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浅析宋词中倚韵填词的若干特点》推荐阅读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3-16 16:26:56 点击:28086 回复:3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转帖]《浅析宋词中倚韵填词的若干特点》 看到好东西了,和大家分享分享。
  
   词最初被称为“曲词”或“曲子词”,是配合音乐以供歌唱的。其所配之乐既有宫廷皇室音乐,又有文人燕集之乐,更有大量的民间市井俗乐。开始的“词”本身的声韵问题,宽严不一,大致以合乐为标准。后来,“词”便与乐府一样,逐渐与音乐分离,成为诗的别体。所以词学的声韵问题,内涵是变化的,北宋以前一般是合乐与否的音律问题。而南渡之后,因词与音乐关系的疏离,除姜夔、张炎等精通音乐的词家外,大部分作者的填词都只能以名家名作为标准和范本,照式填写,本质上成为合谱的问题。至于后代,不知宋词歌唱之法,就成为纯粹的诗词格律问题了。正如清冯金伯《词苑萃编》所说:“盖宋人之词,可以言音律,而今人之词,只可言辞章。宋之词兼尚耳,而今之词惟寓目。”正指出了作为研究客体的词的声韵问题,由于词与音乐的亲和或疏离关系而产生的质变。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3-16 16:36:23
  一、宋词声律的演变历程
   宋词声韵的实际情况,正如夏承焘《唐宋词字声之演变》所说:“大抵自民间词入士大夫手中之后,飞卿已分平仄,晏、柳渐辨去声,三变偶谨入声,清真遂臻精密。惟其守四声者,犹限于警句及结拍。自南宋方、吴以还,拘墟过情,乃滋丛弊。逮乎宋季,守斋、寄闲之徒,高谈律吕,细剖阴阳,则守之者愈难,知之者亦鲜矣。”夏先生这段话清晰地勾画出宋词声韵由宽到严因而逐步走向它的反面的演变发展轨迹。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柳永、周邦彦、姜夔等名家名作,在宋时实际上起着代词谱的作用。朱雍《塞孤》、《西平乐》、《笛家弄》诸调,都注明“用耆卿韵”,全依柳词为谱。南宋末年,方千里《和清真词》93首、杨泽民《和清真词》92首、陈允平《西麓继周集》125首,几乎遍和《清真集》。他们谨守周词的句读字声,完全把《清真集》视为词调的定谱,这与清代以后的照谱填词已经完全一样了,说明宋末的词坛客观上已经产生了对“词谱”的需要。这种情况不限于此,苏轼一曲“大江东去”流传天下,后来作仄韵《念奴娇》者,自黄鲁直至文天祥,几乎无不以苏轼此词为谱。
   词坛中创作实践上的按谱填词,反映在词学理论上,沈义父《乐府指迷》即有总结和表述:“更将古知音人曲,一腔三两只参订,如都用去声,亦必用去声。”这话真是要言不烦,“将古知音人曲一腔三两只参订”一语,既是南宋词坛创作实际的总结,更指明了后世词学家词谱撰作的全部内涵。近人蔡桢在其《乐府指迷笺释》中就这样指出:“义父教人留意去声字,参订古知音人曲,及入可代平,去勿代上诸说,乃为协律者开一方便法门。清万红友祖其说而成《词律》一书,以后填词者,遂以守声家名作之四声,为尽协律之能事,法盖滥觞于此矣。”从宋词创作中普遍守声家名作四声,到沈义父从理论上的总结,再到清万树、戈载等词学家声韵专著的撰写并笼盖有清一代词坛,正是词之声韵音谱来龙去脉的逻辑过程:沈义父从宋词的创作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理论,经清代词学家的发展完善以为定式并对清词的创作实践产生了广泛而又严重的影响。
   清王鹏运在《词林正韵·跋》中对宋词声韵的总体特点及其演变历史有极中肯的揭示和极简要的表述:“夫词为古乐府歌谣变体,晚唐、北宋间,特文人游戏之笔,被之伶伦,实由声而得韵。南渡后,与诗并列,词之体始尊,词之真亦渐失。当其末造,词已有不能歌者,何论今日。故居今日而言,词韵实与律相辅,盖阴阳、清浊,舍此更无从叶律,是以声亡而韵始严。”“由声而得韵”是王氏对作为歌唱之词的声韵特点的最准确揭示,“声”谓音乐,“韵”谓格律,晚唐北宋词的声韵特征是由词的音乐性所决定所派生的。宋词尤其北宋以前的词才是真正的“声韵”,而今日只成为“亡声”之韵,成为纯粹的诗词格律问题。
