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公众矛盾支持新医改 担心诊费药价“两头翘”

楼主:meizhoucdc008 时间:2009-12-25 18:29:00 点击:31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以药养医导致“知识廉价、卖药赚钱”   -药价下降后如何保证医院正常运转
  -医院业务收入中药品所占比例最高
  -需要出台相关配套政策保证患者受益
  11月23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改革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的意见》,明确新医改大方向——提高诊费降低药价。
  目前,西安专家门诊的挂号诊疗费为10—15元,不少市民担心“诊费易涨,药价难降”。业内人士表示,提高诊疗费、降低药价是医院期望的改革方向,能更加体现医生的劳动价值,但改革的关键还在于提高和保障政府补偿机制——
  12月7日,陕西宾馆。陕西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会议正在召开。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赵正永的话语掷地有声:“我省要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大幅降低药价,使医疗机构、卫生机构回归公益性。”
  因病致贫、返贫者比比皆是 “看病难”是百姓心头之殇
  高彦学眉头紧锁,一支刚点燃的香烟被他几口就抽掉一大半,“房子没盖成,还背上了两万多元的债,娃这场病让我心头好像压了一座大山。”
  40岁出头的高彦学,从山阳县来西安收旧货已有5年多时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挣点钱回老家盖新房。眼看着钱存得差不多了,全家人开始憧憬住在新房里的生活时,今年9月份,女儿丹丹却在一次意外中受了重伤。
  在唐都医院,医生给丹丹的诊断结果是脊椎错位、伴有骨盆开放性骨折。这种伤如果不进行手术,孩子可能永远无法再站起来。高彦学和妻子拿出准备盖房的3万多元钱交了手术费。“那些钱根本不够,后来还借了2万多元,一共交了快6万元才凑齐全部医疗费。如果娃没这场大灾,6万元在我们老家能盖一院很不错的房。”像高彦学这样,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人家不在少数。
  白血病患儿的父亲徐先生描述了为孩子看病的花费:药物、化疗、输血……每个月最基本的医疗费得5000元。骨髓移植需要约50万元,术后抗排异、恢复期间还有很多花销。要治好孩子的病最少也得60万。60万元,是普通工薪家庭8-10年的积蓄,对农村家庭来说更像个天文数字。
  尿毒症患者吴先生告诉记者,他每个月仅透析、化疗就要近万元,除去医保报销,自己还要花4000多元。
  “如今住院,即便是一个阑尾切除手术,近一周的住院除去医保报销的外,患者自付的费用也要上千元,等于每天至少200元。”市民阎超这样形容他不久前的手术经历。
  “‘提诊费降药价’其实已不是新鲜提法,业内说了好多年了!”外科医生高玉峰认为,“以药养医”导致医生进入“知识廉价、卖药赚钱”的怪圈。
  支持新医改但心存顾虑 市民担心药价诊费“两头翘”
  上月底,国家发改委公布《改革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形成机制的意见》,明确了新医改的大方向——提高诊费降低药价。消息一经公开,立刻引起各方关注。很多市民表示支持,但也存在一定担忧,怕诊疗费提上去容易,药价降下来却很困难。“提诊费降药价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降低老百姓看病的费用,但这一举措是否真能解决这个难题呢?”在西京医院候诊的市民赵娜说。
  患者陈兵和赵娜有同样顾虑,“往好处想,有利于体现医务人员的知识和技术价值,让他们不再为了提成而给病人开一些价钱贵的药甚至没多大疗效的药;往坏处想,就怕诊费提高了,药价仍降不下来,大家看病更加‘水深火热’!”
  网友“撞击火花”担心,由于地方政府投入有限,为了补贴医院,政府一边取消“以药养医”,一边又要提升医生、护士的手术费、护理费等,像跷跷板一样“一头升一头降”,老百姓的看病负担还是重,只是把担子“换了方向而已”。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内,正在体检的市民李航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医院的检查费动辄成百上千元,有些医生热衷开大处方、用高价药等,让患者苦不堪言。老百姓十分担心,提高诊费后医生会不会更加细化、拆分各种诊疗服务项目,从而进一步加重患者负担,“我们怎么防止药价和诊费两头翘呢?”
