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爱在,恨在,痛在,情在

楼主:一叶归帆 时间:2012-05-22 11:58:21 点击:18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是一个庄园,在一个山谷的寂静的森林里,只有三五户人家,在这里隐居,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多种高梁,盛行酿酒。这里的庄主有着显赫的过去,曾是大理国王后、妃子世家的后裔,追溯到之后便是大理的世家生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娶了苗疆的女子而后生的一双子女。
  民国,曾有几许动荡,女儿因不顾家人反对,嫁出了村庄,随夫到了临国异地,日子无比的辛苦,但,因为勤劳,且酿酒在行,还算过得美满,生了四个小孩,大儿子阿烈,拜了马家为干儿子,后名马烈,二儿子润发,三妹阿娣,小女儿就都称呼小妹,玉小妹。因为先生是个秀才,也算是有教养之家,对子女也谆谆教诲……
  当第4个小孩,他们的小女儿一岁的时候,不幸却降临了他们,父母双双辞世,留下一个婴婴待乳的婴儿。长子因为受到动荡社会的引诱,当了右派,成了国民党的爪牙,次子和三妹也就五六岁和七八岁大的小孩子,一个大家庭,一个书香的家庭自此没落。那时候,为了生活,人们变得残忍,大哥和家里成了势不两立的死敌,总是抓着弟弟妹妹们欺辱,完全丧失了亲情所系的温良,因为界限的清楚,因为榜样是要给别人当列子的对象,所以,对自己的亲人更是斗得特别凶,这样过了两年后,靠帮人家干活,靠别人帮助和施舍的两个孩子已经疲累得无力养得起4岁的妹妹,但依然坚持着,困苦着,后来,邻村的一家表哥和表嫂,提意把小孩子给他们来抚养,长大以后和他们的儿子婚配,的确,三四岁大的娃娃儿,灵动着大眼,姣好的脸上因为被晒得些黑所以隐盖了很多的美色,看吧,将来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表哥表嫂的脸上难隐喜色。
  小妹被送走的后几年,长子被抓,以枪决,抛尸荒野,家人并不伤心,因为他的恶劣行径,认为他死有余辜,罪有应得。但很多年后,弟弟妹妹们还是会挂念,毕竟,那是一个亲人。
  小妹十二岁的时候,举行了认亲礼,表哥变成了公公,当时大人们告诉她须改口叫爸爸时,小妹睁着乌黑的大眼睛问姐姐,为什么要把哥哥叫做爸爸,我们的爸爸不是屎“死”了吗?因为小时候的口吃使小妹的话总是咬字不清,幺女十五岁时,正式婚嫁,从偏房嫁到正房,举行得颇隆重的婚礼,之前,因为说非等妹妹婚嫁后的三妹阿娣,尽管有人说媒,但是因为:个性太强悍,干的全部是男人们的活,而且又是个大脚,加上已经是二十二岁的她,很少人问亲,家里本就一贫如洗,两兄妹相依为命,再加上家里寒酸,润发也娶不上媳妇。
  二哥润发二十五,已经是一表人才,村中有一悍妇看上了他,并霸占了他,那时那女人的丈夫多病,看着活不了几年,于是,她坚决不许他找媳妇,对润发说,他要是敢喜欢哪家女子,她就找人****那女子,撕烂她的脸,那是个很厉害的女人,极其恶毒,和村里的很多男人有染,丈夫病在床头,她还能和别的男人在帘外寻欢的女人,这样拖了一两年,丈夫依然不死,她一下猛药,一碗鸡汤送着归西,然后,润发三十三岁时娶了那个妇人,还有扶养她的三个孩子。嫂子是如此厉害的角色,又怎能容得下一个三十岁的小姨子老姑娘,千方百计想把她撵出家门,三妹也知道往后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当嫂子娘家有一个打铁的光棍上门提亲时,无比献媚的嫂子,好说歹说,无奈之下,阿娣嫁给了那个铁匠,长她八岁的老男人二发,那时,经常挨打。在那个男人是天的社会,打女人就算家常饭,很多家亦是如此,这是整个村的腐风,铁匠家即最为严重,阿娣常被打得鼻青脸肿,但能怎么样呢?又无法回娘家哭诉,嫂嫂又是那样的人,哥哥的日子也难过,能怎么办?不就只有忍么,每天,阿娣要帮丈夫打铁,那是多重的铁锤呀,一开始时阿娣的双手每天都疼到抬不起来才休息一会儿,在丈夫喝醉回家,还得挨拳头,别个夜晚,还得洗净身子侍候,这些都可以忍,但,那个男人还有别的女人有染,这是阿娣无比痛心的事,总是想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很小的时候,他们的感情如此真挚,眼里只有彼此,那么地相爱相持,这时,泪水滑下阿娣的脸,就连黄泉路上,也要一起归去,阿爹阿娘呀,阿娣越想越伤心地痛哭,丈夫却更加变本加历,挥拳相向,打倒地下直至爬不起来,打断了肋骨,整整躺了一个半月,这期间,他却从未放过他,在伤半个月后,他强行地欺辱她,对她说着是她做妻子的责任,强行妻子是丈夫的权利……
