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神木医改半年 百姓实惠多少? 能否推广仍留待考察

楼主:andmy2 时间:2009-11-02 20:42:00 点击:23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宋 嵩绘 
  今年3月1日,陕西省神木县实施医改,提出:在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实行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
  此项改革的受益者,包括具有神木籍户口并参加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全县干部职工和城乡居民。
  报销起付线以上部分,除自费药物外,予以全额报销。每人每年累计报销费用不超过30万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方议论纷至沓来,褒贬不一。
  半年多过去了,神木医改效果究竟怎样?记者深入一线展开调查。
  日前,陕西省神木县召开自该县全民免费医疗政策实施以来的第三次“全民免费医疗工作调度会”,通报了今年3月至9月该县全民免费医疗报销情况。
  “统计数据显示,我县全民免费医疗工作进展总体平稳有序,但也存在个别定点医院费用超标的情况,会上我们按规定对这几所医院进行了处罚,这是我们第一次实施处罚。”神木县卫生局副局长郭永田向记者介绍。
  据统计,自3月1日全民免费医疗实施以来,截至9月底,神木县累计报销住院患者19622人(其中农居民18295人,干部1327人),累计报销医药费7880万元,月均1125.7万元。其中县级医院人均住院费为4319.89元,日均住院费用365.59元;人均报销3632.19元,报销补偿率84.08%,药品所占比例50.98%。乡镇卫生院人均住院费用为975.86元,日均住院费用117.45元;人均报销760.7元,报销补偿率77.95%,药品所占比例81.38%。
  “富财政、穷百姓”
  政府尝试为全民医疗买单
  神木,一个人口仅有40万的陕北小县,尽管在外鲜为人知,在陕西却是赫赫有名。因为,该县财政收入已连续多年位居陕西各县之首。
  神木县县长雷正西介绍,2008年,全县财政总收入为72亿元,2009年预计将超过100亿元,但“富财政、穷百姓”,许多因病返贫、因无钱耽搁治疗的事例仍在令人遗憾地频繁发生。为了解决上述问题,神木县出台“全民免费医疗”制度。
  这项制度于今年3月1日起实施。根据《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的规定,凡具有神木籍户口并参加了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全县干部职工和城乡居民,在定点医疗机构(乡镇21所、县级7所、市级5所、省级5所、北京6所医院,县级5所定点药店)进行治疗的,实行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每人每年可享受100元门诊补助,门诊医疗卡结余资金可以结转使用和继承。住院报销设定有起付线,乡镇医院住院报销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的住院医疗费用由患者自付,起付线以上部分(自费药物除外),在每人每年累计报销费用不超过30万元的情况下予以全额报销。
  被称为“开国内先河”的神木医改模式一经媒体报道,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赞扬者认为,神木医改不但显示了该县主政者执政为民的理念和超常的勇气与胆识,也为其他地方树立了榜样,特别是其“城乡一体化”的实施方案具有破冰意义。反对者则认为,神木医改过于理想主义,“勇气有余,务实不足”,没有充分考虑到公民的道德风险,也缺乏必要的监控机制,大量“小病也要住院”、“病好了也不出院”的患者将使病房爆满,沉重的医疗费用将使县财政无力为继,最终,医改将走向夭折。
  就在各方舆论普遍关注,争议声最为激烈的5月份的一天,由县委书记郭宝成亲自主持的神木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召开,30余名县级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被召集,议题只有一项:讨论“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是否继续坚持。
  这次会议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激烈讨论,大家意见高度一致,很快形成决议:制度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下去,同时,也要不断完善制度体系和监控体系。
  仅占全年惠民预算的1/8
  雄厚财政实力保证改革推行
  “我们承认,在免费医疗制度实施头两个月,确实出现了病人数量猛增,个别医院床位紧张的情况。据统计,在3月下旬到4月上旬住院病人达到了高峰,与同期相比增加了30%”,神木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雷江声说。
  但他同时表示,“这些问题并未超出我们的设想,问题的出现也很正常。一方面是因为历史欠账多,许多之前无钱看病的患者,只有等到免费医疗制度实施后才可能住院治疗。还有的病人是因为担心政策不能持久,故而突击看病。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就医需求恢复正常,对政策的持久实施产生信任后,床位紧张的状况也就得到了缓解。”
  10月16日,记者来到拥有400张床位的神木县医院。院长麻保玉证实道,目前该院床位使用率约在95%左右,除内科、感染科略显紧张外,其他科室床位均有空余。另一家免费医疗定点医院神华神东电力医院院长高世堂也介绍说,医院共有170张床位,住院病人目前稳定在160人左右,“现在没有病人住不了院的情况”。
  郭永田说,即使在住院病人数量达到最高峰的时期,县上也通过采取多种措施保证了急危重病人的及时入院治疗。“我们要求所有定点医院每个科室都必须预留2张急危重病人床位。对那些暂时不能住院的一般患者,我们要求接诊医生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一有空床马上通知。同时,为了有效分流病患,鼓励慢性病患者在门诊就医,我们2月初制定印发了‘慢性病门诊治疗全年限额报销规定’,糖尿病高血压等23种慢性病实行全年限额报销,数额自1800元至60000元不等。”
