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青春哈尔滨(之五)

楼主:飞扬00001 时间:2009-11-02 22:55:33 点击:5861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的青春哈尔滨(之五)
  ------学生会生涯(1)“混入学生会”
  记得入学第一场雪后,有一天在上晚自习时,在主楼大门口看到一张大红榜,告示哈工大第十三届校学代会选举结果。学生会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带着很神秘的色彩,而且内心中非常的向往。更巧的是,我看到校学生会成员名单:主席是陆军,常务副主席是贺哲文,往下是三位副主席,韩贵武、殷方、李梅,再往下是各部部长。而学习部长竟然是我的高中上一届学长,黄磊!
  黄磊曾和我一起参加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我们还一起在我们高中办的提高班学习。那时我上高二、他上高三。他比我早一年考上哈工大,没想到他还当上了校学生会学习部长。不过我在羡慕之余,却并不急于去找他,因为他这人当初给大家的印象是很能说,但言不由衷,换句话说就是有些虚伪。当年在高中我就听他同学说他一件事:班上有位女生对他单相思,还给他写了封情书,不成想却被他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老师。结果呢,老师对那个女生又是批评、又是找家长,害得那个女生差点得了抑郁症,精神都有点问题了。而我也遇到过同样的事,但我很尊重那位敢于给我写情书的女生,并很委婉地给与回绝。(这个故事另外再写)所以,我对于他的为人也是不怎么服气的,即便是学习上,我曾在高二、高三两次夺取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优胜奖,而他却一次也没有。当时就有个念头,他能当上学生会的部长,我是不是也能呢?
  在一个人顺利的时候,往往就是心想事成。那张大红榜刚被摘除不久时,我因染风寒,高烧39度,住进了校医院。群陪我一起办理了住院,当时住院的人不多,我所在的一间四人房只住了我和另外一个人,当时那个人不在,我随手翻看了一下他的住院卡片,写的是:“贺哲文,心肌炎”,我看来不禁想起那张大红榜,贺哲文------校学生会常务副主席!是他?
  还真的就是他!晚上,他回来了,大概1米65的个头,瘦而精干,带着一副近视镜,显得文质彬彬。我主动跟他打招呼,自我介绍。他也很大方地伸出手来,自我介绍:“贺哲文,管理学院的,84级。”我递上一只烟,他很自然地伸手接过来,道声谢谢。在给他点火时,我问:“您就是校学生会常务副主席吧?”他看了我一下,微笑着说:“是的。你很有心啊!”随后,我很好奇的咨询了关于校学生会的一些问题,贺哲文也很健谈,滔滔不绝的给我做了解答,并说马上要招聘学生会各部部员,问我是否有兴趣。我自然乐于从命,特别是在得知他还兼任社会实践部部长,更当时就表示愿意去社会实践部。但“老贺”(这是他的别号,学生会的人都这么称呼他)说,我可以报名,但需要先经过面试合格后,再试用一个月,先不具体定向去哪个部门,在统一考核合格后才会正式成为部员。
  不知不觉,聊得晚了,在他去厕所的时候,我主动打两暖瓶热水,给他一瓶。他笑着夸到:“你很勤快!”
  住院这几天,我都早起打双份开水、买双份早餐,白天基本上见不到他,晚上他回来时,也会有开水给他,还有好烟。他很博学,这点我俩很对路子,聊得很投机。出院后,我到学生会去面试,接待我的是校学生会办公室主任,一位86级管理学院的,说是一周后给通知。但后来却没了下文,我不禁有些郁闷,但总是心有不甘,每天都在去主楼自习时,路过一下学生会的办公室,并向里面看看。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老贺在屋里,他也看到了我,我过去打招呼时,他问我是否来面试过,我如实告诉了他。他听罢,说道:“你明天晚上就来吧,先在我社会实践部报道。”我不禁喜出望外,看来还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本以为我无缘校学生会了,却不成想,因为老贺的一句话又柳暗花明啦!
  在校学生会,我也终于见到了黄磊,他见到我自然也很意外,聊了些高中时的事情后,他给我讲了些学生会的内幕,我才知道,学生会还真很复杂。原来,校学生会分两派:学生会设有主席、副主席共五人,管理学院的占了三席,下设办公室、社团部、学习部、文体部、外联部、社会实践部、女生部七个部门,七个部长管理学院的占了三个,学生会的半壁江山都是管理学院的。因此很自然地形成了两大帮派,本届学生会主席是竞选制,为了这个职位,两派争夺的很激烈,最终非管院的陆军胜出。哈,我听后不禁受到启发:看来不仅仅是社会复杂,换句话说,社会的复杂也折射到大学的学生会啦。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11-03 16:14:05
  来读














