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TV7专访穆里尼奥

楼主:弁丁 时间:2008-08-08 19:19:20 点击:189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米兰消息:若泽·穆里尼奥在国际米兰训练基地接受了TV7每周一期的TG1节目导演吉亚尼·里奥塔的专访,本次专访将于8月8日(周五)23:20分在RaiUno电视台播出。
  
  穆里尼奥先生,如果您必须跟火星人解释足球这项运动的话,您会说些什么呢?
  
  我更喜欢说,这并不仅仅是一项运动。从社会文明的角度来讲,它是我们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发明。在我们拉丁文化里,它不仅仅是一项运动也不仅仅是九十分钟的比赛。九十分钟只不过是我们和足球生活在一起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的一小段时间而已。足球是我们的生命。
  
  
  您的同行阿里戈·萨基说足球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中最重要的一个东西。请问您也这么认为吗?
  
  我同意,不过我更喜欢说足球是非常多人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我知道阿里戈想说什么。我清楚,当你在谈论贫困,战争,儿童,或者是当你在谈论当今世界中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时,足球确实是显得比较不重要了。不过,足球在亿万人心中是非常重要的。
  
  
  当您在45岁时您就赢得11个很重要的奖杯了。当年您登陆英格兰时您说过您是“特别的一位”。请问您的特别之处在哪里呢?
  
  我从没说过这话。那是英国记者编出来的。我在5月24号赢得了欧洲冠军杯,然后在5月26号我抵达了英格兰。在新闻发布会上,我被问到,我是否有能力在英格兰执教。我当时说:“我才刚赢得了欧洲冠军杯,我怎么没能力来执教英格兰球队呢?”他们问我,我是否感觉自己是一个特殊的教练。我回答说,是的,因为我曾经赢得过许多奖杯,并且我才刚刚带领着像波尔图这样的球队赢得了欧洲冠军联赛。从那之后我就变成“特别的一位”了。这不是什么问题,不过只有当我和家人在一起时我才有一点特殊。
  
  
  一些新闻记者说您看起来很傲慢,而您的球员们则说您总是和他们谈话。您想对您的球员们说些什么呢?
  
  在我工作过的四个俱乐部中,头些日子,这种评论是常有的。在第一天,我总是会说,我保证,我会很坦诚的,就这样。从我们一起工作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结束,这都很重要。我很诚实,我只和我的球员们讲实话。举个例子,当我到达新闻发布会时,当记者问我关于球队的问题时,我只会回答我曾经和球员们说过的东西。只有这样,被写到报纸上的事情才不会引来麻烦。再比如说,如果报纸上写到,蒂亚戈和斯坦科维奇将互换,那德扬可以保持镇定,因为我已经和他谈过,我告诉过他,他会留下来的。
  
  
  您现在45岁了,但却已经有两本书是专门为您而写的。您是在葡萄牙长大的,作为一个球员,您表现平平,而现在您已经是一个伟大的教练了。您是否为没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而感到沮丧呢?
  
  不。首先我想先说一下那些传记。那里面有些东西并没有被授权,所以可能有很多不实的东西写在里面。我无能为力,我必须和我的家人有激情而又平静地生活在一起。我的房子是封闭的,我的妻子并不喜欢我的工作而带来的名誉。我们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家庭。足球就是足球,我们在社会上成为名人了,但我确确实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您的妻子叫玛蒂尔达,她创建了一个协会来帮助需要帮助的儿童……
  
  我的妻子对我很重要。她在拿得哲学学位后并没有去参加工作,因为我一直在四处执教:波尔图,里斯本,巴塞罗那,伦敦和米兰。这样的生活让她很难去进行她的工作。她是个很棒的母亲,同时她很有爱心,她总想着去帮助别人。她很喜欢平静的生活,而且不喜欢名誉。她希望她可以平静地去超市或商店里购物,而不被人知道她是我的老婆。我真的很喜欢她这样。
  
  
  在回答关于夺冠最喜欢什么的时候,一名叫做贝尔塞利尼的国际米兰教练谈到了一名总是用右脚射门的球员,但那次,他用他的左脚进球了。您的足球故事是不是也可以浓缩成这样一个简短的小插曲呢?
  
