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堤爱情

楼主:牧晚亭 时间:2010-10-08 15:03:14 点击:305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短 堤 爱 情
  作者:牧晚亭
  
  杭州的西湖美景是不具特色的,亦不是唯一的,这种山水兼备、烟雨画船的景致在全国或多或少总可以寻觅几处出来。然则千百年来,西湖美景大名远播,独领风骚,似乎跟西湖边众多的千古爱情故事借了光,才得以扎根生芽,丝丝入扣。
  杭州自古多情。在西湖,苏东坡建造的千米苏堤被誉“情人堤”,堤上有西泠桥、长桥和断桥三座桥,都是几个著名爱情故事发生的背景和道具。有个说法“苏堤上面走一走,恋爱成功九十九”,据说,在苏堤上,桃柳夹岸,莺飞草长,一不小心转个身,就会跟那些古老的爱情撞个满怀。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中国四大传奇爱情故事中,发生在西湖苏堤上的就有两个,一个是关于在断桥雨中赠伞的许仙和白娘子的,一个是关于在长桥十八相送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这两个千古一叹的爱情,成就了杭州,也成就了中国人浪漫的爱情艺术。但是,杭州人千百年来最为景仰的,还是长眠苏堤西泠桥畔的风尘女子——苏小小。因为,不论许仙和白娘子也好,梁祝也好,传说总归是传说,而苏小小的故事虽几经演绎,毕竟可以捕风捉影,楚楚动人,最能代表杭州的爱情。
  不过,苏小小也是悲剧式的人物,连同白娘子、祝英台等许多女子在西湖边、苏堤上负载着短堤似的爱情。
  苏小小,生平无详考,相传是南齐时钱塘名妓,年十九咯血而死,终葬于西泠之畔。
  历史常常简单到一句话就是一个人的一生,聊聊几个字,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相传,苏小小本是钱塘一富户之女,祖上曾在晋朝为官,15岁时父母双亡,家道败落,从此堕入娼门。苏小小以一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冷妾姓苏”的诗,名扬江南。后来,才华横溢的苏小小爱上了富家公子阮郁,她写道“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一个美丽的女子,乘着油壁车行走在西泠桥畔,倩影婀娜,风流妩媚;一个英俊的少年郎,骑着高大的青骢马奔驰在千里苏堤上,白衣飘飘,气宇轩昂。她怀春,他多情,就这样,海誓山盟的爱情产生了。然而,爱情的罪魁祸首自然是永远无法跨越的门第差距,一个前途无量的宰相之子,怎么可以娶一个卑贱的妓女为妻?于是,一段姻缘被生生拆散了,有情人终究成不了眷属,隔了天涯,两两相望。阮郁走后,苏小小闭门不出,相思成疾,最终咯血而亡,结束了自己短暂而又不幸的一生。这是一个典型的悲情的古代版的王子与灰姑娘的爱情故事,人生的漂泊,爱情的无望,结局的凄美,老套却十分博得后人的怜悯与叹息。
  故事还在继续,苏小小生前曾资助过的一名叫鲍仁的贫穷书生在京城金榜题名,赴任滑州刺史,途经钱塘,专门答谢苏小小,却正赶上她的葬礼。于是,鲍仁把她安葬在西湖苏堤的西泠桥畔,墓前立碑,上刻“钱塘苏小小之墓。” 后来,诸多到钱塘的文人墨客都自愿到苏小小墓前凭吊,于是当地人在她的墓前修建了一个“慕才亭”,亭上题着一副楹联: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泠。当然,为了让故事更加曲折动人,又穿插了一个小插曲,当时的上江观察使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派人请苏小小来府,没想到催了几次苏小小方来,孟浪决定为难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随口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
  故事的主人翁和配角有名有姓,身份清楚,似乎无法不让人相信其真实性,但后世文人墨客的吟咏和追捧却更赋予了苏小小文学故事人物的味道。
  历代名人凭吊苏小小的诗词甚众,如白居易的“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而众多诗作中,以中唐诗人李贺为最佳:“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珮。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真正在文学史上为苏小小铸就了艺术灵魂。台湾诗人余光中先生的诗中写道“唐诗的江南,苏小小的江南,多风筝的江南”,足见苏小小已经可以和唐诗、风筝一样代表江南了。
  名妓总是引来无穷遐想,流传无尽故事。清人陈树基在《西湖拾遗》中,寥寥几句的概括来得准确传神:“古来美人不奇,美人有才则奇;美人有才尚不奇,美人有才更有识则更奇;而出于青楼,则奇绝矣。”历代文人的渲染和咏颂,已将苏小小铸就成了一位奇女子,德、艺、才、色俱佳,她的美丽与聪慧,勇敢与悲悯在千米苏堤上张扬,与西湖山水争奇斗艳,她的的形象凝结了不同时代、不同人们对爱情的艺术想象和意蕴。
  据传说,苏小小死后,芳魂不散,常常出没于花丛林间。据史书记载,500年后,宋朝有个叫司马樨的书生,在洛下梦一美人搴帷而歌,问其名,曰:西陵苏小小也。问歌何曲?曰:《黄金缕》。后五年,司马樨以东坡荐举,为秦少章幕下官,因道其事。少章异之,曰:“苏小之墓,今在西泠,何不酹酒吊之。”司马樨往寻其墓拜之。是夜,梦与同寝,曰:妾愿酬矣。自是幽昏三载,卒于杭,葬小小墓侧。
  西子湖畔,千里苏堤,爱情的遐想与故事,在历代口口相传的基础上不断演绎,亦真亦幻,精彩纷呈,早已难辨孰真孰假。而这座位于苏堤上的“苏小小墓”,不仅为西湖平添了几分凄美而浪漫的动人色彩,更是杭州这个“爱情之都”的证明。
  然而,重新检索出的这些遍地开花的著名爱情,无一不是经典的爱情悲剧。在许多人看来,爱情一帆风顺,缺少惊心动魄的磨难和阻滞,多少总会让人觉得遗憾。于是,那些编撰爱情传说的后人们,在一点点加工和完善,将家世、出身、俗世等种种压力,一个模式的给爱情套上了枷锁和羁绊。如此,阻挡了爱情的长相厮守,却阻挡不了爱情的勃然生发,似乎只有这样的爱情才能经得起推敲,才能隽永。从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到梁山伯祝英台的化蝶远遁,到苏小小慕才亭下的孤独,到双投桥下一对宋代男女投河殉情,再到近代才子佳人徐志摩、林徽因 “有情人未成眷属”的叹息等等,展示的都是刚刚启幕就戛然而止、恰如其分的爱情。否则,爱与被爱的两个人在长久的尘世里过起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每日里为生活辛苦奔波,美人白发,爱情变成了亲情,情人变成了冤家,岂不很是残酷,大煞风景?
  西湖的景色太精致了,所以总是需要一些缺憾的爱情来衬托。这些爱情就如这2.8公里的苏堤一样,终究是有里程和终点的。当然,也许就是这样的短堤爱情,才有魅力在苏堤上得以婉转流长,生生不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