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方文山北大演讲-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8 09:41:50 点击:1864 回复:5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亮亮从德国发来下文: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小灰答复:没有质感的民族不是中华民族
  
  <原文>
  方文山北大演讲: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很高兴来到北京大学和各位同学进行这场文化上的交流与经验的分享。我今天所要演讲的题目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我在这里所指的民族,不是别人,就是我们华人自己。而华人一词的称谓泛指包括内地、台湾、香港、星马、与东南亚一带的传统华侨,以及美加地区的华裔新移民等。
  我想可能很多同学都已注意到,我写了很多所谓“中国风”的歌词作品,譬如《娘子》、《双截棍》、《爷爷泡的茶》、《东风破》,还有最近的《菊花台》、《千里之外》等。其实这些歌词中浓厚的古诗词韵味并不是偶然间产生的,作品是最能够反映一个人的价值观跟性格的。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民族意识很重的人,长期性的关注跟民族、传统、与文化相关联的议题。当我这种文化意识跟音乐相结合起来时,就自然而然的孕育出所谓“中国风”的歌词,这是首先跟大家解释为何我会创作出如此倾向的作品。 现在开始进入我们的主题。我长期以来观察到一个现象,那就是,我认为我们华人并不是一个很有“质感”的民族。所谓的“质感”指的就是一个东西的材质、与它外观上的美学设计,及其整体的精致度。我们会喜欢买一些价钱偏高的名牌包,譬如LV、Gucci等,是因为直觉的就喜欢那些名牌所代表的价值与品味。一般人总是很自然的会去追求名牌衣饰的质感,但却忽略了买此类商品的人,其本身却往往没有什么质感。我对台湾比较熟,所以现主要以我在台湾所观察到的现象举例。像一些在北市闹区逛街的年轻女生,很多时候的穿着并不是很协调:她可能上身套一件优雅的洋装,下半身却穿着嘻哈风的牛仔裤,然后脚上硬生生的一双廉价的夹趾拖鞋。当然此类的造型,某些时候美其名为混搭,问题是,大部份的人都搭配的很没有风格。常常自己的穿着品味的调性并不具备一致性,没有基本的美学素养,但却盲目地去追求名牌,这是精神错乱式的荒谬。大部份的消费者在挑选商品时,都懂得会去追求衣服、皮包、汽车等物品的质感。因为美的东西其价值是有共通性的,没有人不喜欢美的东西。但大家在拼命追求商品外在质感的同时,却常常忽略了自身对穿着打扮很基本的美学素养,变成需借助与依赖这些名牌的材质去衬托自己的行情。
  举例来说,以台湾人对婚嫁与丧礼等此类人生大事的态度来看,台湾人对美的基本尊重,便已严重的不及格。那是个应该要很庄严的场合,但来参加的来宾中通常都一定会有人直接就穿夹趾拖鞋或是汗衫来。不管是尊重已往生的死者,或对婚礼上正沐浴喜悦中的男女双方而言,穿载整齐是合乎礼的一个最起码的要求,但大多数的人却不这么严肃看待。我们再观看时下流行音乐的MTV,或是正在热门档期中的国片,如果你有心观察的话你会发现,明明就是华人的电影、华人的歌手,但只要有婚礼或葬礼出现的场景就一定是西式的,因为大家都觉得西式丧礼比较肃穆,而西式的婚礼的确也比较浪漫。要拍唯美的婚礼就一定上教堂,尽管男女主角并不是基督徒。难道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西式的婚丧形式比较有美,比较适合戏剧上的表现吗?台湾很多电影和MV的场景,都喜欢用西式的婚礼和葬礼去呈现。莫非因为华人的婚礼的形式比较吵杂、丧礼的仪式比较低俗?所以比较不适合表现在强调美学构图,与故事张力的戏剧上!?
  现再以城市为例来说明,不禁要问为何大多数华人居住的地区都不是很有质感。城市建筑是国家形象最具体的象征。但在台北市,据我所知,大楼外观的建筑形式与色彩调性从来就没有被规范过。市区街上,每个店面的装潢都很有特色,看的出有某种美学的追求,都可以被独栋独店的欣赏。但你只要把镜头一拉开,一扩大,用较大的视野全方位的去看整条街、整个城市的轮廓,你就会发现根本就杂乱无章,城市基调混乱,房子盖的毫无章法。一个城市的建筑反映了一个民族的质感。有质感的东西是可以深入骨髓的,那是文化底蕴浓稠度的一种展现。当你犹如追星族去追求昂贵的舶来品时,实际上正是以某种自卑的心态去追求你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一种心理上的反差与补偿心理。而台北就像个浓妆艳抹下的模特儿,急于讨好国际上的眼光,却根本就已模糊了自己原本的面貌,完全没有了自己的风格。
  台湾的一些老旧建筑,比如传统的四合院、日据时期留下的官舍等。这些建筑如果屋瓦毁损了,一般就用很简单很便宜的铁片去搭盖。很少有人会按原先建筑的形式,用原来的建材、风格去修复,这其实就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漠视,因为从没有人认为恢复古厝的外观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也几乎没人实际这么做。四年前当我初次来北京时,我发现北京很多胡同、四合院都在拆,因为要迎接奥运。那时候我和出版社的人去那些待拆的胡同捡拾门牌,比如刻有“某某胡同”的门牌,我喜欢那种带着旧时记忆象征性的小东西。虽然知道拆掉那些老旧胡同是为了整个城市建设的需要,可我心里还是觉得很可惜。因为“胡同”是北京的城市建筑的象征,也是一种有形的文化资产。当观光客来到上海、香港、台北,北京等华人聚集的城市闹区时,只要不把镜头对准那些具有象征性的地标,你根本就分不清楚你现在位于哪个城市,因为它门所有建筑结构都是西式的,所有的大楼都是玻璃帷幕,或钢骨结构,每个城市的景观都很像。上述那些城市都只有林立的建筑而没有城市文化。胡同是北京的一种象征,外地人来北京看到胡同会感受到一种文化的具体表现。当然,不拆这些胡同也无法大幅度地去建设或改进交通,这也是两难。其实刚开始我老觉得那些旧建筑拆了可惜,但后来发现如果不拆,它整体看起来也是破破旧旧的,散发一种家道中落破败的感觉,一个衰弱的王朝的象征,外观老旧斑驳,也并不是那么吸引人。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是我们传统的建筑形式根本就不适合现代生活的需要吗?
