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妈妈,开门

楼主:妸泺垉汸楩媔 时间:2012-05-08 11:24:04 点击:17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月亮照醒了龙胆草,牵牛花如同微醺,紫藤爬满沼泽,鱼腥草、蝴蝶兰看向远处的海。我睡在软绵绵的檀香木床上,盖了一床云朵弹缝的棉絮。我能听见海啸的声音,却看不见前面有无垠的海,可我能感觉到湛蓝的海水被黑色的死水吞没,步步走来,张开血盆大口,点点的咬碎我面前这片紫色的花海。
    我紧闭着眼睛,怎么也摆脱不了乌云吞噬着月牙的笑脸。远处弥漫的黑雾像一面不透风的墙,把紫色铺就的银湖撕成碎片,嚼死在背后的深渊。我奋力的挣扎,在暗弱的月光下,我翘起的头一次次倒下。我张大嘴巴呼喊,却连自己都听不见。我放弃了最后的努力,把淌水的头埋得更深,让棉絮裹紧我,不露出一个脚趾在外面。
    黑雾扭打着黄沙凑到我耳根,阴森鬼泣的碾过。我的耳朵出了血,没有半点疼痛。他们好像带走了我的心,我的寒冷只表现在颤动的手指和抖动的大腿。前面魆黑的一切静得出奇,只有我急促的呼吸吐纳着跳动的紫脏。
    他们去了!我悄悄的挪动铺盖。他们的确去了,我渴盼黑夜变成珊瑚,发出七彩的光稳住我的心脉。可我越跳越厉害,禁锢我的床似乎在一点一点地移动,走向若有若无的红漆门槛。
    “妈妈!开门,我要进来。”一个阴森低沉的长音在门外响起。“妈妈!开门,我要进来。”
    床像漂流在湖面,继续朝门移。我使劲朝后仰,拉住勒马的缰绳。声音穿透我身体,回荡而来的声音更加惨烈。“妈妈!开门,我要进来。妈妈!开门,我要进来。”
    我的脸煞白,萎缩的筋骨发出咯咯声——被涤荡的回声吞噬。我蜷缩在酱色的棉团里,使劲压住床。此时,我只想成为一块铁石。
    “妈妈!开门啊!妈妈!开门。我是你的女儿。”
    我甩头的频率比脚的颤栗还快。蒙住耳朵的双手被那长长的凄厉的尾音掰开。
    “你甩头吗!我是你的女儿啊!今晚你一定要开门的,一定要开。”
    逼仄、强迫的语气让我抱紧胸脯。难道她不在门外?就在我阴湿的铺盖里。我夹紧腋窝,匍匐成一个囚犯。“我是男人,不是妈妈。哪会有女儿。对!男人也有女儿。可我没有,应该没有,应该一定没有。”我心里的话快要炸了出来。声音越来越近,似乎能感觉到门外吹进来的冷气。
    “你有女儿的,你有的。你忘了,你生我的那个晚上和今夜多一样啊。狂风、暴雨、狼嗥、乌鸦叫啊!妈妈,放我进来,放我进来啊!你忘了你是怎样剪我的脐带的吗?”
    幽怨的嘶喊声吸走石子、草藤,我的床“嚓”的一下撕成两半,带走了我抓紧的铺盖。我趴在黏黏的木板上,哆嗦的看着门朝我逼近。
    “妈妈!我找你好多年了。把门打开,把门打开。”她的手伸进了门,没有响声,快触到我苍白的脸。
    “妈妈!我要进来,我会爬进来。呵呵!我这就爬进来。”
    
    门嘎吱嘎吱的响,她布满血迹的手充满着仇恨。我哐啷的一下坐起来,心还在,汗水湿遍了全身。啊!原来喊声一直在梦里,我呼气的声音颤颤巍巍,却好急促。我揩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我伸手摸窗台上的台灯,感觉湿乎乎的。
    “妈妈!开门,我要进来,我要爬进来。呵呵,我这就爬进来,呵呵。”声音就在窗台上响起。红漆色的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作者 :舒克小莲花 时间:2012-05-09 09:24:57
  写的不错,楼主文笔很好哈哈
作者 :羊肉包夾菜 时间:2012-05-09 14:51:28
  真是好文采啊,膜拜了
作者 :淇淇有点奇怪 时间:2012-05-10 02:45:31
  写的不错,很有感觉的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