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被强行拖进精神病院

楼主:vivan2007 时间:2007-08-08 16:07:36 点击:1621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不知怎么形容我的家庭,二十多年,我从未有过真正的愉快与轻松。整个家庭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却毫无温情,做作,伪善,好面子。他们对别人的要求很高,所以他们没有什么朋友,一直以来,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也养成了我从小孤僻的性格。我的母亲有强迫症,并有一些神经质(过度忧虑),并且是个药物滥用者和表演型人格。父亲偏激的很,遇事只知退缩与抱怨,并且爱占小便宜,(曾经有一位邻居刚拌好喂鸡的饲料,进屋拿点东西,我父亲马上就倒进自己篮里了)。我知道,天下无不是父母,我这样公布后,有可能招来漫骂,不解或教育,劝导。我也无所谓了,反正我没打算活着。
   进入集体后,发现很难与同龄人沟通。有家庭教育的问题,也有性格本身的问题,又是一个安静的人,也不擅于主动沟通,而且在青春期,并不那么成熟。我母亲就认为我得了抑郁症,去邮购报纸上登的广告药吃。(从小到大,我只要稍微一个不对劲,马上什么 抗生素之类的药就灌下去了,多多少少不知吃了多少种类的药)。大家也知道,那些广告上的药,只要邮钱过去,管你有没病就寄,吃了很长时间,并没有一点改善。(其实当时我需要的是沟通与有长者引导怎么与人接触并融入群体)。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抑郁症。状况未有改变,他们把16\7岁的我,送进了一家精神类医院住院,每天吃药挂盐水。当时小,不知诊断是什么,看医生护士情形就是一般青春期问题,我母亲非得住院,医生只能配合。当时住这个医院好歹有自由,可以散步,可以自己去吃饭。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个关键人物,我的姐姐, 她一样的固执,偏激偏执,对父母有深深的仇恨,对我的出生充满怨恨,认为她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在我初中的时期,(我们相差十三岁)她天天用手指甲抠门,还有桌子,发出那种尖锐刺耳的声音,在床上尖叫,每次都当着我的面尖叫,叫得那么凌厉,并且有一天晚上,挂绳子假装上吊。这对于青春期的我,都非常深刻,事隔十年,我历历在目。动不动对我发脾气,捏我,抠我,掐我。我过得非常郁闷。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无一丝一毫帮助。后来,她说她为了惩罚父母,故意嫁了一个条件与之十分不符的男人,让父母脸上无光。(其实这是非常愚蠢的报复方法,赌上了自己的全部生活,憔悴衰老得很快,并且面相都改变,一副尖酸刻薄相。)众位,赌气千万不能赌上自己,在外要秀恩爱幸福状,在里砸家具扔东西。日子过得太累了。连她一位朱姓女友都问我,那个男是在一直在失业不找工作,是否不好意思出来参加聚会.(那男的当时还有高额欠债)。当年她们结婚,父母当然是没有参加的,我父亲逢人就说,找了这么位女婿,并且在阳台天天骂,我一直在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劝他们既成事实就接受。再说也不可能改变,你自己觉得幸福就好了。拿完结婚证后我们才知道有这么这一个人,从未见过面。(先斩后奏)。当时我作为娘家代表,去见了见,受了很多屈辱,(这里我要对我姐姐说一句,你都不尊重自己和家里人,你让他人怎么尊重你?)果然,在吃饭时,你公公的女友问你,为什么会找上他们,你又气得不得了,打电话回家让父母替你出气(这时你想起父母来了)。结果父亲一听就血压爆,面红耳赤躺在床上,母亲本身就是一个表演型人格的人,当然会夸大过程。这是一个三十多岁高级知识分子女人做出的事?既然你自己选择的,就该自己负责任。
   这样的家庭,我去了很远的地方读书。毕业后,与姐同在了一个城市工作,刚毕业,吃住在她学校宿舍,(他夫妻二人结婚后一直在我姐的十几平米宿舍内生活),我进去住的确很挤很不方便,这点我也是有愧疚的。但不用只要一个不高兴就老拍桌子踢桌子,骂骂咧咧,晚上睡觉只要一个不高兴就掀我被子不让睡觉,我已经很自觉的洗衣做饭刷碗。你们夫妻甚至开水都不用烧。我还是马上搬了,自己租房子的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你几乎天天讲父母坏话,我与你争辩,你在大庭广众下摔筷子。并说第二天不去上班了,都是我害的,这是一个成熟女性做的事情吗,你有必要拿你的事业前途来任性吗?你们夫妻从不顾我的感受,包括不喜欢的应酬也非拉着我去,我吃了亏难受都不敢吭声。这是一家人干的事吗?
