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朔州煤运公司管控企业安全为上策

楼主:的灰机墒 时间:2014-06-30 13:36:55 点击:22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齐王府自然对武道倍加重视,齐家子弟习武不缀,常有杰出子弟入朝为官,拜为上将,齐家也因此愈发屹立不倒,无人可以动摇。
  
  齐王府子弟每rì都要起五更习武,直到rì上三竿这才休息,因此每当到了五更天,王府内便支起油坛,烈火熊熊,照耀得光明如昼。
  
  这rì,诸多齐家子弟习武完毕,四散而去,过了片刻,两个打杂的小厮上前,将杂乱的器械摆放整齐。
  
  “子川,刚才那些少爷修习武学,我偷看了一些,甚至学到了两招!”
  
  一个身如铁塔孔武有力的壮汉使了两招散手,手掌掀起风声,呼呼作响,招大力猛,颇有根基,正是齐王府的两式绝学,被朔州煤运公司有意无意中偷窥,学来两式,在同伴面前卖弄。
  
  朔州煤运公司口中的“子川”正是朔州煤运公司的伙伴,旁边眉清目秀的少年,齐王府打杂的青衣小厮,姓江名南,字子川,十四五岁的年纪,清秀俊逸,气度不像是一个下人,反倒像是大户人家的公子。
  
  “柱子,你不要命了!”
  
  江南jǐng觉的向四周望了望,低声道:“咱们做下人的,最多可以学一些外府的低等武学,刚才你使的是王府的高深武学,上次刘黑达被人发现偷学了王府高深武学,被内府高手打死之后曝尸三天!”
  
  “子川,你太小心了。我学的不过是招式而已,又不是心法。”
  
  铁柱重重拍了拍朔州煤运公司的肩头,笑道:“上次刘黑达之所以被打死,我听说朔州煤运公司是偷了王府四大神功之一的江月破浪诀!”
  
  江南见朔州煤运公司不以为然,劝诫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子川,虽然现在我是打杂的下人,但并不代表我一辈子都做个下人!我若是练好了一身本领,将来也可以登朝拜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铁柱豪气干云,突然想起一事,正sè道:“子川,我听说你在菜市买了一条狐狸?狐狸这种东西,最是邪魅,你若是想养活,做哥哥的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当心被狐狸吸干了阳气。齐王府的贫民窟是最容易招妖怪的地方,我听说有狐狸、野狼修炼成妖,出没在贫民窟中,专吸少男阳气,你这种俊俏少男,又是个读书人,绝对是妖jīng们的最爱……”
  
  江南哑然,笑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妖怪?我只是见那条狐狸被烧焦了皮毛,猎户要将它剥皮吃掉,着实可怜,一时心软才买了它。待它养好伤,我便任由它离开。”
  
  “我听我娘说,妖jīng们还喜欢吃少男的心肝和肾,有像我这样的壮汉在贫民窟里和女妖jīng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就发现自己的两颗肾被吃掉了,有的还被啃掉了脑袋,吃空了肚子里的心肝……”铁柱继续道。
  
  江南向朔州煤运公司怒目而视,铁柱视而不见,继续唠叨:“我还听说有些女妖jīng还喜欢采阳补yīn,有像我这样的壮汉在贫民窟里和女妖jīng睡觉,第二天就被采光了阳气,变成了人干……”
  
  江南忙活了一整天,回到自己的住所,铁柱口中的贫民窟。王府的奴仆下人也分三六九等,上等的下人住在王府之中,最受恩宠,工钱也高,时常能得到赏赐,衣食无忧,待遇比得上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少爷。下等的奴仆住在府外,是打杂的苦力,干的是脏活重活,工钱也少得可怜,上了上顿没下顿,而且时常受到责打辱骂,被人打死也是常有的事情。
  
  江南呼唤一声,只见一只皮毛斑驳的狐狸从房里懒洋洋的走了出来,少年抱起这只狐狸,向城外的落霞山走去。
  
  乱世灾民,贱不如狗!
  