   宋词的“由声而得韵”的声韵特点,我们可以从唐代元稹《乐府古题序》的一段话受到启发,他说歌词的声韵是“由乐以定词,非选词以配乐”,“因声以度词,审调以节唱,句度长短之数,声韵平上之差,莫不由之准度。”他说的虽是古乐府的歌词,但“由乐以定词”则与王鹏运所指出的“由声而得韵”是一致的。以文字之句度声韵配合音乐,也就是说歌曲的音乐性决定歌词语言的字声的格律,这也就是歌词的合乐的总体特点。词既以合乐为标准为依归,词的字声谐调也就是音韵字声如何配合音乐以适合歌唱的问题。
   宋词“由声而得韵”的特点,总的说来,大处合拍,细处审音;寻常之处只讲平仄,紧要之处严分四声;小令音律最严,中调较宽,长调更宽,其中既有严格的不可逾越变通的规矩,又有无穷无尽的变化以供高才的词人腾挪跳掷。这就是宋词协音的基本原则和实际状况。张炎说:“腔平字侧莫参商。”就是要求音乐的声腔与歌词的字声平仄要保持一致,不能拗戾阻碍。这个原则其实那个被人称为“曲子中缚不住”似乎不守曲中规矩的苏轼也是同意且早就表述过的,他的《和致仕张郎中春昼》诗说:“浅斟杯酒红生颊,细琢歌词稳称声。”歌词的“稳称声”正是宋词声韵谐协的原则,也正是王鹏运所说的“由声而得韵”的最好说明。傅大询的《锦堂春》:“尊前翠眉环唱,道新腔字稳。”也表述了同样的原则,这就是以流丽宛转之词配合抑扬浏亮之曲,使歌曲致于声情统一、腔新字稳的完美境界。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3-16 16:46:43
  二、宋词声律的字声特点
   两宋词家,柳永、周邦彦、李清照、姜夔、吴文英、张炎等人最为重视歌词的声韵音律,作于北宋末年的李清照的《词论》就曾强调指出区别诗词的主要标志就是歌词的声韵特征:“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且如近世所谓《声声慢》、《雨中花》、《喜迁莺》,既押平声韵,又押上去声,又押入声。本押仄声韵,如押上声则协,如押入声,则不可歌矣。”其中涉及的声韵问题颇多,也有中古入派三声的语音变化问题。入声中有可派入平声者,故某些词调之押平韵者,也可用入声押韵。本押仄声,上声属仄则协,入声如已派入平声,押之则不可歌。到了宋末的张炎,更是以专门的篇幅周详地论述了四声清浊与音谱的关系,他说:“乃知雅词协音,虽一字亦不放过,信乎协音之不易也。……盖五音有唇、齿、喉、舌、鼻,所以有轻清重浊之分,故平声字可为上入者此也。听者不知宛转迁就之声,以为合律;不详一定不易之谱,则曰失律。矧歌者岂特忘其律,抑且忘其声字矣。”他在这里指出的仍然是词对音乐的迁就与谐调,其四声清浊与音谱的关系正是“由声而得韵”的问题。
   所以,南宋人填词,除少数深谙音律的作者外,多以唐宋名篇作为标准件,照式填制,即如词家巨子辛稼轩也复如是,他的《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全词44字,共用四个韵,其中两个是仄声韵,两个是平声韵,并且平仄韵交替,完全和李白原词相同。句中平仄也完全模仿李白原词,甚至李词前阕。 由此可见,用韵在平仄上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即使如白石之深谙音律也是欲改之而“久不能成”,其原因也都受制于歌曲的音乐性,在于协律歌唱之便否。
   词的节奏和语句的结构是有密切关系的,也即是和词的语法密切相关的。这也是词的声韵问题的重要方面。一首词中的意义单位常常是和声律单位相结合的。所谓意义单位,一般地说就是一个语词(包括复音词)、一个词组(包括介词结构等特殊结构)或一个句子形式。所谓声律单位,就是节拍群。就宋词的多数情况来看,二者在词中是一致的。词在节奏上的特点,突出地表现于那些非律句的节奏。在词谱中,很多五字句无论按语法结构说或是按平仄说,都应是一字逗加四字句。五字句可以是上三下二,平仄也按三字句加二字句,如张元干的《石州慢》前阕末句“倚危樯清绝”,后阕末句“泣孤臣吴越”,其节奏是“仄平平——平仄”。四字句可以是一字逗加三字句,如张孝祥的《六州歌头》“念腰间箭……”。七字句可以是上三下四,如辛弃疾《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太常引》“人道是清光更多”,这些句法结构都是为了与歌唱的节奏一致而具有不可改动性和不可移易性。反之,换成一般的上二下四、上四下三句式,则破坏了歌词的音律节奏。
