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委员问诊收入差距开“处方”

楼主:manangwei 时间:2010-03-06 16:48:00 点击:30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0年03月06日 14:02 来源:北京晚报 
  高度重视收入差距过大问题写进了今年的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我国收入差距是怎么样的?是怎样造成的?又该如何缩小收入差距?九三学社中央提交的一份党派提案把脉收入差距,为缩小国民收入差距开处方。
   两个10%
  收入差距23倍
  在这份名为“关于优化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建议”的提案里,九三学社中央提供的一组数据更容易让人直观地了解我国的收入差距。劳动者报酬比例从1995年的51.4%下降到2007年的39.7%;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从1992年的68.6%下降到2007年的52.3%;收入最高10%群体和收入最低10%群体的收入差距,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在中低收入居民消费能力普遍低下的同时,我国的奢侈品消费近两年却年均增长22%,升至世界第二……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三级分配探“病因”
  九三学社中央认为,我国初次分配、再分配和三次分配都存在问题,这些问题导致我国收入分配结构失衡。
  1、工资占企业运营成本太低
  初次分配方面,劳资机制不健全。作为居民收入主要渠道的工资收入,在生产要素中的分配比例偏低,仅占企业运营成本不到10%,远低于发达国家的50%。因报酬引发的劳动争议案件数量急剧增加,仅2008年就增长了106.6%。垄断行业改革滞后,2008年电力、石油、烟草等垄断性质的行业职工平均收入是全国的5到10倍。
  2、调解税种缺少 行政支出过高
  再分配机制也加剧了收入分配结构失衡。九三学社中央认为,当前我国工薪阶层的个税比重达50%,而美国10%的最高收入者缴纳个税占总额的80%以上。我国还没有实施具有调节功能的税种,如物业税、遗产税、赠与税等,政府支出结构失衡,公共支出比例偏低,行政支出比例偏高。据估算,2007年党政事业工资、退休、医疗、“三公”、办公等经费总支出相当于同年财政支出的59.1%。
  3、千万家企业仅1%慈善捐赠过
  另外,我国的三次分配规模小,现有的100多家慈善机构掌握的慈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美国却高达9%,在我国逾1000万家企业中,有过捐赠记录、履行慈善义务的还不到1%。
  问诊差距开“药方”
  减少收入差距,九三学社中央建议也应该全面从初次分配、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入手。
  1、国企利润应纳入财政预算
  建立可行的劳资集体谈判机制,使劳动者能分享企业效益是一次分配效率兼顾公平的关键,一次分配中垄断行业国有企业要特殊对待,应该将国有企业尤其是国有垄断企业利润纳入财政预算,加强国有垄断企业的薪资监管,建立增长约束机制。
  2、高消费税应提高税率扩大范围
  二次分配应将提供基础教育、基础医疗、社会保障明确纳入中央政府的管理范畴,重新界定各级政府支出责任,加大税收调节力度,根据各地实际情况调整个税起征点、超额累进税率和层级,提高高消费征税税率并扩大征税范围,择机开征物业税、遗产税、赠与税。
  3、健全完善慈善税收减免政策
  对于第三次分配,应尽快健全和完善相关的税收减免、登记监管、法律保护、政策扶持等制度,鼓励并积极发展慈善事业。
  公开透明促税收用于提高社会保障
  说起收入差距,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陈红说:“太大了,差距这么大,影响和谐社会的形成,也增加了不稳定因素,不能体现公平。”
  “我们现在蛋糕是越做越大,但是蛋糕的分配却越来越不公平,同一单位高管和工作人员的收入相差十几甚至几十倍。税收方面,工人、公务员、教师等的个人所得税基本上都能如实扣缴,可是富人的个人所得税扣缴却存在方方面面的避税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把蛋糕分配公平呢?”陈红委员说。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国的行政成本太高了,公车、公款吃喝、公款国内外旅游备受诟病。国家收缴的税款,应该用在国家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上,国家税收应该透明,如何使用应该公开,这样可以督促政府将更多的财政款项运用到提高社会保障上,比如说大幅提高早退休人员退休金、稳定物价、改善医疗教育条件等,这样可以从某些方面减少收入差距造成的影响,提高低收入人民的生活水平。
  垄断行业和员工应征收社会保障税
  同样是收钱,在超市工作也就是个低收入者,而要是成了高速路收费员或者成了电力公司的收费员,恐怕就是个令人羡慕的工作了。某些垄断行业工资远远高于其他企业,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垄断行业占用了公共资源,员工的收入还比普通行业员工高出许多,这也在拉大收入差距。”全国政协委员、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民建议,对占有公共资源的垄断行业企业及员工征收社会保障税。
  什么是社会保障税?朱建民解释说,就是对垄断行业企业员工高过一定标准的工资征收高额税款,而征收来的税款专门用于社会保障,比如反哺低收入群体、对高收入人员进行失业保障等。其实社会保障税也是个人所得税的一种,不过是限定了税款的用处。
  对于具体征收方式,朱建民表示,可以采取企业与职工分摊税款的方式,比如说你给职工的工资超过一万元了,就要交5000元的税,而这5000元,2500元从员工这一万元里扣,另外企业还要再交2500元的税款。“当然,这个比率是要科学核算的,可能不会这么高,但是通过这种方式也可以让垄断企业慎重发高工资。”朱建民还建议,在一次分配方面,劳动者工资所占企业利润比例也应该提高,至少要有一个最低线,让职工和企业“共同创造共同分享”。
  委员一句话看收入差距
  -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
  张希钦委员
  当前行业、群体间收入不均问题突出,不利于扩大内需和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应当坚持初次分配效率优先,二次分配兼顾公平,政府应当加强调研,出台更有力的措施,推动有关部门加以解决。
  -中华全国总工会原党组书记
  张俊九委员
  要高度重视收入差距过大引发的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当前形势下,积极推动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十分迫切。
  -原工人日报社社长
  刘玉明委员
  虽然近几年职工工资的收入在增长,但是和物价上涨相比,实际增长幅度过小,国家采取了一定措施,但还需要加大力度,另外,当前国有企业高管和普通工人的收入差距过于悬殊,在一些被收购企业中工人处境更差,有关部门要认真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中国京剧院院长
  吴江委员
  收入差距过大或过小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收入差距过大问题的实质是社会收入分配不公,这几年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引发的矛盾相当严重,有许多突出的问题需要加以解决,政协应该在这方面深入调研,更加关注社会保障法律制定方面的问题,积极提出建议。
  针对弱势群体
  加强社会保障
  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委员今年带来11个提案,他今年也非常关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闫冰竹表示,单纯依靠投资尤其是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不是长久之计,我国急需进一步完善国家社会保障体系,解决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进而扩大内需,从根本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他建议,一是积极推进覆盖范围更广的全民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制度,尤其是对农民、城市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覆盖和保障。二是加大推进医疗体制改革的力度,逐步提高医保筹资水平和统筹层次。重点保障从大病起步,逐步向门诊小病延伸,不断扩大医保制度的保障范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