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陈竺:药事服务费将成医生合理补偿

楼主:paigao7 时间:2010-03-04 09:19:00 点击:30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药品加成费改成药事费不是多大进步,有人认为这是把潜规则变成明规则了,我不知道是怎么想出这个来的。——钟南山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
  药事服务费有望成为对医生技术性服务的合理补偿;三聚氰胺问题食品绝大部分已被销毁;去年医改效果将进行评估。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开幕前,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现身人民大会堂东广场,立即遭到各路记者围堵。
  将对去年医改效果进行评估
  陈竺称,药事服务费是对医生技术性服务的合理补偿,应该鼓励积极探索。他还寄望大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结盟,称卫生部正考虑制订全国的医生多点执业指导性意见,让专家型医生下社区提供诊疗服务同时,也能得到合理利益回报。
  去年是医改开局之年,陈竺表示,医改有了一个好的开局,第一步已经走开,大部分指标已经完成,对去年的医改效果会有一个评估。
  陈竺表示,医改中公众健康教育指标尚未完成,请记者帮助呼吁,在央视建立一个健康频道,目前正在商谈中。
  5年后人均期望寿命达75岁
  陈竺表示,“我们正在规划,在‘十二五’,即到2015年,中国的人均期望寿命能不能达到75岁。2020年,当中国基本建成小康社会时,中国人的期望寿命能不能达到77岁,我现在正在考虑这个问题。”资料显示,到2009年,中国居民人均期望寿命为73岁。
  公共场所禁烟争取早日立法
  陈竺表示,烟草致病每年死亡人数超过100万,非常支持无烟两会。目前正在向国务院(下设)的控烟履约部际协调小组积极提出建议,提出控烟工作的具体措施和方案,争取早日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完全禁烟立法。
  三聚氰胺问题奶品已销毁
  针对春节前又出现的三聚氰胺问题奶制品,陈竺表示,2月1日起全国展开了专项彻查和销毁行动,目前已取得很大进展,绝大部分已被销毁。
  【公立医院改革】
  公立医院改革思路应改变
  此前,五部委公布了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意见。钟南山认为,公立医院在医改中起什么作用的思路应改变。“将来衡量公立医院做得好不好,一个最主要的业绩应是改革经过几年后,能不能使得跟它挂钩的这个区或乡镇医院的水平提高,公立医院改革最主要的业绩应体现在这里,而不是医药分家、管理等,这些都是表面的。”
  钟南山直言,现在绝大多数的公立医院、医生对医改都抱着被动态度,“我改什么呢?我要降成本、降价格,这些都不能解决问题。现在对公立医院改革在医改中起什么作用,不明朗。”
  钟南山认为,公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应该输出技术、管理理念、人文思想到小医院,小医院提高了,就是对医改最大的贡献,而这点目前并没有点出来。
  公众高度关注公立医院改革,希望解决看病贵问题,钟南山认为如果能解决是好事,但短期内不可能解决,“国家能做到吗?能投这么多钱吗?”
  大医院社区要建双向转诊联盟
  记者:能否透露下医生多点执业何时实现?
  陈竺:一些地方已开始制定政策,逐步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卫生部正在考虑制订一个全国的指导性意见。
  记者:去年以来,在北京等大城市,更多公立大医院采取了自办社区服务的方式,甚至将一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变成本医院的门诊分部或住院部。大医院自办社区是否涉嫌服务垄断?
  陈竺:我倒不担心大医院垄断社区的问题。社区(医疗卫生服务)水平要提升,一定要和大医院建立稳固的双向转诊联盟关系。
  大医院有社会责任辐射周边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这是改革方案中提出的建设区域医疗服务中心的概念。实际上,现在大医院和社区之间的合作形式,经济上是分开的,只是技术和人力资源支持。如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实际上就是鼓励公立大医院的医护人员进社区提供或指导疾病防治,同时他们的利益能得到合适的报偿。

  取消药品加成后,对公立医院如何进行合理补偿的确有难度,但我认为中国人的智慧可以解决改革中的难题。——陈竺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