   宋词声韵最突出的特点表现在对去声字的使用上。去声字的有意识使用,由来已久,夏承焘指出早在大晏柳永的作品中就“渐辨去声”,此后作者如清真、白石、梦窗、玉田辈更于去声字的使用上特别讲究。沈义父曾经进行过理论总结:“腔律岂必人人皆能按箫填谱,但看句中用去声字最为紧要。然后更将古知音人曲一腔三两只参订,如都用去声,亦必用去声。 ”沈氏对去声字十分重视,在《乐府指迷》中还有另外一段论说:“古曲亦有拗者,盖被句法中字面所拘牵,今歌者亦以为碍。如《尾犯》之用‘金玉珠珍博’,‘金’字当用去声字;如《绛都春》之用‘游人月下归来’,‘游’字合用去声字之类是也。”他指出去声字在词中的某一位置上是非用不可的,如“当用”“合用”而不用,则成为拗句,则为拘牵,成为歌者之碍。这里既指出了词中去声字在词的声韵问题中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同时也指出了字面之拗戾和声韵之拘牵都是因为造成歌者演唱之碍,是因为歌词的合乐演唱的特定功用所决定的。沈氏所谓的“当用”“合用”,依据的应是该位置上乐谱的音高与字调音高的一致性,即去声字的调值与乐谱的高低和谐一致。
   宋人作词,有好些去声字是特地安排的,如陆游的《恋绣衾》:“不惜貂裘换钓逢。嗟时人,谁识放翁。归棹借樵风稳,数声闻林外暮钟。 幽栖莫笑蜗庐小,有云山烟水万重。半世向丹青看,喜如今身在画中。”万树《词律》注云:“此调声响,每句俱于协韵上一字用仄声。”陆游此词协韵上一字为“钓、放、暮、万、画”,竟没有一个字不是去声,可见这并非出于偶然。再检同调的名家名作,大体如是,可以说明不是巧合。
   沈义父指出的“去声字最为紧要”的道理,到清代万树的《词律》则有进一步的发挥和解释,其《词律·发凡》云:“名词转折跌荡处多用去声,何也?三声之中,上、入二者可以作平,去则独异。故余尝窃谓论声虽以一平对三仄,论歌则当以去对平、上、入也。当用去者,非去则激不起。用入且不可,断断勿用平、上也。”一平对三仄,是诗歌的通用平仄规律,而词在声韵上的显著特点则是去声处于特别重要的位置,几乎形成一去对平、上、入的格局。万氏所论,显然是对沈义父观点的发挥和深化,二者在词学上的承传渊源关系是明摆着的。近人吴梅《词学通论》称万树所论“名词转折跌荡处多用去声”是“深得倚声三昧”,并举姜夔《扬州慢》为例: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吴梅说:“凡协韵后转折处,皆用去声,此首最为明显。”白石此词于领头处十用去声字,在协韵后转折处即有七字,实是“最为明显”之例。吴梅又说:“他如《长亭怨慢》之‘树若有情时、望高城不见、第一是早早归来、算空有并刀’,《淡黄柳》之‘看尽鹅黄嫩绿、怕梨花落尽成秋色’,其领头处无一不用去声字,无他,以发调故也。”可见韵脚后的领头字用去声字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而这里所谓“发调”之用、“转折跌荡”之用,均是歌曲的音乐性对歌词字声的客观要求,与沈义父所说当用而不用去声字,就会有碍于歌者之歌唱,实际是从正反两方面说明了这个道理。
   词中对去声字的这种特别的重视,是因为去声字所具有的语音特点,万树所说“非去则激不起”,吴梅所谓“发调”,是说只有去声字才能唱高音。因三仄中入可作平,上则界乎平仄之间,而去声字的字声特点是“去声分明哀远道”(明释真空语),起唱既利于咬字清晰,且能由低而高,加以缓唱。所以如当用去声字而代以其它字声,则有碍于音乐字声的调谐而不能产生完美的效果。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3-16 16:47:50
  三、宋词取便歌喉的自然之韵
