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烽火台

楼主:肉联厂小湿妹 时间:2012-05-29 05:56:59 点击:13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尽管腰酸背痛,天刚蒙蒙亮,万喜良就被声声笳角吹醒了。
    不能怪将军一再催促,要求尽快将这一段城墙筑好。昨天傍晚时分,几千匈奴骑兵借着暮色突袭。他们也知道倘若长城筑好,攻击的难度将加倍放大。春夏之交,正是水草丰茂,马匹肥壮,若待秋冬时节水冷草枯,战马体力下降,发起进攻就不会如此易于得手了。
    前线的士兵从来就是衣甲不解,随时作好战斗的准备。一听战鼓声,骑兵迅即上马,弓箭手也拉足了弓弦。
    匈奴骑兵特别剽悍,他们不像秦兵组成方阵进攻和防守,而是各自为战。集中时如乌云压顶,分散时如飞蝗遍地,来去飘忽,行动时快如疾风。他们行动的目的一个字,抢。抢粮食,抢牲口,至于杀人,倒不是主要目的,除非你拼命抵抗。
    战斗特别残酷。
    匈奴骑兵的机动性强。近距离肉搏时只听见刀剑撞击时叮叮当当的金属声;刀剑刺入对方时发出的惨叫声。秦兵组成方阵与匈奴人对阵,确能有效阻击他们,但匈奴骑兵惯使声东击西的把戏,使秦兵防不胜防——说不定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就被他们撕开一个缺口,冲杀进来。
    当匈奴骑兵冲进一个城镇或村庄,第一件事就是抢粮食,抢牲口,谁敢抵抗就给谁一刀。有的村庄很小,那些粮食本来就不多的村民当然拼死要抓住自己赖以为生的粮食小米、高粱、玉米不放了,其下场自然很惨。当一个村庄的男女老幼都被杀得差不多了,秦兵赶到时,匈奴骑兵则早已把抢来的粮食放在马上,呼啸着走了。
    万喜良他们不是士兵,但也发了刀剑和硬弩给他们自卫。
    万喜良的工作是砌城砖,因为他在家曾当过瓦匠。为了确保城墙的质量,每一块城砖上都有城砖生产的砖窑和窑工的名字。粘接砖缝的材料由糯米和石灰混合而成。内外城砖砌好后,由其他人往里面填土夯实。夯实的要求很高,来检验质量的将官往往用长矛戳下去,矛尖戳不动才算过关。
    平时,他们住宿在用杂木和草帘苫盖的工棚里,夏热冬冷。当然北方冬季长,夏季短,每人只有一条薄薄的被子,下面铺着些干草对付着。
    万喜良的工作不算最辛苦,他站在那儿砌砖,实在累了,还可以站着喘一口气。而那些运砖,运泥,运石条的人就很辛苦,而且危险。走在狭窄的山道上,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深不见底的山谷里去。
    平常他们早晚喝稀饭,自然是北方生产的燕麦、小米,不可能有南方的大米供应,中午能有一两个玉米面窝窝头就不错了。
    这天上午吃过早饭,万喜良正准备带了瓦刀去砌城墙,他的同乡也是本家万宁急匆匆地来喊他:“走,快走,队长喊我们集中。”“什么事?”万喜良问。万宁边走边说:“胡人又从居庸关那个方向杀过来了,这一次他们人很多,又是偷袭,第一线的士兵快挺不住了,调我们去作预备队!”万喜良奔回住处取出长刀。他认为大刀实在,管用,弓箭那玩意儿轻飘飘的,即使射中了,射在敌人的铠甲上,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们走了没多远,即看到有从前线抬下的受伤的士兵,血从伤口处汩汩的流出来,让人不敢看。
    再往前走了没多远,便听见一片喊杀之声,他们加快脚步赶过去。
