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铁桶骑士在四川历险

楼主:何振衣 时间:2009-04-21 18:22:05 点击:6491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序幕
  
  多谢妈妈为我培育一张油性皮肤
  在雨淋淋一片清新的成都街道
  在雾绕绕寒气逼人的峨嵋金顶
  以及,在沉闷的绿皮火车上
  我的脑壳,少年便由绿草地脱落为
  青石板,油光闪闪
  湿巾抹下的那块汗渍
  像阳春三月飘下的落黄
  有一个标志文明的词语,“干净”
  它嘲笑着人类与自然的融合
  烧穿脚底板的疲惫不能
  打弯一双裤缝线笔挺的裤腿
  要坐下,好,先垫上
  被屁股揉皱屁黄的报纸
  留在了附着土壤的石块之上
  
  如果自然在“肮脏”中“纯洁”
  人类便在“干净”中“污秽”
  哦,我不想在地上滚得满身狼藉
  也不想“干净”地隔开自然
  脑壳上油光闪闪,结晶为盐粒
  在皮肤与湿巾之间沙沙滚动
  如闻从文墓处沱江的回声
  他多么睿智,将墓穴凿成一口钟
  做为耳朵,也做为喉咙
  那十六字金言的七彩石碑茕茕孑立
  是耳中鼓膜、喉中舌头
  沱江之水轱轱辘辘
  仿佛将骨灰撒入江水时
  平生最卓越的语言脑细胞遗落于听涛山上
  那是在去年,也是这个阳春时候
  我偶然拾到一份心仪已久的美
  凤凰热土的山清水秀
  和“听涛酒巴”檐下露天的座垫
  为了美,这制造一切艺术的神启
  我来到天府之国,一次神奇的历险
  
  我们的历险,像海盗一般大鱼大肉
  成都南一环上韩国铁板自助餐
  满盆飘浮灰黑花椒的四川火锅
  还有价格惊人的“老屋子中餐厅”
  无休无止的饕餮
  如同被绿皮火车无限拉长的旅程
  此时,我完成了铁桶骑士的猜想
  迟早有一天
  东方明珠承不住钞票的重量塌掉
  鸟巢受不了贫穷的愤怒爆掉
  最好在某个春节,鞭炮声此起彼伏
  烟尘笼罩整条挤满小摊的巷子
  秘密地,地球完成了变化
  地狱里呛人的硫磺气体,烧坏人类的味觉
  每个人说话都像蛇一样吐着舌头
  吃生桔子和辣椒是一样感觉苍白
  令人们在街头巷围吆喝的饮食文化
  令人们迷醉于海鲜珍奇的味觉享受
  都没有了,血液不再在舌尖沸腾
  乾隆的满汉全席沦落为世界的梦想
  真有那一天
  人们的舌头会唤起对热血的渴望
  像野兽一样生食,热血灼喉的快感
  让人错以为此乃味道之本源。
  
  哦,太邪恶了,我是撒旦的使者
  我如此轻松就种下了恶魔的预言
  可事实本不该如此
  因顺子的指引,我和家俊走近基督
  跟随顺子去旅行是期盼以久的神话
  却一不小心完成了铁桶骑士的猜想
  上帝气愤地惩罚我
  我收到了第三封可怕的恐吓信
  它几乎将我们的旅行尽毁
  顺子的旅行是体验生活
  家俊的旅行是寻找乐趣
  而我的旅行是得到神启
  三种不同的旅行像拖在卡车底下
  咯咯吱吱,却无法互相挣脱的铁链
  旅行像在大杂烩中挑一只
  藏在白菜根里没被煮死的虫子
  幸好,我得到了我的旅行
  如同在沙漠里重逢我的骆驼
  上帝忘记我时,弥勒救了我
  他在一块石墙上为我展开艰深的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我连读五遍
  终于,我在第三封恐吓信的逼迫下
  过早地结束了本该延续的旅程
  昆明和丽江在火车背后呼唤
  离开吧,不必回头
  还没到你旅行的时候
  
  
  旅程
  
  就如隧道打在黑暗车窗上的黑影
  我眼中的肿胀打瞳孔上
  暴裂的感觉如同嘴里含着滚烫咖啡
  在最近一站下车,休息一晚,就可返回
  但我的旅程不能就此结束
  身体强壮的顺子哈哈大笑
  为对座大叔的关于豆腐脑的笑话
  他常旅行,对国内火车路线了如指掌
  而出色的谈吐更令他到哪都不无聊
  “饮食、智慧都由耶和华所赐”
  他说,我爱上帝,他与我同在
  他将座位让给了自称高血压的老年人
  老年人说,我一个半小时就到站
  三小时后,老年人下车了
  满口谢谢掩饰了撒谎的不安
  顺子笑了,世界本就充满谎言
  我的行为由我主裁夺
  “神以为这是好的,”今晚过后
  便是耶和华满足睡去的第七日
  