  我想到了一个。那是发生在我执教雷利亚的初期,那是一个现在正在踢葡萄牙甲级联赛的俱乐部。那时我们正在踢超级联赛。我说在赛季结束时我不想留下了,我想去一个更好一点的俱乐部,不过我承诺过他们中的一些球员跟随我一块去。在一月份时,我们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三,然后波尔图找到了我。在赛季结束时,有五名球员跟我一块去了波尔图,一年后,我们赢得了联盟杯,再下一年,我们赢得了冠军联赛的冠军。
  
  
  我所遇到的葡萄牙记者要求我问您一个问题,那就是“高度压迫”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说这是对您的一种定象……
  
  你可以管它叫做高度压迫,但你也可以用另一种说法来称呼他。我希望我的队伍在对方半场开始就高强度压迫对手,但这并不是我的全部,还需要在不同的情形下找到合适的方法去应对,这十分重要——有的比赛我们需要从中场开始就防守。但我喜欢紧逼压迫这种方式。这意味着这比赛初始阶段,当双方都试图掌控场上形式时你就把压力施加到对手身上了。后卫们需要压倒中线上,而其他球员则在更远的前场开始进入角色。
  
  
  在您的生活中也是如此吗?是否也是一样的给别人这种紧迫感?
  
  补补,生活中的我完全是另一番模样。生活中几乎感觉不到紧迫,不需要冒任何的风险。家庭、静谧、和睦与爱。我在经济投资上也是如此,不会去赌一把。我超级保守的。就像链式防守?嗯,是的……你会在我家的花园找到我。我个性保守。
  
  
  奥运会马上开幕了。您会观看吗?您还喜欢什么别的体育项目?
  
  我是个为体育而生的人,我真的喜欢奥林匹克精神,以及它们产生的方式,尽管有时会有兴奋剂等等一些小问题。我真的很欣赏运动员为了赢得奖牌并让他的国旗升上旗杆而做的努力,即使我不喜欢那些有争议的运动。到了奥运会这个阶段,我们谈的不再是业余选手或者爱好者。很多单项项目需要长时间的训练,而且有一到两名教练陪伴身旁,到了比赛时面对一位对手。这真的非常美妙。
  
  
  您对葡萄牙足球、西班牙足球和英国足球都是十分了解。您对意大利足球的那些支持者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样的呢?
  
  这是一种拉丁式的,与英式截然不同。在我们训练营期间所发生的你在巴塞罗那也可以见到。在切尔西的三年半时间里,没人来观看我的训练课。一个也没有。因此我出入市中心也是非常容易的,那是一种平静的生活。做为代替的是,球迷们在场上的90分钟里所爆发出来的热情是你无法忘记的,即使你是在与一支来自低级别的队伍进行一场杯赛的比赛。在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在你比赛结束后另一场“比赛”又紧接着开始了。它贯穿整个礼拜,谈论你刚刚进行完的比赛以及下一场比赛。
  
  
  国际米兰喜欢疯狂的感觉。现在是不是该为它注入些许睿智呢?
  
  当我步入一家俱乐部的大门时,我可以在这里带上十年或者二十年,也有可能一年甚至只有一个月,因为凡事皆有可能。但是当你做为一家俱乐部的教练时,你得想到你要为之奋斗五十年。我不必为明天而工作,但是你得为俱乐部的未来着想。打个比方,路易斯·斯科拉里一个半月前来到了切尔西,他说他从未见过一家俱乐部的框架是如此的井然有序。对我而言,这就像是获得一项冠军。你得为你的俱乐部而工作,不能够自私,且不能只考虑明天。你需要有一个长期计划。我知道你必须去获胜,带来喜悦和奖杯,闲时做到问心无愧,像一位专业人士一样干得漂亮,与俱乐部一起努力。
  
  
  那您了解国际米兰球迷,以及蓝黑军团的头号粉丝马西莫·莫拉蒂对你的要求是怎样的?
  
  很明显,我们想要影赢得一切。我和莫拉蒂主席对足球都有自己伟大的经历。我们知道我们将于强大和重要的对手过招。意甲里有三到四支队伍对冠军虎视眈眈,冠军联赛则有十支或者十二支队伍与我们有着一样的野心。赢球不会那么简单。无论如何,我和主席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不只是要做到现在赢,我们要成为一家永远赢下去的俱乐部,并且我们现在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我也经常与马尔科·布兰卡以及加布里埃莱·奥里亚利沟通,他们最近几周一直都我们在一起。我们都有着不凡的阅历,我们必须平静地工作。
  
  
  根据《晚邮报》的说法,您在足球上是革命派,而在政治上是保守派。这是真的吗?
  