作者 :永平乐土豆 时间:2009-11-03 20:29:47
  读
楼主飞扬00001 时间:2009-11-03 21:32:37
  ------学生会生涯(2)“混入学生会”续
  社会实践部在我来之前已经有了两个部员:一个和我一样是87级新生,张肇富,高中就入党了,是精密仪器系辅导员推荐来的;另一个是86级的女生,徐晓帆,一个很小女人味道的四川人。张肇富负责管理校长联系信箱,徐晓帆负责管理家庭教师联系工作,而我新来的就负责日常打杂工作。
  所谓打杂,就是跟着老贺跑腿、写写稿件什么的。实际上学生会除了搞活动之外,日常并没什么事情,而各部门相比之下真就是社会实践部还有点日常事务,特别是家教联系工作。
  当年,家庭教师还是新鲜事,当年几乎没有多少富裕人家,“大款”一词高我还是在食堂服务员晓华那里第一次听说的,而大学生作家教的也刚开始出现,一般是家在农村的困难学生比较乐意作。老贺开展这项工作应该说是件大好事,有助于帮扶困难同学,也适应了社会需求。
  家教联系工作主要依靠在报纸上打广告或利用校团委的印刷长印刷广告在社会散发,然后就在学生会办公室接听电话,(当时没有手机、连BP机也没有)记录下来家庭地址,这边再联系同学去上门就成了。做家教的人一般很好找,好多人都想“赚钱”改善生活,老贺还要求向家长收取5元钱的联系费,以支付广告费用。(凭盖有学生会公章的收据收取)
  虽然是并不难的事情,但徐晓帆似乎做起来很费力,特别不愿意去散发广告,(也许是怕难为情),也不愿意按老贺当初定下来的要求,每联系5个人就随机找一个去进行家访,获取反馈信息。她不是说忙,就是怕学校外不安全,(人家是女孩子吗,怎么好作这些事情哪?哈)。恰好我来了,又干劲正足,这些事自然逐渐都落在了我身上。
  转眼间元旦快来临了,元旦前我们班搞联欢,我在班级是宣传委员,是联欢会的四个主持人之一,我还特意邀请老贺作为“嘉宾”参加我们的联欢,老贺还真的欣然来往了。那个联欢会组织的很成功,老贺事后还夸奖了我。
  也许是出于礼尚往来,在真正的元旦之夜,老贺邀请我到他的寝室去坐坐,去了竟发现他寝室是他一个人。(后来才知道,他跟宿舍管理员很熟,特别照顾的,而那时我们都是8人一个寝室)。那天,老贺心情似乎不很好,要我过去却不像平常那样健谈,我在一边低烟、倒水陪着小心。
  蓦然,老贺长出一口气人,叹息了一声,然后聊起了自己在大学这3年半的经历,再过半年,他将要毕业了,感慨很多。
  这时,门被推开了。负责校学生会的团委徐老师来了,徐老师从来都喜怒不形于色,即不善谈又少有激情。老贺站起来招呼道:“老徐,你来啦!”,徐老师嗯哼一声算是回应,然后坐到床上,斜靠在被子上,(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状态)。老贺这时候换了一副情绪,跟徐老师嘻嘻哈哈地讲起来一些趣事,徐老师还是嗯哼地回应,聊了半个多小时,徐老师打上了哈欠,然后回去睡绝了。徐老师是管理学院刚毕业不久留校的,所以老贺跟他很熟。我也想借此告辞,却被老贺挽留下来,继续讲述他的故事和人生哲学。
  当新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又有人推门进来,老贺见了来人,大喜到:“贵武,你踏着钟声来啦!”来人果真是学生会副主席韩贵武,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老贺跟他随便聊了一会儿,不久,韩贵武便告辞了。随后,我也告辞,老贺这次没继续挽留。
  
