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房价涨得不是钱,是人命 】】

楼主:zl_2826 时间:2009-11-10 15:37:00 点击:18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近日惊闻噩耗,一原上海财经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现任某公司法务的80后男子于2009年8月27日从吴淞路恒升半岛跳楼自杀,不治身亡。
   死者姓刘,80年生人,06年从上海财大研究生毕业,生前在吴淞路宝矿大厦内某公司做法律事务助理。据其同学介绍,刘在其公司办公笔记本内曾留下遗书,称因为已到成家年龄,准备买房成婚,为能够支付首付而去四处筹钱(首付大概是二十万),东拼西凑下来寥寥几数,杯水难解车马之急。据说,刘感觉生活压力实在太大,承受不了,并在遗书中感谢其女友陪伴的最后几个月,他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女友。
   这一年来,目睹了莲花河畔景苑“楼脆脆”的倒掉,震惊于“北京地王”的王霸之气,唾骂于任志强之流的无良话语,而今,房价造成的压力如此切身地发生在我的周围,发生在前几天还和我呼吸一样空气、为生活而奔波的80身上,踌躇良久,还是写下这些文字,既为逝者致以哀思,也为有些东西不吐不快。
   房价高是不争的事实,8月份上海商品住宅成交均价达到了18502元/平方米,创出了历史新高。同时,8月份上海新建商品住宅平均成交价格达到18126元/平方米,同比上涨14.6%。同时,二手房均价也创造了16975元/㎡的新数据,成为自08年至今的二手房均价最高位。
   从一介草民的个人角度而言,无论是生于斯,长于斯,抑或是从外地来沪读书、工作的年轻人,房子对于大多数80后们来说都是一个过于沉重的话题,“房价猛于虎”。在上海的同学、朋友,无论本地、外地,除个别家境优越,衣食无忧者,无不咬牙切齿,摇头叹息,或集全家之力买下一套房,自嘲卖身银行,或遇涉房话题则闭口不提,置身事外。
   我们这一代人,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社会也不过五六年,大部分还处于中等收入水平,作为中国、作为上海这个城市未来的中坚力量,我们毫无疑问,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基石,悲哀的是,这一代人的梦想与未来、发展与财富,都被深深地压在这一堆名为“房子”的砖石之下,作为青春的墓志铭。
   以逝者为例,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公认收入较高的法律专业,在一家知名企业里做法务工作,可以说是80后白领阶层的典型代表,甚至可以说是白领中较高的层级,将成为以后中产阶级的主要力量,却被对生活的绝望吞噬了。上海的高房价是他不能承受之殇,也是中等收入阶层(在中国,称为伪“中产阶级”)不能承受之殇。
   房子不得不买,大家基本已届婚龄,“房子=婚姻”虽不确切,但结婚买房也还是大多数人的选择,这不仅是传统观念的问题,而是作为一个家庭,有一个自己完全独立支配的住所,我想这并非仅仅是婚姻的要求,也是生活的基本要求,
  房子是生活的必需品,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至于国家将其作为投资界定,以及种种不计民生,将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的行为,只能称之为弱智的决策和没有良心。
   然而,一套房子毁了一个中产家庭,并不是什么夸大之辞,对大多数人而言,集全家乃至两家人之力,和两代人的积蓄,方能在上海买下方寸之地,立锥之处,还需背负二十年、三十年乃至四十年的房贷,沦为“房奴”。为实际使用寿命只有三十年的房子(下文论及)支付几十年的房贷(实际上是为了三十年的使用权向银行交了同等或更长时间的租金),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这样沉重的生活压力意味着什么,不敢跳槽,不敢学习与进修,不敢改变职业的方向,不敢去想自己的理想,婚姻推迟,生育推迟,一切为了稳定,稳定意味着一切。即使这样,买了房子的我们能自称“中产”或者被别有用心地贴上“中产”的标签(简称“被中产”)吗?日本这两年流行一本《下流社会》提出了中产堕落的概念——“你自认是中产阶层吗?请自问三个问题:一、房贷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压力吗?二、你是否不敢结婚,或是不打算生儿育女?(鉴于中国的现实,这个问题可以换成你是否很担心医疗费用)三、孩子教育费用让你忧心吗?”如果有任何一个答案为是,你就会被踢出中产阶层的行列。中产阶级的生活并没有看上去那样光鲜,高额的固定支出使得他们的财富大大缩水,在对未来社会环境和自身发展的不稳定预期下,他们的消费被抑制,也意味着他们的活力被抑制。于是有人说,一套房子消灭一个中产阶级。而在中国,一场疾病,几只股票都能消灭一个伪“中产阶级”。或许,中产阶级在中国就从未存在过。
   房子透支了一代人的财富,也透支了一代人的人生,也在透支着中国的未来。中国的中等收入人群本来就比例不高,目前畸高的房价成为财富过度集中的一种典型体现,高房价导致贫富分化加剧,中产阶级尚未成型形就已崩溃。高房价也在颠覆着中国的经济,它已经终结了消费的增长,同样终结了一切生产的扩大。中国经济最大的矛盾是产能过剩而消费不足,房价涨幅巨大,提高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在中国经济急需消费的时候,高房价剥夺了城市居民的消费能力,产能过剩的局面还将持续,生产不可能兴旺,所谓经济见底复苏,只能是个不能充饥的画饼。其实,现在不是高房价颠覆中国经济的问题,实质上是高房价已经摧毁了经济增长。
   更令人愤怒的是,中国国民承受着世界最贵的房价(与收入相比),得到的却往往是最恶劣的质量和服务。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我国建筑的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存在巨大差距。建设部住宅产业化促进中心一位副主任曾经指出,“国内住宅的平均寿命却仅仅为30年。” 任志强也曾撰文承认:我国目前的住宅建筑平均寿命仅为30年。我国建筑的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存在巨大差距。在上海闵行倒楼现场:“记者也在现场看到,裸露的地基桩体上,部分混凝土横切面似乎出现少量蜂窝状空缝,裸露的钢筋并不多。”偷工减料迹象,已经裸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至于开发商获取的暴利,各种揭批之文已不胜枚举,同样以闵行倒楼为例,土地出让日期为2003年10月10日,项目容积率1.8,中标价格4600万元。以这一成交价格计算,土地楼板价格不到604元/平方米,仅占到目前房价的4.2%。而这样的房子,居然卖到了14000/平!任志强等开发商,经常强调地价占据房价的主体,其实是把过去低价拿的地以现在的高价来折算,以遮掩房价暴利真相!
   不要再提什么改革,改掉的是什么,每一个既得利益之外的普通民众都可以看到,无论是医疗、教育、住房和就业,都是民生之所寄,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可是哪一样不是堕落成资本的掠夺,哪里还有一点社会公益全民福祉的样子?
   民富才能国强,实际拥有土地的政府的不作为和和开发商勾结而成的利益集团,疯狂地掠夺着民众的财富,和这个民族的未来和希望,这是中国人痛彻心扉的哀伤。有时候我们会自嘲,我们其实一直在流浪,因为没有自己的土地,所以只能在自己的国土上流浪。有人说,这是一个颠倒梦想的时代,这是一个混乱无序的时代,这是一个谎言满街跑,而真理被遗弃在荒野的时代。我们能做什么?
   我为这个时代而怜悯,身为蝼蚁,力虽微薄,也要怒揭这太平盛世的虚幌,这是我的国家,也是你的国家,一人之言轻,万人之心可移山。
   言尽于此,而意不平,掷笔嵯峨,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俱欢颜。
转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