  对于“提诊费降药价”的医改新方向,很多市民表示自己并不太在意,作为患者,大家关心的是最终自己看病要花多少钱,“这才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药品占医院收入比例最高 推行新医改须加大监管力度
  市民和医院对医改新方向表现出的关心,记者在另一个层面也看到了不同。赵正永介绍,国家发改委提出“提诊费降药价”的医改新方向后,我省推出了“基本药物制度”和“医务人员绩效工资”等一系列改革,要从根本上解决百姓看病贵的问题。
  西安市某医院负责人认为,从医院收入角度看,取消药品加成,医院业务收入下降将是不可避免的问题。目前医院的收入包括财政拨款、医疗收入和药品收入三大块。而药品收入比例最高,多数医院能达到其总收入的四成。如果少了药品加成这一块,利润将大幅降低,医疗工作人员收入降低不说,医院甚至很难维持收支平衡。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意见,药价降低的同时不能提高检查费,应逐步提高能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诊疗费。这位医院负责人却有着自己的看法,目前西安市各医院的诊疗费大多体现在挂号费上,以他们医院为例,每年的药品收入能达到200多万元,如果将这些钱折算成5元/人的诊费,意味着医院每年要多接收40万名病人,这显然难以实现。
  对于取消药品加成,乡镇卫生院医生王胜辉也有自己的观点。都说药店药品便宜,但特殊药品在药店根本买不到,只有医院有售。医院药品贵,事实上其责任也并不全在医院,药价都是经物价部门核定的,药品从药厂进入医院,中间存在不少环节,药价自然就贵了。“现在很多国家规定的基本药物,由于价格低廉,药厂和卖方失去了利润空间,双双采取停产或撤柜来逼患者买贵药。”
  如此,要减轻患者的医疗负担,除了推行新医改,还得加大监管力度。
  医生手术与维修工的“价值”比较 药价降下来要能保证医院正常运转
  目前,西安的医院普通挂号费一般为2-5元,专家号的诊费为10-15元。病人如果只到医院找医生看病,不做检查也不开药,整个诊疗过程最多只花15元。记者在几家医院的挂号处看到,排队挂号的人很多,有人甚至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早早排队,“就为挂个专家号”。
  不少患者表示,专家号的诊费可以接受,十几元钱就能找专家看病还是值得的。如果提高诊费,以后只有看具体情况再决定还看不看专家号,“毕竟,现在看病已经很贵了”。
  陕西省发改委(省医改办)的工作人员表示,市民的担忧也有道理。“提诊费降药价”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卫生、药监、物价等部门,如果实施不合理,可能会出现两种结果:一是诊费提高,药价却不能降;二是药价虽然降了,市民却不能享受到真正的实惠。
  手术方面,陕西省第四人民医院业务院长高碧奇以骨科技术性较强的股骨头手术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手术费1200元左右,除去必要的手术器械、辅料和其他基本用品外,医生的劳务费最多只能占到20%多一点,这台手术却需要1位主刀医生和4名护士忙碌2个多小时。“家电维修工修一个空调也要好几百元,我们的手术容不得出一点差错,但所收的技术费用还不及一名家电维修工。我举双手赞成服务费用上涨,但同时药费必须下降。作为一名普通市民,我生病也得买药。”
  除了三甲医院,有些医院的专家号不足10元。医务人员认为,提高诊疗费是尊重劳动价值的真实体现。航天医院护士刘洁表示,医院要培养一个主任医师,需要经过10-20年时间,培养一名技术过硬的护士至少也要3年。但相比发达国家,我国的医疗劳务定价长期偏低。“专家号也不过十几元,护士一级护理费还不如浴足店洗个脚的费用。”
  “‘提诊费降药价’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但是如果改革时调整诊费的度不恰当,结果就很难预测。以前医院是以药养医,现在把药价降下来,医院是否能正常运转,医生的待遇是否会缩水,这两个问题大家很关心。”作为医院的管理者,高碧奇的担心不无道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