楼主飞扬00001 时间:2009-11-03 23:08:31
 ------学生会生涯(3)“有一得,必有一失”
  人不会总是春风得意的。在我感觉命运女神格外眷顾我之时,却不成想接二连三地遭遇了仕途上、感情上的双重打击。
  自从去了学生会,我忙于“追随”老贺,与女朋友群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少了,在临近寒假时又有了点小别扭,她竟赌气不理我。在踏上回家的火车上,我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
  一个假期,忙着会高中同学、过春节。很快,假期结束了。
  回到学校,我去找群,但她很冷漠,拒绝我的所有邀请,我多次找她谈,她就一个态度,不再处了。我很诧异她的态度,难道放假前的一点小别扭会让她这样记恨?
  而这时,我系开展了系学生会公开选举,全系同学投票。哈工大除了校学生会,各系也有自己的系学生会,而各系学生会隶属于各系的团委老师进行管理,与校学生会不存在隶属关系,因为在毕业分配等问题上,各系的学生会干部更有“受照顾”的有时,所以在某种意义上似乎更有价值。
  我所在的建筑系刚成立三年,85、86级各一个班,87级两个班。这次搞公开选举采取自愿报名,全系同学投票的方式,选出10名。最后,有13人报名。考虑到即将进行的选举,我找到群,最后跟他谈,请她在选举后再明确我俩的事情,但遭到了她的拒绝。
  选举很出我意料,我以一票之差落选了,同时落选的还有深得系领导看重的86级班长。而许多平时不怎么起眼的一些人却当选了。毫无疑问,我和群的分手因素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因为她是班长,在男生这边人气极好,(特别是她经常帮男生缝被子,很得男生这边的人心)。所以我俩的分手,在不明真相的男生看来,就是我的不是造成的。(咳,可惜女生太少了,否则我也不会这样冤屈)
  本来系辅导员有意让我担任系学生会副主席的,这回,全完了。
  这就是选举,选举似乎是代表了民意,但结果却是这样。公正吗?当选的人其实并不比我强,事后也确实证明其中某些人不但不比我强,最后还有人沦为“败类”的学生(比如我同寝室的“老五”,在另外单独的故事细述)。但当时的同学中间就是存在一种逆反情结,老师们看重的偏偏就不去选,自告奋勇报名的,偏偏就当选了。
  对于这个结果,我简直要崩溃了,我突然间不敢相信一切了。紧接着,传出来群和我们班另外一个男生相好了,我这回彻底崩溃了------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11-04 18:18:47
  来读,问好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11-04 18:19:42
  来读,问好
楼主飞扬00001 时间:2009-11-04 19:43:24
  (接上文)记得那天晚上,夜风很凉,但我却浑然不觉,径自迎着风,漫无目的地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走了多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的寝室,只记得楼道里一片黑暗,屋子里一片黑暗。过了数月,回忆起那天,我在自习室里写下了这首诗:
  夜
  
