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那一世

楼主:北极潜水艇 时间:2012-05-17 09:59:39 点击:144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一个不被公诸于世的私生子,我的母亲是天下最善良美丽的,即使她是一只卑微的妖。母亲死的时候都是笑着离开的,她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我决定以后不会再懦弱无能,如果连我这条命都保不住,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母亲。
    我的生活始终在一间很大的房子里,从没踏出去过一步,当我终于决定要走出去寻找自由的时候,首先我的魔掌就伸向每日照顾我的婢女。
    不可否认,得于母亲的遗传,我这张脸长的还算倾国倾城,每日那婢女都不敢正眼看我,只是偷瞄一眼便满脸通红,更何况那日我是有意迷惑她,很快她便给了我想要的。可想而知,除了我的母亲,女人这种低等生物是何等的愚蠢。
    没过几日,婢女便告诉我,她怀了我的孩子,我邪魅一笑,纤细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笑的越发迷人。
    “我们私奔吧。”那个婢女痴痴的看着我,点了点头。当晚她便把守在外面监禁我的侍卫给引开了,她拉着我跑了好远好远。经过一个悬崖,她一不留神便落了下去,临死前满脸惊恐的望着我。是的,我把她推了下去。她一直是我为了获得自由而利用的工具,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这让我觉得自己有些脏,也只是有一点而已,因为对于后面的肮脏远远超出现在的千倍,甚至是万倍。
    在逃亡的路上,我碰到一个长着十五六岁孩子模样的人,但是我知道在这里生存的人,怎么可能以容貌来段别年龄呢。他笑的非常柔和也带着一丝腼腆,他说他也是逃出来的,我们便一起上路。他惊讶于我的美貌,更多的却是有些害羞不知道改怎样跟我相处,我喜欢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单纯天真永远都无害的像个婴儿。不巧的是,没过几天他便被他的家人抓了回去,当然其中一个条件便是收留无家可归的我,后来他非常的乖巧,再也没有逃跑过,我们一起学习,一起修行,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五年来我们形影不离的像个连体婴,感情比亲兄弟还要好,如果不是发生那天晚上的事,我以为老天真的开始怜悯我了。
    那夜,我刚在外修行回来,看到他房间的灯亮着,正想上前去敲门,却听到他与他父亲的谈话,我发誓,我宁愿我从来没有听到过。
    “育儿,你先别拒绝好好听我说,那位大人可是百年都难得见上一面的,如果能跟他扯上个什么关系...”
    “那就非要牺牲我的好朋友吗?”还没等他父亲说完,他就打断他父亲的话,这让我心里一惊,是哪位大人竟然扯上了我...“这你就错了,照他这样的长相出门不是迷惑众生,也是个祸害,我把他送给那位大人,他应该谢谢我才是。”“可你明明知道那个老男人好男色!”“傻孩子正是因为这样,把他送给他,你的后半辈子便会青云直上,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也不用整天窝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了,孰轻孰重你可要好好想想。”后面的话,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便当夜离开了这个我生活了五年的地方。
    三天后,有一件事情轰动了整个天界,天司行大人得到一个新的男宠,竟三天不曾上朝面圣,而这个天司行大人甚是疼爱这个男宠,旁人更是连见都不得见。
    是的,我的母亲是妖而我却出生在天界,这都要拜“他”所赐,而我现在非常可笑的成为了天司行的男宠,但这是不是代表我离“他”又近了些,我发誓,我会让“他”痛苦,我会让整个天界变上一变。
    数月后,天帝寿辰大摆筵席,天司行竟破天荒的要带着我参加。
    宴会上,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天司行把我献给了天帝,宴厅内一片哗然。
    天帝眯着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探究的神采。我朝他一笑,他则突然的揽着我的腰离开了宴会,来到了他的宫殿,眼中一片****。我并没有反抗,这种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我倒是很好奇接下来他会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着我。
    很快,正如我所预料般,他发现了我脖颈间挂着的玉佩,呵呵,那是他当时宠幸我母亲后随手赐给她的,我在赌,赌他是否还记的这块玉佩,赌他是否还记的这块玉佩之前的女主人。很显然,我赢了。他满眼的惊恐,面部表情有些扭曲的看着我,局促的倒退着瘫坐在地上,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玉佩,他的表现令我极为满意。
    翌日,天帝禅位,天帝第二十七子即位。天司行因位高权重不知自爱,作风不正获罪,罢免职位,新天帝念他年迈赐豪宅,赐十数美女夜夜陪伴。或许这对旁人是极大的享受可是对于一个只好男色,对女色恐惧到一种程度的他来说,简直比等死还要折磨。曾是小官的孟育,突然被晋升为御天文司,这对那些努力好久却始终默默无闻的人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那个人竟然就这样毫无理由的升了官。