  我小时候看过一些欧洲小镇的风景明信片,当时以为那只是为了拍照印刷好看,而特地去找来很罕见的景致,目的也只是为了让画面更赏心悦目。一直到后来才知道风景明信片里的村庄是真的都有人居住,那不是欧洲版的中影文化城、他们是一整个村庄、一整个城市,甚至整个国家的风景都是如此的美。我以为明信片上美丽的风景只是在取景时回避掉某些角度,只单拍这个景(比如一座古堡、一段城墙),就像美编过的电影海报一样。后来看了一些在欧洲取景的电影,藉由镜头360度的回转,发现他们是整座村庄、整个城市都是一种统一的色调与建筑风格。台湾的老建筑通常只是得到“点”的保留。所谓的“点”就是一栋独立的建筑物被评为三级古迹,但附近就只有它孤零零的一栋古迹而已,在它旁边很可能是一栋钢筋水泥的玻璃帷幕大楼。古迹旁边的景观视野通常并没有被重视与限建。所以对古迹的保护,很难形成一条线、一个面。当然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台湾根本也没有年代久远且数量庞大到能够让人连成一条街的古建筑群,更别说能够形成一个像村镇一样面积的古城区,这是做梦都不会发生的事。
  欧洲有很多中世纪的古建筑,它数量庞大到轻易就能连成一条街,以及一个构成一个村庄。欧洲对于城市建筑的外在色调,很重视其一致性,在盖新的建筑时,会考虑到建物本身与周遭环境的配合,譬如建物外观的颜色、风格,不能太突兀。整个城市的规划和外形是一致的。像捷克首都布拉格的城市基本调性,就是红瓦、白墙,整齐的天际线,犹如童话世界一般。而同样都是老建筑,北京胡同的高度却都只有一楼高,就算不拆,外观上也很低矮,不会很新颖。北京胡同的基调就是灰色的,屋顶的瓦与墙上的砖都是同一种色调,一种保守而没有生气的“灰”。
  一个民族美学的素养与人的质感是反映在各个方面的。在台湾,有些人就直接在路边摊上狼吞虎咽的吃起东西。你说这是风土人情也罢,说是生活习惯也行,但在路边摊翘起二郎腿来吃东西,而旁边就有人在洗碗筷。其实既不卫生也不美观。但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无所谓,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劲。问题是,如此一来,街道就像是工寮,整个城市的景观就被破坏了。还有很多民众家里私人的装潢空间都很讲究设计感,布置的很漂亮,但只要一出了门,到了公有地,就不再会去关心周遭环境的景观。那种心态好像只要是公众的利益,大家就默不关心,自私的心态赤裸裸的显露无遗。这现象好像还不只有台北会发生,香港、上海,以及北京等地,居民的心态与状况也没有改善到哪里去。大部分人不会去在意城市整体景观的维护与协调,甚至花一点时间做环保义工都不愿意,但对于私人住宅,花再多钱装潢都毫不心软。  
  其实美学的鉴赏是需要从小到大一点一滴的教育,向下扎根,慢慢培养。这种公民意识的形成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蕴酿,养成一整个民族的素质则更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对我而言,出国旅游是投资报酬率最高的行为,尤其是到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的欧洲国家。因为他们整个民族花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时间建立起来的文明,你可能只需一、二万人民币就能浏览他们细心维护下的城市景观,那其实是很震摄人心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布拉格的捷克守军为了维护古城的完整,宁愿选择投降,也不忍先人所耗费心力所建立的城市文明成为瓦砾。而几乎在同一时间,远在东方的中国,在抗战时期却做了完全不同的选择。当时湖南长沙聚集了许多战备物资,国民党为避免日军掠夺这些物资,但又不想浪费一兵一卒去守城,折损自己部队的战力。不待日军进攻,竟自行纵火焚烧整座长沙古城,引发中外著名的《文夕大火》。一个屹立数百年古色古香的长沙城就这样瞬间化为灰尘。当政者就为了保存自己的军力,还有所谓的面子,竟可毫不顾及历代祖先辛苦营建的心血。反观捷克的守军,宁愿当代的自己受辱投降,也不愿历代祖先的心血化为乌有。两相对比之下,不禁令人感概万分。完全不同文化背景所熏陶下的民族,对自身文化遗产的态度,及其所下的决定迥然不同, 当然命运也就不一样。
  我们的城市规划主要还是以建设、商业为目的去进行。台湾的老旧建筑汰旧换新的速度很快,现举台湾特有的“眷村”为例。所谓“眷村”就是当初跟国民党部队撤退到台湾去的那些军人与眷属所住的地方,其村落设置的地点遍布台湾各地。但政府从来就不认为那些眷村有保留的价值,因为它实际上也就四、五十年的历史,因为要百年以上的建物才够资格被认定为古迹。但如果现在连这种四、五十年的建物都不设法保留而一律拆毁的话,那到底台湾要怎么累积百年以上的建物呢?“眷村”它代表的是一个族群(外省人)共同的生活记忆。台湾的政府就是如此的不尊重住民的历史记忆,这是一个可以用来衡量为政者到底有没有“文化质感”的一个指标。
  有外国人说,台北是一个最没有自己风格与气质的城市。在台湾,任何人长大后回到十几二十年前的家乡,几乎都已找不到儿时的记忆空间,因为改建的速度很快。可能小时候看过的树、走过的桥、和邻居小孩玩耍的树林全部都因为改建而消失,几乎再也找不到共同记忆,因为共同记忆都被拆光了。建筑物本身所代表的历史记忆不被认为是有意义的。你能够想够想象你儿时生活过的地方,游戏过的公园、住过的小巷、吃过的小馆子,这些生活记忆十几二十年后都彻底的消失是个怎样的状况吗?而台湾每天都在重复一样的戏码,拆了又盖,盖了又拆。我想北京现阶段为了迎接奥运,老旧建筑拆得很快。