   清戈载《词林正韵》是具有较高权威性和规范性的词韵著作。但以之衡量宋人词作,则多有不合,即使如格律派名家作品亦复如是,大致情况是戈韵严格而宋词实际的协韵则较为宽松。戈载《词林正韵》的原则是“取李唐以来韵书以校两宋词人所用”,即以古韵书为尺度来衡量宋代词人用韵的事实,而不是从两宋词人用韵的实际情况中归纳总结出宋词的声韵特征,这从方法论上看显然不对头。戈氏以诗韵衡词韵,张冠而李载,自然不能妥贴。刘永济《词论》说:“尝考诗韵之严,起于唐代,而流滥于宋人。唐代试士有限韵之制。宋人和诗以险韵见奇。及其风尚既成,遂坚不可破。词则或起自闾巷,或用于燕间,在当时为小道,故平仄既可通叶,方音亦能入韵,寻其轨迹,似反近于古诗。”此论虽非针对戈氏而发,实际上正道明了以诗韵衡词韵的错误。
   词起于唐而盛于宋,本为里巷歌谣,源出于市井,但求符合口语以便歌唱赏听,故其用韵必然从俗,接近当时当地的活的语言实际。后来词入文人之手,游戏笔墨之间,自然也不会严守礼部官韵,但因为文人之浸润于诗道既久,诗韵烂熟于心,下笔之际,自然以诗韵参用于词韵,故而诗韵与词韵之间也有相当的一致性。这一点正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所说:“又安能以《礼部韵略》颁行诸酒垆茶肆哉!”正说明了照韵填词在宋代之不可行不必行的实况及其原因。
   北宋以前,未闻有制作词韵的事,据所知材料,最早是北宋末年朱敦儒曾拟过应制词韵十六条,外列入声韵四部。原书久佚,连韵目也无从考见。拟词韵而专用于应制歌词,可见这种规范只行于宫廷之内,而士大夫之宴间游戏及茶肆酒垆间是只能守自然之韵的。朱敦儒所拟词韵,元代陶宗仪就讥其“侵寻”、“盐咸”、“廉纤”闭口三韵混入,欲重为改定。再以朱氏《樵歌》用韵的实际看,可以推知他拟的词韵一定是较宽的。自其书失传后,很久没有人再加续作,也可见词韵在宋代歌词创作中是不怎样急切需要的。
   对于宋词的叶韵,宋代词论家的态度是通脱的,沈义父在《乐府指迷》中说:“押韵不必尽有出处,但不可杜撰。若只用出处押韵,却恐窒塞。”沈氏对当时作词用韵的情况必然是有所自觉的。词韵之不必一一照诗韵出处,当然也在于词韵与歌唱合乐的关系,即王鹏运所说的“由声而得韵”。沈义父又说:“词腔谓之均。均,即韵也。”以腔为韵之说结合张炎所论结声正讹不可转入别腔之说,知词韵与唱腔关系密切,付之歌喉,唯求谐协,苟能谐协,即可为韵。所以宋词协韵的种种特点如隔韵通转、方言入韵之类,均在歌词合乐的总体要求下产生。由于宋词依曲定体的特质,因此对韵位、韵声的规定都比近体诗复杂,但词韵的分合却比诗韵较宽。加上民间俗曲的影响,词韵接近口语,多受方言的影响,所以宋词用韵显著地反映了当时语音的实际变化。
   那么,宋词实际的用韵有些什么特点呢?清杜文澜《憩园词话》有一段话批评宋人的词韵不严,适足以说明宋词用韵的实际情况:“宋词用韵有三病:一则通转太宽,二则杂用方音,三则率意借协。”他认为宋词用韵不合清人归纳的词韵是其缺陷,实则犯了我们上面指出过的与戈载同样的毛病。他所说的“通转太宽”、“杂用方音”、“率意借协”三点却正好是宋词用韵的突出特点,只不过这三点并非宋人用韵之病,而是理所当然的事实。
   宋人填词虽不必照韵填制,但隐然若有共同遵守的词韵,其实是自然而然地以诗韵作为参照系,杂以口头语取协。清毛奇龄《西河词话》指出:“词本无韵,故宋人不制韵,任意取押。虽与诗韵相通不远,然要是无限度者。”他所说的正是词韵相通而不以诗韵为限度的情况。焦循也赞成毛氏之论,在其《雕菰楼词话》中,他说:“毛大可称词本无韵是也。”并证以诗韵:“唐人应试用官韵,其非应试如韩昌黎《赠张籍》诗……通协,不拘拘如律诗也。至于词更宽可知矣。”谢章铤的《赌棋山庄词话续编》则以宋代格律派词人用韵通转的实例以证成毛氏之说:“吾请征之周草窗,先与盐不同部也,而《鹧鸪天》合之。庚青与侵不同部也,而《恋绣衾》合之。庚青与真文不同部也,而《梅花引》、《声声慢》、《浣溪沙》合之。《江城子》且并合于蒸与侵矣。至莺在庚部,而吴梦窗《木兰花慢》则押入江阳矣。草窗《眼儿媚》、《浣溪沙》,则押入真文侵矣。……况词又有叶以方音,叶以古音之例,其叶本甚宽,毛氏任意取押之言,亦何尝尽是诬罔乎?”
