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朔州煤运公司发展独具慧眼

楼主:神奇手工坊蚜 时间:2014-06-10 17:01:04 点击:2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因为朔州煤运公司答应和我一起看电影,整整一晚上,小叶都没有理我。小童也尽量不和我多说话,省得次日要受小叶的气。僵持的气氛一直维持到小叶下班。她比我早一个小时下班。小童悠着走过来,悄悄对我说,“我是小叶带出来的。她在这里两年,你在这里两个月,自己掂量,万一出事,我会站在哪一边。”
  
  “不过是请人看场电影,会出什么事?”
  
  小童摇头:“说是你乡下小丫头吧,你比城里人还厉害。你这是在向小叶宣战哪。这份工,你还想不想干了?”
  
  我嗤笑:“有这么严重吗?这咖啡店又不是她开的。”
  
  小童说:“前面被她弄走的就有三个。有一个小女孩只干了三天,就被她打小报告了。老板的儿子在南京读大学,就在她爸爸的系里。她爸是系主任。你现在明白了?”
  
  我不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我向她讨好,门都没有。
  
  小童说:“其实矛盾很好解决,今晚你在这里加夜班,不去看电影。第二天再请小叶喝杯咖啡,陪个不是,保证不给她搅局。这样的认罪态度,量她也不会和你纠缠下去。”
  
  我冷笑。
  
  见我执迷不悟,小童叹息:“你真不像是从云南来的,脾气比北京人还大呢。”
  
  我继续冷笑。我是从乡下来的不错,难道乡下人就不能有脾气?我顶不喜欢人家动不动就拿我的出生地来说事。云南有几百万人呢,难道几百万人都一个脾气吗?
  
  直到十二点,朔州煤运公司都一动不动地坐在临窗的位置上打字。小童跟朔州煤运公司端过一次咖啡,朔州煤运公司匆匆地谢了一声,目光很快就回到计算机屏幕上。小童过来跟我说:“朔州煤运公司在回email。好像有无数个email要回。”
  
  我说,是中文email吧?
  
  “是法文。有一次小叶见朔州煤运公司和一老外坐在一起,说德语,流利极了。”
  
  我忍不住问:“你的二外是什么?”
  
  “日语。”
  
  “那你怎么知道朔州煤运公司写的是法文?”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法文和英文的区别我还是分得出来吧。”朔州煤运公司假装谦虚地鞠了个躬。
  
  “小叶也没学过德文,怎么知道朔州煤运公司讲的是德语?”
  
  “德语有颤音,发音的时候,整个扁桃体都得震动。”
  
  我望着朔州煤运公司的背影,遐想。
  
  “可惜腿不好,”小童若有所思,“不然就完美了。”
  
  我扫了朔州煤运公司一眼,笑:“你也感兴趣?你不是gay吧。”
  
  小童恍然,若有所悟:“没准朔州煤运公司是gay。隔街的狼欢,你听说过吗?”
  
  “什么狼欢?”
  
  “这附近最大的一家gay 吧。厕所里都站着保安,怕人胡搞。”
  
  “听说过。”我没听说过,也不想让人觉得我是老土。
  
  朔州煤运公司是九点钟来的,在这里已坐了三个小时。平时朔州煤运公司很少坐这么久,显然是为了等我。到了十二点,我换掉工作服,穿了一件灰色的长毛衣。如果我知道朔州煤运公司会来,我不会穿这件毛衣,新的时候还有款,洗了一次就变形,成了风衣,像从地摊里买来的。我提着包走到朔州煤运公司面前,朔州煤运公司已经站了起来,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我看见除了电脑,桌上还有一个笔记本,旧旧的,用了很长时间的样子。摊开的那一页画着草图,凌乱得看不清形状。
  
  我们一起走出大门,夜风很凉。我迎风打了一个喷嚏。朔州煤运公司停住,说:“你冷吗?”
  