  家俊的座位在另一节车厢
  身旁是两位在成都读书的女孩
  他认识各种车,乃至各种车型及价格
  疯狂的识车欲,如同
  在急转弯处漂移的F1赛车
  他是如此时尚,以至两个女孩都傻了眼
  他们在排遣中坚持,我在忍耐中坚持
  十八个小时之后,我们将到达终点
  对面的大叔是赶往四川的民工
  终点是生活的着落
  只要那处的大坝还没立起
  出笼的馒头便是十里飘香的桂花
  建坝,建房,有什么就建什么
  新闻联播是领导人同百姓调侃的传声筒
  谁听得到三峡大坝壅起的大水
  劈开了岩石山体,扯下了大滑坡
  大叔五十,已知天命,生活的真相是残酷
  然而我想看到另一个红雪曼曼的真相
  那是樱花撒满天空的终点
  
  猜想,人类都失去了味觉
  心灵便对眼睛更加依赖
  “来一桶”的封口上仍会印着“红烧牛肉”
  方便面变得不方便
  在这个不需烹调的时代,抓起即食
  油盐酱醋也可以单独食用
  或者做成一种适应人体的混合肥料
  然而,方便面仍需冲泡
  为干硬的面条不至伤到舌头
  为牛肉干的滋润展开美味的联想
  就像三层楼房里安装的电梯
  医生的诊断里附加的氨基酸注射液
  将面煮熟榨干再包装是多余
  但多余的包装能给人安全感
  经过安检的猪肉仍会标明无注水
  处女膜修复如同儿戏的时代
  仍有人在意滴在被单上的玫瑰红
  当世界缺少美丽时
  人们便热衷于自欺欺人
  
  方便面必须得泡
  这就是我收到的第一封恐吓信
  晚上七点,开水供应的那一刻
  无数人涌向车厢的两端
  等下一次吧,我们撕开“来一桶”
  一小时后我来到车厢的后端
  “来一桶”在手里像波浪鼓一样摇摆
  愉快得像初次牵着风筝的儿童
  水箱的门锁了,可以看到水龙头
  通过推开的门缝,如一个吹嘘中传奇的景点
  旅游业将自然的一隅围起
  大门半掩,可看到浮想连翩的一斑
  回头,走向车厢的另一端
  有座乘客为舒展肌肉伸直的腿
  无座乘客靠在座背上厥出的屁股
  都是前进中无法清除的障碍
  如同在溪流中突出的卵石上踏行
  辗转已至,水箱又锁
  折回座上,愁视面饼
  浪形的雪白面条像肉丸上生出的白霉
  
  “开水泡面,开水泡面!”
  蓝装的列车员披上白褂推来食品小车
  又是废话,泡面当然用开水
  一条接一条聚集噪音的隧道
  无形的耳罩里响彻车轨轰鸣的声音
  湮没我的饥肠辘辘,却湮不了
  食品小车底转动小轮吃面般的吱吱声
  如同大树驾车而来,满车春雨新洗的清香
  撇眼不看,窗玻璃如一张油乌的芝麻面饼
  扭曲的面条,是刚抽的蚕丝
  是挂满水淋淋新疆大葡萄的蔓藤
  对面的民工大叔慷慨地来了一桶,八块
  如同自己上当,我提醒,水箱锁了
  列车员收下钱,撕开面桶,很利索
  在小车下的保温钢桶上接开水
  我说帮忙泡一下吧,他若有所思的眼神
  恰是“开水泡面”的神秘隐喻
  钢桶、钢列车,两层隔阂
  我们是夹层中夹不瘪也烂不掉的奶酪
  现代的烟雾,弥漫于车外的无边黑色
  如同邓小平开向天安门广场的坦克
  在汗渍缝住双眼的时刻,
  我到达终点,让我摇摇欲坠的恐吓
  
