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沙漠有玫瑰

楼主:qongqi771 时间:2009-10-12 12:35:00 点击:11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最后一次见到吴小泡是在地铁上,她坐在反方向的靠窗座位前。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闪躲还是敲敲窗户,然而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她并没有注意到我,实际上她没有注意到任何人,表情呆呆的,头发长了些,人好像也瘦了,她的表情也变了很多。
  吴小泡的身份证上其实有一个挺大家闺秀的名字,但她喜欢别人叫她小名,好像是全世界的宠儿。我却打击她说,别人那是在讽刺你,说你胖,该减肥了。每当这时候她就蹭到我旁边,像一只猫一样无聊地扭来扭去,笑嘻嘻地不知道要表达什么意思。
  实际上,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吴小泡想要说什么,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话很少。但是在别人那里她却是伶牙俐齿的。就好比第一次见面,那时候我在星巴克做服务生,第一天上班托盘没端稳,半杯摩卡带着奶油就倒在一个女孩子的白披肩上了。他们是一大群人,之前白披肩女生正在给他们讲什么事情,逗得周围人哈哈大笑。她坐在中间位置,在一群灰蓝黑中间显得很素净。她显然被从天而降的咖啡吓了一跳,哎呀喊了一声。旁边立即有男生站起来推我,她解下披肩过来解围,连声说没关系。我看到她的肩膀被烫红一小片,心里无比内疚。
  那时候她刚剪了头发,碎发别在耳朵后面,夹两只小兔子的发夹。眼睛大大的,看着我紧张的样子居然扑嗤笑出声来。
  你总该,赔我的咖啡吧。
  一
  倒数第二次见到吴小泡大概是两年前了吧,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住在城市的两个角落对峙着,从不联系。
  我半夜突然肚子痛,用从前在部队里学过的医疗常识判断是阑尾炎。那时候念慈在我身边,我叫醒她,说我们得上医院。她还没有完全的睡醒,揉着眼睛乱了手脚。一叠声问我,怎么办?青山我们怎么办?头上的冷汗一滴滴落下来,我掏出手机给她,用最后的力气说,打电话。
  我没想到念慈居然打给了吴小泡,她蹲在墙角低声下气地说,妹妹,我求求你了。
  后来我翻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才发现,偌大的都市,那样寒冷的冬夜从城西赶来城东,能找到的也只有吴小泡一个人了。但那时我责怪念慈,叫她来干什么?她一个女孩子能帮得上什么忙?
  吴小泡那天的出场和我想象的大相径庭,她20分钟以后就到了,命令开车的男生把我扛下楼,扔在后座上。她自己却不讲话,由始至终裹着黑色皮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我本来都想象着她慌慌张张地自己坐夜班车赶来,还穿着那件小熊棉袄,她会一边哭一边骂我。然后说,亲一下就不疼了。如果这样,不知道我会不会动摇。
  我没想到是这样的,她像一尊雕塑带着巨大的墨镜半张脸藏在后面。我能感觉到她从后视镜里看我,我冲她费尽地一笑,她没有表情,只说,开车吧。
  我忍不住在车里小声呻吟着。念慈依然没主意,吴小泡仰着头靠在座位上,突然扭过去大声说,慢点开。开车的男生吓了一跳,急忙说好。
  其实我该想得到的,我们已经分手好久好久了。吴小泡这个人该有她自己的生活,和她相配的新生活。于是我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吴小泡的墨镜造型持续了我整个住院的过程中,手术之后回病房时,看到吴小泡在走廊里靠着开车的男生睡着了。那男生看到我出来点点头,肩膀和手臂却动都不敢动。后来她还来给我送过一次饭,其实那几天一直在下雨,她戴着墨镜走来走去很有点傻呼呼的。念慈出去买菜了,我靠在床头看着她说,小泡,墨镜摘了吧,是不是你变丑了不好意思让我看呀?
  她扭头看着我,哇的一声哭出来,然后扔下手里的袋子就跑掉了。袋子里是必胜客的Pizza,念慈回来说,哪儿有给病人送这个的。我却知道,这是吴小泡最爱的那一种,上面有一层菠萝。从前她总要先把菠萝都挑到自己的盘子里,一边挑一边说,谁让你喜欢我呀,喜欢我就得让着我。然后冲我做鬼脸,还要把最丑的一张做成手机屏保。
  端着念慈的汤,在袅袅雾气中我才想到,这是两年里我对吴小泡说的第一句话。怎么会过了那么久,即使连春节或是她的生日都想不到问候一声呢。那一次见面,我始终都没有看到她完整的脸。
  二
  最近的电视里能零星看到吴小泡的消息,她参加了探险队去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她在电视里兴高采烈地说,本来他们嫌我太瘦不批准我来,结果我还是来了。其实我才不瘦,我一定会胜利归来的。旁边几个大男人看着她呵呵地笑,她还向别人展示用石头做的项链和随身携带的小乌龟。
  我突然发现,她真的已经不胖了,锁骨和腰线清晰而凛冽。我曾经在一断时间里狠狠批评她的身材,要她节食、锻炼,要她一个月内瘦10斤。她一开始还应承着,直到有一天她幽幽地问我,青山,你是真的觉得我很胖吗?我迅速地说是。然后她就走掉了。
  分手的时候她对我说,我想我们得谈谈。
  但最终我们没再认真地谈过什么,因为那之后没几天念慈就看来了。
  念慈是我22岁时的女朋友,两年后我们分手,然后我来到现在这座大都市,28岁时遇到吴小泡。
  我本来以为,我在念慈心中的样子已经如她在我心中一样,变成一颗干枯的种子。然而却不是的,她打来电话急切地问我是否有了新女朋友。我承认了,随即她在电话那边大哭起来,那声音撕心裂肺夹杂着哀怨。
  她说,青山,我从22岁和你在一起,现在快30岁了。这些年没有一件新衣服,所有的积蓄都为了以后能去你那里和你在一起。你说过28岁会和我结婚的。
  她这些话如黄沙般飘过来,我毫无防备地被兜了满头。当时我刚陪吴小泡买了夏天的裙子,她在试衣间门口转圈给我看。粉色白色天蓝色的裙子从纸袋里露出边来,世界仿佛一片美好。
  挂断之前,我听到念慈在那边咬着牙说,青山,你是T县的人,那个娇小姐不适合你的。我被这句话钉在原地,说容我想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