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楼主:sheep乖 时间:2010-02-18 13:54:00 点击:38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单身最大的敌人不是自己,而是身边那些处心积虑不让你单身的人。我搬来北京以后,交往了三个很亲密的女友,分别是曾和我同游台湾的小曹,美女作家
T
小姐和
carrie
。小曹同学在去年就交了稳定男友,
T
小姐在一月之间闪电订婚,
carrie
前天还在与我惺惺相惜,第二天半夜就在天津呼啦啦的大海边含着热泪打电话跟我说,我恋爱了。对于这些女人反季节性发春的背叛,让我很愤怒,周末谁还陪我玩啊。
我和光头小
gay
msn
上互相哭诉没有男人,听说他分手比我时间长,我得到了暗自的心理平衡,但转念一想,和
gay
比没男人,简直就像和一个胖男人比胸大一样没有前途。我的女友们开始比我妈还着急的给我介绍了一批有一批的男人。说到这里,我通观了一下我的博客,发现我每次都是失恋才上来报告。没错,就在前不久,我又恢复了单身,和我男人彻底分手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一直有种很迷信的想法,认为文盲和低智商都是可以通过精液传染的。所以我之前一直不肯和有以上症状的男人上床。有一次,我一个姐们,很肯定的告诉我,后者是真的,但是文盲不仅不会传染,还能给你带来最原始最下等最享受的情欲。抱着小马过河的态度,我就真的交往了一个半文盲。结果在一个早上
7
次高潮以后,我的阴道就自作主张的代替了我的大脑,开始和半文盲恋爱。
每次回忆起和这个男人的交往片段,都是我头发湿漉漉的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睡到
2
宽的大床上。我喜欢睡在和男人相反的方向,把湿头发放在床边,闭上眼睛。这时候男人就会像鬣狗一样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偶尔嗅一下,或者亲一下。我感觉自己很像“
discovery
”里面非洲草原上受伤的母鹿,奄奄一息,鬣狗就在身边等着你断了最后一口气,再冲上来撕裂你的尸体。这时候鬣狗的智商和注意力已经从上面那个头全部涌到下面那个头,你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懂或者听不进去,我曾经尝试唱过绍兴戏和沪剧,甚至18摸,事后我问起他,他居然什么都没听到。那种孤独感非常强烈,我立刻能感受到我的老师王小波在《万寿寺》里面提到薛嵩手提一根铁枪,走在湘西中午的土坡上,感受到那种上古的荒凉。猛烈地情欲到来之前,那种渗入骨髓的孤独感,很想嚎啕大哭的凄凉感,你妈妈得了老年痴呆症看着你叫大姐的绝望感,使得我从来不敢去正视的寂寞从一种暧昧的癫狂变成体内的刺痛,非要忘情的粗暴的,甚至需要把我绑起来吊在树上,好像才能配合这种心情。这和我之前喜爱或者迷恋的,类似《朗读者》里面那种相濡以沫,妖冶暧昧的性完全不同。每思至此,我都深深感激这个和我已经分手的半文盲男。我还是很爱他,就像我爱挤痘的那种半自虐的快感。
每次分手的时候,结婚的念头就会无比强烈,原因是,我一直有个很阴暗的想法,就是在我结婚那天,我要把活着的,我还能找到的,不会很丢我脸的前男友全部叫来凑成一桌。然后看你们后悔也好,无奈也好,看你们在我的酒席上喝的酩酊大醉,连主题曲我都给你们找好了,只是在陈奕迅的《婚礼的祝福》和胡彦斌的《婚礼进行曲》中无法取舍。每次只有这样的想法才能让我在失恋的痛苦中重新站起来,越战越勇。因为我的这种精神胜利法,让我对自己年幼的判断完全是那种弱小的,类似樱桃小丸子的孩子。但是这次国庆回家,我妈和我说的一件事让我大吃一惊。
我妈妈参加完她同事的小孩的婚礼,回来和我说,你还记得某某吗?就是我们家拆迁那一年,和我们家做邻居的?我记忆里仿佛有这么个孩子,但是面目已然模糊不清。我妈说,今天在婚礼现场,和同事聊到成年往事,说到她儿子是怎么样听话老实。当时应该是小学三年级的我,由于立定跳远老是不及格,敏感向上的我就利用课余时间,努力练习。邻家孩子是个体育健将,在旁边一直嘲笑,我赶走他以后,继续练习,然后回家吃饭。晚上八点,邻家孩子还没回家,父母很着急的跑来问我是不是下午见过他,我说了下午的事情。邻家孩子的父母,终于在我练习跳远的操场边找到了一个人站在原地哭泣的孩子。据他供认,下午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不堪忍受嘲笑的我终于小宇宙爆发,在操场边划了一个圈子,让邻家孩子站在里面,并且威胁说,不得到我的同意不准走出圈子!邻家孩子已经被我的气势吓倒,但还是垂死挣扎的说,我就走出去怎么样。我恶狠狠的说,你试试看!结果就是,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直站到晚上八点他父母来找他的时候也不敢踏出圈子半步。这件事情大大的震慑了我,难道我那么小就已经具备做女王的气势,那么我记忆里面那个只会拿起笔做武器,偷偷意淫的自己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们班上有个特别调皮的男生,因为我是班长,不得不和他做同桌。他经常欺负我,我每天睡觉前,就给自己讲个故事,故事脱胎于各种民间神话,反正结果都是代表正义的我打倒了欺善怕恶鱼肉乡民的他。这才是我啊,讨好老师,拉拢同学,被恶势力欺压只敢在梦里还击,每次吃饭要到最后才舍得把吃红烧肉啊呜一口吃掉,好几次因为太激动手抖,把红烧肉掉在地上气得直哭的我啊。巧的是,在回京的火车上,我居然巧遇一个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提到往事,他说至今不能忘怀的就是,有次放学的时候,我举着课桌满教室追打一个男生,那光辉的形象简直就是奥特曼再世,擎天柱上身。我满脸狰狞的喊出,我不相信!我的同学,立刻改口说,可能我记错了。我听完以后,很难过,看来我的淫威犹在。真实的我竟然这么
man
man
得已经让我有点担心明天一早起床会不会长出胡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