  在台湾,传统节日时很多人会来参加庙会的活动,比如迎神赛会、舞龙舞狮,但他们的穿著却很奇怪:上面的传统服装可能是唐衫或道袍,下面却是牛仔裤甚至是拖鞋。他没有意识到一个小细节的维护就是对传统的尊重。但这也不是台湾独有的现象,我透过报章杂志、与网络信息的了解,也很少看到内地有哪个城市的居民会集体在那个传统节日穿着传统服装出来一起庆祝。国外比如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传统节庆,整个小镇的居民都会不约而同自发性的穿载起传统服装,那画面很令人感动。
  现在大家拼命在讲全球化,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出国旅游什么最吸引你?就是那迥然不同的文化差异。去印度,看到印度教的僧侣在冥想;去西班牙,看到他们在斗牛;去南美洲感受桑巴舞;去日本看他们传统的樱花祭,就是那股异国的情调与神秘感在吸引着我们。如果全世界的建筑都盖一模一样,所有的人穿着打扮也都一个样,饮食、庆典、风土民情也不再有各自的特色,那其实已经没有观光的必要了,因为去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所以就我的认知,全球化应该指的是经贸方面的交流,而绝对不应该是文化上的统一。
  台湾很多歌手都喜欢去国外拍MV,比如意大利的罗马、日本的北海道,拍出来都很宏伟、精致与耐看。但我却没有发现过有外国歌手的MV来台湾取景。因为我们的市容不整齐,整个镜头一拉开,这边可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那边可能是四合院,景观的调性很不一致。我去了好几趟日本,日本人对传统聚落的维持一直很用心保存的良好,去那取景所拍出来的MV也很耐看。最讽刺的就是,比如青岛的租界区、上海的十里洋场了。这些曾被殖民者占据过的地方,都反而留下了为数不少而且很有质感的西式建筑。青岛这城市的天际线、上海外滩上林立的大楼都很漂亮。这不免有些讽刺,怎么那些占领时期所留下的建筑都保存得这么好?甚至已变成这些城市建筑里最美的元素。那我们是否应该感谢曾被占领过呢?否则那里来这么好的建筑艺术。   
  前一阵子我去北京王府井闲逛时看到一个外国教堂,教会对教堂的建筑外观通常都很讲究的,那整个教堂就维持的就很好。因为王府井的整条街都是近代才兴建起的西式办公大楼,看不到任何一栋有传统风格的中式建筑。虽然王府井号称是北京最古老的一条商业街,但我所看到最古老的建筑,却是那座外国教堂。除非有人告诉我这是曾经是清朝的最热闹的商业街,否则我根本就完全看不出来那里曾是所谓的百年老街。台湾状况也是如此,日本占领时期留下了很多漂亮的巴洛克建筑,台湾的一些重要的政府机关都还一直沿用这些建筑。这问题跟上海外滩一样都很反讽,台北市最精致的建筑元素也都是当初的占领者所留下来的。大家有没有想过到底问题出在那呢?莫非中式的古建筑不大气,建筑的格局与形式无法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   
  就我的认知,新加坡可能是一个特外,它是一个由移民的华人所成立的国家,国家本身的历史不长但他们却很重视自己的传统文化,有些旧式的建筑保存得很好,他们认为那是国家的象征,甚至是观光旅游的资源。而且新加坡人大概是所有的华人中最守法的,其国民的法治观念很强,整体而言,素质较高。  
  常常我们旅游到了欧洲国家,你会发现他们都很注重与维护自己传统建筑的外观,当地住民也很重视自己独特的节庆。常在传统节日穿戴起自己国家的民族服装,整条街道、整个村庄的人都盛装出席。这点是自诩为文明古国的我们所不及的。我很少,甚至可说没有见过在什么中秋或端午节等传统节日看见我们华人会整个村庄的人特地穿着传统服饰去庆祝。我今天所谈到的都是一些自己的观察和心得,并非严谨的学术调查,因为我想认真的调查起来或许问题更严重。这些发生在你我身边随时随地都在上演的文化现象,各位同学不妨偶尔静下心来观察,绝对会让你有完全不一样的体悟。我一向很关注这些文化现象,有自己所坚持的价值观。后来我的文字因缘际会的跟杰伦的音乐相结合,所以才创作出那么多“中国风”的歌曲来,并且很荣幸的得到了许多人的肯定与喜爱。
  讲到质感的问题,在这里不得不提到日本这个国家。日本人很奇怪,他对中国人一直有种崇古蔑今的心态。他们极度崇拜古代的中国,像《西游记》、《封神榜》、《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典故,他们都很熟悉,甚至比中国内地的一些少数民族都还要熟悉。他们不仅崇拜而且还继承下了一些中华文化。比如日本的小学生到现在还有书道比赛,国家也很重视书法这项传统,也并不认为这是外国的东西。如果到东京街头,随便找个路人问他们关羽、张飞、孔子、孙悟空等,他们都知道是谁,甚至已经将他们吸收进自己文化里,并且消化成电动玩具、漫画等等。   
  我去过日本,发现他们对美学设计是很讲究的,整个城市里的居民穿着打扮都有很自己的风格,也就是有型。街道很干净,连一个排水沟的盖子都有城市的特有标志。整个街道的招牌、店面,都很素雅。他们很重视产品的包装;也很重视古建筑的维护。美学的观念很发达。如果说拿中国文化跟西方文明来强加比较,或许有人会说因为文化的源头不一样,思维本来就会不一样,因为一开始他们的建筑、绘画、音乐等文化的方向就跟我们不一样。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话。那么日本就是最好比较的对象了,一样受儒家学说影响并且在使用汉字的东方人,文化源头的同构型很高。但他们对传统文化却很用心去维系,举凡茶道、剑道、书道、能剧,以及成年礼等,还有相扑。相扑是一个国际运动项目,延续了几千年都不曾中断。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我们去观察、比较的。