  大会开幕前,记者们把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部长陈竺团团包围。陈竺表示,药事服务费有望成为对医生技术性服务的合理补偿;三聚氰胺问题食品绝大部分已被销毁;去年医改效果将进行评估。本报记者韩萌 摄
  【药事服务费】
  药事费可能比药品加成还贵
  以药养医被认为是看病贵的症结之一,医改方案中希望以药事服务费替代药品加成,解决此问题。
  药事费是1987年最早在美国提出来的,当时的含义是搞药物工作的人,要参与一些治疗中药物的合理使用和安全,而中国则把药事扩大到医疗方面,“开药就要有药事费。”
  钟南山看来,药事费并不需要单独列出来,而且面临极难界定的困境。“是开一个处方给多少钱,还是开多少药给多少钱,甚至不开药,要不要药事费?”如果是开药给钱,如何避免重现过去药品加成出现的问题,而以处方为单位也无法真实反映医生劳动的价值,“如一个处方两块钱,我看一个病人,这个处方要考虑很长时间,那是不是也是两块钱?”
  钟南山认为并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加成费改成药事费不是多大的进步。有人认为这是把潜规则变成明规则了,那有什么意思呢?还是以药补医,这个缺口还是没解决,甚至药事费比加成费还贵呢。我不知道是怎么想出这个来的。”
  药事服务费应该积极探索
  记者:公立医院改革方案提出取消药品加成,设药事服务费。但上海、北京均表示不会增收药事费,怎么看?
  陈竺:我认为药事服务费应该积极探索,今后会成为对医生技术性服务的一个合理补偿。
  记者:药事费怎样收取?
  陈竺:首先不应按照(处方额)比例来提取,那样就会和药物用量和药价挂钩,反将助长大处方和高药价。应该对每张医生(同一技术层级的医生)的诊疗处方费收取一个固定量(金额)的药事服务费,以体现医生的技术性服务价值。
  记者:但有人担心这样会导致医生为多赚药事服务费,故意分解处方的变相“大处方”现象?
  陈竺:医改应是多管齐下,我们会有相关监管的监管政策,对医生的诊疗行为进行监管,有效规避这种(分解处方)情况。
  记者:有人认为似乎有拆东墙补西墙之嫌?
  陈竺:这事情的确有难度,但大方向是对的,我想我们还是要坚持尝试、探索。具体实施方案有很多。
  【医保报销】
  重症救治欠债医院担着
  重大疾病的救治经费问题中国一直没有很好解决,钟南山以甲流为例,他所在的医院只救治了两三个甲流重症患者,欠款已达45万元。“我的学生在很多大城市医院,抢救甲流患者都是欠债。”
  应对甲流时,政府和卫生部门要求医院一定要收病人,“这个医院都做了,最后欠了医院很多钱,这谁给啊?没人给。”虽然卫生部、人社部都曾下发过文件,卫生部提出用新农合解决费用,人社部提出用城镇职工医保和城镇居民医保解决,“但是现在还是欠着,根本不落实,还好甲流到了去年12月患者数量下降,如果是一直上升,这个矛盾会越来越尖锐。”
  钟南山认为,解决该问题要将社保部门的医疗保险转移到卫生部门。如果由卫生部门实施医保,它考虑的不仅是抢救,还会考虑如何安排预防疾病。钟南山表示,今年将会提出将医保归到卫生部门的建议。
  本报记者 杨华云
  人均公共卫生经费拟增至40元
  记者:教改方案提出政府年教育投入应达GDP的4%,但医改方案至今未能提出比例,怎么看?
  陈竺:几天前总理跟网民在线聊天中,称城乡居民的大病统筹,本届政府要争取实现平均每个人300元的目标。这个标准,之前总理是跟我有一个谈话的。我想,“新农合(账户)如果(每人每年)能有300元,农民群众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就能基本解决。”今年,我们还准备进一步提高儿童的大病统筹。
  明年,政府为国民下拨的人均公共卫生经费将从人均15元提高到20元。“但我觉得还少了些”,根据测算,卫生部正在推动这一费用最终提高到人均40元,用于促进基本健康服务在中国人人均等。
  记者:你刚才提到的大病主要是指哪些?
  陈竺:是指那些对患者影响比较大,疗效比较确切,费用能够控制的疾病。比如白血病。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