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休闲灌水]掌握世界命脉的三大石油家族(转载)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13:44 点击:969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Getting to Know the Essential Oil Family
  
   那些屈指可数的石油家族在积累巨额财富的同时,又无法避免“怀璧其罪”的忧虑; 文中3个家族的故事更是印证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这些手中握有全球经济最主要的原动力的家族们,却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无能为力……
  
   从人类发明内燃机开始,石油就已成为工业文明的重要驱动能源,它像血液一样在整个工业体系中流淌,至今已成为不折不扣的生命线。现代的工业体系对于石油的依赖已经达到了不可或缺的地步,为了争夺有限的石油资源而诉诸国家间的武力争斗,此起彼伏。而油井中喷涌而出的财富却源源不断地流进石油寡头们的腰包。从人类开始开发石油到现在的短短150年左右的时间里,造就了数十个以石油产业为核心的巨大的财富集团,其中很多是家族企业的形式,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看来是放诸四海皆准的。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15:00
  1.洛克菲勒家族:以石油创造历史
  
   如果约翰·D·洛克菲勒(1839~1937)还在世,他的身价折合成今天的美元约有2000亿—根据2003年的《福布斯》亿万富翁排行榜,当时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身价为407亿美元。漫步纽约街头,你随处可以体味洛克菲勒家族过往的辉煌:摩根大通银行、洛克菲勒中心、洛克菲勒基金会、现代艺术博物馆、在生命科学领域位居世界前列的洛克菲勒大学。甚至青霉素能够普及成为一种通用药品,也同洛克菲勒及其家族大有渊源。老洛克菲勒的遗产依然支配着世界石油产业,他本人也堪称今天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西方石油工业的人格化象征。
  
   1859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第一口油井—德雷克油井获得了商业性成功,标志着现代石油工业的开始—当时石油最重要的用途是提炼煤油,供照明之用。1870年,洛克菲勒创办了美孚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很快,他就凭借毫不手软地挤压、吞并对手建立起了自己的帝国。到他38岁时,洛克菲勒已经控制了美国炼油业的90%,并大幅度降低了石油产品的价格:在洛克菲勒时期,汽油价格从每加仑88美分下降到5美分。
  
   1911年5月15日,美国最高法院判决,依据1890年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美孚石油公司是一个垄断机构,应予拆散。根据这一判决,美孚石油帝国被拆分为约37家地区性石油公司。然而尽管有最高法院的判决、尽管媒体此前早已将洛克菲勒定性为“邪恶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垄断资本家,投资者依然热衷地追捧这些“婴儿美孚”的股票,使得拆分后的众多公司的股票市值合起来远远超过原来美孚公司的市值,洛克菲勒家族的财产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比从前更多了。
  
   洛克菲勒创建的石油帝国及其继承公司—埃克森(Exxon)、美孚(Mobil)、雪佛龙(Chevron),连同起家于德州的德士古(Texaco)、海湾(Gulf),英国石油公司(BP)和英荷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Shell)并称“石油7姐妹”,成为世界上最大的7家跨国石油公司。1999年埃克森同美孚合并,2001年雪佛龙同德士古合并,此前海湾在1980、1990年代将其资产售予雪佛龙和英国石油公司。今天,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英国石油、壳牌和法国的Total是世界最大的5个石油公司。
  
   当约翰·D·洛克菲勒在1910年发现自己名下的财富已经达到近10亿美元时,他开始考虑如何运用这笔财富。由于他对购买法国庄园或苏格兰城堡没有兴趣,又不屑于购买艺术品、游艇或中世纪韵味的西服以及所有富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东西,他就把自己收入中的很大部分投资于煤矿、铁路、保险公司、银行和各种类型的生产企业,其中最出名的是铁矿生意。
  
   对于中国人来说,“富不过3代”似乎是铁一样的定律,然而洛克菲勒家族从发迹至今已经绵延6代,仍未现颓废和没落的迹象。这与他们的财富观念和从小对子女的教育息息相关。他们的家族崇尚节俭并热衷创造财富。这两点从洛克菲勒家族的中兴之主劳伦斯·洛克菲勒的一生中体现得尤其充分。
  
