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首歌再次在耳畔响起

楼主:死亡逻辑 时间:2012-05-03 03:41:51 点击:21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去年金秋八月,我走进彩云之南的古城丽江。一个夕阳西下的薄暮,我和爱人休闲地漫步在五花石铺垫的古城深巷里,秋风习习,巷里缓缓飘来《思故人》,歌声伴着巷中路边叮叮咚咚流淌的清泉声渐渐飞向远处。“可知曾有仙山,中有琴台临川,傍沉香一盏,诗人为我弦歌一段。我曾见君立如玉树芝兰,月在天,君笑若朗月入怀,千年一场大梦,梦醒不见旧山川,不见了琴台。我曾诺,共君踏月览名山。君也诺,共我御风赏晴川....."。八月的丽江正是满城金色桂花绽放的时节,无论我走到何处,空气中都弥漫了浓郁的香气,穿入鼻腔,沁润心脾。远处,白色的苍山静卧于蓝蓝的天空下,天空蔚蓝,淡云轻飘。
    歌声反复在幽幽的小巷飘散,甜美地流入我的耳际。我一边漫步,一边思考歌中感人的歌词。突然,一个外国少女和一位七十开外的外国老人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将目光投射到他们的身上,那少女的肩上披着长长微卷的金发,两只手挽着身边看上去似她爷爷的人。少女仰着白皙的脸,时而笑眯眯地看着爷爷,不停地说着什么。我加快了脚步,追上他们。:“Seline,This is the place where my grandpa sacrificed”(赛琳娜,这个古城就是爷爷牺牲之地)
    傍晚夜幕降临了,古城丽江伴着丝丝的秋雨,进入了静静的思绪中。夜里,路灯在细雨里点亮,雨从屋檐上不停的滴落。无数座古式木楼的窗子里透出灯光来,一阵小提琴声从窗户里飘出。夜雨不停地下着,琴声低婉透出忧怨,不由得让人伤感。我一直寂寞地站在房间的窗户旁,观察我眼前的夜景,这琴声的婉约闯入,打断了我的注意力。我睁大了眼睛,朝着琴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位窈窕少女手托一把小提琴,站在我斜对面的窗前优美地拉着,不远的椅子里坐着一位老人。“她为何独自在这古城宣泄内心的伤情?她和这座城市与我和她同住的木楼又有着什么联系呢?我不好意思久站在那里凝视不远处的她,担心她会发现我专注的神情,或许会看穿我的痴情,我不好意思地离开了那扇玻窗,慢步回到我的床边坐了下来。
    我在柔软的床上躺了下来,那忧伤的琴声仍在不停地飘散。我思想的闸门打开了,想起了远方的女儿。女儿出国去希腊已经三个月了,来丽江前几天,她在电话里说到爱情海的纯净蔚蓝,希望我和她妈妈在丽江多玩几天,千万别错过去泸沽湖。夜深了,窗外的细雨一直下过不停,雨滴从屋檐上落到庭院的石板上,发出嘀嗒嘀嗒的轻声,仿佛是秋夜的心脏在轻轻的跳动,为这静静的客栈带来温馨和柔和。
    第二天傍晚,我和爱人坐车游了泸沽湖回到了丽江客栈。由于天时还早,我爱人独自去客房休息去了,我在客栈门口不远处的右边坐了下来。那里有一个茶台,台上有一壶铁观音和一盘香梨。茶台后面坐着一位年轻可人的姑娘,她见我坐下,笑眯眯的向我打了一个招呼,“您好”,不久我向她打听了有关纳西族的一些传说,她一一向我作了简单的介绍。后来那姑娘说我们客栈来了两位美国人,一位是美国老人,另一位是位年轻的美国姑娘,她是老人的孙女。正此时,我前面上方的楼梯上走下来一老一女,我忽然想起了昨夜窗前的情景。当他们走到我的身边时,我站起来对她们说道:“你们好!请尝尝我们的普洱茶,好吗?”两位客人坐了下来和我聊开了。
    老人的妈妈叫丁淑兰,故乡在丽江。1942年2月美国飞虎队来到我国云南帮助我们打击日本侵略者。她当时还在云南师范学院音乐系上大学,主修西洋乐器。由于品学兼优,她被学校选出来组成欢迎慰问团,欢迎美国飞行员。不久,一次舞会上她认识了一位叫赖特的空军飞行员。从那以后,他们来往逐渐多起来,慢慢赖特爱上了淑兰。由于战争如火如荼,他们约会的时间很少。42年7月18日赖特驾机和日本空军进行空中格斗时打下了三架日本飞机,他受到美国空军飞行团的奖励,正好丁淑兰回到了丽江度假,得知这个消息,她立刻跑到丽江来祝贺赖特。此次丁淑兰做出了伟大的决定,她和赖特结为百年之好。结婚不到一天,赖特又接到新的战斗任务,于第二天返回了飞虎团。没想到这次分别对于丁淑兰和赖特来说就成了永别。就是在这次和日本空军进行空战时,赖特的飞机被击中后还没落地就在空中起火爆炸了,事后经丽江县政府派人收集了赖特尸体的零星残骸。美国托中国外交部将这不幸的消息传告丁淑兰时,淑兰伤心得昏了过去,因为当时淑兰已经怀上了赖特的孩子。