  一般而言,电影、MV中如有需要出现婚丧的场景,有需要唯美的画面时,通常剧组都会整队拉去教堂拍摄,或是到充满十字架的墓园取景。就算没有受过正统美学的教育和训练,一般我们人的眼睛都还是会凭直觉分辨出好跟不好,美与不美。每当我看到犹太人逃难的纪录片时,我就深感讶异,五、六十年前犹太人逃难时的穿著,甚至在市区被德军集体遣送时的服装都是很整齐,有一定的素质:男性都穿西装大衣,戴帽子;女性则都会拿个小皮夹,或拎个皮包之类的;也没看到任何一个犹太小孩是打赤脚的。此时他们的身份是难民,但其民族整体表现出来的教育水平,则很令人敬佩与感慨。犹太人是一个很优秀的民族,这个民族出了许许多多几乎与其人口数等量的科学家与艺术家,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是很大。我个人觉得他们是个质感很高的民族。我以前在想为何关于二次大战跟犹太人相关的电影拍不完呢?原来因为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是科学家、艺术家,每个人对美学的追求有基本的素养,整个民族文化的有一定层次的水平,所以这里面很多关于心理层面的故事可以发掘用来拍电影。但关于我们被日军侵略迫害的电影,至今我还没有看到一部很好看、拍的有质感的。我常在反思,到底是因为我们的电影工业不强,还是因为种族的心理层面很肤浅,没有东西可以发掘的?如果你个人不要求与累积身为人的质感,最后极可能就会影响到整体文化份量的累积。  
  举个最极端的例子。假设一百年前有颗陨石从外层空间掉到地球,刚好就落在中国的正中央,整个中华民族从此消失了,但旁边的国家都完全没有被波及。那么回过头来看百年后的今天,现阶段世界上各项的科技文明,与现代化的生活水平都还是会维持着,没有丝毫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我们消失了,整个人类文明倒退一百年。现代文明会不中断的持续,还是一样会发明手机、DV、电话、网络、飞机和汽车等,所有的物质文明一样都不会缺少。因为一百年前,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处于十分衰落的境地,对世界的文明进展并没有太大的贡献。简而言之,假设一百年前中华民族彻底绝灭了,我们来看现在的科技文明,也不会缺少了什么东西。还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都知道,当你学习晋升到某个阶段时都会直接读英文原文书,尤其是医学、数学、物理、化学等领域。也就是摆明了说,近代的汉字文明有其严重的断层,读到某些高等教育时,汉字就完全无用武之地,再也无法提供学习所需的养份了。  
  教育是提升民族质感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如果一个民族不重视现代化的教育,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又缺少认同感,长期以往,教育的资源分配不均,造成本国人民的素质参疵不齐,你可能人口很多,但并没有等量的优秀。当然在座的各位同学无庸置疑的都很优秀,是金字塔顶层出类拔粹的北大学生,但若跟内地庞大的人口数相比,人数还是少的可怜。反观犹太人,犹太人大概是世界上种族质感最高的民族之一了。犹太人虽然颠沛流离,去很多国家都被歧视,受到很多限制,比如不得从事什么工作等,但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反而更努力地去维系与巩固自己的传统文化,对自身民族的文化认同感很强。一个民族一定要对自己文化有很强的认同感,才会塑造出自己的风格,形成自己的美学观,这无形中也带动了国家创意产业的发展。我今天强调的是,如果个人不重视与提升自己的质感,不管是在教育训练、穿着打扮、以及美学设计等各个方面,那么你我这个没有质感的个体,将会像癌症般慢慢的影响它周遭的人事物。最后,影响到一个团体、一个公司、甚至一个城市、一个社会,以及一整个民族。   
  我希望大家先从重视自己本身所谓“华人”的民族气质与质感开始。除了使用与欣赏国际名牌的质感外,同时也要了解那些品牌之所以能够在国际市场屹立不摇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对美学品味的追求从不懈怠。你不能只是为了暴发户式的证明你穿戴得起名牌,但却对自己服装上的褡配品味完全不会,或者根本不协调。名牌在你身上反而呈现出俗艳的质感。例假日时我自己常在台北郊区开车闲逛,眼睛每次总会停留在刚刚惊鸿一瞥路过的日式官舍、闽南式四合院,以及古厝周遭景色调性很一致的风景上。如果你可以在一百年前就展开环绕全球性的自助旅行,那你肯定是很幸福的,因为那时还没有全球化,所有国家的建筑都具备浓厚的本民族特色。譬如你到了越南的河内,看到的就是越式风情;到东京,看到的就是和式建筑;不论去到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他们穿的衣服和城市的建筑都有着很鲜明的本民族特色。这时你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传承自身文化的国家,没有外来的文化杂质,整座城市,不论是传统建筑,人民身上的服饰,其文化的调性都很一致,可以想象那真是一种铺天盖地属于本民族极致美学的画面。
  但现在因为全球化的缘故,所有民族的传统服饰、所有国家的建筑、所有的价值观、所有的美学几乎都被现代化了,也就是所谓的西化,大家都采取同一种标准在看事情。像工厂同一套模具的输出品一样,城市与城市间的建筑,人民与人民间的穿著,格局越来越像,打扮越来越一样。我觉得这真的很可惜,很多不同文化体系的美不见了,很多独特的思维也就会跟着消失了。我们会重视物种的灭绝,假如青蛙、蝴蝶消失了一两个品种,就觉得很可惜。可是对于自己的文化、语言、文字正在快速的消失,我们难道就没有查觉那里不对劲吗?没有任何警觉吗?   
  我一直都很喜欢汉字,尤其是传统的繁体字,是因为汉字是现今世界上唯一的表意文字,其它所有的文字都是拼音文字。不论是从拉丁文衍生出的法文、英文、德文,或是中东世界通用的阿拉伯文,或是我们亚洲近邻的韩文、泰文、以及日本的假名等,这些全都是以字母为发音基楚的拼音文字,地球上现还在通用并且流传的活文字里,唯有汉字是唯一一种尚在使用的表意文字,这是一项何等骄傲的事情啊!在现今强调物种多元、文化多元的国际社会,相异于基督教文明与回教传统的东方文化,其地位显得很特别。维护中华文化中独一无二与无可被取代的特性,更显其有意义。最后恳请大家重视今天所讨论的议题,当一个有质感的华人,就从你我间的改变开始……谢谢大家!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8 13:16:27
  文山兄:我们不是没有质感,是质感太多,太杂了,等我们完全没有质感了,我们就有世界上最美丽的质感了!哈哈,把你繁体汉字的死耗子也扔掉吧!
作者 :樱宁在 时间:2008-02-18 17:25:55
  呵呵