   戈载的《词林正韵》把平、上、去三声分为14部,入声分为5部,共19部。大体取唐宋著名词人作品,参酌而定,与古体诗的宽韵差不多。而在实际上,第六部的“平声真文”早已与第十一部的“平声庚青蒸”、第十三部的“平声侵”相通。第七部的“平声寒删先”早已与第十四部的“平声覃盐咸”相通。宋词用韵通转之例不胜枚举,如清真《齐天乐》、《过秦楼》阮感并叶;刘过《醉太平》、史达祖《夜合花》则真庚互叶;张炎《迈陂塘 》是轸梗更杂寝声;《忆旧游》则真庚而掺以侵韵。再如戈载《词林正韵》中,庚青与真文是不同部的,而柳永《少年游》、崔敦礼《江城子》、周密《梅花引》、《声声慢》都两部合用。戈《韵》中侵部是独用的,而周邦彦《柳梢青》、周密《江城子》、《眼儿媚》、毛滂《于飞乐》,都把它和庚青清蒸同用。
   杜文澜所说“借叶”的情况,戈载《词林正韵》也自有所承认,他说:“唯有借音之数字,宋人多习用之。如柳永《鹊桥仙》‘算密意幽欢尽成辜负’,‘负’字协方布切;辛弃疾《永遇乐》‘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否’字协方古切;赵长卿《南乡子》‘要底圆儿糖上浮’,‘浮’字协房逋切;周邦彦《大酺》‘况萧索青芜国’,‘国’字协古六切;……略举数家,已见一斑。相沿至今,既有音切,便可遵用。故一一补于各韵之末。”这些字的音切读音,应是宋代的普遍读法,是当时的实际音读,为当时人们“习用”之活语言,所以戈氏也只好承认它的合法性了。
   至于以方音取协更是宋词协韵中的普遍现象,可以说是比较突出的特点。因为曲子兴于民间,行于市肆,文人之作多游戏笔墨,用韵多依地方口语取押,为适合操各地方言的歌女演唱,自然不会排斥以方言入韵通押。这种现象在官话使用范围不广的中古时期,应是理所当然的事。以方言协韵的现象在初期接近民间歌谣的词里随处可见,如《敦煌掇琐》中所载无名氏失调词第二首以“婆 ”字协“娘”字,在今天的闽南方言中仍然可以见出其协韵的关系。又如同书无名氏《酒泉子》词以“辔”字协“边”字之类,也应是当时的方音协韵。宋词以方音协韵者,即使名家如柳永、黄庭坚、李清照、姜夔、吴文英等集中所在多有。正如王鹏运跋王炎《双溪诗余》所说:“双溪此集,以方音协者十居三四,其时取便歌喉,所谨严者在律不在韵,故不甚以为嫌。”王氏指出了宋词用韵之宽、方言入韵之普遍,更说明这一特点的产生在于“取便歌喉”,而这个歌喉,当然是操各种方言的歌女的歌喉。这是王氏“由声而得韵”观点的具体化,方言入韵的特点也产生于词的音乐性的总体特点。对于方音协韵,戈载也是承认的,他在《词林正韵·发凡》中说:“宋人词有以方音为叶者,如黄鲁直《异余欢》阁、合同押;林外《洞仙歌》锁、考同押;曾觌《钗头凤》照、透同押;刘过《辘轳金井》溜、倒同押;吴文英《法曲献仙音》冷、向同押;陈允平《水龙吟》草、骤同押,此皆以土音叶韵,究属不可为法。”戈氏对此虽谓不可为法,但却无法否认以方音叶韵是宋词中的习见现象。词本为酒间易唱,闻者谐耳,其语言较近于自然,有时以酷肖口语为佳,以本色为妙,故俗字、俗语入词,不但无妨,有时且平添神味,所以俗音入韵,也自是有不得不然之势。
   总之,“韵共守自然之音”是宋词用韵的最主要特点。由于词的最普遍的演唱功能决定它的第一位要求是合乐易唱,各地歌女能唱,各方人士包括各地操方音的市井细民能听,这就决定了词韵与当时各地的活语言的天然联系,从中既可看出中古通用语的音韵字声变化(历时性),又表现了各地方言的语言差别(共时性)。同时,由于填词作手大都是长于诗文的文人士大夫,方言的影响不至于使其用韵过大偏离早已熟知且业已用惯的诗韵,所以,宋词的用韵虽然可以见出很多参差不齐处,而大致仍有一个无形的标准,大部分词作仍然基本可以归纳出总体的韵部。对这个问题的正确态度,应当是同而有异,不必强同,更不必以唐以来的诗韵和清以后的词韵为标尺去衡量宋词,然后非之曰宋人词韵多病。如果这样,立足点着眼点就错了,结论当然就错了。宋人词韵共守自然之音,唱者宛转调谐,闻者悦耳神,何病之有!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08-03-16 23:50:36
  学习:)
作者 :面如平湖 时间:2008-03-17 13:32:37
  慢慢看~~~
作者 :冠男 时间:2008-03-17 18:37:04