    古战场因为使用的是冷兵器,对面肉搏的多,刀对刀,矛对矛。尽管有盾牌和铠甲掩护,但一旦被击中,血流不止,便失去了战斗力。匈奴骑兵擅长使用马刀和弓箭,但在地面上使用长矛和大刀比不上秦兵。匈奴人往往指望速战速决,要么就冲进关口,掳掠一通,要么就退回去。现在一看对方又来了援兵取胜无望。那头目长嘶一声,所有的匈奴骑兵迅速转身跨上战马狂风一般的卷起一股烟尘撤退了。
    自从经历匈奴骑兵的这一次偷袭以后,负责这一段筑城墙的将官决定先砌筑烽火台,然后再把两个城台之间的城墙连接起来。
    为了加快工程进度,上司决定开夜工,即每天起早带晚,各增加一个时辰。同时,适当改善了伙食,改两稀一干为两干一稀,吃饭时每人还有一碗炒大白菜。
    且不说万喜良披星戴月干活儿,白天忙得够累,晚上一躺到地铺上就睡着了。睡梦中他常常回到自己的故乡。万喜良的家乡在长江以南,那可真是鱼米之乡啊,山清水秀,四季如春。
    他和孟姜女同住一个渔村,他们的父母都是又打鱼又种地,闲时出海打鱼,忙时务农。万喜良和孟姜女是邻居,从小就在一起玩耍。尽管两家都不富裕,但大人们成天劳累,尚可维持温饱。万喜良的父亲擅长打鱼,而孟姜女的母亲擅长忙园。万喜良家常提了新鲜鱼送到孟姜女家,而孟姜女母亲常把新鲜蔬菜送到万喜良家,一来二往,两家人处起了感情。两家大人看两个小孩常在一起玩,万喜良父亲曾对孟姜女母亲开玩笑说,你家姑娘将来不如就嫁给我家喜良做媳妇吧。
    后来,他们果然成了夫妻。那年月,兵役和劳役都很重,所以为了延续后代,对付繁重的劳役和频繁的兵役,男女青年结婚都很早,十几岁就结婚了,万喜良和孟姜女自然也不例外。
    结婚这天晚上,孟姜女紧紧搂住万喜良,生怕失去他。
    外面的客人快散尽了,大门前的大红灯笼在夜色中显得格外鲜艳。
    孟姜女害羞地对万喜良说,以后你耕田我织布,将来我还要为你生一堆胖娃娃。
    然而使们他意料不到的是蜜月还未满期,上面就派人下来拉壮丁了,而且听说要到很远很远的北方去筑长城。
    离别的那个场面真惨啊。父母拉着儿子,妻子拉着丈夫的手不愿分开。孟姜女自然哭个不停,万喜良看着孟姜女哭红的眼,轻轻说:不要哭了,两家的老人还靠你哩。孟姜女这才停止了哭泣,把预先准备好的包裹递给他。包裹里放着孟姜女赶夜工为他做的几双鞋,衣服,还有父母给她的一只玉镯。让在外的万喜良看见镯子就想起她。
    驰道上生离死别的凄惨画面永远烙印在孟姜女的心头,她暗暗发誓,自己要做第一个敢于打破自古以来一别即成永别的苦难夫妇的第一人。
    第二年秋后,待田里的庄稼收完,大雁南飞的时候,孟姜女收到了万喜良从遥远的北方托人捎回的家信。那信是写在一方白绫子上的。收到信时两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因为那年月凡服劳役的人总是接着服兵役,十之八九不得回头。
    孟姜女决心不惜一切,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去北方探望一下丈夫,家里的老人也十分支持她,只是怕一个单身女子抵挡不住一路的风霜雨雪。
    但孟姜女才头二十岁,身体健壮,而且跟她也曾当过兵的父亲学过几年武功,男孩子一般英气勃勃,家里人也就放了心,给她备好了外出的雨具,走夜路的火炬,防身的棍棒和家中仅有的几十枚钱币。
    孟姜女一路向北,辛苦自不必描述。
    秦帝国为了向边疆运送兵源和壮丁,也为了四方向都城咸阳运送粮草和建筑宫殿用的木头石料,向四面八方筑了类似今天的高速公路的驰道。