作者 :樱宁在 时间:2008-02-18 17:30:02
  他的blog我也常去转转的,嘻嘻
  
作者 :樱宁在 时间:2008-02-18 17:30:54
  只要是可爱,有什么不可以
  
   有些流行趨勢與現象其實是不需要特別去觀察與註解的,就像在街道上極少有女孩子出門逛街不會帶個“包包”,這似乎跟沒有女孩子出門會拉塌的隨便穿雙拖鞋一樣,是一件理所當然就存在並且不需要特別撰文去討論的一種“狀況”。到底這包包何時成為女性族群們外出時的基本配備,甚至已經進化成為一種民生必需品呢?現已很難追本朔源,族譜不可考了。在此,我們先不論這包包裡到底賣什麼藥?我們先從包包這個字彙開始聊起,包包這句話淺顯白話(或幼稚)到已經直接帶有可愛的意味,如同學齡前的孩童所使用的疊句語法,像乖乖喔、吃飯飯、穿鞋鞋等,此包包用語的蔚為流行,恐怕跟這整個社會在追逐低齡可愛的商品消費文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早些年時青少年同儕間的流行用語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現如果要傳神的描繪這個世代的象徵,特別是針對女性族群的話,這句「只要是可愛的,有什麼不可以」應該是沒什麼爭議的代表性用語,甚至可奉為圭臬般的不可憾動。
  
    在這裡所謂的包包是一種統稱,這些不同形式、功能也各不相同的包包,如果要專業的區分其名稱的話,它們應該叫手提包、零錢包、公事包、背包、肩包、皮包等。但現一般都統稱為包包,差別只在於大包包與小包包的分別。而這包包裡到底裝有什麼東西,胡蘆裡有什麼法寶呢?它究竟有何魅力能如此深獲女性族群的青睞,讓她們在街道上“人手一包”蔚為風潮,成為一種外出時的民生必需品呢?因為,這包包裡的內容物具備了女生們外出面臨一切狀況時補充彈藥的功能,就像部隊裡的後勤單位,或可稱之為個人補給站。
  
    這包包裡的“彈藥”可說是種類繁多、林琅滿目,首先女用包養品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包括眼影霜、睫毛膏、口紅、護唇膏、粉餅、化妝紙、面霜等;再來就是一些功能性的物品,諸如CD隨身聽、萬用手冊、原子筆、衛生棉、鑰匙鍊、數位相機、筆記本、零錢包、梳子、名片、手機等;甚至萬一出現香煙、保險套也不用太驚訝。除此之外,這大包包裡面還小包包,也就是所謂的皮夾,皮夾裡一般都裝有學生證、信用卡、VIP卡、折價卷、名片、電話卡、車票、現金、提款卡、貴賓卡、駕照、發票、身分證等等。這包包裡的東西,因使用者的關係,在某種程度上象徵著一個世代,可說是一個小型濃縮的物資世界。
  
