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卫生部认可深圳药改经验

楼主:紫芋风 时间:2010-03-08 08:44:00 点击:18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0年2月23日,卫生部、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新发布《关于确定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及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公立医院逐步取消药品加成,加大政府投入的改革方式,并确定16个城市继续推广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深圳是其中之一。   日前,本报拿到了深圳从2009年开始的取消药品加成改革试点方案细节。按照原计划,深圳预计在三年内按照每年5%的比例,逐步取消药品加成。不过,最近深圳已经决定把后两步合并为一步,在今年一次性取消所有公立医院15%的药品加成。
  卫生部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对深圳的模式表示认可。
  药改尝试
  实际上,早在2008年,深圳便率先在福田区和盐田区71家一级社区医院推行药品“零加成”试点。
  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许四虎介绍说,当时纳入一级医院基本用药目录的431种基本用药,包括320种西药,111种中成药,全部实行了零差价。这一年,深圳市财政为取消药品加成补贴给医院近1亿元。
  多年来人们的就医习惯是,大病小病都去大医院,一级社区医院去的人较少。正是因为去的人少,被深圳选作了试点对象。
  这一场尝试性药改,深圳获得了一些可贵的经验,“药便宜了,老百姓就不会拖到小病变成大病。老百姓省了看病钱,政府节省了医疗资源。”许四虎说。
  首战告捷后,2009年深圳正式在公立医院尝试药价改革。深圳卫生业人士向本报透露,2009年下半年,深圳在盐田区二级公立医院试行了取消5%药品加成的改革。
  事实上,2009年上半年,深圳就曾对媒体表示要在公立医院推行药品加成改革。
  据透露,当时深圳对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的改革方案分三步走,从2009年到2011年,分三年逐步取消15%的药品加成。
  第一步取消5%后,医院收入减少部分,由提高诊疗费、手术费、检查费、药事服务费等补齐。第二步,取消的5%由政府财政补齐。2010年本应该是走第二步,但本报获悉,深圳方面做了调整,改为在今年一次性把剩余的10%加成全部取消。
  香港艾力彼医院管理研究中心教授庄一强认为,2009年取消的5%,是通过提高医疗服务费用来弥补,这实际上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样的改革模式不能算作是成功的。
  两步并一步
  许四虎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深圳公立医院收入是104亿元。
  按照普遍认可的药品收入占医院总收入45%计算,药品收入在46亿左右,15%药品加成收入就是大约7个亿。如果一次性把药品加成取消,这7个亿就要通过提高药事费和财政补贴来消化。
  对于减少的药品加成收入,药事服务费和财政补贴如何承担,各占多大的比重,许四虎称,目前深圳市发改委、财政局及社保中心等部门正在研究中。
  尽管目前药事服务费已被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范围,但由于深圳不能享受医保的市民群体较大,药事服务费将会增加居民看病费用,所以药事服务费究竟如何收,仍需研究。
  “深圳市政府很有钱,如果真要下定决心改革,这点钱还是能拿得出来。”深圳市民王小峰算了笔账,他的母亲体弱多病,取消药品加成后,一年至少能省下千元买药费。
  一次性取消15%的药品加成,对老百姓当然是件好事,深圳的大手笔令人振奋。但“任何一项改革都要考虑它的长远性,在市场变化面前,深圳市政府能否长此以往?”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教授刘鑫认为,说到底还是要看深圳市政府的决心。
  深圳经验的价值
  作为一个财力雄厚的城市,深圳药改显得坚决而迅速。但对于其他城市而言,资金不足的问题,显然无法绕过。
  庄一强常赴各地调研,他认为其他城市大多不具备深圳的城市特性,改革模式也无法复制,只能借鉴部分经验。
  深圳市居民平均年龄20多岁。其他15个试点城市如鞍山、洛阳、遵义等城市的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年轻人患病几率小,看病支出相对较低,政府补起来容易。”庄一强说。
  深圳的另一个优势是,常住和流动人口的比例基本是一比一,流动人口享受不到相应好处,还得支付高额医疗费,这样医院的收入就会加大,相应地财政补贴就会减少。
  也许方案制定者们已考虑到这一问题,公立医院改革试点通知指出,试点城市要针对本地公立医院的突出问题,结合本地工作基础和环境条件,制定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实施方案。
  “未改革前,政府的拨款占公立医院总收入的10%左右,其他靠医院自己赚。目前深圳市政府对公立医院加大了投入。一年还好说,持续下去的话,会不会给地方财政带来压力,能不能持续推行改革不好说。”卫生部办公室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这项改革还是要建立在当地政府有实力的基础上。以后医院会增加业务量,政府的投入又得增加,如果当地政府财力不足,还是难以为继。
  “目前无法预料实施后的情况,只能往下看。”该人士强调。
  改革,要么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病人自己拿钱;要么是政府往外拿钱;要么就是医院进一步压缩支出,之后再自己赚钱,“以药养医”再次归来。这也是目前业界,包括卫生部门最担心的问题。
  “比如交通大队,政府给10%,其他90%只能上路罚款,不罚款收入要降低,养活老婆孩子都会成问题。”庄一强认为,公家给钱的医院才是公立医院,如果这个没打破,最突出的成效,也只能是比以前好一点点。
  药改,有钱的政府拨款,没钱的政府发愁。卫生部办公室人士说,当地政府要端正想法,补偿、补贴都是错误的,政府要明白自己的责任,对社会的医疗投入是责任。
  山西神木县,属于全国百强县,排名第90位,县委决定为全县居民提供免费医疗。当地领导认为,县政府对居民有医疗责任,而不是负担。
  “这个例子说明,居民医疗是政府的责任,不是负担。政府换个角度看,健康也是一种生产力。”庄一强认为,作为医院,不应该把重点放在诊疗上,应放在预防上,看病吃药的人少了,投入自然会降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