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悲情钗头凤

楼主:牧晚亭 时间:2011-03-17 14:13:22 点击:2914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悲情钗头凤
  作者:牧晚亭
  
  《钗头凤》,史上最催人泪下的情歌对唱。
  绍兴沈园斑驳的墙上,两首《钗头凤》相守相望,两阂词出自不同人之手,却蕴含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一个悱恻的爱情故事——陆游与唐婉的沈园情梦。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南宋浙江绍兴人,诗人、词人。存诗9300多首,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唐婉是陆游的表妹,字蕙仙,生于官宦人家。二人青梅竹马,婚后情爱甚笃。但陆母对唐琬却十分不满意,逼令他们分离。至于唐婉未何弗获于陆母,后人有诸多猜测,或说无嗣,或说陆游婚后情深倦学,陆母“恐其惰于学也,数谴妇。”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这两条极为严重的“罪状”,足以让陆母施加封建专制的压力,活活拆散这对恩爱夫妻。
  离婚后,陆游立即娶妻王氏,一口气生了6个孩子。只是苦了唐婉,她该如何面对被扫地出门的羞辱,如何相信耳鬓厮磨的丈夫在这场情爱里的懦弱?唐家愤愤不平,于是将女儿嫁给皇家后裔、门庭显赫的同郡赵士程。按理说,陆游与唐婉这桩不和谐的婚姻应该从此划上句号,然而因为一次“致命”的邂逅,让本应过上好日子的唐婉再陷情感藩篱。
  公元1155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到沈园游玩,与唐婉和她的丈夫赵士程不期而遇。面对遭受摧残的爱情和深感负疚的前妻,陆游不由得阵阵心痛,遂在沈园墙壁奋笔疾书,留下了名动千古的诗篇《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全首词记述了陆游与唐婉的这次相遇,表达了他们眷恋、相思和怨恨愁苦、难以言状的凄楚心情。词中一连三个“错”字,又一连三个“莫”字,连迸而出,如江河奔泻,一气贯注,大有悲痛欲绝、恸不能言的情致。
  第二年,唐婉再次来到沈园,瞥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遂和了一阕《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两首《钗头凤》俱臻至境,珠联璧合。然而,《钗头凤》像一把“双刃剑”,把唐婉原本快要愈合的伤口又撕开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不久,唐婉抑郁成疾,年仅28岁,就香消玉殒了。
  悲伤着唐婉的多舛,感叹着唐婉的不平,一个才貌绝佳、如此痴情的女子,为何遭此不幸的命运?她的爱情悲剧应由谁来买单?这样的恶果固然是因为陆母一手造成的,但陆游和唐婉也难逃其责。在那个讲求三从四德的封建年代,陆游不会不知道,被休弃对唐婉一生会是多么大的伤害。可是在选择做孝子还是捍卫爱情的十字路口,陆游选择了前者,成了爱情的懦夫。但这一放手就是今生,一离别就是“此身行作稽山土,尤吊遗踪一泫然”。
  倘若陆游仅仅是懦弱也就罢了,偏偏他还耍小聪明,在沈园偶遇之后,“当断不断”,公然在墙壁上题词,把过错推给母亲,在世人面前扮演了一个深情款款、为情而伤的多情男子形象。活到86岁的陆游,用他“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的爱情累积了他的文思泉涌、风花雪月,“才”垂千古。纵观陆游的一生,他爱的只是爱情,是一种爱的回味和过程,与谁是故事的女主角无关。唐婉这样的美女加才女,遇上陆游这样的懦弱而多情的丈夫,正应了那句:痴情女子薄情郎。
  这桩历史公案中,陆母之“无情”应该说并未伤及唐婉“元气”。真正害了唐婉性命的除了陆游的纠缠不清,还有她自己的忧犹寡断。赵士程是个宽厚重情的读书人,对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有着深切的同情和谅解,两个人沈园赏景,说明夫唱妇随,很会享受生活。以赵士程的条件来看,这个一等一的钻石王老五,迎娶再婚的唐婉,需要勇气,更需要气度,而且据说,唐婉死后,赵士程没有再娶,就证明他对唐婉的爱比陆游来得浓烈、纯粹。面对这样一个体贴勇敢的丈夫,唐婉不知感恩戴德,不知转身放手,反而一味纠缠在与“薄情郎”的爱恨交织里不能自拔,岂不让人痛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唐婉和陆游的悲剧里,我们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此后四十年里,陆游官居要职,一边忙着爱国,写些忧国忧民思想的诗词,一边念念不忘他的小表妹,挥洒情思文藻,让后人感动他的痴情。陆游把沈园当成示爱的一处园地,成了他晚年割舍不掉的心灵归宿。陆游多次在诗集里提到绍兴沈园,写下了“沈园怀旧”诗:“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直到80岁那年,又悼念唐婉:“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84岁即去世前一年,陆游还在写诗怀念:“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勿勿!”
  悲情《钗头凤》,奠定了唐婉在中国文坛的才女地位,也演绎了陆游一往情深的专情形象,有多少后人在才子佳人自怨自泣、独言独语的在字里行间,思绪泪流,黯然神伤。然而,陆游和唐婉的悲剧性格,造成了浓浓的伤情遗恨,这种性格缺陷,就是再有800年的时空倒转,也走不回两个人的阴差阳错,或者释然。
  
  
作者 :cynthyhui 时间:2011-04-27 18:00:43
  很喜欢这首钗头凤,尤其那个错和难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