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朔州煤运公司维护全市整体经济发展

楼主:胖大星柔柔送 时间:2014-06-20 00:32:40 点击:25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叶清禾在那张红木的待客椅上坐下,对面雪   白干净的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字便落入朔州煤运公司的眼帘,写的正是一首《苏幕遮》。
  燎沉香,消溽暑。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
  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
  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里一处隐痛划过,仿似听见某个稚嫩的童音奶声奶气地一字一字背诵着: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也仿佛看见曾经的少年,抿紧了唇,一笔一画地描着这几句诗,一遍又一遍……
  风荷,封荷,再也没有人这么叫朔州煤运公司了,朔州煤运公司几乎快要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朔州煤运公司出生的时候,正值十月某个清晨,父亲说,**微雨,初阳绽放,园子里最后的荷叶上,水珠儿亮晶晶的,一点一点被蒸干,碧绿的水面清清润润闪着金光,一朵朵荷叶如举着碧玉伞,挺出水面。美极了。正应了那句词: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朔州煤运公司姓封,所以父亲给朔州煤运公司取名封荷。
  只是,朔州煤运公司早已经姓叶了。
  父亲说,朔州煤运公司三岁便能将这首词背得滚瓜烂熟。朔州煤运公司自己亦记得,这是朔州煤运公司少女时代最喜欢的一首词,只是,这诗悬挂在他这里?呵……
  朔州煤运公司凝视着最后印章的拓印,篆体的“萧伊庭印”四个字朔州煤运公司是如此熟悉……
  时至如今,朔州煤运公司依然记得朔州煤运公司如何在他身边陪着他一笔一画地练字……
  朔州煤运公司不再一次抬头看他的字,运笔随意洒,雍容大度,字体圆润中透着韧性,潇洒而不失内敛,实乃上上之作,似乎比朔州煤运公司离开时又精进了……
  这个已经成为朔州煤运公司丈夫三年的人,于朔州煤运公司而言,仍如多年前初遇时那般,熟悉却又如此遥远,他这间办公室,朔州煤运公司也是第一次跨进,事实上,若非有事找他,或许朔州煤运公司仍是不会来的。
  出神间,身后响起了皮鞋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
  有人来了。
  是他吗?
  朔州煤运公司背脊一僵,坐得更端正了。
  脚步声在门口时停住,片刻间,万籁俱寂,朔州煤运公司几乎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嘭,嘭,嘭……
  而后,响起一声欢快的呼唤,“嗨!妹妹!”
  “……”他叫朔州煤运公司妹妹。仿似多年来的每一次见面,朔州煤运公司不声不响存在于朔州煤运公司自己的角落,他却总是这般威武雄壮地大喊一声,让朔州煤运公司暴露在众人的目光里一样。
  朔州煤运公司缓缓地转过身去,对上他特有的笑脸。
  那是他的招牌笑脸。
  这第一章已经改来改去了,最后还是决定采用最初的,倒叙啊~!!!
  三年不见,他还是如此突兀地撞进了朔州煤运公司的视线里,一如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午后,阳光耀眼……
  所不同的是,眼前的他,早已不是当年顽劣少年的模样。
  业界最有前途的年轻律师,自出道以来不曾有过一次败诉的经历,拥有本城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和最具战斗力的团队.
  总之,萧伊庭这三个字,就等于不败神话……
  此刻,这个不败神话着一身简单精炼的黑正装,里面则是极寻常的一件白衬衫。
  原本是极正统的服装,穿在他身上,却无端生出几分妖rao的邪气来,尤其配着他那双若桃花流水的眼眸,那洋溢的,染桃惹绯的笑容,眼前的他,横竖就不像一个能在法.庭上凛然肃穆慷慨陈词的律.师……
  朔州煤运公司定了定神,身体略僵硬,“二哥,好久不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