  我走在街头
  远处灯光依稀
  静寂的夜
  孤独的我
  
  我独步旷野
  天上星光闪烁
  轻柔的风
  孤单的身影
  
  为什么
  白天过后便是黑夜
  花开就有花落
  为什么
  青春易逝
  时光匆匆
  
  天空 愁云惨淡
  江水 无语东流
  在茫茫的大地上
  我高声呼唤
  天际荡漾着回声
  在蒙蒙雾夜中
  我纵声歌唱
  微风传送那
  孤寂的音符
  
作者 :过敏的花粉 时间:2009-11-04 19:45:59
  拜读了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11-06 18:10:24
   天空 愁云惨淡
    江水 无语东流
    在茫茫的大地上
    我高声呼唤
    天际荡漾着回声
    在蒙蒙雾夜中
    我纵声歌唱
    微风传送那
    孤寂的音符
  
  拜读,问好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0 23:05:54
  学生会生涯(4)大开眼界
  88年春天来临了,我的大一下学期开始了。
  对于上学期末的系学生会干部竞选失利及与群的感情失利,我始终不愿面对,甚至不愿意面对班级同学。除了上课外,我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校学生会。
  而老贺,在他即将毕业之际,策划了个大手笔的活动。那年,全国高校刚开始实施放“春假”,老贺找来了他的四个哥们,以学生会的名义,采用旅行社式的方式,开展了“玉泉一日游”“帽儿山一日游”“镜泊湖一日游”等旅游项目,他们五人几乎天天在老贺的单间寝室里面策划,租车、登记、收钱、写海报,直到半夜还在算账、研究行程路线等等。当然,这一切都是以为大家服务名义进行的,不用缴纳任何税费,价格也比外面便宜(那时旅行社也少,收费相对也高)。老贺几乎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这上面了,而且这件事不让任何学生会的人来插手,(包括我)但把家教工作全部交给了我,把校长联系信箱工作全部交给了张肇富。
  校学生会的人来自各个系部,属于松散式组织,虽然有人在怀疑老贺借机牟利,但由于他和徐老师关系密切,也都只有猜测而已了。
  由于老贺这段时间基本不来校学生会办公室了,我在一天晚上带着收据底联和收来的240元联系费,去老贺寝室找他汇报家教工作,在门口听到老贺和他的哥们正大声说话,就站在门外没马上进去。他们正在算账,核算“帽儿山一日游”的收益,记得是共成行了四辆大客车,近300人次,平均每人盈利14元,合计四千多!在当年,我们大学生平均生活费每月才70~80元,我父亲是工程师,月工资也就120元而已。而他们仅仅“帽儿山一日游”就收益四千多元!
  账目算清楚了,屋里面也安静了,我敲门进去汇报工作。老贺心情很好,特意给我一只中华烟,夸奖我干得好,把家教工作作出成绩了,然后从我递交的240元中抽出40元给我,说是对我的特别奖励。我也假意推脱一下,然后收下了。嘿,难怪学生会其他部门都对社会实践部眼红呢,原来这里面油水大着呢!
  这次从老贺那里出来,我感到大开眼界,但有个问题却又浮在心头,老贺如此做,账目上怎么办?所有的收费都是开了收据的,而收据是盖了校团委的公章的。但这个问题不久就被解开了。记得是个中午,老贺带我去找徐老师,研究开展一个学校科技创作展的事情,徐老师不在办公室,老贺就坐在徐老师的座位上,打开徐老师的抽屉,拿出校团委的公章,在一本空白收据上开始盖了起来,也许是我一向从不多嘴,老贺也不避讳我,但我心头的疑问顿时消去了。这个老贺,真是人才!
  转眼到了期末,老贺该毕业了。老贺打算留校去校团委工作,为此,徐老师也帮老贺找有关领导。但不知为什么,团委书记坚决不同意,最终老贺没能留校。
  最后这段时间,老贺心情很郁闷,有时会拉我去饭店喝酒。此时的他,满腹抱怨,对我大谈中国人的劣根性,似乎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而这段时间,不知为啥,他剃了个短寸头,衬着他酒熏的面孔和矮小的身材,看上去活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小人。我着急学生会社会实践部部长的位子由谁来接替,因为,按情况看,社会实践部的徐晓帆基本不来了,张肇富除了校长信箱,其他的事情基本也不参与,似乎我希望最大,因此试探性的向他询问。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似的,问我:“你有500元钱吗?”问题来的突然,我本能地说没有。老贺说他需要急用。让我帮忙去筹借,能借多少是多少。