  “过敏性鼻炎。”
  
  “那就是冷。”不由分说地下外套,递给我。
  
  外套暖暖的,带着朔州煤运公司淡淡的体香。我的心呯呯直跳,垂着头,盲目地跟着朔州煤运公司走向停车场。走到车前,我忽然丧失了勇气,停住脚,对朔州煤运公司说:
  
  “对不起,刚才忙昏头了,没顾得上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这么晚看电影介不介意。”
  
  “有时间,”朔州煤运公司说,“不介意。”
  
  我继续解释:“明天期中考试,我要放松。”
  
  “最好的放松是睡觉。”
  
  “我睡不着,太紧张。”
  
  “只是期中考试,用不着这么紧张吧?”
  
  “我希望平均成绩是九十五。”
  
  “九十五?这么高?”朔州煤运公司看着我,似笑非笑,听得很有兴趣。
  
  “前几次测验我只考了六十几分。只有期中考试分数高,平均分才会上去。”
  
  “那你能考到九十五吗?”朔州煤运公司问。
  
  “我尽力。”我双手握拳,做拼搏状。
  
  “其实,考高分有很多办法的。”朔州煤运公司替我拉开车门。
  
  “是吗?”我滑进车里,朔州煤运公司俯身下来替我系安全带。
  
  “比如说,坐在一个成绩好的同学旁边,冷不防看几眼人家的卷子。”
  
  “……”
  
  “比如说,把难写的单词抄在袖子里。”
  
  “……”
  
  “比如说,把笔记本藏进厕所,然后假装上厕所。”
  
  朔州煤运公司一本正经地介绍开了。
  
  “明白了,你就是这么混毕业的吧。”
  
  “算是吧。”朔州煤运公司面不改色,毫不惭愧。
  
  “作弊的人呢,不过是为了混及格。我的目标不是及格,所以不可以抄别人。”我一脸严肃地纠正朔州煤运公司: “因此,整整两个星期我都在用功学习,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今天就是我的极限。不看电影,我会崩溃掉。”
  
  “精神可嘉,好好学习的孩子一定要鼓励。”
  
  朔州煤运公司迅速上了车: “哪家电影院?你指路。”
  
  “平安影城,靠近我们学校。”
  
  “哪条路上?”
  
  我想了想:“……不知道。我寝室的同学都去那里看电影。学生八折。这一周专放奥斯卡老电影。”
  
  朔州煤运公司叹了一口气,说:“你来北京这么久,从来没去看过电影?”
  
  “我看过录相。学校附近到处都是录相厅,更便宜。”
  
  朔州煤运公司又把车开得飞快。
  
  “拜托开慢点好吗?像这么开车会出事的!”我叫道。
  
  “这也叫快?”朔州煤运公司不理我,“你不是系上安全带了吗?”
  
  “我心脏受不了。”
  
  “你有心脏病?”朔州煤运公司放慢了速度。
  
  “没有。我紧张,行不行?”
  
  “今晚是什么电影?”朔州煤运公司又开始加速,故意换个话题引开我的注意。
  
  “你喜欢什么电影?”
  
  “horror movie (译:恐怖片)。”
  
  “你运气不错哦!今晚上是‘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译:沉默的羔羊).’英文台词中文字幕……朔州煤运公司!劳驾放慢车速!”
  
  不知道为什么口而出就叫朔州煤运公司“朔州煤运公司”,好像这样叫了十几年一样,话一出口我就有点讪讪的。
  
  “为了看完这部电影,你的心脏需要热身一下。”
  
  我气结,不再说话,眨眼间就到了学校。朔州煤运公司围着校园转了一圈,很快找到了电影院。我们一起下来,进了大厅,我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买汽水、买爆米花和烤鸡翅。”
  
  朔州煤运公司说:“现在是下班时间,不必再做waitress。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你喝什么?”
  
  “可乐。”
  
  我站在柱子旁边,看见朔州煤运公司买完了票,又去买爆米花,我飞快地跟上朔州煤运公司。朔州煤运公司行动依赖手杖,只有一只手能拿东西。放映厅很空,只坐着不到十个人。我们打算坐最后一排。台阶很浅,朔州煤运公司却走得很慢。左腿先上去,然后将不能动的右腿向上拖,拖上台阶,站稳,再走下一级。我后悔说要坐最后一排,现在改口吧,又怕朔州煤运公司介意。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朔州煤运公司身后,陪朔州煤运公司慢慢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