   2004年7月11日,坐拥亿万家财、在美国叱咤风云的劳伦斯·洛克菲勒在睡梦中与世长辞,享年94岁。这位洛克菲勒家族的第3代传人,尽管含着金钥匙出生,却绝不是一位纨绔子弟,他在有生之年不仅开了风险投资的先河,还为美国的环保及慈善事业作出了不朽的贡献。
  
   老约翰·D·洛克菲勒惟一的儿子和继承人是小约翰·D·洛克菲勒。小约翰·D·洛克菲勒共有6个子女,姐姐芭布斯最大,其他都是男孩,从大到小分别是约翰、纳尔逊、劳伦斯、温斯罗普和大卫。劳伦斯·洛克菲勒1910年5月26日生于纽约。童年时期,劳伦斯与年长他两岁的纳尔逊关系最亲密,他们曾一同饲养兔子然后卖给科学实验室换取零用钱。这样的事情听起来似乎很难和富可敌国的洛克菲勒家族联系起来,但事实的确如此。洛克菲勒家族的子孙之所以能获得日后非凡的成就,和他们自小受到的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为了避免孩子被家族的光环宠坏,不管是老约翰洛克菲勒还是小约翰洛克菲勒,在教子方面相当花心思,并有一套祖传教育计划。父亲鼓励劳伦斯等孩子做家务挣钱:逮到走廊上的苍蝇,每100只奖一角钱;捉住阁楼上的耗子每只5分,背柴禾、劈柴禾也有价钱。劳伦斯和哥哥纳尔逊,分别在7岁和9岁时取得了擦全家皮鞋的特许权,每双皮鞋2分,长筒靴每双1角。
  
   劳伦斯的中学时代是在林肯中学度过的,这所中学以其“实践出真知”的教学理论而闻名,劳伦斯在摄影、旅游以及探险等方面的兴趣得到了鼓励及发展。劳伦斯和他的几个哥哥姐姐,尽管出生在美国最富有的家庭,但一直都保持着勤俭的美德,这得益于他们的家庭环境。小约翰洛克菲勒一直像父亲那样,定期翻阅孩子的账本,检查他们的支出。作为浸礼会教友,洛克菲勒家族抵制跳舞和酗酒,因此在他们的家里看不见富人豪宅里常有的舞厅和酒吧。虔诚的宗教信仰,令洛克菲勒家族在优越的生活中依然保持节约。
  
   老约翰洛克菲勒曾说,赚钱的能力是上帝赐给洛克菲勒家族的一份礼物。劳伦斯从祖父那里继承了赚钱的天赋,他的名下拥有15亿美元的资产,在《福布斯》全球587位亿万富翁中排名第377位。1937年,劳伦斯继承了祖父买下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从华尔街踏上创业之路,开了美国风险投资的先河。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购入更多的蓝筹股,而是开始投资并协助新成立的企业创业。他的第一次尝试非常偶然。当时,他和新婚妻子预备定制几件家具。当他看到芬兰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设计的曲木家具照片时,预感到这些家具会成为现代家居的理想选择,于是订下订单购买了一批,在纽约开了一家专卖店。尽管许多人曾对生意前景表示怀疑,但结果家具十分抢手,直到1940年货源因芬兰冬季战争受到影响,生意才被迫中断。劳伦斯的第二桩买卖则更有影响力。他结识了一战飞行员埃迪·瑞肯贝克,认为瑞肯贝克关于商业空运即将兴起的看法很有见地。于是,1938年,他资助瑞肯贝克成立了东方航空,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而东方航空也成为战后盈利最多的航空公司。此外,他在1939年投资的麦道航空公司也成为军用航空器的主要供货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冻结生意,进入海军服役,军阶至少校。战争结束后,他重返商场,继续寻找新创立的企业进行投资。1959年《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特别指出劳伦斯在“风险资本”这一新领域所作的贡献,从而确立了他“风险投资之父”的地位。劳伦斯联合洛克菲勒家族其他成员以及包括现代艺术馆在内的一些机构成立了专事风险投资的凡洛克风险投资公司。截至1996年,他们共投资221家处于起步阶段的公司,这些公司在得到投资后都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数十年的从商经验,令他相信保持头脑灵活、与时俱进的重要性,因此他很乐于接受新事物,引入新概念,推动创业投资基金,发展高科技和其他新兴行业,包括投资苹果电脑和全美最大的芯片公司英特尔集团。
  