    到了长江以北,有一天,一位好心的婆婆告诉她,只要顺着她门前的一条驰道一直往北走就可以了,不必再在山间小道中摸索了。这样,一是可以少走些弯路,二是从大路上走相对安全些。
    不说孟姜女风餐露宿,一路向北前行。大路上不断有被押送的壮丁一队一队的走过去,有快马如飞传递紧急军情的骑兵从前线赶回来,还有运送粮食的牛车,少数抬着官员的大轿和护送的士兵经过她身旁。而像孟姜女这样单身外出的女子是非常少的,不少人都惊奇地回头望望她。
    有一天,孟姜女刚上路,一个骑兵如飞一般从她身旁掠过,扬起一股烟尘,她不由自主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但就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却引起了那个骑在马上的人的注意,向前奔跑了十几丈后。他使劲勒住马的缰绳,那马双蹄直立,长咴了几声,停下来。
    孟姜女跑到那人跟前一看,不由得叫出声来:“这不是表兄王奇吗?”王奇也认出了是孟姜女:“你跑这么远来干什么?”孟姜女脸一红说:“我来看看万喜良。”“噢。不简单,不简单,天下奇女子。”他又说:“要不是为了向前线传送上司的命令,一刻耽误不得的,不然我让你坐到马上带你走了。”王奇边说边从马上解下一个皮袋,递给孟姜女:“这是我带的干粮和水送给你。你再走个二三十天就可以赶到长城脚下了。”孟姜女摇摇手。“我不要紧,经过驿站时,公家自然会给我补充的。”孟姜女感激地笑笑,因她确实没有干粮了,沿路乞讨过来的。尽管还有几枚刀钱,但她要节省着留给万喜良用。
    万喜良他们终于把在这一段城墙前高高耸立的烽火台砌好了,下面的工程就是尽快把相邻两个城台之间的城墙连接起来。
    长城的城墙平均高7.8米,上部平均宽5.8米,底部略宽,断面为正梯形。墙顶外侧筑有雉堞,即古代城防的垛口;内侧垒砌宇墙,下面每隔20米左右留有一个返沟道咀,以泄雨水。如前所述,城垣采用外层包砌城砖,墙心筑夯土的做法,表面平整光滑,内部精细坚实。
    烽火台建造峻工后,万喜良和万宁他们可以从室外往进室内了,条件比露天好多了。当然从垛口灌进来的风依然很大,但他们可以用芦苇编的帐壁挡住寒风。北方的寒冬季节来得早,当长江以南还是秋天时,严寒就早早来到了塞外。
    平时,他们睡在自己编的几层干草帘子上,穿的衣服不多,因为不是一线作战人员,所以没有发铠甲。好在几个人晚上挤在窄窄的孔道里睡,也不十分冷。但值班时就苦了,只好向其他人借件棉衣加裹在自己的棉衣上站岗,随时监视敌兵的偷袭。
    这天下午,万喜良仍在砌城砖,回头一瞥,见山坡上几十人打着号子在运条石。那条石十分沉重,压得木车吱呀吱呀作响,忽然遇到一凹陷的地方车轮掉下去了,怎么用力也推不上来。如果把条石卸下来,再把车推出土坑,那得花多大工夫啊。
    万喜良一见当即招呼砌筑城砖的兄弟们下去帮一把。
    真是人多力量大,“嗨哟,嗨哟”的号子声震动了山谷,大家齐心合力,终于把运石条的车推上了小路。推了没多远,谁知又出现了新的危险。因为车子上石头太沉,又因上山路陡,本来用绳子前拉后推,大概因为车轮碰着一块小石头,撞了一下,只听“格炸”一声,前面拉的两股麻绳突然断了一根。“不好!”有人一声惊呼。才跑几步的万喜良听到了立即回头冲过来帮运石的隶卒死命顶住快倾斜的运石车。“哗啦”一下从车上忽然滑下两块青条石,砸在万喜良旁边的一个老人背上。一下子把他砸趴在地上,血流了一地,万喜良也受了伤。众人赶来,帮忙稳住了大车,才没出现更大的险情。
    自居高临下的烽火台造好以后,万喜良他们又抓紧施工,筑造城台和战台。匈奴人也知道长城一旦筑造完以后,他们偷袭成功的机会将更少了,所以加大了偷袭的频率。
