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乱世桃花扇

楼主:牧晚亭 时间:2011-01-14 10:12:24 点击:3036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乱世桃花扇
  作者:牧晚亭
  
  桃花扇,一个普通的爱情信物。
  然而,当乱世演绎爱情,爱情遭遇政治之时,这把普通的爱情信物,在文人的描绘中,就有了关乎民族气节的升华,成为一段似乎被误读的爱情经典的见证。
  流连在秦淮河畔,媚香楼冰冷的窗棂里,李香君美丽的脸庞,恰似潋滟啼血的桃花,在《桃花扇》里绽放。《桃花扇》,是清初作者孔尚任根据候方域的传记散文《李姬传》创作的,是对十七世纪中叶的金陵的回顾,或曰悼念。在他的剧情里,倘或仅仅是一个名节自任的复社公子,与一个艳冠江南的绝代佳人,在秦淮河畔眉目传情,灵犀暗点,实不足为奇,世间爱情虽然千姿百态,但大抵逃不过男欢女爱、两情相悦的简单流程。但是伟大的文人赋予爱情一个“够分量”的背景,把这段爱情与当时的社会政治紧密联系,使两个人的爱情和一座城的陷落互作注脚,在天翻地覆之际,相聚相失,于是,才有了人物和爱情的崇高化、神圣化。
  李、侯的爱情背景是这样与实事政事相联系的:明代末年,崇祯皇帝即位后,处死了宦官魏忠贤,曾依附阉党的阮大铖也被罢官。曾经是明朝改革派的东林党人组织复社,和阮大铖之流继续斗争。河南才子侯方域来南京参加科举考试,邂逅秦淮妓女李香君,两人坠入爱河,定情之夜侯方域送李香君一把题诗扇。阮大铖匿名托人赠送丰厚妆奁以拉拢复社成员侯方域,被李香君知晓坚决退回。弘光皇帝即位后,起用阮大铖,他趁机陷害侯方域,迫使其投奔史可法,又挑唆淮扬巡抚田仰逼娶李香君,香君誓死不嫁,倒地撞头,血溅定情诗扇。画家杨龙友巧用鲜血点在扇中画出几枝桃花,这就是桃花扇的由来。
  作者把高尚的人格赋予身为妓女的李香君,她沦落风尘,却在民族沦落、社稷倾圮的时代,保持着清醒的政治头脑、凛然的气节,忠贞于美好的爱情。当侯生避难时仍缱绻于“只是燕尔新婚,如何舍得”的个人温情中,香君却正色道:“官人素以豪杰自命,如何学儿女之态。”当马士英派人来抢亲的时候,李香君坚决不从,一头撞向柱子,血溅白纱宫扇,这个高潮就给李香君的人格树立了一个丰碑。扇面上的点点鲜血,流淌出了一个烟花女子对爱情最高的守望和政治的高度警醒,一把原本普通的定情折扇,变成了一把联系着爱情和南明命运的桃花扇。明朝的千秋基业在清兵南下铁马的冲撞中土崩瓦解,而一柄命比纸薄、吹弹得破的桃花扇,却给脂粉气浓得化不开的秦淮河,增添了横空出世的刀光剑影和迎霜傲骨。在国家将亡之际,李香君以柔弱的肩膀,承担着业已生锈的道义。在一个以男性为绝对主导的时代里,男子没有成为英雄,她却别无选择地被塑造成了英雄。
  《桃花扇》这部历史剧通过爱情把政治兴亡贯穿了起来,达到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完美结合,但不幸的是这种完美是艺术创造手法的完美,而不是爱情结局的完美。李香君与侯方域之间是否真的有情呢?侯方域的《李姬传》里,的确说李香君自幼冷慧,能辨别士大夫贤否,但她毕竟只是一个妓女,侯方域梳栊李香君,只为彰显名士风流,填一时寂寞而已。《李姬传》里写道香君对侯方域说:“公子才名文藻,雅不减中郎。中郎学不补行,今琵琶所传词固妄,然尝昵董卓,不可掩也。” 意识是说,“公子的才华名声与文章词采都很美好,和蔡邕中郎不相上下。蔡邕学问虽然不差,但难以弥补他品行上的缺陷。如今《琵琶记》里所描写的故事固然虚妄,但蔡邕曾经亲附董卓,却是不可抹杀掉的。”这虽然夸赞香君有审时度势之能,但字里行间难免有提高自己身价的嫌疑。再看李香君,面对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侯方域,自然是万万不肯放手的,急于把自己推销掉。两个风月场中之人能有那么高的觉悟和素质,拥有超脱甚至于凌驾于于那个时代的政治爱情吗?
  当我们把英雄还原为一个女子时,李香君野草般的寂寞和悲凉刺目而来。候、李二人的爱情从一开始就被渲染着浓重的政治色彩。把才子佳人的生离死别置放在江山之恨、故国之思的浓烈底色上,作者的创作意图是“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国恨家仇之际,孔尚任过于注重表现个人和一群明朝遗臣对痛失国家的愤怒和惋惜,过于夸大政治背景下对爱情的影响力和压迫力了,从而忽视和淡漠了普通人爱情的真实性,误导了国人对历史人物的理解和领悟。这种人性的升华和美化,有时也是一种对人性的扭曲和变态。
  一位台湾历史学家发出如此感慨:“《桃花扇》的故事虽然哀感顽艳,其奈并非李香君的真实事迹?不幸的李香君,她的一生事迹,看来只有借《桃花扇》的不实描写永远流传下去了,奈何,奈何?”
  关于李香君有三种结局:一种是南明灭亡,侯、李重逢。但国已破,何为家?他们撕破桃花扇,分别出家。一种是李香君顺利嫁给侯方域为妾,侯方域变节南下,李香君则在侯府里被人赶了出来,寂寥而死。第三种则是两个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李香君就留下一柄桃花扇恹恹地死去。临去之前留下一句话:“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
  无论结局如何,李香君终于被神化成了一个文字里的女人,成了一种姿态、一个符号。几百年来,究竟是孔尚任的《桃花扇》成就了李香君的芳魂傲骨,还是李香君一个出污泥而不染的奇女子成就了孔尚任的《桃花扇》,早已难辨真伪了。
  “白骨青灰长艾蒿,桃花扇底送南朝。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故事的最后,一切繁华已消失殆尽,只剩那一把折扇,孜孜地记取着流年,而李香君就摒着这把桃花扇,静默在秦淮河畔,隔着氤氲的水汽,与后人对望。
  
  
作者 :大红石头 时间:2011-02-10 11:11:21
  别以为石头不会说话,那是石头正在思考。。。。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