   从J·D·洛克菲勒成为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10亿富翁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洛克菲勒家族,仍在续写着辉煌的历史,他们没有整天躲在房间里计划如何守住自己的财富,不让金钱落入别人口袋,而是积极的参与文化、卫生与慈善事业,怀着富有的负罪感将大量的资金用来建立各种基金,投资大学,医院,让整个社会分享他们的财富。在今天的美国,要完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16:00
  在今天的美国,要完全躲避这个家族的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毫不夸张地说,洛克菲勒家族在过去150年的发展史就是整个美国历史的一个精确的缩影,并且已经成为美国国家精神的杰出代表。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17:00
  洛克菲勒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18:00
  2.莫拉蒂家族:石油中炼就的权杖
  
   在米兰,有一个经济实力颇为雄厚的工业家族,他们拥有足球,同时控制着一家庞大的石油财团,他们就是对国家的政治经济生活产生重要影响的莫拉蒂家族。
  
   莫拉蒂家族的历史可追溯到19世纪中叶。当时一个名为安杰罗·莫拉蒂的农民,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河谷生活,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他和老伴相依为命,一生中共养育了21个子女,老人希望他们的14个儿子都能上大学,其余7个女儿则去当修女。结果在兄妹中排行第16的阿尔比诺最有出息,聪颖过人,早年就在米兰经营一家药店,生意十分火爆,婚后不久便生下了与祖父同名的儿子安杰罗·莫拉蒂,这是莫拉蒂家族的第三代传人。
  
   莫拉蒂家族是依靠石油发家致富的。幼年的安杰罗心灵手巧,十分能干,1923年14岁时便干起了矿物油营销,28岁时年利润首次超过100万意大利里拉,令人刮目相看,因为这在当时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使得安杰罗尝到了甜头,随后在著名企业家恩里科·法尔科的资助下,他购买了一座褐煤矿井,接着又在意大利南部较为贫穷的西西里买下一座炼油厂并在撒丁岛买下了萨罗琪化工企业,生意后来越做越大。1963年,安杰罗遂创建了萨拉斯石油公司,最初的员工只有200人。然而,安杰罗做梦也没想到,他亲手创建的这家财团如今已成了意大利国内最大的燃料生产大王。
  
   石油加工是制造浓烟最多的工业,而在意大利足球号称无烟工业,很早的时候莫拉蒂家族就开始经营这两个毫无关联却都是利润丰厚的产业。1955年,安杰罗花费巨资买下了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安杰罗掌管着石油,同时担任俱乐部主席,但国际米兰的真正老板却是他的妻子埃尔米尼亚。莫拉蒂家族中,真正掌权的从来都是女人。球迷们对她也格外尊重,无论她在哪里出现,球迷都会对她报以掌声。这种田园诗般的热恋一直持续到1968年国际米兰队脱离莫拉蒂家族为止。在这期间,国际米兰队战绩辉煌,共夺得3次全国甲级联赛冠军,2次欧洲冠军杯冠军,2次丰田杯冠军,为莫拉蒂家族赢得了荣誉。
  
   目前国际米兰队的老板是莫拉蒂家族的“二号”掌门人马西莫。马西莫的生活态度乐观,既追求真实,又喜欢创新和标新立异,1995年2月开始,马西莫玩起了足球,重新花巨资购买了国际米兰队69.6%的股份,成为足球俱乐部的最大股东,并担任俱乐部主席。
  
   莫拉蒂家族庞大,人丁兴旺。安杰罗与埃尔米尼亚夫妇俩婚后共有6个孩子,他们是莫拉蒂家族的第四代,也是目前整个家族的核心人物和“顶梁柱”。而其中事业最成功、声名最显赫的莫过于65岁的詹马尔科·莫拉蒂和56岁的马西莫·莫拉蒂兄弟俩。
  