  嘿,难道老贺这是拿“官位”作交易?可是他马上要走了,说了还算数吗?但即便如此,似乎出于这近一年来的“交情”我表示一下也应该,只是他要的数目太大了。考虑再三,我晚上给他送去200元,说是跟同学借的,没能借到更多。老贺叹口气,把钱收下了。
  老贺临走前,我一直帮他收拾书籍、打包行李等,而他的那些哥们却不知为啥见不到影子,在他走前的那天晚上,他把200元钱又还给了我,说不需要了。
  后来,我曾给他写信,但他没有回信,而其他人也没有他的消息。从此,跟老贺失去了联系。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1 11:22:33
  ------学生会生涯(5)荣升“部长”
  又是一个假期过后,新学年开始的第一个周日,校学生会开了个内部工作会,但由于各系学生会也多在同一时间开会,一些同时在系学生会兼职的人就没来参加,其中有徐晓帆和张肇富。而这次会的议题之一就是学生会人员问题,前学生会主席陆军因为即将毕业因此按惯例卸任了,韩贵武终于接替了他的主席职位。副主席人数减少了两名(老贺已经离校),各部部长除了社会实践部空缺外,还保持不变。而社会实践部参会人员只有我一个,所以韩贵武让我去询问徐晓帆和张肇富是怎么考虑的,是否还打算继续在校学生会,如果不愿意,就把工作交接给我。
  会后,我分别去找他俩传达会议精神,但我把韩贵武的意思给改变了一下次序,我找徐晓帆时,先直接要求她把家教联系工作的收据交给我,然后问她是否还愿意继续在校学生会工作,徐晓帆当即表示不愿意啦,(因为她在系学生会作学习部长呢,怎会愿意继续在校学生会当小兵呢!)张肇富也是一样,(他在系团支部当副书记)这样,我就顺利地“杯酒释兵权”全面接管了社会实践部的工作。
  这样,在校学生会开第一次部长以上会议时,我被叫来列席参加,并委任为副部长,由我重新组阁社会实践部。哈,我终于荣升为“部长”啦。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1 17:33:41
  ------学生会生涯(6)技不如人
  我就任部长后,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新部员。由于学生会不再搞民主选举了,所以我就在过去的报名登记名单里面挑选三个人,通知他们来学生会。这三人也带着我刚入学生会时的兴奋心情,加入了我的部门。
  在就任部长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能力与老贺相比差距太大了。除了家教联系与校长联系信箱这两项日常业务,其他的活动我都无力开展。老贺当初兴致勃勃地对我讲的计划,我都难以做到。比如,搞毕业纪念册业务,老贺在毕业前找校长秘书为毕业纪念册题词,然后又找印刷厂印制毕业纪念册,当然还是以学生会名义通知各个毕业班订购,从中他最后在学生会赚了一笔。(征订工作后来老贺交给了学生会的综合办公部,那个部长是他的同系小兄弟)而我当时对此还一无所知,老贺都神奇地做到了。特别是老贺与主管学生会的徐老师关系犹如哥们兄弟,而我在徐老师面前却只是一个学生,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人与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呐!
  不过,我还可以以自己比老贺年轻来安慰自己,毕竟在87级的人中我是担任职务最高的了,除了一个87级的管理学院的何伟在外联部任副部长(他还是学生党员,重点培养对象)。也许,我还可以再进一步,当上学生会副主席什么的?
  但是,后来的情况发展却逐步把我的美梦打碎了------
  ------学生会生涯(7)89年中央一号文件
  大二第一学期末,89年元旦刚过,哈工大出现了一起恶性事件。那天晚上,三个社会闲散人员流窜到校园,与一名陕西籍的学生口角,其中一人用片刀将那名学生面部砍伤。陕西同乡会的学生们为此在校园食堂、宿舍、教学楼各处张贴大字报,愤怒谴责流氓暴行,并严正要求学校、公安等有关部门保证大学生的人身安全。顿时,校园一片沸腾,到处都是围观大字报和议论的人群。
