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荼蘼

楼主:上海婚介网 时间:2012-06-05 11:48:48 点击:32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壹】
    “你真的决定了?”
    顾汐衫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幅度虽轻微,却也坚定。
    眼前的这个苗族女,不过二十六七,虽不如面前的江南女子清丽,却又浸足了苗寨的韵味。如果说汉家女的大眼睛是西湖波粼,她的眸子就是猫晶乌透。如果说汉家女发丝似风肌肤胜雪,她就是发缎乌锦肤质暖阳。若是说汉家女是一支水养玫瑰,她就是一株砂里荼蘼。
    她把汐衫扶起,转过身往前走,也不回头:“苗蛊绝不是儿戏,会有反噬,或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不在乎,只要能挽留住他的心。”汐衫追上她继续说,“云南的苗族人几乎都已汉化,而依旧会蛊术的不是隐居避世就是年逾百岁,这个寨子只有你——蓝翎姒。”
    蓝翎姒坐了下来,叹了口气:“看到你,就想到以前的我。”说到这,她便停住不再说了。三四年前翎姒还和现在的汐衫一般大,常常离开寨子一个人去丽江住些时日,那一年在丽江的古镇水乡遇见了出游的作家章铭滇。当时他一个人站在桥岸边欣赏夕景,俯身摘下一支荼靡花,一抬头便遇见了翎姒。一失神,手中那支新鲜的荼靡花滑落跌在翎姒的手臂上。
    “我答应你。”半晌,翎姒淡淡说道。
    
    【贰】
    “苗蛊中有一种情蛊,中蛊之人会对下蛊者一生死心塌地,一想起心爱的人便会感受到噬心之痛,唯有见到此人心痛才会停止。若中蛊之人终究背叛了下蛊者,将会暴毙而死,下蛊者也会因蛊毒反噬付出生命的代价。”
    汐衫拨弄着蛊坛里收集来的仅仅几只毒虫,耳边回响着翎姒的叮嘱。“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她看着坛里爬来爬去的毒虫不由缩了缩手,久居城市的女子,毕竟还是怕这些蠕动的深不可测的活物。
    “啪。”汐衫一惊,回头竟看见翎姒虚弱地跌撞在门上,她手里拿着土黄色纸张包裹的东西,额上涔涔冒汗,一只手捂紧胸口抽搐不已。
    “蓝姐姐你怎么了?”汐衫从未见过翎姒这样失态,一时手忙脚乱。
    “心……心好疼……”
    “难道,难道你也被人下了情蛊?”汐衫心里一紧。
    翎姒捂着心口忽的抬起头,冷冰冰地望了汐衫一眼,把汐衫的疑问全部堵了回去。她何尝不知道,她的情蛊犯了。
    铭滇离开云南后,翎姒怕他不能遵守承诺回来伴她一世,暗自下了情蛊。许是当初翎姒年少道浅,虽下了蛊,铭滇还是一去不回,反而蛊毒反噬了一部分在自己身上,每个月心若啃噬。
    “这包东西是无风自动草、隔河相连柳和春猫尾上毛。”翎姒支撑着把手上的东西塞给汐衫,“在农历五月五日,聚置九十九种毒虫配上这些东西,每日以自己的心血喂食,九十九种毒虫厮相残杀最后存活的唯一一只便是蛊王,便得情蛊。”
    汐衫伸手接过,无意间露出皓腕,只见其上赫然刺着一朵荼靡花。翎姒一怔,抓过她的手臂问道:“这是?”
    “铭滇说他最喜欢的就是荼靡花了,有一种莫名的牵念。所以我总觉得他心里还有别人。”
    翎姒不自然地笑了下,暗暗捂住自己的衣袖。其实,她才是荼靡花的第一个主人。
    