  
  点灯
  
  “请再多的香火也不能让卧佛立起!”
  就像在释迦牟尼眼前跳舞的裸体妖女
  无休无止的看命、请香、求愿
  都是引人堕落的铜臭骗局
  顺子对此坚信不移,一如既往
  如同耶和华对其他信仰讳莫如深
  他决定不看卧佛,“乐山大佛也不过如此”
  合影中他将巴掌拍在大佛脸上
  只怪成都的景色太美
  方寸相机里挤不下无边的花草
  秀丽的锦里小镇包围高雅的武候祠
  幽静的杜甫草堂背靠着浣溪沙公园
  还有许多我们无法涉足
  少不入蜀,少不入蜀
  一顿麻辣的四川火锅之后
  矮茶楼倚栏杆傍溪水诗意流觞
  快乐让人遗忘,从海通挖眼
  至大佛端坐,三江平息,福泽千年
  面对眼眶空洞的高大海通石像
  顺子紧握细小十字架上体无完肤的耶稣
  香油燃烧,烟雾缭绕时,他背对佛像
  夺路而出,如同躲避狐臭
  
  就在那三江汇流的棋形一点
  顺子像咖啡一样溶化了
  就像他在夜里的火车窗上映出竖立的短发
  挂起墨镜,影像在半透明的窗上若隐若现
  黑暗如井,他白亮的皮肤分散
  像武侯祠的彩色金鱼在池中自由游弋
  做一个讨厌的隐者,他不见了
  家俊努力地寻找,
  峨嵋山上有一群编竹篮的孩子
  稚嫩的脸如寺院里声无家可归的小尼姑
  打水吧,做为一个无目标的迷途羔羊
  顺子是最好的朋友,举起满载的酒杯
  上帝的爱子就可以捞起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
  如同完美的碧空时常漏雨
  再密实的石头和金属也不异于竹篮
  家俊人生的经验已触犯基督徒的禁忌
  “佛与基督,依马克思主义,当求同存异”
  然而,在佛脚下,还不下跪
  最纯的追求,就被人潮人海稀释
  
  顺子为耶和华引导信徒
  受命运之手指点,我成为他的学生
  而我同他有太多不同
  面对四川大学体育馆的四叶屋顶
  他伸展双臂,拟态大雁南飞
  我却说是一条剪断裆部的内裤
  他溶化了,且注定我是找不到的
  与杜甫石像合影时,他抓出那撮金黄的胡子
  深藏入令我厌恶的世俗恶习之中
  还有放弃那节省而自由的散客旅行
  加入旅游团,与手脚不便的款儿同伙
  用餐用导游问是否有回民
  岂知青春的冲动比回民有更多禁忌
  比起富绕,顺子更喜欢荒凉
  如同古今神父对贫困的布道
  当我眺望听鹤园圆门内的假山花林时
  他驻足拣起商店里昂贵的出师二表
  贪婪的金鱼抢食飞散的鱼食
  他将自己的雅致埋葬于贵族鱼腹中
  
  点灯的时候到了,一盏灯就是一只眼
  挖眼的燃灯古佛是释迦牟尼佛的老师
  古佛在几百级陡峭石阶之顶
  我只敢凭栏而上,紧抓铁链
  铁链上挂满锁,无数的祈福和愿望
  只是还有另一条捷径
  导游称之为佛与世俗亲近的距离
  在愿望之鼓敲响之时
  我默念起铁桶骑士的猜想
  当人类的舌头只能像弹簧一样伸缩
  忘记品尝美味的高雅
  语言才能的发展会得到更多重视
  贫穷富贵不再是吃喝拉撒的区别
  而是诗人的优雅和庸人的粗俗
  人类再也不敢裸露肉体的引诱
  干枯的舌头如狗一般吐出口外
  如一片贴在唇角的茶叶
  这毒蛇的信子探测着新鲜热血的流动
  如果领口上乳沟幽深,不是床上的宠物
  而是在舌尖烧得热血沸腾的美味
  化妆品也如胡椒粉被抛弃
  就像冰箱里羊肉表面的保鲜膜
  冷缩待庖,怎及那太阳般的绚丽
  生食的鲜血将我们通身染红
  
  待吃喝住行只能用冷酷来形容
  人们就知道佛脚的香火并不奢侈
  当顺子把别的神粘入口木糖醇扔进
  垃圾桶,上帝将他谋杀了
  天使上天堂,人间履行撒旦的法则
  犹如但丁在《神曲》暗示的恐惧
  我收到第二封恐吓信
  手机一闪,地表裂缝中吐出的
  地狱烈火,一句永久的宣判
  摘抄于《圣经》里满纸刑罚的一条
  “考试定于四月十四号下午三点,过期不补”
  我的旅行才刚刚开始,不得神启
  如何归校?我得跟伙伴商量此事
  但顺子像一阵风失踪了,或者
  因一个神秘的方程式变成了他物,看
  多雨的成都天空是他的眼
  茂密的峨嵋树林是他的发
  还有鼓点般不断抖动的蝉鸣
  是他的呼吸,还有,到处都是
  《圣经》说上帝谋杀每一个天使,把他们变成
  形而上学、道德伦理、天公地道
  此类虚无飘渺的存在,充盈于空气中
  水中和大地中,无处不在的眼耳鼻舌
  为成就神权,他杀摩西于约旦河畔
  