   既然同城这样,我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刚开始找工作并不是那么顺利, 路段不熟,没有朋友,合租房子,付着永无止尽的水电费。你的那位朱姓女友,对我说的那番话,还有以后发生的种种事,我的心境能不恶劣吗?人生地不熟,刚开始没有朋友,孤独,生活不顺,我的情绪当然会低落,当然有时会比较焦躁。可是我的爸爸妈妈,就算我有问题,我需要的是心理医生,你们不能在别人那夸大的表现,觉得我有病。就算有,也是整个家庭种种积累造成。另外你们对我的教育非常失败,没有培养我坚强的意志,自主的生活能力,比较好的心理承受力。一天到晚只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怪不得你们的大女儿对我说,她读书读那么高,都是给你们争面子用的。结果你们给我找了杭州某部队疗养院,当时我也很急迫想改变自己,特别是一些认知观念,行为意识等,没想到那里的医生,没给我做过检查,仅与我交谈后,当着我的面,告之你们,我是精神分裂。然后就开始天天用药,并且剂量对我来说很大,吃药后,我几乎就是昏睡,没力气,没精神,全身骨头疼,然后便秘,自从吃药后,一个多星期都拉不出来,非常难受,只好吃一些泻药,忍着肚内腹痛如绞的拉肚子。最难受的还不止这些,这种药物会造成鼻粘膜水肿,所以到了晚上,睡觉时会被憋醒,喘不上气,呼吸不了,心跳加速,有一次心跳快到我坐在椅子上,全身无力,话都说不出,根本动不了, 一个小时后,才能慢慢挪到床上。叫医生,反而说这是我的心理作用。后来我看了一下其他病人,也都是很难受。不肯给我停药,因为精神类药物一颗药就要十几二十多块,反而给我开了很多其他抗反应类药物。好不容易熬到出院,停药后,反应又开始出现新的了,除了嗜睡,体重象发酵的面包一样,我开始无原因的焦虑,根本无法控制情绪,一天要发作十几次,人前痛哭,坐立不安,甚至根本不能安静坐下来看一会电视,读一会书报,整晚整晚不能入睡,人一直处在亢奋阶段,一天到晚不睡觉,白天还精神得很,很奇怪。天天很没有安全感,只感觉透不过气来。
   爸爸妈妈,这完全是因为药物反应啊,你们因为也对精神分裂这个诊断有质疑,我好不容易才恢复啊,好不容易才恢复啊,你们竟然把我锁在家里,给我做了一顿糖醋排骨,骗我说去外面有事,等我吃完,竟然来了三个陌生人,我根本没搞清楚状况,我就像狗一样的被拖到了楼下的车上,原来我才知道,这是精神病院的护士与保安。妈妈,你为何如此待我,我是一个人,而且这么大了,我有人权,我需要被尊重。我是那么的害怕,到了那个专业的精神病医院,我马上就被隔离了,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我很惶恐,我害怕极了,铁门一道一道的,所有人都骗我马上可以回家了,结果当晚我就住院了,我被送进一个房间,里面的人有的躺在地板上,有的抓着栏杆在喃喃自语,长发批面,个个散发着一阵阵臭气,护士给我的一盆饭,马上被别的病人抢走了,等我看到拿回,就只剩渣了。我害怕极了,焦虑极了,人人用司空见惯的眼神看新来的,我空着肚子被安排到重症病房睡觉(新来的都在那睡),马上被通知打针,因为本人也是医学院毕业,就问护士那是什么针,结果告诉我是为做检查打的,在我的知识系统里,根本没有这种针,(其实精神病院都这样,因为新来的情绪都比较激动,所以都会被打上一针安定类药物,不管任何人都如此),虽然我提出疑惑,但最后还是打了,因为在里面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护士都很凶,而且我也知道,我绝对不能情绪激动,否则我的精神症状态会被夸大诊断。在臭气熏天的病房里睡着了。(有些病人无意识,大便会拉在外面)。第二天一早让我们去了活动室,说是说活动室,简陋得很,就只有一个很旧的电视,一副麻将,(主要护士们和相对清醒的病人在打),几副扑克牌,病人躺在地上的,趴在桌上的,全都死气沉沉。