    【叁】
    看着汐衫每日刺破手指,鲜血一滴一滴染上蛊坛,翎姒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下蛊时的情景。或许当时下轻了蛊毒,铭滇才会欣赏玫瑰,但终究忘不了荼靡。
    “不行,不能让汐衫下情蛊。”翎姒自言自语道,“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要留下汐衫,才能让铭滇寻她寻到云南,我才能再对他下一次情蛊。”
    如何让汐衫的蛊坛失效,翎姒抬起手臂,一朵精致百倍的荼靡花绘刺绽放在肌肤上。如果不是铭滇手中的荼蘼花落在自己手臂上,如今她的手臂上怎么会有一朵为他绽放的荼蘼刺青。
    “这是三色的荼靡花,在第九十九日喂食给蛊坛里的毒虫能事半功倍。”翎姒笑嫣嫣地递给汐衫一朵刚刚摘下的新鲜荼蘼。这株荼蘼花,其实是翎姒每日用自己的心血培植,时三月而开花,根茎叶脉交错的全是翎姒身上的血蛊。血蛊培植出花蛊,再喂食蛊王,以毒攻毒那么情蛊便毫无作用了。
    “蓝姐姐,铭滇说他要来云南找我了呢。”汐衫举着手机兴高采烈地从炼蛊的屋子里跑了出来,“这次我来云南,没有告诉任何人,手机也关了,他这么久没有我的音讯,看上去很着急。”
    翎姒揉了揉手中的荼蘼花,笑道:“他一到云南你就可以给他下蛊了,再不用怕他的心里有其他人了呀。”
    
    【肆】
    翎姒刚从山后的溪涧处回来,刚刚绕到屋外,便远远地看见门前汐衫和一个男子在说话。即便是背影,翎姒也一眼认出,他就是自己未归的心上人铭滇。
    没想到刚刚从山涧蛊坛得到情蛊,他就回到云南了。此刻恰巧是黄昏,一日之中蛊毒最强盛的时刻。不管他们在说什么,只要翎姒隔着这几十米轻轻动一下手指头,情蛊就会毫无踪迹地飞落在他的衣服上,铭滇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衫衫,你怎么跑到这里了?你忽然人间蒸发了,我不知道急成什么样了到处找你,找了这样几个月,才无意间发现你订了去云南的机票。”铭滇拉着汐衫的手焦急道,“就算我有什么错,你可以怪我但别这样让我担心啊。”
    “那我问你,为什么你最喜欢荼靡花?还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牵念,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了?”
    铭滇的眼神忽然黯淡下,松开她的手:“我也不知道,总觉得一想起荼靡花心口就微疼,不去想的话更如蚁蛰。”
    翎姒躲在屋后,借着黄昏的最后一缕光芒把情蛊放了出去,悄然地落在铭滇的身上,浸入肌肤之中。
    汐衫应该早在铭滇到来的第一时刻就下了所谓的情蛊,殊不知她的情蛊早已被三色荼蘼失效。翎姒下的蛊,才会让他的心一生一世臣服自己。她轻轻地扬起微笑。
    铭滇沉默了半晌转过了身,“衫衫……”翎姒激动地期待着意料中的这一幕。
    他又一次拉过汐衫的手,拿出一枚戒指缓缓为她戴上:“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就用一辈子让你相信,我心中再无他人。”
    怎么会这样!翎姒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可能的,汐衫下的蛊分明早已失效,怎么会……
    铭滇应该是向自己走来,应该是再也记不起汐衫是谁。怎么会……
    “不可能!”翎姒想大声呼喊着冲出去,可是……可是,自己怎么动不了了,定在了原地,声音也无法发出。
    “衫衫,我们离开云南吧,我们回去,给你一世的承诺。”翎姒眼睁睁看着汐衫亲密地挽过他的手,两人相依相傍地在她视线里渐行渐远。
    不,这不可能,翎姒无法动弹,一行清泪无声无息地滑落。自己的道行是整个苗寨里除了一个隐世的百岁蛊婆之外最高的,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下蛊失败。
    “姒。”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她的侧边。翎姒抬起眼睛,泪眼中竟然模糊地看见了蛊婆。
    “蛊婆,为何我的心越来越疼,快要窒息。”翎姒用腹语向蛊婆求助,此刻的感觉如同千针万剐,身体发肤一同燃烧炙热。
    “真是糊涂。你曾对他下过一次情蛊,却误以为自己下轻了蛊,这次又一次下蛊使得他和你身上的蛊毒更加一成,而偏偏汐衫兑了荼蘼的假情蛊解除了他身上双重的蛊毒,所谓关心则乱。如今四重蛊毒一朝全部反噬到你的身上,婆婆也无能为力了。”蛊婆长叹一声,拄着拐杖蹒跚着离开。
    翎姒忽然觉得浑身无力,心口的啃噬如火裂刺,眼前的场景早已模糊不清,依稀中仿若看见荼蘼花艳极而败,看见花开成海,情至荼蘼。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