    在這個不愁吃穿,早已擺脫基本民生問題的社會,商品在某種形式上早已跟生理基本需求的卡路里毫無關連,已經進入一個在心理層面上純消費的年代,當然也可美其名的稱之為精神慰藉,或者直接赤裸裸的說是純物欲需求。為了滿足我們的各式各樣的物欲,商人們開始熬盡腦汁的替我們製造出很多非民生必需,而是純粹為消費而消費的商品,而人們也開始藉由商品的消費,來包裝自己的形象與品味,追求同儕間的認同與歸屬感。
  
    其實,這包包裡的私人物品,如果沒有出現證件、名片之類象徵年齡與職業關係的東西,有時你還真難根據包包裡的東西去猜測主人的實際年齡。因為現今社會上女性族群追逐青春的方式,除了仰賴保養品、SPA油壓與各式營養品外,另外一個方式就是在穿著打扮上力求年輕化。於是乎,你會看到二十四歲的大學女生手裡拎著草莓圖案的包包;三十歲的都會OL手機上是粉紅色的Hello Kitty手機吊飾;三十五歲的熟女還抱著維尼熊的絨毛玩具睡覺。這股裝可愛的風潮,或者說不自覺的低齡化現象,其年齡層涵蓋的很廣,大致上從十六歲的高中女生到三十五歲的熟女OL都包括在內。裝可愛已經變成女性族群的一種集體信仰,一種生活態度與方式。
  
    最後,對此方興未艾的裝可愛現象,其實我們不必太過嚴肅去看待它,甚至連假道學的苛責都不應該存在,在這個勇於表達自我,擁有高度個人自由化的社會,裝可愛又不是什麼傷風敗俗,有著負面影響力的事情,況且比較起上一世代的流行用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現在這句「只要是可愛的,有什麼不可以」還顯得比較沒有威脅跟殺傷力呢!所以,如果你下次看到一個在上個世代早已經該是二個孩子的媽的三十歲熟女,嘟著嘴對一個可愛的吊飾大喊「卡哇伊」時,敬請記住,千萬別大驚小怪或替她覺得難為情,因為不同世代的年齡記算方式本來就不同,在這個物質充沛沒有戰亂的年代,四十歲以下的人其普遍的商品消費年齡層都應該要再減十歲,所以,那個熟女經過換算後也不過是個大學都還沒畢業的二十歲女生。這樣青春可愛的大學女生,喜歡跟她一樣象徵可愛青春的吊飾,不過是件極其自然的事情!你說,不是嗎?
  
  图文转自:方道。文山流http://www.wretch.cc/blog/fanwenshan&article_id=1689586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8 17:45:46
  还有比这个禅更质感的禅吗?--"只要是可爱,有什么不可以"!
作者 :竹林街画眉巷 时间:2008-02-19 10:45:04
  所有东西笼统装在一个包里大概需要很豪放的磨练,比如把唇膏和钱放在一起。同时把粉饼公开放在一堆杂物里接受污染。而小的也缺乏从一堆杂物里捡一枚巧克力吃的勇气。只有没有固定办公室的人才有必要同时随身携带三叠以上的便笺。文中所举案例出门明显只靠一个包了。而小的未见讲究身份标签的“成功大龄女”会对无数的钥匙链感兴趣,那意味着要花去很多本就不多的时间去淘换。如此多没用的小玩意在同一个包里撞来撞去却不见带一包湿巾擦手,看来台湾的公共卫生在市民心目中是可靠的。
作者 :竹林街画眉巷 时间:2008-02-19 10:46:51
  当然不能因为一些对民生的未详尽了解而影响对方大侠的喜欢,反更可爱了呢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10:59:46
  文山会海惺惺相惜之意也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16:29:21
  看画眉和小狐仙的议论,又想起黄鸭梨的<蝴蝶泉边>,硬按在这里哈,原来觉得这个歌有汉风,现在倒是觉得有质感了,与时俱进:)
  
  我看到满片花儿的开放
  隐隐约约有声歌唱
  开出它最灿烂笑的模样
  要比那日光还要亮
  荡漾着青澄流水的泉啊
  多么美丽的小小村庄
  我看到淡淡飘动的云儿
  印在花衣上
  我唱着妈妈唱着的歌谣
  牡丹儿绣在金匾上
  我哼着爸爸哼过的曲调
  绿绿的草原上牧牛羊
  环绕着扇动银翅的蝶啊
  追回那遥远古老的时光
  传诵着自由勇敢的鸟啊
  一直不停唱
  叶儿上轻轻跳动的水花
  偶尔沾湿了我发梢
  阳光下那么奇妙的小小人间
  变模样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0:13:52
  我们原来是多有质感的民族,就是在80年代初,各地的古村落都是人丁兴旺生机勃勃。如今的变化原因太复杂,一句说不清,我现在旅行是要么看到一村子孤老,要么一村子搞旅游献媚游客,哭。方文山久居一岛之隅,建议到中国旅行,我推荐他去贵州黔东南的隆里看看,看看我们曾经的祖先是怎么有“质感”的!隆里是明代屯堡,为明代的江南士兵留驻繁衍,建筑与文化格局典型的江南耕读传统,看那美丽的古村子尊严气节都在,我长叹不止。。福建连城也是,一村子的八卦布局,家家读书作画,见了我不是要卖我东西,而是邀我欣赏他们裱画。。。我中华千年文明,妥存于深远隐蔽之地,尚美知礼,叫后生晚辈敬重万分。。
  
  写过一贴,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316660&Key=409324408&strItem=books&idArticle=101850&flag=1
  