  而这时,学生会得到消息:陕西同乡会要组织游行示威!这个消息来自社团部的华向庆,一个87级部员,一个陕西籍的学生。因为涉及学生游行,事体骤然严重了,团委徐老师马上召集校学生会部长级以上干部开会,到了会议室,立刻感觉到一种极其严肃的气氛,而会议室主座上坐着的竟是主管校团委工作的陆书记!
  平时我也难得见到陆书记,更难得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因为按行政级别,哈工大校长是副省级,陆书记按说也该是市长级人物了。
  不过,随后陆书记的讲话和表现却特让我失望。在这个时候,最慌乱、最六神无主的人竟然是他!这个会,全无组织和次序,陆书记只是翻来覆去地询问华向庆有关情况,毫无主张和办法,问清楚后,不是安排大家如何行动、采取措施,而是反复问大家“这可怎么办好?”倒是徐老师相对镇定些,提醒陆书记是否给哈尔滨市委打个招呼。陆书记听后,立刻起身离开去打电话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陆书记回来了,依然是神情恍惚似的,看到华向庆还在,就对他说,“你快回去,了解一下最新情况,我在这里等你消息。”(当时因为没有手机,甚至固定电话也少的可怜,所以联系上很不方便。)
  华向庆领命去了,陆书记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们大家只好面面相觑,陪着发呆。大概到了晚上10点钟,华向庆气喘吁吁地跑了来,汇报道:“明晚6点钟,游行将要开始!”陆书记立刻面如土色,用求助的眼神环视大家,喃喃地问“怎么办?怎么办?”是啊,怎么办,你书记大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我又怎知道该怎么办呢?
  最后,徐老师看陆书记实在有点挺不住了,就建议他去校宾馆休息,学生会的干部们愿意陪着的跟着去,华向庆则被安排回去继续大听情况。我跟在徐老师后面到了宾馆,宾馆经理(一位窈窕的女士)亲自服侍陆书记在一个高间休息,我偷眼瞄了一下这位身材标志、容貌靓丽的女人,嘿,虽然30多了,比学校的女生们却依然美丽多啦!
  陆书记情绪安稳后,拿起电话打给哈尔滨公安局局长,告知了明晚6点学生们可能会上街游行,请他给予准备。室内很静,电话里公安局长的声音很清楚:“老陆,瞧把你吓的,不就是游行吗?!我派全市的干警去给你们站岗!时间准确不?明晚6点?好!只要情报准确,我保你没问题!”
  嘿,这位局长大人看来比我们陆大人强多啦。抬头看时钟,半夜2点了,陆书记此时大概终于吃了定心丸,让徐老师和我们学生会干部都回去休息,那位宾馆经理又亲自送我们出了大门。
  次日,我早早地到了学生会,但没看到华向庆,办公室内很安静,就像往日一样。晚上6点钟,有个体育部的部员跑来说,游行了!
  一切都在意料中。晚上回到寝室,我寝室也有三个人参加了游行,在屋里正兴冲冲地描绘当时的场景:“咱们四、五千人上街,真够壮观的!一路上从学校到省政府,警察在两边站岗维持秩序,省政府派哈尔滨公安局长来跟咱们对话!”当时,哈尔滨公安局长保证半个月破案,但台下学生们不同意,那位局长就问大家要求几天,台下就有人喊“三天”然后大家一齐喊“三天”。这位局长大人还真不含糊,立马就答应了,“三天之内,保证破案!”并答应在将犯罪分子抓获后,在我校进行公审。随后,学生们就回校了。
  过后第三天,果真,公安局将三个流窜分子中的两名抓获,并通知了学校;第七天,最后一名在逃分子在异地被抓获。半个月后,在我校俱乐部礼堂对三名罪犯进行公审,主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从犯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7年。
  事后,我从徐老师那里了解到,此事竟然惊动了中央,为此中央89年一号文件对此事还做了具体指导。而那位受伤的学生也得到了哈尔滨最高级的医疗待遇,由外科最好的专家亲自主治,出院后,脸部仅能看到一道手指长的红印,连瘢痕都没留下。华向庆也因在此事上及时报信有功,被提拔为社团部副部长。而犯罪分子被枪决的那天,竟然阴云密布还下了雨。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1 17:50:19
  ------学生会生涯(8)再度游行