查房后,医生找我了解情况,只要我为自己辩护几句就马上被反驳,包括我说到我姐姐怎么对我时,个个都说,那是博士,怎么可能,然后用我是精神病的眼神看我,我马上闭嘴,欲哭无泪。李宁,书不是为父母读的,你看,这不是对你也有好处吗?他们甚至没见到你这个人就已经判定了。然后继续被关,我问什么时候可以做检查,(当时我心里已经暗暗下决心了,无论情况多么糟糕,我也挺着做完检查,我一定要出去)。我开始尝试与其他病人交流(其实在以后与她们的共同生活中,大部分人都是完全可以正常交流的,我不明白医院为什么都要关在一起,也不分个病情轻重,这根本不利于病人的恢复)。并且鼓励她们,一定要挺着出去。(有点像监狱犯人之间互相说,一定要出去啊)。我们开始打牌,在这段时间内,我学会了打拖拉机。我们每天只在病房与活动室内活动,没有去外面散步的机会,人天天就是被关着的。我只能每天隔着铁栏杆看底下的草地。因为天天被关着,病人们都很烦躁,会打架。如果是正常人被关个二天也会闷出病来的。一个朋友知道了我的情形,马上来看我,但一般一周内是不给见家属的,所以替我买的吃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这里零食,衣物都不是自己保管的,零食只有在每天中千护士会在一个小窗口叫名字发的。一次只能拿一点)。做的饭菜,,,,,但我也要多吃,其他病人告诉我,吃不下也一定要多吃,护士会看着的。盛具从未看见消毒过,而且有些病人为了早出院,抢着洗,洗完就直接放进去了。所以头两天拉了肚子,后来适应了。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再没医生找我聊过。
   有一天晚上,正睡得好好的,突然听得有人和我讲话,一睁开眼睛,一张脸已经差不多贴进我鼻子了,并准备伸手摸我的脸,我吓得大叫起来,隔壁床的大姐也马上起来替我赶走她,护士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我真的吓死了,再不敢入睡,大姐很好,把床尾并在一起,这样没人能走得进来。我很想哭,但我告诉自己,不能哭,拼命压着,不能哭,我不能表现我情绪失控的样子,第二天,该吃吃该喝喝。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我看到了很多,几乎每天都有事情发生,我不能一一详细记录,但我要强烈谴责一些不孝子孙,不能因为老人家是累赘就给她丢到精神病院,看都不看,一丢好几年,一个老人家,没什么吃的,还要被护士取乐,怕滑倒就绑在椅子上,有一次我看老人家渴得不行,就给了一盒牛奶,护士一局麻将打完,一看她手里有一瓶牛奶,就大声问是谁给的,我说是我,她马上骂我,待会上厕所你扶着去啊??你不能因为怕人家上厕所就不给喝水吧?病人稍微情绪激动些就会被绑起来。我想说,医者父母心,精神病人也是人,病并不是靠打靠绑靠灌药就好的,病人也有自尊心。更何况因为是心理出了问题才更要多开导。见了形形色色症状的病人,大都心眼不坏,都很好。大部分都是勤劳老实务农的人。
   第二周,因为说我情况较特殊,要专家会诊,也就是院长和我聊了,然后安排我做各项检查,包括脑电图,脑诱发,心电B超等,去做检查,让我入院后第一次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回活动室后,做了MMPI人格量表,还有智力量表等。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结果。天天还是无所事事,吃了睡。在这过程中,我隔壁床的那个大姐走了,因为她丈夫说没钱,医院立马给出院了,走的时候我还是抑制不住的哭了,因为这几天相处中,我们有着深厚的感情了,(她也就因为和丈夫吵了两句嘴就被送进来了,她丈夫也是可能要吓吓她吧)。另一个病房的大姐非常好,因为知道我害怕,搬到了空床上,也将床尾靠在了一起。因为病房里还有另一个人,经常晚上不睡觉,在房间走来走去,踢每张床。