   詹马尔科目前是意大利全国石油行业联合会主席,兼任意大利工业联合会副主席,又是莫拉蒂家族控股的萨拉斯石油财团总裁兼董事长。从年龄上来说,他是现有家族成员年龄最长的,也是家族的最高“首领”,说话最具权威。詹马尔科性格拘谨,处事谨慎,不爱出风头,不喜欢上流社会的生活。1981年,其父亲安杰罗去世后,他同弟弟马西莫继承了父业,萨拉斯财团资产各分一半。弟弟马西莫任萨拉斯石油财团的常务董事,以助哥哥一臂之力。熟悉詹马尔科的人都知道,他信仰宗教,是属于受过严格教育、非常正统和循规蹈矩的那一类人。他不贪求功名成就,对任何事物都与世无争。但他过于倾向保守和保护主义的思想,对任何新鲜事物表示怀疑的态度,一点不像意大利人常有的性格。詹马尔科结过两次婚,前妻莉娜·索蒂斯是一名记者,他们生有两个孩子:儿子安杰罗和女儿弗朗切斯卡。37岁的安杰罗已同意大利顶尖服装设计大师阿玛尼的女儿罗贝塔·阿玛尼结为伉俪。这对名门望族子女的联姻,被当地舆论界传为佳话,称它是真正的“门当户对”。值得一提的是詹马尔科现在的妻子莱蒂齐亚·莫拉蒂。她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曾当过保险公司负责人和意大利全国广播电视公司董事长,由于其性格倔强刚毅,素有意大利的“铁夫人”之称。在现执政的意大利右翼政府中,她再次得到总理贝卢斯科尼的赏识,被任命为教育部长。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莫拉蒂家庭成员彼此相处十分和睦。他们总是遵循这样一条处世规则:任何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干自己愿意干的事情。目前莫拉蒂家族控制的萨拉斯财团约有1500名员工,营业额达1.5万亿里拉。他们正以智慧和实力表明,自己将成为影响意大利未来政治经济生活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楼主国际阿发 时间:2006-03-21 12:20:00
  沙特王室:石油与地缘政治
  
  前沙特国王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
  
   在所有的石油家族中,最庞大的不是洛克菲勒,不是莫拉蒂家族,更不是名列世界10大富豪的俄罗斯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而是沙特皇室。在最新的《福布斯》世界十大富豪排行榜中,沙特王储阿尔瓦利德·塔拉尔个人资产是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两倍还多,而他的资产还只是整个沙特皇室资产很小的一部分。
  
   沙特探明的石油储量占世界总量的25%;目前每天的油产量为900万桶,占世界日总产量的11%;石油出口的60%流向中国和日本,15%流向美国。沙特的日石油产能为1150万桶,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拥有大量未充分利用的产能的国家。
  
   沙特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以部族名称命名的国家,并实行一种兄终弟及的古老的王位继承体制。在该国的君主体制下,王室拥有和支配全部的石油资源。以前,王室成员可以凭借滚滚而来的石油美元过着极其奢华腐败的生活,由于王室成员膨胀太快(据估计沙特现在有10000至12000名王子),石油美元现在已经无法满足很多王子们动辄上百万美元的消费,于是他们开始利用特权搞敲诈勒索。同时,由于人口的急剧膨胀,沙特民众的生活水平却开始下降,该国人均收入从1981年的28600美元下降到2001年的6800美元,当然,随着近期石油价格的迅猛上涨,沙特的人均收入会有所回升。
  
   沙特国王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8月1日上午在利雅得医院病逝,享年82岁,沙特王室当天宣布,沙特王储、法赫德81岁的同父异母弟弟、第一副首相兼国民警卫队司令阿卜杜拉亲王继承王位,其76岁的胞弟、副首相兼国防与航空大臣、军队总监苏尔坦亲王为新王储。沙特王室的权力更替是今年世界政治领域中的一件必将产生长远影响的大事。原因很简单:在工业化时代,石油地缘政治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太大了。当然,人们关注此事件的着眼点是它对沙特未来国内政治局势以及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影响。
  
   简单来说,目前围绕着沙特未来发展前途以及与西方国家关系进行的政治权力斗争的主角有两派:即所谓的亲美派或改革派,以及反美派或保守派。前者希望沙特能够进行有限度的现代化改革,以新任国王阿卜杜拉为代表,并获得美国的支持,而后者希望沙特保持保守的瓦哈比教派式的伊斯兰治理方式,以现任内政部长纳伊夫亲王为代表,并受到沙特国内广大的瓦哈比教派信徒的拥护。而这两位代表人物都已经垂垂老矣,前者已经81岁,而后者也有77岁。总而言之,沙特未来政局的演变有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不过,不管怎样,沙特未来发展前景很可能不外下面这3种可能:维持现状,民主化改革,以及伊斯兰革命或者动乱。
  