   慢慢学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3-19 20:06:41
  不急。。慢慢看,,,看累了,叫青衣倒茶~~
作者 :麻姑三姐妹 时间:2008-03-21 20:13:26
  边看边学
作者 :冠男 时间:2008-03-22 11:32:38
   细品青衣的茶,我和麻姑一起喝!
作者 :面如平湖 时间:2008-03-31 09:25:31
  学习~~
作者 :春风蝶舞 时间:2008-04-02 20:54:12
  来喝茶了:)
作者 :面如平湖 时间:2008-04-02 21:38:16
  毛尖,来一杯?
  
楼主衣青衣 时间:2008-04-03 12:09:56
  好类,,来了,,毛尖!!平湖兄弟慢慢喝,慢慢看。。
作者 :芸梦紫萝 时间:2009-05-06 14:17:56
  学习了
  盖宋人之词,可以言音律,而今人之词,只可言辞章。宋之词兼尚耳,而今之词惟寓目
  每一个喜欢宋词的人都会从宋词中领略到自然的音乐美
  喜欢宋词,谢谢衣青衣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5-06 21:48:25
  上顶~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5-06 21:49:08
  以前疏忽了这个帖子~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5-28 22:06:05
  青衣,最近好吗?想念~
  
  端午快乐~
作者 :冠山砍柴郎 时间:2009-06-02 20:53:43
  学习了,问候朋友。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6-02 21:38:01
  祝福~
作者 :暖和小窝 时间:2009-07-15 12:53:43
  我要潜心研读,谢谢楼主
作者 :谁是谁的谁_ling 时间:2009-07-15 15:28:57
  拜读了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7-15 16:13:46
  欢迎两位朋友~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7-15 16:14:17
  想念青衣~
作者 :海若涵 时间:2009-08-23 06:55:10
  学习下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8-23 12:03:28
  欢迎~
作者 :梅香相伴 时间:2009-08-25 22:05:24
  学习了!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8-26 14:05:26
  祝福~
作者 :赵文胜 时间:2009-09-11 05:57:37
  好茶当饮
作者 :冠男 时间:2009-09-11 22:05:02
  欢迎~
作者 :xiaomiedongying 时间:2009-12-28 22:08:58
  僈学细品。
作者 :宽兮绰兮 时间:2009-12-29 11:43:51
  同学习:)
作者 :琥珀公子 时间:2010-03-28 05:48:29
  我更得学习!
作者 :冠男 时间:2010-03-28 12:55:43
  欢迎~
作者 :kiuyiuyi1991 时间:2010-03-28 12:59:46
  来这里学习的
作者 :三星庄主 时间:2010-03-28 15:07:45
  学习!
作者 :夏岑仁 时间:2011-05-30 16:04:28
  【如梦令】(洞庭湖干涸)昔日烟波飘渺,时下湖心飞鸟。裂土鼠观天,鱼死网闲船翘。拂晓,拂晓,求雨设坛祈祷。
作者 :求索1234 时间:2011-06-26 21:07:50
  向衣青衣老师学习!好一句“昔日烟波飘渺,时下湖心飞鸟”!
作者 :冠男 时间:2011-06-28 11:47:42
  欢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