  顺子誓做商人,与人间的邪恶斗争
  为寻回他,家俊与不可理喻的旅馆老板
  进行了声撕力竭的争吵,
  顺子就在他申诉的每一句话中
  他们都够忙的,何必与之商量
  第二封恐吓信添油加醋地警告
  我最大的赌注是大学毕业证
  骰子已摇好盖定,而我惊奇发现
  人世无常,我不必总做开宝人
  让上帝劳神吧,我不能斩断旅行
  “给你一所房子,三室一厅
  有方便旅行的私家车
  一个为你持家守财的美丽老婆
  以及从小就吱吱呀呀对你撒娇的孩子
  你便是最幸福的人,理想燃烧只余灰烬
  你理当如此,不然便非真实人生”
  顺子以最大的焦虑如此教导我
  如同伟人们对庸人的言不由衷
  为名声,为利益,却以博爱之名
  令人作呕的绿皮火车都能坦然面对
  唯独害怕那无惊无险的平凡人生
  我们都是上帝或撒旦的儿子
  便要完成上帝或撒旦之名
  不需要牧师替我撰写墓志铭
  
  挖眼的燃灯古佛是释迦牟尼佛的老师
  古佛在几百级陡峭石阶之顶
  点上油灯,跪在石佛座下
  我得到了,许愿鼓隆隆三声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唐三藏法师玄奘译)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在石佛庄严的注视下,意识消失了
  甚至忘了许愿,只剩跪拜
  膝盖弯曲了,却一头扎入了云层
  高空中是缺氧的宁静,是清新
  参天的椿树也受到召唤,往上伸展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诅咒
  令万物停止生长,令世界停止代谢
  时间留在那人生中最美丽的一刻
  如同端着一杯晶莹美丽的红酒
  观照自己的心灵
  然而此时,顺子的焦虑变成了愤怒
  “我们回吧,再走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他不知道,在他溶化的时候
  我一直在找他,正如他找我
  他找到了,双手将我从水里掬起
  泼进火车,漏掉许多滴我的流连
  
  
  尾声
  
  我的旅行应在阳光普照的早晨
  应在春暖花开的季节
  应在林深溪长的地方
  应以高山阔湖为伴侣
  如果这些不存在
  我就是死水中的闻一多
  我希望我能发现美,创造美
  如同音乐一般的E?T?A?霍夫曼
  如同歌德,如同海子
  如同纯洁的拉尔夫?爱默生神父
  第三封恐吓信的逼迫下,我结束旅行
  返程的绿皮火车是个不停唠叨的老婆娘
  而我,只感谢妈妈生给我的油性皮肤
  让我清楚认识到,我不够美丽
  
楼主何振衣 时间:2009-04-21 18:22:42
  总算完成,累了,不想修改。见谅
楼主何振衣 时间:2009-04-21 18:27:13
  献上我第一首叙事诗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04-21 19:36:02
  赏读。问好
作者 :珍珠花艺 时间:2009-04-21 21:13:46
  字再大一些,就能看清楚些了
作者 :小鲁0123 时间:2009-04-24 20:19:00
  你太能写了!好!
楼主何振衣 时间:2009-04-25 09:14:49
  谢谢赞美,也欢迎批评
作者 :永平乐土豆 时间:2009-04-25 13:21:01
  细细读了,问好!
作者 :过敏的花粉 时间:2009-04-29 14:29:24
  问好!
作者 :永平乐土豆 时间:2009-04-30 17:31:18
  五一节快乐 !
作者 :凝视苍穹 时间:2009-04-30 19:58:41
  空了仔细读。五一快乐 !
作者 :书中花草 时间:2009-04-30 20:58:58
  五一快乐
楼主何振衣 时间:2009-05-01 08:39:22
  谢谢,同乐
作者 :niutrip 时间:2012-01-06 11:44:25
  问候
  
  
  
  www.niutrip.com
  www.vcheng.cn
  www.66lv.com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