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南方的南方

楼主:大红石头 时间:2009-11-24 13:36:50 点击:169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龙要抬头根要出头
  在一个比阴暗更隐蔽的角落
  对着默默永远只会默默的大地
  拉开了裤链掏出了委缩着的根
  男人的那东西如果不是在关键时候
  冬天总是会比夏天要短一些
  曾经一个很有钱的老板酒后对我说
  做男人最大的幸福是那东西还能硬起来
  当那东西不能硬起来的时候
  做男人也就没有多大乐趣了
  酒后说真言呀
  正如诗人绝缘灵感写不出诗
  正如过气的明星没有了鲜花和掌声
  有钱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他最后对我说年轻人你是幸福的
  叫我不要羡慕他有那么多的钱
  根大泄一气排空了
  啊大爽了
  膀胱最明了
  虽然有点胀因为冷所以憋了很久
  冷冷的冬天邀三五好友去吃火锅
  在海南叫打边炉也有叫围炉
  是一件无上欢喜的事
  再配以好酒只是不要喝太多
  有人提起火锅是狗肉的好
  好那就去吃狗肉火锅
  男人哪能不吃狗肉
  听说还能为男人加油助威
  是谁说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在一起吃狗肉的
  因为忠诚是容不得背叛
  除非不是真正的朋友
  何况还要去享受它的灵和肉
  怪不得有的少数民族是从不把当它食品的
  而是把它当神当祖先一样
  古人说的话不一定是对的
  虽然它流传了这很久很久
  也许他们的话还要传很久很久
  路不拾遗这四个字不知是从何谈起
  有一天我看到地上掉落的一百块人民币
  我没有捡起却不知被多少人笑话
  狗肉不能用来招待真正的朋友
  不知谁能做到
  那天从一家狗肉店路过
  看到店老板正在屠杀一只未成年的狗
  因为它叫得很惨所以忍痛多看了几眼
  不是所有的挣扎的灵魂都能得到解脱
  不由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电影
  日本鬼子的刽子手对待手无寸铁的中国抗日分子
  还有国民党严刑烤打一个顽固的共党分子
  音乐是有魔力的
  电影也是有魔力的
  那个时候还小看得流泪了
  今天眼泪再也流不出来
  难道说是狗叫起来没有魔力
  这是一个南方的南方的小地方
  这里男人爱吃狗肉一年四季都一样
  这里离大海很近很近
  近到每天都可以吹到海风
  夏天有这样的风是不错的
  而冬天虽然不曾下雪
  如果会下雪一定是天和地换了个位置
  可是穿得再多被这样的海风一吹
  还是一个字冷
  有谁知道一个种子被埋在泥土里
  慢慢的腐烂的痛苦
  踩在一块黑黑的松软泥土上尿尿
  相信这里面一定会有一个种子
  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生命的子孙
  它不在埋没中腐败就在埋没中发芽
  我想只要是一个好种子
  何况是一个饱满的种子
  没有不想从泥土中奋起的
  做男人能硬起来就好
  大吃了一顿狗肉火锅
  奇怪的是吃狗肉的大多是男人
  而少见长头发的女人在狗肉店
  不知世上有没有哪种水果既可以滋阴也可壮阳
  这样男人和女人都会喜欢
  可以坐在一直享受的水果不知在哪
  吃吧大胆的吃吧至少我是这样
  果然见效浑身在发热
  根也比白天大了一点
  也就是这一点也会让男人自信一百倍
  不知是酒精还是狗肉在助威
  越来越有体会做得多不如喝的多
  做得好不如喝的好
  从此再也不反对抽烟喝酒了
  因为我自己并不好吃喝
  素吃多了男人的功能会退化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就要多吃荤
  出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至少我想做也做不到
  不知是大地看不惯我这样对着它尿尿
  还是妒忌我的根太大或是太长了
  大地不在沉默永远不在
  它对着天空大吼
  因为在它的身体里有太多的尸体在哭喊
  只有两只耳朵的生命是听不到的
  大地做了他们的代言人
  可能是这一声的分贝太高
  只见有一大块土地四分五裂
  又埋藏了更多的尸体
  这时我的五官四肢不见了
  只有根还在
  小时候和儿时伙伴们在一起尿尿
  比谁射的远
  射得远的就是英雄
  不知当年的那位英雄是否还记得
  他是当过英雄的
  那时我们的根都没有完全长大
  如今长大了却再也没有机会比试了
  只是当年没有数码的技术
  要不给他记下这光辉的一瞬
  做英雄是从小就开始有的理想
  英雄享受着灵魂的快乐
  而他们都在努力的享受着物质的快乐
  想当英雄的人很少了
  物质的更有快感和高潮
  路过的人多进去的人少
  看的人多做的人少
  英雄变得越来越年轻
  年轻意味着无畏
  让我们记住他们
  不要因为他们太小太少
  总是很快忘记他们
  我要努力的记住他们
  记不住的就让他在红土地发芽吧
  因为他们也有根
  他们也曾经是饱满有才华的种子
  水火无情他们有情
  三个年轻的丰华正茂的生命
  他们的无畏换回了一个小生命
  他们来不及考虑是值还是不值
  他们还没有学会讨价还价
  做了再说虽然他们已没有说的机会了
  他们的根伴随着他们的肉体死去了
  但是他们的精神被很多人记住了
  矿难又发生了在鹤岗
  又死了很多带有根的人
  没有根的女人都不去做矿工
  也没有听说哪个 矿上有女矿工
  他们的离去让多少没有根的女人在痛苦
  矿上都是力气活
  有根的人才干得了
  死者不知生者的苦
  生者总以为死者会更苦
  所以生者为死者痛哭
  矿难不是汶川的地震
  关注了的人少了
  一旦生命被标上了价格
  生命也就越来越被忽视了
  他们的根也一样
  人死多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会发生
  无非是让火葬场的工作多起来了
  如此灾难性的事大多在北方发生
  南方的南方是少的
  南方的冷空气总是坚持不了多久
  它们又不知跑去哪里了
  最高温度又回到了二十六度的阳光
  海风也停息了
  南方的南方冬天真好
  太适合老人家了
  我知道那些在灾难中死去的
  也会向往南方的南方的冬天
  也许矿上的生者都太忙了
  他们死去的肉身已不可能来了
  就让他们的灵魂来南方的南方
  享受温暖的阳光吧
  他们的根也一样只是不可能了
  做男人根不好用是不好的有根也害人
  多少个为了下半身的人晚节不保
  几十年的功成名被毁
  坚持了几十年的意志抵抗不了根的欲
  正如一棵百年古树被雷电劈断
  可恨的根啊普通人都做不到
  有根则强无欲则刚
  世上没有永远强的根
  也就没有永远刚的人
  人非草非木何能无欲
  欲的尺度真的不好把握
  正如人们不能控制自己的根一样
  
  
  
  
  
  
楼主大红石头 时间:2009-12-07 18:34:40
  好
作者 :牧晚亭 时间:2010-02-22 14:02:55
  好,大胆而真实,赞一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