    失败多次以后,他们吸取教训,常分成小股士兵偷袭,让你防不胜防。因此,筑城的隶卒也把弓箭和刀矛等武器放在身边,以便随时做好反击。
    这天中午,一股匈奴骑兵,又偷袭万喜良他们所在的这一段城墙施工工地。因为是中午,刚刚放下饭碗,他们正准备稍为休息一会再上工。
    发现敌人来了,有的忙登上烽火台燃放烽火向四周的邻台告急,有的吹起笳角召集士兵和隶卒,有的很快拿起弓箭,向狂风般卷来的匈奴骑兵放箭,想阻挡住他们。
    万喜良放下瓦刀,拿起大刀,走下城墙。眼看匈奴骑兵席地而来,秦兵拼命的放箭仍阻挡不住,因为骑兵手中有盾牌,身上穿铠甲,弓箭一时奈何不了他们。忽然有人喊:“砍马脚,砍马脚!”经他一提醒,大家便提了大刀冲上前去砍马脚。这一招果然奏效:即使砍不断马腿,但只要一击中,马受了伤,奔跑不成,马上的人只好下马肉搏。匈奴骑兵的马上功夫了得,但下了马搏杀的工夫远远比不上以步兵为主的秦兵。
    万喜良挥舞大刀冲进敌阵。
    战争总是残酷和危险的。匈奴骑兵也不是傻子,他们很快发觉了秦兵的意图,想通过砍马脚击败他们。于是匈奴骑兵旋风般挥舞着手中月牙形的长刀不让秦兵接近他们,而秦兵则一手持盾牌,一手拿着大刀贴近匈奴骑兵去砍击匈奴的战马。
    这样做的危险性在于一击不中就有可能被马蹄踩中或被马上的骑兵击中。
    混战之中,万喜良不小心受了箭伤。因为他毕竟没有受过系统的军训,作战时免不了顾前不顾后。那是一支冷箭,还插在万喜良后背上,轻轻地晃动着。同伴们看万喜良中了箭,都走过来围住,想护住他让他退出战斗。
    万宁一见急忙冲过来:“快走,我掩护你。”
    万喜良和万宁边打边撤,眼看就要离开战场了,他们身后传来刀枪格斗时发出的金属声,呐喊声,惨叫声。突然,不知道又从哪儿冒出来一股匈奴骑兵,眼看就要乘乱冲进刚筑好的城墙。万宁不得不放开万喜良对他说,快,快走,回过头就去对付第一个冲向城墙的匈奴骑兵。那人异常剽悍,身手敏捷。有一回合,那人差点用马刀击中了万宁的颈,好在万宁一闪身让了过去,但第二刀接着又斜劈了过来,万宁不由得“啊”了一声。万喜良一听,立即回过身举起刀接住了那一刀。
    就在万家弟兄勉强对付那个匈奴骑兵的小头目时,旁边又冲来了两个人,围攻万喜良。那些本来在城内造饭的人,看到他们俩处境十分危急,忙拿了刀枪冲过来。但一刹那间,万喜良因为箭伤同时又因为帮助运石条时右臂受了伤,刀拿在手中反击不力,被一匈奴骑兵刺中了举刀的右臂,顿时血流如注,倒下了。其他人一见,也来不及腾出人手来救助,全力以赴对付冲进城内的匈奴骑兵。一直打到夕阳西下,匈奴人也察觉今天想冲入内地掳掠一番的企图不可能得逞,就呼啸一声撤走了。
    待大家回头来救治万喜良时,万喜良奄奄一息,翕动着双唇,想说什么别人也听不清了。只有万宁把耳朵凑近他的脸,终于听清了他断断续续说出的三个字:“孟,孟姜女,”就头一歪死了。
    万宁和伙伴们含泪在城内堆了一个小土包,用一块木牌在上面写了“万喜良之灵位”几个字,把他埋了。
    万喜良去世后一个多月,孟姜女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了长城脚下。
    孟姜女几乎让万宁认不出来:又瘦又黑,而且有了些白发。
    一见面万宁不忍心把万喜良去世的噩耗立即告诉她,只好对她撒谎说万喜良被调到另一个地方去筑长城了。
    住了几天,孟姜女坚持要再去寻找万喜良,并说,如若见不到万喜良,死不瞑目。
    万宁考虑来考虑去,决定第二天把万喜良去世的事告诉孟姜女。
    半夜时分,万宁在梦中见到万喜良高兴地对他说,我马上就要看到孟姜女了,真的。