   维持现状,即沙特王朝的亲美改革派将持续掌权并能有效控制国内局势,长期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本拉登以及那些劫机者和“圣战士”的“斗争精神”是不容置疑的,他们既然愿意不计牺牲地和西方的“异教徒”斗争,也自然会竭尽全力地把本国与那些“异教徒”有染的统治者拉下马。其次,由于“9·11事件”的影响和美国对外政策中对民主价值的强调,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基本上不可能再恢复到1980年代的水平,沙特国内改革派的地位因此可能会受到削弱。再次,由于巨大的石油利益,王位继承斗争将极大破坏沙特王室的团结。根据王朝统治的规律,随着时间的推移,继位国王的道德权威和个人威望有一种边际递减的趋势。这就意味着,沙特以后继任的国王将无法享有其前任国王的那种巨大道德资源,所以维持统治精英内部的团结将变得日益困难。第四,如前所述,瓦哈比教派已经全面控制了沙特的教育体系,在这种体系中成长起来的人不可能支持一个亲美的改革型政府。所以,虽然新任国王阿卜杜拉声称要继续维持与美国的关系,但已经81岁的他不可能长时间地掌控朝政。他之后的沙特何去何从,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民主化,也即沙特王室主动地对沙特的政权体制进行自由民主式的改造,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在美国“大民主”外交战略的压力下,沙特被迫于今年2月份举行了有限的城市议会选举。不过,令人失望的是,胜选者几乎全是瓦哈比教派的保守人士,换言之,也就是他们都是反对现代化和西方国家的人士。人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认为,如果沙特现在就举行全国的总统直选,本拉登将会以压倒性多数赢得胜利。因此,沙特王室出于自身的利益是不可能采用这种办法的。
  
   伊斯兰革命或者动乱,也即瓦哈比教派利用其在民众中巨大的影响力发动革命或政变,笔者以为这种事变的可能性比较大。现在沙特国内的局势和伊朗1979年发生伊斯兰革命前的形势非常相像:民众对亲美的腐败王室极其不满,而宗教势力又在大事扩张,影响力日升。沙特王室自然也知道自己统治基础的薄弱性,所以它将大量的石油美元花在了军队上,也因此成为世界上人均军费开支最高的国家。不过,沙特军队本身却被保守势力控制着,国防部长苏尔坦亲王就是上述保守派领军人物纳伊夫亲王的政治盟友。如果沙特真的发生伊斯兰革命,军队的忠诚度无疑会受到很大的考验。届时,也许王室中的保守派会和瓦哈比教派的原教旨主义者结成联盟以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退一步说,即使革命不成功,由于沙特政界上层精英的分裂,该国也有可能会陷入内乱。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沙特的石油基地和运输线将更易受到破坏,并且仅此就足以对世界石油市场产生毁灭性打击。
  
   以一个家族来影响世界,只有绝对君主制国家的统治者才能做到,在今天的世界格局中,绝对君主制的国家体制是要受到极大挑战的。如果沙特王室不能有效地把握国家未来政治局势,因伊斯兰革命而陷入某种混乱,那么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石油家族覆灭的厄运将会到来。而更有冲击力的世界石油危机会接踵而至。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只能用“灾难性”来形容。
  
   石油这种泛着幽光的蓝黑色液体已经远远不是“工业血液”那么简单,而是已经成为人类文明赖以维持的基础。想想这个繁花似锦的世界的命根就紧紧地攥在有数的几个家庭的手里,不禁让人又是惊奇又是紧张。但事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些家族一方面积累起巨额的财富,同时也无法避免“怀璧其罪”的忧虑。从科索沃战争以来,凡是在中东爆发的战争鲜有与石油没有关系的。随着石油剩余储备的日趋减少,长枪大炮将越来越比一纸和约更能证明石油的所有权。布什说,他发动伊拉克战争是奉上帝的指出,也许他是对的,要不然,上帝干嘛要赐予伊拉克石油的同时还要赐予美国航空母舰呢?从这个逻辑上讲,那些掌握着世界命脉的石油家族却掌握不住自己家族的未来。
  
  
  前沙特国王: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