  ——在贵州看到的另一个保护+发展模式为,挪威王国援建的几个特殊民族的生态博物馆。就是把整个村子或镇子都列为活的博物馆,不仅保护建筑民俗,连当地人民的日常生活都一并保护了。比较丽江,黔东南的隆里古镇拥有更完全的自尊,当地唯一的一个旅馆和饭店在古城外,城中居民基本不靠旅游为生。我看到一个古城的不卑不亢,生活安然,仿佛我也有了尊严。    
  ——挪威王国援建的四个生态博物馆,都在贵州。六枝梭噶长角苗,布衣石头寨,隆里屯堡,堂安侗寨。这些地方没有丽江出名,也没有云南其他景点有名,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没多少人去那开个小店喝个咖啡,也没多少人写“隆里,我的一段爱情”这些的帖子,不会有人羡慕你说哇你去隆里拉,可我以为,这样的地方恰恰能教会你:你路过别人以之为故乡的地方,该多一分尊重和敬畏。
  ——记得当日在隆里,转了大半个古堡,居民也该干吗赶吗,就是见面微笑下,也不怎么过分热情关注我们。我们反倒变得自在,没人当你客人啊,坐在青石上睡个午觉,买个冰棍逗孩子。
  我们彼此叹声:真有气度,果然是明朝遗民,见过大世面啊。
  
  
  他妈的,没尊严哪来质感,妈妈的,说的容易啊没质感的民族,我最恨别人不知心疼地说这些狗屁话,一句就把有千年文明的13亿人的尊严灭干净,我真要骂句你80小屁孩啊。
  就算你觉得当今中国没有质感,我也认了。可我只会说“为什么我们如今没有质感”而不是下个全然判断。那是因为我在中国各地旅行,见过特别有尊严的人民,自尊而优美。说句提外话,
  
  从前中国一直是农耕文明社会,民间主要的文明保存在乡绅阶层,也就是地主那里。从前的村落为什么优美又符合生态学,就是因为当时的乡绅自治结构保证,一家在修建屋舍时是要请地主或学堂先生来看“风水”的,所以古代村落没见过不美没质感的,我在福建见过一个村子,那排水系统修的,。我们这打倒可好,硬是消灭了农耕社会的知识阶层和自治系统,你瞧现代的农民的房子,基本不能看。为什么?因为美学等传统建筑知识都保存在被打倒的人那里啊
  
  一看这标题,杀人的心都有。。。三步杀一人。。横横横横
作者 :醒时诗酒醉时歌 时间:2008-02-19 20:23:02
  无汤不饱所言极是,没有全面调查经历,上来就下断语使用极端词汇一个民族,all, only, everything等等,显然是无知的的表现。居然使用“华人”这么大的词?我请问,方先生见过几多华人?
  
  如同Alphonse Daudet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而本人只会说着一种语言,不是狭隘是什么?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27:19
  哈哈,爽!跟文山拍起来了!受方兄所托,我拿会海淹死你们两个...呲牙咧嘴先吆喝,然后再去读文章,凡事说No肯定Yes,凡事说Yes等于没说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0:33:47
  。。。。北京胡同的基调就是灰色的,
  老大,以前北京的天是蓝的!!!所以灰在蓝里不是没生气,是比较低调的庄严。就好比你去大理,看见白强灰瓦在清澈无比的蓝天下,就美得很晕。古代人民哪里知道北京现在是个一年2次沙尘暴每次半年的灰地,那样古代先民铁定把所有的建筑涂成红绿黄的警戒色啊!
  半夜读王军《城记》,为北京之死哀伤到无法入睡,恨不得自己干脆别出生算了,也别天天为我党的与时俱进的愚蠢难过,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36:03
  倒吸一口冷气,长老在北大望望,下次螃蟹李,青瓷方再来撒野,我们就一起上!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37:14
  刘祖先去刷碗..没办法,为了保全家里的几双西皮内肉..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39:47
  三步杀一人。。横横横横
  我站在四步那里洗碗...
作者 :醒时诗酒醉时歌 时间:2008-02-19 20:40:32
  一张北京门头沟古镇的照片,前不久照的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42:34
  你们两个大侠都是质感的人,所以你们去发现质感...人家青瓷方也是质感的人,但是他是去创造质感...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44:31
  不用极端的词,能"激将"同类出来暴跳如雷嘛?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45:53
  下次应该把日本人那句话贴出来:"大宋之后无中国!"--哈哈哈!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49:33
  "他妈的,没尊严哪来质感,妈妈的,说的容易啊没质感的民族,我最恨别人不知心疼地说这些狗屁话",替青瓷方为这句话流两小滴狐狸泪...叫阿红破口,质感狗屁,奋尊严怒!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0:51:35
  "如同Alphonse Daudet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而本人只会说着一种语言,不是狭隘是什么?"
  我也只会中文啊,我还是得说"中文难道不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吗?",哈哈,让你骂不着!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1:04:45
  其实我是觉得创造者去骂,那是才人,思考者去骂,那是文人,游荡者去骂,那是大侠...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1:10:26
  有天看到“漂泊信天翁”这词,吓了一跳。唉,就是俺啊,5555
  wandering albotross
  
  hehe,你们上,我。。望风。本人辩才无碍,目光杀人,但动手嘛,还是徒儿们上就行了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1:16:23
  哈哈,有恐无恃,有恃无恐!感觉你更象猫头鹰!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1:29:54
  你们呢,死耗子?哈哈
作者 :醒时诗酒醉时歌 时间:2008-02-19 21:31:12
  重发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1:41:37
  我乃"武穆遗鼠"也!醒醉是..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10:17
  隆里的照片,不太清楚不过我很喜欢的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16:22
  哦,原来是过街老鼠!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18:50
  今晚三个:
  