    1943年11月,丁淑兰在丽江生下了一个非常健壮的婴儿,取名叫赖特丁,不久赖特的父亲得知自己的孙子降世了,老人家高兴得老泪纵横。他流着眼泪说:“汤姆呀,你的孩子来世了”。老人家从美国急忙赶到中国将儿媳和宝贝孙子接回美国三藩市。从那时到1978年,由于中国和美国没有建交,丁淑兰一直没有回来。1983年在丁淑兰离开丽江40年后,首次回到故乡丽江。从那时开始,每次她回来都赶到赖特牺牲的地方祭奠赖特。83年丁淑兰已经63岁,但她仍旧坚持亲自拉小提琴来抒发对莱特的怀念。多少风雨伴着淑兰的苦苦相思,淑兰丽江老家桂花红了又谢了,玉龙山上的雪白了又化了,丁淑兰的头发也白了。2006年9月,丁淑兰患重病住进美国三番市的一家医院,在她弥留之际,她含着悲伤的泪水,吃力地对着她眼前的儿子说:“孩子呀,我恐怕活不了多时了,妈妈告诉你我死后你一定要抽时间回到我的故乡中国丽江去祭奠你爷爷,好吗?”“好,妈妈!我一定会!”丁淑兰不安地闭上了眼睛。她走了,走得如此的凄婉,她把对莱特的思念整整藏在心里60年。
    那晚我第一次听到中美两国的民间还有这般凄美的爱情故事时,我的心被彻底的征服了。以前,我总认为美国人很坏,狠毒,只要我看见美国人,我就想到他们支持蒋介石枪炮和飞机,蛊惑国民党和共产党打内战,致使我国民不聊生。我久久不能入眠,沉侵在复杂的思绪中,不知那场战争给中国人民、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多少罪恶和灾难。第二天一大早赖特.丁和他的孙女动身去丽江祭奠老赖特,我和爱人深受中美两国爱情故事的感染,决定和赖特.丁随行前往老赖特牺牲的地方做一次有意义的祭奠。
    我们坐同一辆山地越野车,从丽江向西行驶了两个来小时,在200多公里的山地边停了下来。眼前呈现出一片开阔地。我打开车门,起身将赖特.丁搀着下了车。我们大家来到一个小小的山丘上,展眼望去,眼前的一大片地方早就被青草覆盖了,厚厚的草甸上开满了各种野花,红的,白的,紫色的和黄色的,在秋天的阳光下,凉凉的微风中轻轻地摇曳着。赖特.丁和孙女按照中国人和美国人悼念故人的文化方式,赖特.丁拿出三只香,插在土丘的西面,然后点燃,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愿上苍保佑我父亲的灵魂吧,愿他在天堂过得幸福!”孙女用右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接着说道:“My God,May you bless my greatgrandpa and our great air pilots and wish them to live happily!”然后她将准备好的白色花瓣抛向空中。花瓣纷纷地飘落到松软的草地上,仿佛是故人无数的灵魂变成了美丽的花朵。接着孙女拿起小提琴拉了起来,忧伤而悲凉的琴声伴着草原八月的秋风向着低矮的天空飘散,将我们无限的哀思寄给几十年前牺牲的亡灵们,给他们捎去我们深深的缅怀。
    那天我们回到客栈时已经很晚,浓浓的夜色降临到丽江古城,降临到我们住的客栈。庭院内一盏盏点亮了夜,暖融融的灯光将整个庭院照得十分温馨和平。我打开旅行日记本,开始了我的笔下漫步。突然,悠扬的小提琴又想起来了,我再次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我斜对面二楼窗户边美丽的倩影,想起了三天前在古城深巷里听到的歌,。“可知曾有仙山,中有琴台临川,傍沉香一盏,诗人为我弦歌一段。我曾见君立如玉树芝兰,月在天,君笑若朗月入怀,千年一场大梦,梦醒不见旧山川,不见了琴台。”
作者 :鱼鱼鱼干 时间:2012-05-04 02:44:05
  心事了无痕,安安静静,平平淡淡
作者 :小哓君 时间:2012-05-04 10:03:33
  人生啊,就是这样子,呵呵
作者 :轻弹你的伤 时间:2012-05-04 12:15:24
  有些事情想也想不明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