  “至于对我县财政是否能够持续承受的担心,其实大可不必。我们自2008年初开始进行了为期1年零3个月的调研论证,就资金费用反复测算,通过对2005年至2007年全县医药费用状况的核查,计算出2009年全县医药费用大概需求在1.5亿元至1.8亿元之间。从这7个月的实际报销数额上看,并未超出测算范围。”雷江声介绍:“2009年,我们计划实施十大惠民工程,全部预算为13亿元,‘全民免费医疗’仅为其中一项,1.5亿元投入也只占其中的1/8。”
  据记者了解,得益于丰富的煤炭资源,神木县域经济综合实力目前位列全国第九十二位,西部第五位,陕西省第一位。2008年,该县财政总收入72.27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17.19亿元。雷江声说,“雄厚的财力是免费医疗制度得以实施的基础,同时,我县人口仅有40万,加上地处西部,医疗收费标准不太高,这也是财政能够负担得起的原因。”
  对医院不定期抽查
  避免过度医疗和医院大处方
  针对舆论普遍关注的患者过度医疗和医院开大处方问题,郭永田坦承,这些问题的确存在,今后也还会出现,但“要说明的是,这些都只是极个别现象”。对于这些问题,神木县“见招拆招”,正在逐步加以解决。
  县卫生局今年1月出台了《全民免费医疗实施细则(试行)》,对许多可能出现的问题规定了监管办法,其中明确要求严格控制医药费用,对县内住院治疗执行住院日费用限额制,即一般住院患者平均每日总费用在乡镇定点医疗机构不得超过200元,在县级定点医疗机构不得超过400元,急、危、重患者在县级医院不得超过1600元(特殊检查费、手术费除外)。
  3月中旬制定了“住院单病种定额付费管理暂行办法”,对剖宫产、阑尾炎等30个单病种进行了住院费用定额包干标准的规定。郭永田说,目前住院患者的医疗费用先由患者垫付,出院时在医院报销,县医保办和合疗办每月审核后再与医院结算,如果医院收费不合理,相应费用将由医院自己承担。
  同时,对定点医院实行“个例查合理,综合查指标”的监管制度,县卫生局每月组织专家不定期对医院进行病案抽查,对其检查、治疗、用药是否合理进行评审。设置了3个综合考查指标:自费药品费用不能超过总药品费用的10%;住院药品费用不能超过住院总费用的50%;大型检查设备检查阳性率不得低于75%。
  “我们对定点医院实行准入制和动态制,一年一考核,神木县共有县级医院14家,目前定点医院只有7家,如果哪家医院在检查考核中不合格,就会被淘汰出局。”郭永田说。
  “一旦进入不了定点医院,我们的饭碗就等于被砸了。”神华神东电力医院副院长刘玉凯这样回应道。
  尽管医院被设置了种种管控措施,但麻保玉和高世堂都说,自己所属医院的收入不降反增。“作为免费医疗定点医院,我院的住院人数较以前增加了15%左右,虽然人均住院费用降低了几百元,但总收入大概增加了10%。”高世堂说。而作为神木县唯一的公立医院,神木县医院今年2月刚刚完成搬迁,新医院的病床数由以前210张增加到了400张,“现在人均住院费用被要求控制在4000元以内,较以前少了200元左右,但因为病人数大幅增加,所以医院的总收入是增加的。”麻保玉告诉记者,因为免费医疗制度的实施,使医疗资源得到扩大,这对医院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提升无疑都是推动力量。
  而医院和卫生院的实际数据,也正好说明了这一状况。据神木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介绍,神华神东电力医院2008年第二、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分别为230万、235万元,2009年第二、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253万元、258万元。麻家塔乡卫生院2008年1至9月住院42人,2009年1至9月住院59人;大保当镇卫生院2008年1至9月住院31人,2009年1至9月住院64人;沙峁镇卫生院2008年1至9月住院80人,2009年1至9月住院124人。
  百姓受益,最担心政策会变
  能否推广仍留待考察
  在神木县医院内一科病房,53岁的王双堂看起来身体虚弱,同时患有肺气肿、支气管炎、肠炎等多种疾病的他,以前却一直没有住院好好治疗过。“没有钱,看不起,实在扛不住了,就找个小诊所输几天液。”王双堂孤身一人,是农村低保户。自3月1日起,他分别在神木县高新医院、县第二医院和县医院住院。“在高新医院住了19天,共花费6213元,报销了5549元;在第二医院住了18天,花费5728元,报销5019元。现在县医院已经住了9天。”王双堂说,因为身体总不见好,所以转了几次院,住了较长时间,“免费医疗帮了大忙,否则哪里住得起?”
  退休干部焦槐清挂好号后,安静地坐在县医院门诊楼候诊区内等着叫号。但当记者提起有舆论对神木医改表示质疑的话题时,他的表情和语气明显激动起来:“书记、县长不把钱用在这上面也是完全可以的,现在做了这件让老百姓高兴的事儿,为什么还要给他们泼冷水?”
  “看病不花钱,想都不敢想”,许多神木人用最朴素的话语表达着内心的喜悦,当记者问及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时,他们异口同声:“担心政策会变化。”
  虽然受访的医院院长们对本县的免费医疗制度一致给予了高度评价,但对这一制度是否可以在全国范围推广,却都保持着谨慎态度。高世堂就明确地说,神木的医改模式十分超前,在神木县域范围内是件好事,但要在全国推广则存在许多问题。他认为问题不单单是钱的方面,更为关键的是“在实现有效管控上有难度”,“全国范围太大,各地情况不一,医院之间也存在很多差异,而国家制定政策需要保持相对的稳定,不像我们,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随时进行调整。什么样的制度措施能够适用于所有地区,所有医院,这是个大问题。”
  “由于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经验可借鉴,加上政策实施的时间还不长,目前暴露出来的问题都是表面层次的,所以,这种模式是否存在真正深层次的矛盾,究竟有哪些问题是不可逾越的,这些都只能等到更长一段时间后,随着实践的不断检验才能被发现,并逐步加以解决。”雷江声说,“我们特别希望社会能给我们充分尝试的时间,哪怕最终证明是失败的,起码也能总结出许多有价值的东西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