化界估计都得在我的石榴裙下啊。我这么说不是自夸,是说一种文化。比如东方女人在法国会受到极其大的爱慕,一般姿色的中国女子在巴黎会被人追死。一个是国外表达情感非常直接广泛,一个是法国人天生对东方有情结。我这眉眼与身体长的,我都知道我到那多么多么“迷人”。呵呵。
  我在上海奥美工作时,我们公司楼上就自有一个小吧。我的加拿大老板在我加班时,有时会帮我买杯红酒。那个吧是一个智利胖子主持的吧,每次他看我我都觉得爱我爱得不行了!当然,他看谁都那样就是。嘻嘻。
  
  南美是一种特殊现实。我在理解了之后,完全理解了其人民,以及文化,包括我还没有真正去过,未曾了解的所有其他。我很高兴你来跟我讲聂鲁达。之前书话前版主DDROSE曾说聂鲁达是写情诗写的好而已,风流才子之类。呵呵,整个南美大陆都热爱的胖子,情诗写的是不错。但如果他未曾为整个南美的解放事业发言(这是南美文化界的惯例,和我们明哲保身之类不同),他所受到的爱戴就见了鬼。解读聂鲁达的深度,非常能够看出一个中国人在情感的领域能达到的境界——
  南美,是一块太太太宽广,太太太苦难的大陆了。与我也挚爱的东欧文学那种含笑之泪不同,这里大喜大悲,大俗大雅,什么都是大的,最大的。
  
  理解聂鲁达,得大。这是没办法。这胖子也太大条只了。哈哈!
  我也许不久回上海。一定要见面。搂你,男闺蜜。啊哈哈
  
  今早真高兴
楼主无汤不饱 时间:2012-07-01 08:54:33
  
  关于艺术批评。我看了一眼书话的贴《点评肉唐僧<关于艺术评论说两句>》,就知道说的外行话。我不知道我的审美能力哪里来的,但我知道,很多就艺术,作品发言的东西,不论它是何等高人所写写了多少用了怎样时髦的理论和术语,我就知道外行。总之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外行说话。
  
  我在自己的天亮贴里表明过我对艺术评论的追求方式,以及我自身的艺术批评展示。有个能力我自己也觉得纳闷。我远非任何科班出身几乎未有系统学过任何文艺批评理论。可我说的话总是比那些的人好,一语中的,连说话方式本身(修辞)都是很厉害的。
  ——紫衣。实际上,我自己知道,对任何艺术家,我可以登堂入室。:)。这是理解能力,也是水平匹配能力。
  
  我要我的水平高到不是博士教授来夸我,而是我的贴云集一堆普通看客。这就是聂鲁达做到的,他的诗歌不但文化界,在整个南美家喻户晓。人民的诗人。我的野心不是获得任何奖(当然我也要,我和有名有利没仇啊),但我最高的野心是获取人心之杯。这个杯,可是李白们才能做到的。只要汉语不死,李白们就永远活着。有什么比这个杯厉害:)
  
  写碑之心。
  写杯之心。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