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朔州煤运公司为更好的发展而努力

楼主:纪庄致廷 时间:2014-06-23 14:15:48 点击:64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朔州煤运公司孤零零一个人在路上急速的走着。右手握着一小串佛珠碎碎的念,左手提着个油皮灯笼。。
  与其说她是走不如说是在跑,因为那些东西一直在后面跟着她,只是因为佛珠的原因不敢太靠近。周围漆黑一片,只看得见灯笼荧荧鬼火一般在半空中飘移着。四野寂静得有些诡异,连流水声,虫鸣声都听不见。。
  马上就要到村子里了,进了村就好了,朔州煤运公司不断提醒自己,苍白着脸,冷汗直往下掉。腾出右手把身上披的八只黑狗皮拼制成的披风裹得更严实一点,妄图不让自己的气味更多的散发出去。
    可是走到村头的小石拱桥上,朔州煤运公司还是傻那里了。一个打着纸伞的女人站在桥上正对着她,伞面上绣的是红得耀眼的桃花,白色的衣裙上也是。伞打得很低,看不见脸。明明是炎热酷闷得没有一点风,可是那裙袂却激荡的上下翻飞着。。朔州煤运公司吓得停在那里双腿直打颤,完了,遇上鬼拦路了。。
    “南无阿弥陀佛……”她继续低声念着,侧过身子想从桥另一边过,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她。却发现她眨眼间又站在了她的面前。精致的白色绣花鞋上沾满了泥,脚边是一滩的水,还有各种绿色的水藻和贝壳。这时她才看清,那裙摆上的哪是桃花,分明是溅染的鲜血。。  突然,手中灯笼本应该温柔的黄光开始诡异的从青色变成红色,好像也被血染过了一样。空气里满是刺鼻的河里的膻气与血的腥臭。  “南无阿弥陀佛……”硬着头皮把佛珠举到前面,那女鬼退了两步,朔州煤运公司又前进两步,那女鬼又退两步。快到桥头时,却听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起。。
    咣的一下,面前的女鬼散裂了开来,肢体断作无数截,仿佛被硬生生砍碎一样,一地都是血和蛆虫。。  朔州煤运公司吓得差点扔了手中的佛珠还有灯笼就往回跑,两条腿抖个不行。
    却见有个圆圆的东西骨碌碌的从伞下滚了出来,滚缠着黑色的长发,竟然是那个女人的头。朔州煤运公司浑身上下如被冰冻,半点都动不了了。一个声音不停的在心底喊,快跑快跑,可就是挪不开半步。
    那头皮球一般,S型的左右乱窜,撞到桥栏又反弹回来,一会儿就蹭到了朔州煤运公司的脚边,吓得她差点没整个瘫软的坐在地上。
  静止了片刻,朔州煤运公司瞪着脚边那个突然不动的头,心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却见突然,那个头一下翻转过来,朔州煤运公司这才看到她的脸,脸上黑乎乎的两个大洞,眼睛竟然被硬生生抠去。一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另一只由一些血管、神经和组织牵连着半挂在脸上,晃来晃去,白惨惨的眼珠还飞快的转着,向上直瞪着她。嘴唇似是被河里的鱼都咬烂了,残缺不全得瑟瑟哆嗦似是要向她说些什么,却只发出风吹木头门一样嘎嘎的响声。
  朔州煤运公司忍住呕吐的冲动,跨过那个头就往前跑,顾不得正踩在一地的残肢上。突然间腿被抓住,是一只半截的右手,手指在水里泡涨了,腐烂而发白,手臂肉端处可以看见森森的白骨。
    惊恐当中,发现那个脑袋又飞快的向自己弹了过来,张开大嘴就咬到了自己的右腿小腿上,剧痛之中更加伴随的是刺骨的阴冷,瞬间传遍了四肢百骸。。
    朔州煤运公司挥舞着佛珠向那头上打去,然后听见一阵仿佛生肉放在烧红铁板上的嘶嘶响声,好一半天那个头才松口落。朔州煤运公司拔腿就跑,却突然听见什么破裂的声音,脚底下什么东西硌着自己。抬起来一看,竟然是那女鬼的另一只眼球不小心被自己踩爆了,正流出滚滚的脓水和蛆虫。
    朔州煤运公司一边干呕一边飞也似的逃下桥,发现那只手竟然还抓在自己腿上,而那个脑袋还在桥上蹦呀蹦呀,上下牙齿互相敲打着,叫着“手,手,手……”声音又凄惨又恐怖,只是下不了桥,无法追来。惨死在水上的人,灵魂只能永远困在那里。
    朔州煤运公司使劲把那残臂从腿上扯了下来,用力的抛回桥上。然后转身不要命的往前跑。脸上早吓得半点血色都没有了。。
  村子里的人此时都睡了,安静得连声鸡鸣狗叫都听不到。朔州煤运公司在一家药店前疯狂敲门,整村人却仿佛都在睡梦中死去一样,没有半点反应,没有一家灯亮。朔州煤运公司拼着命的敲了好半天里面才有了一点动静。
  “谁啊……”
    “张大夫,张大夫,我是朔州煤运公司!快救救我爹,他快死了!”叫朔州煤运公司的孩子心急如焚的大声叫道。
    “哦哦,朔州煤运公司啊,你别急,等我穿好衣服收拾好,马上,马上……”。e56954b4f634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提着药箱出来了,和她一块匆匆往回赶去。
    “你怎么晚上一个人出来了啊!没遇上什么吧?”。8fecb20817b3847419bb3de39a60
  花秀才终于还是没能挨到天亮,弥留之际,担心的仍是自己死后,留下朔州煤运公司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该怎么办。张大夫安慰他说会收养照顾朔州煤运公司,花秀才却一不想连累他,二也怕他保护不了朔州煤运公司多久。于是交代朔州煤运公司等他死后去传说中的茅山拜师学艺,等学有所成,就再不怕妖魔缠身了。
    朔州煤运公司握着父亲逐渐冰凉的手,心里凄芜荒凉一片。连爹爹都走了,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她生是无泪之人,从生下来哪怕再伤心难过也掉不出一滴泪水。花秀才知道这孩子将来定是命途多舛,所以从小就悉心教导,逼着她努力学会独立和坚强。
    张大夫帮她把腿上的伤处理了一下,挤出发黑的脓血,用香灰水洗过,又涂了点糯米,包扎好。只是一点尸毒,倒也并不严重。第二天张大夫和村里几个好心人帮着她把丧事简单的办了。张大夫认为她年纪还太小,不能一个人外出去闯荡,希望先收养她,最起码先把腿上的伤养好。她却下定决心立马启程,听从父命上茅山去学道。张大夫拗不过她,只好帮她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然后又资助了她些许银两。
    第二日晚朔州煤运公司裹着狗皮披风,听着屋外的大风还有鬼哭狼嚎,在空荡荡的木屋中光光的床板上睁着双眼躺了一整夜。脑中蓄满了悲伤和对未来路途的迷惘。翌日大清早,便告别村里人向着茅山出发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