   我们一周只洗一次澡,大热天,我都闻不得自己身上的味了。
   终于知道检查结果了,没有一点问题,我的诊断是恶劣心境,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承受能力也就是EQ并没随着成长,所以才会有如此情绪。
   又住了几天后,我终于出院了,踏出铁门后,我都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我自由了吗,真的自由了吗?我将所有吃的用的留给了家里比较困难的病号,当时都有一点舍不得走,一个老奶奶听到我出院了,眼眶顿时红了,嘴巴一直哆嗦着没讲出话来。说实话,一想到她们不知何时出院,我真的很难受。
   为了平定父母的疑虑 ,在省会多家医疗机构都做了检查,所有结果都一样,判断精神分裂完全是证据不够的。
   而我却因为那部队疗养院的诊断与药物,受了那么多苦,我再也体会不了愉快的心情,以前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朋友们互相约着出去吃一顿好吃的,我都能乐上几天。而现在再高兴的事我都高兴不起来,老是心慌胸闷,以前我有一个非常好的胃口,我的朋友们喜欢和我一块吃饭,因为无论吃什么都很香的样子,自从那部队疗养院的药物后,我每餐只能吃一点,心里想吃,可是看见饭菜会有点作呕,而且我莫名其妙其妙变成了个素食者。另外要么便秘要么拉肚子,我以前是非常规律正常的。牙齿开始疏松。排列在变化,门牙往外移。另外我的身体机能突然下降,特别容易得病。
   本来我的生活已经开始好转起来,已经踏上正轨,也在工作中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并体现了自我价值,也有一些要好的朋友。开始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但是这些经历像梦魇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原来我喜欢安静,现在只要闲下来或是独处时就开始焦躁。还有身体的药物反应。
   我的父母,尽管我检查出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你们没必要见人就说,搞得人尽皆知,还给我的朋友同学打电话,搞得有些人会特意讽刺我,为什么你们老是做一些你们自认为是对我好的,却把我伤透了的事呢?和你们提出一下,我母亲就要死要活,结果外面玩了一圈回家。真是太作了啊。
   我真的活下去的勇气没有了,这二十多年来,这样的家庭,太痛苦了,我知道我做了这样的行为会让人觉得精神就是有问题,但是我真的挺不下去了,原来我只觉得我心理有问题,现在我开始怀疑自己了。
  那个远远的家 05792052046
  李宁:13750832185
  请各位帮忙转贴,我希望以我的亲身经历警示那些为人父母的,有时候孩子的心理与表面的行为表现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不要老是以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一个青少年,高分低能并不是能适应社会的。不要过度紧张孩子,给一定的空间,有时候有一些脾气并不要太在意,这些都不是精神有问题的表现。
  以上情况均属事实,一个将死的人不会撒谎。
  
楼主vivan2007 时间:2007-08-12 17:59:42
  请帮帮忙
作者 :抑郁后被精神病 时间:2011-10-19 20:09:01
  楼主的心情我能感同身受。。。
作者 :sangyun5253 时间:2012-08-31 10:37:32
  不错,不错。谢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