  89年是一个多事之年。学运在4月份从北京开始,逐步遍及全国。奇怪的是,哈尔滨高校在此事上很落后,直到5月中旬,还没出现学生游行。而那时,北京已经开始静坐绝食了,临近的长春也早在4月下旬在吉林大学的带领下开始游行了。
  也许是元旦后的游行已经把大家的情绪宣泄了,所以哈工大迟迟没有多少热情,而哈尔滨其他高校都看哈工大行事,哈工大没动静,别的院校也就动不起来。
  但这时,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却遵照中央指示,主动来我校与学生们进行对话了。而我作为学生会干部也参加了那个对话会。在新建成的多功能会议大厅,省委书记、省长等一行人坐在主席台,与学生代表们进行交流。说是在的,省委书记和省长的谈吐还是相当有水准的,逻辑严密、条理清晰,而学生代表们的提问却显得很幼稚、很搞笑。比如,有代表问:“请问,你们省委、省政府有没有“官倒”、有没有吃过国家保护动物“飞龙”? ”
  对话会后,北京局面越来越激烈,全国各校纷纷成立了自治会,因此我校也有人组建了哈工大学生自治会,其中我们班还有两个人竟然是自治会的常委,嗨,那两位同学,一个是湖南的、一个是湖北的,普通话都说不清楚,平时也没看出有什么组织才能,这时怎么成了自治会常委了呢?想想平时他俩见我点头哈腰地请我帮忙找家教工作的样子,我不禁暗暗发笑。
  最终,我校也开始上街游行了,这次陆书记也没紧张,学校也没态度,我也跟着大家走了一圈。路两边也没有警察站岗,到了省政府,然后折回。
  游行后,学校干脆临时放假半个月,这期间,不少同学加入了串联活动,那时,凭学生证作火车一律免费,甚至有的国营饭店还对大学生提供免费餐,不少同学因此还与异地院校的处上了对象!我寝室的老七就是其中的一个。也有人借机做了免费旅游,老贺的一个哥们就是因为跑去旅游直到学潮结束后一个多月才回来,被处以留校察看了。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1 18:53:23
  ------学生会生涯(9)是对还是错?
  五月底,中央发布了戒严令,全国高校也开始复课了。我没有去串联,在家呆了半个月,回到学校时候发觉气氛开始变得激烈了。作为校学生会干部,我感觉有点被边缘化对待,好在平时我为班级同学联系过许多家教工作,大家还没对我另眼相看。当时大家都很情绪化,自治会正在组织学生们去北京声援,我得到这个消息后,感觉世态很严重,是否该对学校领导回报呢?我犹豫再三。从感情上说,我也被当时的气氛所感染,认为学运是正义的,但从理智上说,北京已经戒严了,现在去不是很危险吗?而这时,正好我父亲新编著了一本电力技术专业书籍(我父亲也是哈工大毕业的)托我送给学校。借此机会,我见到了周副校长,同时,把这事告知了他。
  第二天,在哈尔滨火车站,刚上车的整整四个车厢的学生被校方劝说回校了。三天后,89年6月4日,开始清理天安门广场,学潮被定性为暴乱。
  我此举是要求校长保密的,而校长也确实严守了秘密,事后,校长问我是否同意愿作为一个反对学潮的典型给予表彰、批准入党、并安排我做校学生会副主席,我明确给予拒绝了。因为我很迷茫自己的作为是对还是错,出于保护同学是真实的,出于政治目的则是不真实的,我问心自己不愿做一个不真实的人,所以,虽然我很想做学生会副主席,但不会愿意因为这个来实现。
  暑假很短,再开学时,校学生会又该换届了,韩贵武因为即将毕业,照例离职了。何伟被提拔为学生会主席,华向庆因为年初报信有功被提拔为副主席,我则成社会实践部正式部长,但到了大三期末,因为提拔年轻一批中层干部需要,87级的部长级干部都要让贤给88级以后的同学,我也离职了。
  嗨,事情也怪。我当部长时,同学们对我多是客气的很,特别是那两位曾经是自治会的同学,老远就跟我打招呼,求我的时候更是千恩万谢;我下来后,好多人就变得似乎不认识我了,即便走到对面也似乎爱理不理的。真是应了那句话:“世态炎凉”啊!难怪老贺当初对我说,大学校园是个准社会,而不是什么纯净的天地呢。
  体味到这些,对于从政,我彻底丧失热情了。对于我做出的选择,也更加无悔了,我的学生会生涯也从此结束了。
  我在离职前还做了一件事,把一百多份在当初许多热血冲动下写给校长的各式信件返还给信件的主人。(其中竟然仅有三五份是匿名的)不用问,信件主人收到后的惊喜心情,好多人迫不及待地当场撕毁自己的信件,并对我一再感谢。而我却连他们的姓名都没有记住一个。
  记得离职后的一天,在主楼看到一个大红海报,告示我校陆书记高升到哈尔滨市委副书记了,主管哈尔滨文教工作。我看罢摇摇头,笑着走开了。
  
