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祖辈迁徙路

楼主:牧晚亭_ 时间:2013-07-04 10:22:10 点击:14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祖辈迁徙路
  作者:牧晚亭
  
  巍巍长白山下,湾湾太子河旁,坐落着我的家。
  我的家温暖而温馨,但世居此地的历史似乎并不久长。在子孙后代的探寻和触摸中,祖祖辈辈辗转辽东的迁徙之路,时隐时现,时缺时圆。
  父亲说,我们家是清朝初年,从山东登州府小云南迁到关外的。至于“小云南”到底在哪里,山东区域图上从古至今都没有出现过这个地名,因为时间久远,缺少文字记载,“小云南”是一个地域名称,还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称呼,恐怕已经成了千古之谜。只是据称祖籍是“小云南”的大约1500多万后人一直没有忘记祖先,世代口传,仍称自己来自“小云南”。
  父亲猜测“小云南”可能是清代吴三桂从云南集体迁移至山东的汉人,但因缺少证据而无定论。又有人从《蓬莱县志稿》查出:“元末明初,山东为元、明争夺要地,明将常遇春血洗山东,山东半岛人口被杀戮殆尽,残存土著极微。明朝建立后,开始向半岛大批移民。当地人口多为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及永乐二年(1404年)两次由小云南的乌撒卫迁入。”至此,“小云南”终于浮出水面。资料证实,乌撒卫为明代地名,在今云南镇雄及贵州威宁县境内。于是,一幅气势恢宏的历史长卷渐渐清晰起来:祖籍“小云南”的先民,于明朝初年,从云贵高原跋涉千里,迁至山东半岛,度过漫长岁月,最终在清朝顺治年间,响应清政府鼓励汉人到辽东垦荒的政策,随“闯关东”的移民潮涌入东北,投旗者为汉军,未投旗者为民籍。父亲说,清朝初年,我们家出关后,给豫亲王多铎当家丁,入了旗,是为汉军旗,这是父亲关于家世最清晰的记忆。
  关于“小云南”还有另一个移民来源说法是明朝初期从人口众多的山西向山东等省移民。大约明初的移民是由政府强制性实施的,为防止移民逃亡,官兵把他们反绑,用一根长绳联结起来押解上路,甚至在每个移民小趾甲上切刀作为印记,据说,至今凡是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后裔的小趾甲都是两瓣的,而我的双胞胎女儿的脚趾甲的确是分瓣的,但是,据说满族人也有这一生理特点。迁徙到关东的我们祖上是否与满族人通婚,不得而知,只记得奶奶是一双天足,姥姥是一双小脚,这是区分汉人和满族人的一个生理标志。
  悠悠岁月,世事变幻,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的祖上是来自“小云南”,还是“天下王姓出太原”,已经说不清楚,但是走在路上的祖辈们却在一次次的迁徙中繁衍生息、融合壮大。
  父亲的祖上大约是“闯关东”的第一批先民。而我的母亲的祖上大约在民国初年也成为“闯关东”大军中的一员。
  据说,当年山东等地人口稠密、灾害频发,而关东地广人稀、沃野千里。于是,近300多年间,山东等地约有3000万人为求得一线生机,离乡背井,突破清政府关于禁止破坏东北“龙脉”的封禁,越过山海关,到关东追逐梦想,从此开始了世界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移民史,也开始了一条充满艰辛和血泪,风险不知、前途未卜的迁徙之路。
  姥姥的娘家是从山东省费县新庄一路北上的,姥姥的父亲挑着担子,筚路蓝缕,一头挑着他的小儿子,一头挑着行李。姥姥的母亲是小脚女人,走到东北时,已经瘫痪了,无钱治病,不得已将年仅9岁的姥姥卖给也是从山东逃难过来的外公一家,从此开始了“小接媳妇”每天烧水做饭操持家务的苦命人生。
  像我的祖辈的迁徙活动只是中华民族迁徙史中的沧海一粟,无论哪一种迁徙,人们心底的愿望和目的都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更多的希冀。近现代史上的“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3次大迁徙,除了不可避免的“逃难”成分外,更多的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寻梦”运动。在当代,那些驻边屯垦的建设兵团、志在“三线”的“螺丝钉”、踊跃“上山下乡”的知青、投身深圳建设的拓荒者、走出三峡库区的移民、闯出海外的游子、进城的亿万农民工,无不是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踏上迁徙的征途的。这些经年累月的,不懈的迁徙,促进了人类文明水平的升华和社会的发展,成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推动力。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30年“孔雀东南飞”,造就了东南沿海地区的大发展大繁荣;更多的寻梦者、拓荒者、志愿者、创业者促进了“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和“东北振兴”,激动人心的迁徙运动,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现代化建设的全景图,致使这片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土地在30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世界叹为观止。
  我们已无需弄清祖上来源于哪,走过怎样曲折艰难的迁徙之路,重要的是这些历经迁徙磨难,立足现实、怀揣梦想、英勇奋斗的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置之死地而后生,在白山黑水间拓土开荒、耕耘不辍,将中原文化与黑土文化激烈碰撞、相互融合,铸造了东北辉煌的地域文明;集体塑造出了中国“迁徙者”的“大英雄”形象,用他们的悲壮和雄壮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后人。
  如今,我们这一代和我们的下一代人正承接着祖辈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迁徙精神”,为了改变命运,用了30年时间,通过高考纷纷走出了辽东小镇,从生存型移民向发展型移民转移。刚刚扎好根的家就像一棵大树,又开始分枝分叉,向更广阔的生存空间竞放跋涉,继续谱写着中华民族壮丽迁徙史诗中简短的一页,也不断地实现着祖祖辈辈在迁徙流难中对遥远而美好生活的向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