  是因为嫁错了人,如果丈夫不是那么强悍,说真的,她能打得赢他,如果真的硬拼,他们也许势均力敌,女人,天生弱小,思考太多,当她病好决定跟他来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阿娣怀孕了。
  就这样,许是命运的弄人,他们有了第一个儿子,这时候,家庭矛盾有了一些缓和,除了传来的一些他的风言风语,和别人有染的传闻,阿娣是个嘴巴不饶人的女人,劳动上也决不拜下风,这期间,阿娣想着为了儿子,所以努力的干活,家境有一点好转,苦才有一点点的回甘,由于阿娣对丈夫的情妇的怒骂,无理取闹,让那个女人状告到丈夫的耳朵里,正在给儿子喂奶的阿娣,被丈夫扑倒在地,儿子丢到床上,哇哇哭叫的孩子,只因为没有吃到使他饥饿的奶水,而那扑捕在女人身上的男人饥饿,是因为无限的愤怒和强占的****的驱使,不顾女人背上的擦伤,疯狂的驰骋,像极了一头红眼的狼……
  接着,第二个孩子,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出生了,男人一看是个女儿,很不高兴,女儿,拿来干什么,赔钱货,泼出去的水。虽然这样说,但是,再怎么也是自己的子女,忍了就忍了,还没满月,阿娣就下地操劳了,是的,那个男人有点了不起的地方不是他会打铁,而是会看一些妇科病,那些女人勾上他也是因为这点,虽然说他经常打阿娣,却不会在“经期”时强要她,因为如果那期间欢爱,会给女人留下伤病,比如双腿浮肿等。
  儿子和女儿大一点,他的酒喝得越来越多,因为大儿子已经懂事,每次他想要打她,儿子都会在一旁看着,呆呆地,一双大眼睛,他有了禁忌,的确,他是要有所禁忌,如若他不忍让三分,以后儿子把他丢了喂狗也有可能吧,看她是怎么教孩子的,不可否认她确实懂一些教养,识些礼数,但你看他怎么教他们讨厌她讨厌的人,当着孩子的面说人家的是非,道人长短的。平时两个孩子一边睡一个,想也不成,慢慢的开始要看她的脸色,不然就抓过孩子搂在怀。
  他转而打孩子,一有不顺就打,每次阿娣都会把孩子护在怀中,他懂得适可而止,不错,是打,打阿娣,在孩子面前有所收敛,但还是打,那是他的大男人的尊严,打老婆天经地仪的想法,父母打孩子那是在教他,如此的倘然。
  大儿子上学,他把两个孩子送了去,让大儿子拖着、背着小女儿,然后对阿娣说,你以为你有靠山了吗?你以为拿着孩子当挡牌,我就对你没法子了吗?嗯?边说边解着衣扣,还不给我躺下,你忘了咱个侍候丈夫了吗?阿娣起身打算出去,不理他,心里也真的有些怕,却还强自镇定,手才抓住门扁,他一个箭步,从身后抱住阿娣的胸,早已打开的裤头,在阿娣感受到胸口的疼时,他已经扯下她的裤子,把她抵到门板上,强行霸爱,品甘食髓,是的,阿娣越是抗拒,他越兴奋,他揉她,压她……
  后来,又压大了阿娣的肚子,二女儿5岁的时候,弟弟降生了,弟弟出生的那天,他和人在闲聊,说若还是个女儿,他不会给她宰鸡炖汤吃,却不想被里屋的阿娣听到,她悄悄地生下孩子,抱起,打算不告诉他,不想迟来接生的妇女,一时口快,等看见她示意不要说时,话已经出口,是个儿子,那男人就笑着慌忙去宰鸡下锅,自此,他们再也没有欢爱过,因为,三个孩子,护着母亲,他打她时,孩子们齐齐挡在母亲前面,但,只有阿娣知道,他是因为想她。
  二十年后,他病逝,他死时,阿娣在大儿子家,没回来看他,他病时整天咒骂阿娣没良心,他病成那样也不回来看他。
  他下葬那天,阿娣在一片高梁地上,看着风吹的高梁,落下两行清泪……
  二十五年后,阿娣的哥哥和妹妹相继过世,哥哥和那个女人只有一个女儿。
  三十年后,阿娣辞世,死前嘱咐子女,决不葬在男人的旁边,把她葬在看得见家乡的方向,那能看见一片片大红高梁的山坡,那里有家的方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