作者 :飞扬0001 时间:2010-01-31 19:34:09
  ------学生会生涯(10)后记
  离开学生会后,我很是失落了一阵子。我在任时作的最重要的事却又只能闷在心里,在毕业十几年后,重回哈尔滨时,才对现在哈尔滨工作的同学说起。当他瞪大眼睛听完后,对我说:“那天我也在火车上!嘿,哥们真还得谢谢你呢!”
  我则一时间百感交集。
  在出差去北京时,我特意赶到天安门广场,在夏夜晚风中走了很久。追忆往日岁月,感慨之余,写下了《广场岁月》诗三首。
  广场岁月(一)
  
  我此刻需要什么
  冲破红色栏栅之束缚
  噫  鲜红色的围墙
  侵染的不是油彩
  是血色
  
  呵  血染的岁月
  飘逝了无数死者之灰
  吟挽歌在广场之上
  以压抑之热血
  以欲放之玫瑰
  
  我不曾忘却这铿锵之声音
  与热血沸腾之气息
  长林中狂风的呼啸
  是自由之呼唤
  是夜火
  
  
  
  广场岁月(二)
  
  我追寻逝去之岁月
  我伤感热血之青春
  呵  阴黑的暮色里
  明月苍白而沉静
  
  和风的六月天
  红叶含泪
  徐步在广场之角落
  经年的风轻轻诉说
  
  啊  二十年前之此地
  铿锵着我们的足音
  响彻着我们的呼声
  印证着我们的伤痕
  
  广场岁月(三)
  
  我等候梦儿醒来
  我等觉儿安睡
  泪在我眼中
  遂无力观察往昔
  
  岁月蹉跎之痕迹
  刻在历经风霜后的面孔
  吁  头上散乱之发
  空作无望之争
  
  经年广场之风
  抚弄血色之草径
  车流喧闹之声
  撕碎一切沉寂
  
  呵  随风而逝的记忆
  模糊了青春之影
  竟再分辨不出是鲜血
  还是流萤
  
作者 :niutrip 时间:2012-01-06 11:34:04
  了解1下·········
  
  
  www.niutrip.com
  www.vcheng.cn
  www.66lv.com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