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以爱为名

楼主:小猫饿死了 时间:2012-06-17 07:22:29 点击:22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海岸的对面闪着迷人的霓虹灯,迎面拂来带有湿气的海风。天空在城市灯光的映照下,漂浮着一朵朵瑰紫色的薄云。但这些都属于海的对面的,我的头顶上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高中时你谈过恋爱吗?”K问。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我说。
    “此话怎讲?”K来了兴趣,“难道你高中女朋友住在遥远的加勒比海?”
    K经常说这种“冷笑话,对此我早就习惯了。海风依旧吹着,我捡起一个海螺,放在耳畔边倾听,却什么也没听见。听说海螺会唱歌的,这应该是骗人的吧?
    “我的意思是:我高中时的女朋友,是从未来来的。”海风呼呼地吹着,声音仿佛要被这风吹散在天空中。
    “哦?”K侧着头说,“这么神奇?你倒是说说其中的故事啊。”
    我把手上的海螺扔到海里。“沙沙沙”,海浪拍打的声音。
    “可以,不过你不可以插嘴。”我说。
    K安静了下来,盘着腿,眼睛凝望着海的对面。
    
    十五年前,刚上高三。那时每天起早贪黑地上课下课。上枯燥乏味的语文课、做永远也做不完的作业、吃硬如铁丝的炒面。总之生活平平常常,少有惊心动魄的回忆。是典型的“被高考制度下残害”的一代。
    一切的一切,都在某一周的班会课改变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班主任L在讲台上,不知疲倦地将关于高考的事。我感到无聊,看着窗外的花花草草和蓝天白云。今天真是一个美丽的日子。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忽然,我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风和云仿佛静止了,落叶定格在了空中。窗外的景物好像停止了运动。
    “下面,让我介绍一位新同学。”班主任L在台上说。
    然后教室门被推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她穿着粉红色的外套,长牛仔裤,却没有想别的女生那样伶这个小挎包。“我叫潘然,从Y中转来。能够在S中学习,尤其在20班学习,是我的荣幸。”说完后,她很有礼貌地对大家笑了笑。我认为办理的女生,都不太可爱的想法从此消失。
    中午,我象往常那样在饭堂吃饭。饭桌上出现了一个黑影,一抬头,是她。“宝宝,你好啊。”她说。我立刻向四周望去,以为他在喊谁。“就是在叫你啊。”她的声音既甜美又坚决。
    我放下手中的筷子,对她说:额,同学,我像你弄错了,我不叫“宝宝”,我叫。。。
    “陆子明!”
    她的回答使我感到有些惊讶:班上没有点名册,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可能是别的同学说给她吧。”这么想,心里稍微定了一些。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我对面了,正优雅地“解剖”碗里的鱼。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
    我重新拿起筷子,发现碗里多了几块白花花的鱼肉。“多吃鱼有好处,知道你平常不吃鱼的。”她头也不抬地说。“哦。。。谢。。。谢谢。”我有些受宠若惊。之后,她很安静地吃着饭,没说什么。直到我喝汤的时候——
    “你知道我是你的谁吗?”她问。
    还没等我把汤下,她就说:“我是你未来的妻子。”“噗!”我嘴里的汤顿时喷射而出,吐得满地都是。
    
    “她真的那么说?”K咽了一口口水。“她真的是你未来的妻子?”
    “是的。”我喝了一口啤酒,“她的确是我未来的妻子。
    
    从那天起,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我开始特别关注潘然。她学习很好,也很安静,与她身旁那些八卦女生格格不入。她没有再来找过我,好像那天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直到一周后的某个夜晚。
    那个夜晚我在家里做作业。因为我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因此不需要到学校晚自习。屋内的灯光很亮,屋外却黑得吓人。仿佛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要被黑漆漆的无底洞吞噬掉。
    ——门铃响起,响了三次。我抬头看了一下钟,8点30分。我走到门前,扭开锁。门开了,是她。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的?”我不可置信地问。
    她什么都没说,进了屋子,很自然地坐在沙发上。
    “你想知道关于你的未来的事吗?”她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关上身后的门,“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陆子明,身高1米78,1992年11月17日生。”她对我的话置若无闻,“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一名大学教授。6岁时因为贪玩,摔断了左手;16岁时因为中考失败,回到乡下读高中;18岁时确立自己的梦想,成为一名作家。”她滔滔不绝地讲我的身世,而且完全符合。我被她弄得哑口无言。
    “你到底是谁?”我瘫坐在地板上问。
    “我是你未来的妻子。”她说。
    “别开玩笑了!”我愤怒地锤了一下地板,窗外依然是黑漆漆一片,
    “我没看玩笑。”她平静地说,“明年的九月份,你将考上Z大。大二那年认识我,并开始追求我。大学毕业9年后,你将成为一家公司的老总,年薪过50万。。。
    “你闭嘴!”我被她念经式的话语激怒了——凭什么她对我的未来一清二楚?这太不公平了!
    “好阿,你说你是我未来的妻子,那你是怎么回到过去的?难不成是坐时光机回来的?”我带着嘲笑的口吻。
    她抬起眼睛:“正是。”
    我的后脑勺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
    
    “然后呢?”K有些迫不及待,“然后怎么样了。”
    “然后,”我的嘴角微微扬起,“然后我们就恋爱了。”
    现在,我仅记得和她在一起的一些片段。
    
    ——然,你为什么想见一下过去的我?
    想多了解你。。。
    只有这个?
    还想看看过去的你,和未来的你有什么不同。
    哦,那有什么不同?
    嗯。。。被未来单纯一些、调皮一些,和。。。笨一些。
    额。。。
    走吧,我们去后山,那里的空气可好了。
    那时是10月,我与她相爱不久。这个秋天,我们洒下了爱的种子。
    