    然而,早上一觉醒来,眼前的一幕却让万宁大吃一惊。
    原来,紧靠万宁他们这一段城墙的是一堵山石混杂的山体。正值春夏之交,一场大雨以后,夜来山体崩塌,爆发了泥石流,山洪夹杂着泥土和石块冲垮了山下的这一段城墙。
    当万宁带着孟姜女逃出危险地带,回头一看,埋葬万喜良的小土堆当然被冲平了,连同那木碑和万喜良的尸骸都暴露在外。孟姜女眼尖,不顾一切跌跌绊绊爬过去一看,什么都明白了。
    她抱住万喜良的尸骨和木碑,哭得死去活来,任谁也劝不住。
    王奇也闻讯赶来,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孟姜女,承诺有机会把她带回老家去。孟姜女说,她不回去,她要永远和万喜良在一起,守着他。
    从此,孟姜女白天帮着士兵们做饭洗衣,早晚给万喜良敬香上供。
    晚上,睡在草铺上,孟姜女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会儿看到万喜良笑咪咪的向她走来要拥抱她,却老是抱不住她;一会儿看到万喜良举着寒光闪闪的大刀与匈奴骑兵搏杀,却被一刀击中,不禁把她吓得叫出声来。惊醒以后只觉一身大汗淋漓。
    临近清晨,孟姜女又醒来,她要早点起身帮大厨房里蒸窝窝头,煮稀饭,然后洗衣服。
    忽然,她在和窝窝头面的空缸旁边似乎听见了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因为不放心,她又贴着地面仄耳细听,还是隐约听到了答答答答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她立即想到这可能是偷袭的匈奴骑兵,便匆匆爬起来去告诉睡在隔壁的万宁。万宁现在是这段长城烽火台的台长了。万宁一听,说,很可能是。随即拿起长剑去集合士兵了。
    这一次,由于对匈奴骑兵的袭击发现早,准备充分,所以损失最小。而对方看到秦兵已在城墙外列阵做好准备,并没有交手就退回去了。
    事后,万宁对孟姜女说,今天你立了一大功。万宁向上司回报以后,上司也夸赞孟姜女做得好。并且命令各烽火台也这样做,同时决定为孟姜女增加一份兵饷。
    有一次,孟姜女走过和面的大空缸旁边,咳了一声,空缸便发出嗡嗡的声响。她想,如果把大的空缸埋在地下,人贴着地面,是不是能听到更远处的马蹄声呢?
    她请万宁帮忙,做了一次试验,结果证明她的设想是对的。
    他们在埋着的空缸旁边贴着地面便可以听到更远处的马蹄声,而且更清晰。如果同时埋几个缸的话,还可以辨别来袭的匈奴骑兵的大体方向和人数。
    因此,孟姜女很快成了名人,连始皇帝的大儿扶苏都知道了,下令越级提拔她为上将军。
    每天清晨,当群山披上万道霞光时,孟姜女就披上金光灿灿的铠甲站在高高的烽火台上远眺北方。
    北方的风掠起她头盔下的长发,如烟的群山在她的目光中显得悲壮苍凉。她感到无数的万喜良和她站在一起,守卫着秦帝国的万里边陲。
    后来,附近的烽火台每一次从远处看到她升起狼烟时也立即点燃烽火,大家都相信孟姜女预报军情的准确性,事实上也是如此。
    孟姜女的故事传颂千秋。
    如果说孟姜女哭倒长城的传说成为后来秦帝国崩溃的烽火台,那么孟姜女这个人的历史传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座耸立在历史崇山峻岭之中的雄伟的烽火台。
    啊,烽火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