    登基那天,我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俯视着像我朝拜的众人,在抬头的一刹那他们眼中的惊异和疑惑被我尽收眼底,惊的是那个曾经是男宠身份的我竟然做了他们的天帝?疑的是本是一双黑瞳的我竟变成了紫色,比先前更加妖冶魅惑?可是这都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从今天起我便是他们的天帝,要想活命的话过去的种种便要忘记,而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充分的感受到我给他们所带来的恐惧要远远的高于一切,折磨这些天界衣冠楚楚的圣人成为了我一大快事,而没过多久御天文司便因积忧成病逝世,我给了他他想要的,他却没命享受。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另一件趣事,那便是遇见了你。
    那天,你如同一头小蛮牛般出现在我的面前,竟然还拿武器指着我的头顶,自我登基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放肆。我微眯着眼睛打量着你,你却并不畏惧瞪着我,很大声的问:“谛听和她的尸体呢?”你一开口,我便意识到这个冥界的七殿下真的如传闻般对谛听用情至深。也许,我早就在等你,自从听说冥界的你杀了冥王后宫将近一千余人后,我便不可思议的对除了母亲之外却让我产生一种莫名情绪的女人有些在意。
    等你来找我,找我要回谛听的尸体。所以我将谛听和那个天女的尸体始终高挂在天狱的牢墙上即使一千两百多年也不曾放下来过,我知道你会来。那日当你带着他们的尸体离开时,我并没有阻拦,这个心狠手辣双手血腥的小女人接下来会怎样做?是把那两个人大卸八块,还是更恶毒?可是,我却预料错了,我发现我是真的不了解你,你竟然把他们同葬了,跑到人界洒在长江里。
    我不明白,你明明爱他却将他跟另一个女人同葬,还用这样...美丽的...对,可以说是美丽的葬法。而后你一人倒在奈何桥旁,醒后便足足哭了三天三夜,自那日后你的眼睛便什么也看不到了。我以为你从此后会安生过活,却不想你脱离冥界去了人界,什么也看不到的你简直就是胡闹。
    后面的五年里,我一得空便去人间陪你,我寻了方法要治好你的眼睛,你却说不用,你说你还没准备好看这个世界。
    终于有一次,你偷偷溜回冥界将冥界尽头的曼珠沙华一株株移走了,黄泉路上,奈何桥旁,忘川河,记川河旁比比皆是,竞比之前生长的更加鲜艳。你笑着问我美不美,我说很美,你要不要看看?你点点头说好。
    当我拆下你眼上的纱布时,手竟然有些颤抖,若是知道这几百年来陪着你的人是我,你会不会因为我杀了谛听而杀了我?你会不会恨我?或许你会原谅我?我隐忍着一切情绪,等待着。你看到我,表情竟没有丝毫改变改变,依旧调笑着说:“愣着做什么?我们去看花啊。”我迟疑的不肯上前,你回身靠近我,嗅着我的颈间轻笑道:“我早就知道是你。也许我属狗的,你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说完,你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幸亏你没有回头,不然会看到我有些微红的脸,我想这是天界所有人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事情。不过,我也早已经不是天帝了,天帝谁想做谁做,我对那个位置没有丝毫的留恋。
    一路上,你都笑着在曼珠沙华的花海里手舞足蹈,是的,在人界生活后,我们都学会了笑,那种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容。
    我问你,为什么把花移到这里。你趴在花丛里支着脑袋幽幽的说道:“这样那些走在黄泉路上的孤魂才不会寂寞啊...”我眼神有些暗淡,明明是怕他寂寞,还不肯承认?对他那样用心为何从未找过他?难不成还期盼着有天他会来找你?那是他的劫,过不去他便永受轮回之苦,他若过了,必定会回到菩萨坐下。我转而笑着望着你说:“今生你就死心眼吧,反正我会很爱很爱你,每天都会很想很想你,然后你就会欠下我很多很多很多的情债,最后我要你来生统统还给我!”你扑哧一声笑个不停,我怒瞪着你,这可是我有生以来说过最肉麻的话,我绝不会再说第二遍。
    可是后来,我怕你忘了却一直挂在嘴边。你说我像个小孩子般幼稚,我就赌气的说这都是你欠我的。怎么说我曾经也是个天帝,也不想想整天让我把情话挂在嘴边的人是谁?
    我跟你说过,我的过去,当时的心情就如同解开你眼上纱布时一样,你听后惊奇的看着我的脸,摸了又摸说道:“啧啧啧,我要是有你一半美貌和聪明的话,我也能成冥王了耶!这对我也太不公平了吧!”我很开心,你没有同情我,也没有厌恶我而是一个玩笑便让它如云烟般过去了。
    这样的你让我怎么舍得放手?不管是你的好,还是你的坏都让我无法放手。
    有时,我在想。你有没有过,哪怕一丝丝心疼过我的执着,一丁点被我感动过,一瞬间喜欢过我,我想要知道,即使答案是我不愿意听到的,我只是想证明我爱你并不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你还不属于我,但你的身边只有我,也只允许有我。
作者 :红绳与黑茶 时间:2012-05-18 09:32:18
  心事了无痕,安安静静,平平淡淡
作者 :一二三木頭人 时间:2012-05-18 09:48:15
  人生啊,就是这样子,呵呵
作者 :小心肝朴有天 时间:2012-05-18 14:25:23
  当我们看淡的时候就好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