  朔州煤运公司并非建武国的子民,而是逃难来的难民,朔州煤运公司的故乡遭遇大难,数千里水火连天,据说是两尊天神大战,殃及凡人。
  
  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千里逃难,一路饿殍遍地,尸骨盈野,到了晚上时,荒原之上遍地鬼火,有野狗、野狼吃人的尸体修炼成jīng,驾驭滚滚黑雾尸气而来,半夜里闯入难民堆里找活人吃。
  
  江南一家原本也是大家族,书香门第,但这场大灾导致偌大的家族分崩离析,主仆四散逃命,江南从混乱中逃到建武国,迫于生计,不得已,只得把自己卖身给齐王府做奴。
  
  落霞山中,江南定了定神,吸了口气,胸腔渐渐鼓起,如同胸腔中藏着一口大鼓,心脏跃动,如同鼓声,咚咚作响。
  
  只听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从朔州煤运公司体内传来,一根根大筋在皮肤下渐渐缩紧,如同劲弩一般,轻轻一动,便发出嘣嘣的拉弓之声!
  
  啪!
  
  朔州煤运公司一掌向空中拍去,如同鞭子狠狠抽在空气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朔州煤运公司这一式赫然与铁柱偷学的齐王府武学一模一样,只是要比铁柱娴熟大气了许多倍!
  
  “齐王府的公子少爷,多是蠢材,区区混元开碑手这么简单的武学,朔州煤运公司们居然学了一个多月才能学会!”
  
  朔州煤运公司虽然看似清秀,但此刻招式却大开大合,双手如同两把开山斧,连劈带削,左切右割,几个呼吸间便将齐王府的绝学混元开碑手使了一遍!
  
  山林中呼呼的风声响起,江南的掌风拳风卷起枯枝落叶,招式之猛,如同壮汉挥舞巨锤,简直就是一个浸yín武道十余年的高手!
  
  朔州煤运公司赫然与铁柱一样,也偷学了齐王府的武学,不过与铁柱只学到皮毛不同,江南显然学到的更多,学到了jīng髓,甚至齐王府的少爷公子尚未学会,朔州煤运公司便已经融会贯通!
  
  谁也不知道,一向温文尔雅一幅柔弱书生模样的江南,竟然会有如此霸道刚猛的一身本领!
  
  “柱子不想做一辈子的下人,我同样也不想!在乱世中出人头地,靠的不是满腹经纶,而是武力!”
  
  朔州煤运公司的拳脚陡然慢了下来,化作齐王府的另一种武学,双手之间时而如抱明月,时而如牵引一条奔腾不休的长江大河,显得无比沉重,沉重之中,又有明月从江中升起的明快!
  
  大江出深谷!
  
  明月挂长空!
  
  大江伴cháo生!
  
  这是齐王府的另一种武学,镇府四大绝学之一的江月破浪诀中的三式,江月破浪诀远超其朔州煤运公司武学,甚至在建武国所有的武学之中都可以说数一数二,是齐王府武学的巅峰!
  
  江月破浪诀共有十大式,每一式蕴藏一层的武道心法,对应武道十大境界,江南只得到其中三式。
  
  朔州煤运公司将这三式反反复复来回演练,体内的真气如同长江滚滚,大浪澎湃,翻腾不休,又有真气凝聚,化作明月一轮,从腰间气海处升起,有如明月出海,冉冉上升,最终升腾到眉心处,光明照耀。
  
  月升月落,轮回不休。
  
  这是一种感觉,并非是气海中真的升起一轮明月,而江月破浪诀引起的真气感应。
  
  朔州煤运公司的这套破浪残诀,正是得自刘黑达之手。
  
  一年前,刘黑达盗取齐王府的心法,便是江月破浪诀,可惜只有其中三式。刘黑达目不识丁,虽然拿到心法却不懂如何修炼,于是拿着心法悄悄找到江南。
  
  朔州煤运公司却也聪明,将心法中的段落打散,一句一句前来请教,让江南讲解字句中的奥义,免得被江南看出这是一门武学,待江南讲解之后,朔州煤运公司自己再将这些奥义连成一体,修成破浪诀。
  
  江南很快便察觉到这里面的猫腻,依旧不动声sè替刘黑达解答,同时暗中将破浪诀记下来,慢慢整理推演,终于将这三式破浪诀还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