    ——然,你认为什么是理想?
    理想就是只要努力,就能实现的代名词。
    那梦呢?
    梦,就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仅存在于虚幻。
    哦,那你的梦是什么。
    我的梦,就是能够和你永远地在一起,并永远相爱。
    听到她说的这句话,我怔住了。
    那时是12月,隆隆的冬天有她的陪伴,寒风不在凛冽。
    
    ——然,你对恋爱有什么看法。
    爱没有热恋暗恋之分,只有‘有’或‘没有’。
    哦哦。听到她说的这些话,觉得他要比我成熟很多。
    这些都是你对我说的哦。她笑了笑。
    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我们够永远地在一起的,是吗?
    当然。
    那时是3月,春天的水汽弥漫着整所S中,幸福的滋味,也弥漫着我的心房。
    
    ——然,我们考上Z大了。
    嗯,我知道,恭喜你。
    谢谢,也恭喜你啊。
    嗯。。。
    这一年多亏了你帮忙,我才能顺利考上Z大。
    最重要的是自身的努力。
    然,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也许。
    那时是炎炎的六月,爱情的种子终于生根发芽了。
    
    “这么说,你真的考上了Z大?那个女孩真的说中了?”K问。
    “没错。直到开学前,我还是相信我们是能够永远地在一起的。”我说。
    我拿起手中的啤酒,猛灌几口,铝制的瓶子被我捏得“咔咔”直响。
    
    高考完2个月的一天,我和潘然刚刚从法国旅游回来。她说过,他对法国的埃菲尔铁塔很向往,一直想去看看。
    那天晚上,我和她坐在阳台上,一起数着星星,一起听虫子的叫声,一起聊关于未来的事。说来也奇怪,那夜的星星特别大,像一颗颗发光的砖石。在工业污染如此严重的今天,应该很少见了吧。
    ——“结婚后我要送一颗大大的砖石给你。”我说。
    ——“哦,真的?不许骗人哦。”
    远处的波柏树,散发着厚重悠远的气息,在月光的映照下发出异样的光。
    ——“以后所有的家务我来做吧。”我说。
    ——“好啊,对我真好”
    夜色的树叶随风而漂,呈现出一种特殊的美。仿佛在纪念一些旖旎的事物。
    ——“以后我想让我们的孩子成为一名作家”我说。
    ——“嗯。。。这是你的理想吧。”
    我听见幕归的鸟,在屋檐下拍打翅膀的声音,听起来像遥远的地方有许多人在唱歌,一首温暖的歌。
    ——“然,我爱你。。。”
    ——“我也。。。是”
    那晚的风,实在太温柔了,我的视野开始渐渐模糊,在半醒状态下,只感觉到一片温和的花朵黏住了我的嘴唇,然后是苦涩的液体。
    
    醒来时阳光直射我的脸,潘然却不在我的身边。走进客厅,发现有一封散发着香气的信,打开来:
    
    子明: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液晶在一个你无法找到我的地方了。非常感谢你陪我走过的这一年,我过得很开心。
    还记得我在饭堂里喊过你宝宝吗?我就是这样叫未来的你哦。请允许我对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撒了一个谎:其实你未来,根本不是什么年薪过50万的老总,也没有考上Z大。你知道吗?未来的你经常对我所,你很后悔没有多读点书,让我陪你受苦了。可我真的不在乎,我知道的,你是爱我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另外,历史是不容更改的。也就是说,从你考上Z大的那一刻起,我和你在一起的未来,就全部毁灭掉了。2年后,你将不会遇到一个绞盘然的女孩,也不会去追求她、去爱她、去保护她。在未来的世界里,不会再有我的出现了。
    可我还是谢谢你,潘然是走了,在你面前离开了,并且永远也不回来了。但请你不要沮丧、不要懊恼。拥抱牵挂,拥抱花残。把我们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拥抱在你的胸前。碟对花的迷恋,风对天空舒展的无限迷茫。你一定要为自己的理想付出实践哦。青春时疼痛的代名词,我相信:年轻的你、阳光的你、坚强的你,是不会惧怕任何的失败和挫折的,对不对?
    最后,请允许我到奈何桥畔尚,喝一碗孟婆汤。每个人喝这碗汤是,都可以许下最后一个愿望,那么我会许:下辈子,我要做陆子明的合法妻子。不论贫穷,不论富贵,与他一起度过无数个春夏秋冬,生老病死。。。
    宝宝,你一定要幸福哦,找一个比我好的女孩,与你共度余生,至少今世是。
    潘然绝笔
    我放下信,泪已不知流了多少。
    时钟“滴答”地响,时针和分针都指着“12”这个数字。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只是今昔不是往昔。
    
    “潘然呢?她死了吗?”K着急地问。
    “她消失了。”我平静地说,“历史是不容更改的,与潘然在一起的那个陆子明,和考上Z大的陆子明,只能存在一个。她帮助我成为了后者。。。”
    风,终于停止了呼啸。夜,更深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还要加班呢。”我拍拍裤子上的沙子。
    我转过身,朝属于自己的公司走去。
作者 :小寒宁月 时间:2012-06-18 12:00:08
  谢谢分享,真的很好哦
作者 :泪忘了怎么流 时间:2012-06-19 07:19:55
  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作者 :博纳卡斯几阿 时间:2012-06-19 14:44:56
  喝彩,真是一篇好文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