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残颜葬

楼主:鱼鱼鱼干 时间:2012-05-02 02:16:49 点击:15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
    天下第一首富若家长女若娅嫣,自幼闻名于四海,从未出庄,却早已让天下男子销了魂而素有“天下第一美人”和“天下第一才女”之称的娅嫣却于一年前嫁与晋南王慕容祈鸢,郎情妾意,指腹为婚,缘分天定。
    出阁那日,侍女挥金撒银,晋南王府打造了黄金轿子,若家更是为她备下了十里红妆,试问天下,有哪个女子嫁的如她这般风光?
    所有人都欢呼跪拜,望着那宽大的裙裾如水般拖地而去,优雅的身姿越行越远。
    若幽嫣和若雪嫣站在大门前笑颜如花,姐姐出嫁了,带着她至高无上的封号,带着她的十里红妆,一步一步走向王府,走出她们的视线。姐姐天性善良好强,皇家那个阿修罗战场,不知会不会蒙蔽她的纯真。
    一年之后,
    先帝慕容青云驾崩,临终前昭告天下,传位于晋南王慕容祈鸢。祈鸢登基,减免赋税,轻摇善役,知人擅谏,,昱国国泰民安,富强繁荣,两月后,皇后若娅嫣顺利诞下龙凤胎,祈鸢大喜,大赦天下,并立长子慕容珩为太子,封长女慕容凝香为凝香公主。两年之后,娅嫣再次诞下皇子,取名慕容逸,天下大赦。
    五年之后,
    “祈鸢,听珩儿说朝中那些大臣们又让你选妃了?”御花园的腊梅树下正站着位紫衣的绝代女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整个人比正盛开的腊梅还要美丽娇嫩几分。
    旁边身穿龙袍的俊美男子看着她溺爱的笑笑,伸手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嫣儿,我慕容祈鸢许你一生一代一双人。”
    娅嫣浅浅一笑,从衣袖间取出一本折子,打开:“这个是吏部尚书的千金,这是漠北大将军的千金,这个是丞相千金,还有这些,都是对我昱国有功有用之臣的千金,祈鸢你岂能不娶?”声音甜美,并无异常
    祈鸢愣住,将她搂的更紧:“嫣儿,慕容祈鸢此生决不负你。”嫣儿,你真是我的好皇后,长孙皇后第二啊!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娅嫣淡淡的笑了,他对她的爱,她岂会不知,如若不爱,他不会准她叫他祈鸢,如若不爱,他不会允她肆意妄为,如若不爱,他不会许她一生一代一双人。心之动容间,她亲自为他舞了一支《凤求凰》,许誓道:“祈鸢,三千阿鼻地狱,嫣儿愿与你共往之。”
    殊不知,这只象征他们爱情的《凤求凰》,竟成了他大昱皇朝的易主之舞。
    冲冠一怒为红颜
    鹅毛大雪,银装素裹这肃穆庄严的皇宫。除夕将至,整个皇宫都充满着喜悦的气氛,整个昱国都呈现出一片繁荣祥宁的景象,只是这个繁荣祥宁的的背后,又是一片黑暗。
    除夕夜,一场惊天兵变,将昱国子民带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国泰民安,富强繁荣的昱国竟然开始了内乱,昱国国主慕容祈鸢的亲弟弟瑾成王慕容祈禗带领着十万精兵锐甲和丞相杜文林打着皇后若娅嫣的名号直逼“神武门”,谋朝篡位,而面对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兵变并没有束手就擒的昱国主慕容祈鸢,最终敌不寡众被乱箭射死在“未央宫”
    昱国,一夜间易主。
    从此萧郎是路人
    皇家园林千绝崖,娅嫣拉着自己孩子的手,心如刀绞,晶莹的泪珠划过绝美的脸颊:“珩儿,你记着,你是大昱王朝的太子,是慕容祈鸢的儿子,这是你的弟弟慕容逸和你妹妹慕容凝香,你父皇被你的叔叔慕容祈禗和丞相杜文林联手害死,夺去了原本属于你们的江山,如果你们能侥幸的活下来,请一定记得,替父皇母后报仇。”
    “珩儿记住了,母后,珩儿会带着弟弟妹妹为父皇母后报仇的”穿着金色蟒袍的慕容珩坚定的点点头,郑重的许下自己的承诺。
    “好孩子……是母后对不起你们……”兀的紧紧抱住他们,然后果断地把他们推下千绝崖。新生的树叶落下,如江南的枯叶蝶吗,惊碎了娅嫣脸上的悲戚痛苦,乃至绝望。
    远处,马蹄声疾驰而来,最终停在了她的面前。
    她不想做亡国的妖姬,祸国的红颜,她只想与自己的丈夫孩子长相厮守,可是,连着一个小小的心愿也不能成全她吗?“苍天啊!你为何要将我逼上绝路?为何要让奸贼打着我的旗号清君侧,夺皇权,为何要让我成为祸国的妖姬,慕容祈禗,这就是口口声声所谓的爱吗?”
    “娅嫣……你听我说……”为首的俊美男子纵身下马,向她飞奔而来。
    “不准过来,慕容禗我告诉你,我若娅嫣今天国破家亡全是拜你所赐,今生今世,我若娅嫣只要活着一天,想的就只有报仇”娅嫣抽出与祈鸢初见时他送她的莫邪直指慕容祈禗,巾帼不让须眉
    “娅嫣皇后,你的家人可是还在我们手上”杜文林冷笑一声开口道。
    “家人?”娅嫣一惊“慕容祈禗,放了他们”
    “可以……只要你答应作朕的皇后”慕容祈禗望向娅嫣,眼里满是柔情
    “好”阖上眸子,眼珠眼里的痛恨悲楚与不甘“可是我要你与我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不可能”慕容祈禗挥袖“娅嫣,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
    握着莫邪剑的守堤住自己的脖子,锋利的剑锋划破了吹弹可破的肌肤,立刻就有血珠顺着剑锋滑下来,娅嫣冷笑“为我?呵!好一个为我,为我你还我父死子亡,为我你还我成为祸国的红颜,你还我成了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姬,慕容祈禗,你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
    “别……朕……答应便是……”慕容祈禗忙伸手制止,脸上同样是痛苦与不甘,娅嫣,你当真,如此绝情吗?