  百科全鼠
  过街老鼠
  古墓遗鼠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19:38
  贵州镇远也是我爱极的地方,古时兵家重镇(光名字就晓得),视野极端开阔。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桥有桥要城有城,我本人还没见过中国任何一个小地方有此气象!登白云山,清楚见舞阳河打一个弯。万圣桥接道家青龙洞,随便一走,发现一个小码头。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20:57
  码头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25:44
  门泊西岭千秋雪
  窗含东吴万里船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29:32
  被《寻枪》忽悠,青岩哪里有羊肉粉!倒是镇远的羊肉粉叫过街老鼠我馋啊!老板,再来一碗!
作者 :醒时诗酒醉时歌 时间:2008-02-19 23:30:40
  贵州的“地缝”,百里杜鹃都也不错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39:39
  六枝长角苗,侗寨肇兴也很好啊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40:04
  舞阳河
  青龙道
  满城山色桥上跑
  镇远老
  白云高
  一叶画船,
  几塔童谣?
  
作者 :醒时诗酒醉时歌 时间:2008-02-19 23:42:22
  舞阳河是好地方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52:54
  哈哈,镇远游记写完了哈,以后不要再跟我催作业了,再要作业,你就先讲故事,给照片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19 23:53:30
  想在镇远养老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19 23:55:43
  供养老人?没想到你是慈善家啊,我们老鼠算不算老?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20 00:00:13
  你游记不合格,不养你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20 00:08:28
  唉,老残游记!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20 00:56:29
  ——不拆这些胡同也无法大幅度地去建设或改进交通,这也是两难。其实刚开始我老觉得那些旧建筑拆了可惜,但后来发现如果不拆,它整体看起来也是破破旧旧的,散发一种家道中落破败的感觉,一个衰弱的王朝的象征,外观老旧斑驳,也并不是那么吸引人。那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是我们传统的建筑形式根本就不适合现代生活的需要吗?
  
  请方读《城记》。
  1 巴黎曾面临同样问题扩大,最后新城拉得方斯建在老城外。如今的北京城市设计问题,就是因为当初没听梁思城的保老城,移新城的方案。千古之恨,我们老毛听苏联专家的,把我们的北京毁了
  
  2 关于古建筑破败问题,乃所有制造成。我们公有制,产权不明,没人修,自然坏掉了。如果产权私有,你看谁不爱自己房子,想传孙子啊。欧洲把古堡按1欧元卖掉的多了去,但买者必须修旧如旧。
  
  3 我们传统的建筑形式根本就不适合现代生活的需要吗?。。。整个民族自尊心被毁掉,才问出这个问题来。有病。请去傣族园看看。看一下木楼里的人们如何解决现代生活,不过就是背向公共道路的厕所厨房用水泥,主建筑依然木楼,整个村落能见部分依旧保有木楼建筑群美丽。胡同的解决方式有很多,只有没有想象力创造力的才只苯到拆呢。
  
  4 教育问题太大,全被意识形态洗脑。对传统与现代的认识完全是扭曲的。
  
  我们的建筑是场灾难,那是因为我们的制度是一场50年的灾难。
  
作者 :无汤不饱 时间:2008-02-20 01:15:26
  方已经在思考,但没还没想到根子上。
  良好的制度是一种创造力,或者是保证创造力得以落实的东西。
  
  华人并非从来就没有质感,而是事出有因。而且本质上,我们却是个非常有质感的民族,看马克菠萝游记就知道了。我们传统里的质感(民族文化自尊与内涵)被满清与D社会主义实验所断,这就是为什么反倒在明代屯堡里能看到质感的原因。
  
  
  
  
  
  
  
作者 :竹林街画眉巷 时间:2008-02-20 09:57:33
  父母未生前故乡的大地,便是灵魂前世的姿态。若追溯所谓质感,还有什么比悠远的历史沧桑更能描画呢?历史本身不可复制,亦不可磨灭,除非整个文明葬身火山及海底。这片大地的内涵如海不可言说,用脚趾都能摸到文脉,虽然她有些沉睡,有些倦了。她不稀的理论。她不仅散发着父母未生前故乡的温暖,就连先民未生前的大地也都还在。大美不言,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没长眼睛,日月星辰的光辉也不会因而有一毫伤损。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20 10:13:29
  呵呵,小女子也能说得这么荡气回肠!果然2008岁也!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20 10:27:21
  荡胸生层云,绝眦入归鸟
  只好凌云去,为览自己小
  --呼呼,逃!
  
作者 :当年笏满床 时间:2008-02-25 10:58:03
  随便从《酉阳杂俎》里摘一个八卦娱乐新闻:
  荆州街子葛清,勇不肤挠,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舍人诗。成式尝于荆客陈至呼观之,令其自解,背上亦能暗记。反手指其札处,至“不是此花偏爱菊”,则有一人持杯临菊丛。又“黄夹缬林寒有叶”,则指一树,树上挂缬,缬窠锁胜绝细。凡刻三十余首,体无完肤。
  千年前的粉丝也疯狂,但是较之当下,疯都成了风雅。民族本身就是个历史的概念,俺们滴八卦都如此,还能他妈妈的怎么质感?
  
楼主子恢 时间:2008-02-25 19:07:04
  当年笏满床?
  嗯!
  
作者 :竹林街画眉巷 时间:2008-02-27 15:36:30
  曾为歌舞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