  我对待政治确实比较保守,但是对足球而言我也不是革命性的人物。我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有着明确的想法,我的工作哲学也非常简单。我对自己充满信心,没人可以改变我。我没有去革命的意图——就像卡佩罗所说的,我没有什么可供意大利那些主教练学习的东西。我会告诉你更多东西:他认为我无法改变,我想说的是我也不想改变。
  
  
  为什么您在政治上这么保守?
  
  首先因为我不是一个专家。我对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很感兴趣,你也可以说我见多识广。政治不是儿戏。当我听到一个政治家在谈论足球,对我来说这是积极的一面,因为足球可以在社会上变得更重要。但是,我怎么来谈论政治呢?我怎么能变得不保守呢?如果你必须得制造一场“政治革命”,你得知道的比我更多。我这样说没有任何问题,对我来说,在我的生命中,平衡是很重要的。
  
  
  意大利总理同时也是AC米兰的主席。您曾见过他吗?他说他是足球史上赢的最多的主席。
  
  不,我没见过他。不过他确实是赢得最多的主席。
  
  
  他说他有足够的数据来证明,不过马德里市民并不买他的帐……
  
  我不知道,不过这并不重要。皇家马德里和AC米兰是两家拥有伟大历史的俱乐部,而贝卢斯科尼先生当然对他当主席的那家俱乐部非常骄傲了。
  
  
  罗纳尔迪尼奥能重回巅峰吗?
  
  是的,我认为可以,他将对意大利足球起到重要作用。在TIM杯期间,我与米兰的一些认识的人谈过二到三分钟,他们告诉我意大利今夏没有流失重要球员。他们都留了下来,而另外一些重要球员如罗纳尔迪尼奥、里瑟和蒙塔里又登陆意甲,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联赛会变得很有竞争力及充满激情。我们必须有这样的野心——象英伦球队这几年所做的那样取得好成绩,三支球队进入冠军联赛四强,两支进入决赛。AC米兰必须赢得联盟杯,他们不是那个档次的球队,但既然他们要踢就要赢下它。另外,我们、尤文图斯、罗马和佛罗伦萨在冠军联赛分组后会变成敌人,但首先四支球队都要先考虑晋级第二阶段比赛。
  
  
  《米兰体育报》认为你们是联赛夺冠热门……
  
  他们可以说我们是热门,也可以说我们将降级,这些都与我无益。
  
  
  意大利最让您吃惊的是什么?
  
  (笑)每天下午碰到的昆虫。和周围的昆虫打交道很难……开个玩笑,我对周围的世界很熟悉。我参加过在意大利的联盟杯半决赛,不过我还从未在这踢过冠军联赛。我熟悉意大利,社会层面亦是如此。没有事情让我太吃惊,我没有任何适应问题。
  
  
  他们说您与那些不出名的年轻人相处很好,因为您总是激发他们,使其最大限度得到发挥……
  
  我不同意,年龄不重要。20岁的年轻人也可以踢得很成熟,而40岁也能表现的很年轻或者很成熟。真正的胜利者从不厌倦胜利。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球员能够适应我的哲学。新球员的到来是因为他适合我需要的角色,所以我把他带来,蒙塔里就是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清楚兰帕德是我的首选,但我们都知道局势困难,签下他几乎不可能。而蒙塔里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我们知道他有这个潜力在我们这做好,所以我们决定签下他。
  
  
  您的孩子们支持谁?
  
  我的孩子当然支持我,毫无疑问。他们不会忘记历史,对他们来说,分享在波尔图的重要时刻毕生难忘。然后,出于私人观点,三年的伦敦生活也非常重要,三个冠军头衔和一个足总杯。他们有颗蓝色的心——波尔图和切尔西的。现在是一个新的开始,国际米兰是一种新的生活、新的激情。但他们知道,当我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不管输赢,我会变为另外一个人。我妻子说,家里不能谈论足球。对他们来说,爸爸获胜和开心最重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