    “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莫邪剑“铛”的一声掉在地上,压烟幕那得拾起剑:“皇上……陈妾对不起您了……”祈鸢,嫣儿不能实现“三千阿鼻地狱,我愿与你共旺之的”誓言了,祈鸢,嫣儿此生注定要负你了。
    “染血的紫色裙裾拖地而去,慕容祈禗拥着她上了马,狂风刮的脸颊生疼,长发飞散开来,天上竟下起了鹅毛大雪,那雪,尘封了娅嫣那跳动的心。
    花开花落花不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哆—哆—哆”皇家庵堂内,一名绝代女子跪坐在蒲团之上,敲打着木鱼,乍看之下,那女子竟是若娅嫣。
    “阿弥陀佛,皇后娘娘”庵主静慧师太站在娅嫣身后“皇上来了。”
    木鱼声依旧,娅嫣闭着双眼背诵的经文,没有任何反应。
    这十年来,他慕容祈禗不是天天来么?整个大昱王朝早就被他治理的没有了往日的繁荣,昱国早已是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慕容祈禗早已是一个商纣王。
    十年,他依旧对他不卑不吭,不冷不热;十年,她在朝中培养了多少属于自己的势力,个个能文能武;十年,她除去了多少参加了“未央宫”事变的大臣;十年,她又费了多少精力去寻她祈鸢的孩子。
    “娅嫣,十年了,你还是不愿意面对我吗?”屏退了左右和静慧师太,慕容祈禗柔声说道。十年来,他原本俊美的脸已经饱经沧桑,沟壑纵横,早已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我知道你还恨我,可是,我也是逼不得已啊!难道你宁愿伴这青灯古佛,也不远成全我吗?”
    木鱼声戛然而止,娅嫣冷笑:“迫不得已?你还是迫不得已?你扪心自问,你是迫不得已吗?成全你?可又有谁来成全我?你杀我夫君,害我孩子,夺我皇权,那个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要成全?”娅嫣哭得梨花带雨:“你害我国不成国,家不成家,你还我背上了红颜祸水的骂名,其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红颜祸水,只是因为你们一些男人的无能与追逐,才成就了从古到今的祸水红颜。”
    “啪”慕容祈禗错愕的看着雅眼红肿的脸,愣在那儿,娅嫣笑了,笑得异常灿烂,然后转身,离开。
    珩儿,逸儿,凝香,你们快成功了吗?母后怕你们父皇在下面等太久。
    祈鸢,你知道吗?我们的还在长大了,懂事了,祈鸢,你再等等,嫣儿很快就会下来陪你。
    当年,被娅嫣亲手推下千绝崖的慕容珩,慕容逸和慕容凝香幸得被“武林第一高手”了尘师太所救,三人便拜了了尘师太为师学艺,十年后,又在了尘师太的帮助下找到了娅嫣,母子相认后才得知,原来娅嫣,是了尘师太最得意的弟子。
    一切,似被上天安排,只是,唯独算漏了祈鸢……
    昱一百三十四年元月,前太子慕容珩率弟弟慕容逸,妹妹慕容凝香及群臣杀进昱国皇宫,伐无道,诛暴君,同年二月,慕容珩登基,称昱宣宗,尊若皇后为太后,追封前司徒将军为“护昱侯”,侯位世袭,封其弟慕容逸为“平昱王”,妹凝香公主为“护国长公主”提长孙慕天为丞相。
    已是深冬,未央宫依旧是温暖如昔,香雪海中,一名紫衣女子正舞着那支《凤求凰》。
    “母后,您的舞姿丝毫不减当年啊!”身穿龙袍的慕容珩正夸赞道,身旁的慕容凝香和慕容逸一致的点头。
    娅嫣笑笑:“这段时间你们把昱国治理得不错,一点不输于你们父皇,以后也要坚持下去。”淡淡喝了一口茶,“母后老了,也帮不了你们了,你们切记,要亲贤臣,远小人,要以民为天,帝王,永远没有百姓重要。”
    “母后,您还不老,我们日后还靠您呢!”凝香和慕容逸一同向娅嫣撒娇道,娅嫣只是亲昵的摸了摸他们的头,再次舞起了《凤求凰》,目光一如十二年前那般绝然。
    “祈鸢,嫣儿来陪你了……”音落,莫邪剑出,指抵心脏,耳畔,是他们撕心裂肺的呼喊。
    “母后……”
    “快,宣御医……”
    “祈鸢……你看……腊梅花开了……”气如游丝,看着这一片祈鸢为她栽下的香雪海,娅嫣幸福的笑了,这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她与祈鸢许誓那日,祈鸢轻轻将她搂入怀中,伯箫中带着三分轻狂:“嫣儿,我慕容祈鸢许你一生一代一双人”
    还有那只象征着他们爱的凤求凰……
    祈鸢,但愿……来世嫣儿还是你的妻……
    昱一百三十六年冬,若太后毙,昱一百三十七年春,太后若娅嫣受封号蒂娴太后,与昱仁宗慕容祈鸢合葬。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以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