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的自处——《白银帝国》

楼主:yangyumin8420 时间:2009-10-05 15:28:00 点击:28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天地真大,人真小,人怎么自处。”
    《白银帝国》起初,康家三少爷立于苍茫天地间这样自问。这话向观众宣示影片要深入的道理,配着画面中天空、土地的苍凉感,成为颇有气魄的开局。故事看下去,美术设计奚仲文给出招牌式色彩艳烈流溢感强烈的画面,配上沉稳的镜头移转,颇引人入迷。
     郭富城饰演的康家三少爷,影片起初,沉迷酒色,不为康老爷待见,然而一时间家难连连,康家老四疯癫,老二摔残,天生聋哑的老大不能担承家业。尽管康老爷子不乐意,仍无奈地叫住康三:你是咱家唯一的男丁了。康三爷这个贯穿始终的角色,导演明白必要给他一条曲折艰深的成长路,在全面掌管祖业票号“天成元”之前,他需端详自己的本性,需学习经营理念,需懂得审时度势,需厘清善恶是非,最终找到于世界稳身起行的立场与信念,并以之纵横天地。
     康三爷爱上的英文老师杜筠清被父亲强娶为妻,只得以母亲相待,这条爱情线索勾勒康三爷的本真。杜筠清叫他不要像父亲一样守旧而泯灭人情,康三爷于是向往真爱,而真爱向善,他便确信自己不能够像父亲以老奸巨猾的态度立足商界。他一向抗拒父亲,父亲教他“制道有三,利、名、威”,这都是旧时代守基业,利用手下滑而不奸的“门道”,正直的北京分号戴掌柜可以得名、可以得利,然而他做事完满无差错,不能以“威”的刑罚镇压,老太爷于是不放心,想出收义子的主意,戴掌柜不愿意,票号大掌柜的位置,老太爷就不愿给他。而康三爷选择的学习对象,正是正直且有经营天才的戴掌柜,他跟随戴掌柜习得商业的维新法,建立现代式银行。然而在国难当头,大清纸钞成为废纸,票号银两又被叛变的邱大掌柜与盗匪分吞,他只愿尊崇自己的良心,不顾父亲反对,挖开祖传银窖,分给向自己银号存钱的穷苦人民。
      康三爷的成长路,姚樹华导演只以一种雄心拍到皮毛,拍出大致的轮廓与线条,许多细节错失了。这成长本该比现在好看许多倍的。庞大复杂的晋商帝国为康三爷提供了绝妙的成长舞台,其中商业与官宦的勾结,镖局与盗匪的平衡,洋人与义和团的对峙,真遍布荆棘与陷阱。然而这些值得一出好戏深入的话题,都一笔带过,走程式化的过场。
      影片的重点被挪到康三爷的爱情,以及康老爷子对支撑家族进行的种种布局上。张铁林演老爷子的老辣圆滑,处事狠稳,入骨三分。面对自己儿子悖逆祖业的路途,开创自己新天地,那种苦楚也演得分明而不做作,这角色可算十分经典。
     但康三爷与杜筠清的爱情,则落笔太多太长,致影片拖沓、气韵阻滞,妨碍剧情行进。不知是否女导演的缘故,一入爱情戏便绣花一样慢下来,每个眼神、每句情话、甚至手上每个动作,都不惜铺陈特写来煽动观众感情。比如最后,三少爷晓得杜筠清没有死,二人在树林相见,辗转悱恻,要分离而舍不得分离,情节到这里好像暂停,树林景色美极了,演员情绪苦极了,于是镜头兀自留恋两人的缠绵,好像导演愿意将电影结束在感情泥潭里。
     这种电视剧般滥情的拍摄策略最终挤占帝国金融事业的描写空间。这段情感纠缠许多时间,使观众注意力涣散。宝贵时间如此浪费,不如留给下文票号维新之后的经营细节。然而故事已近尾声,导致后面草草收摊,这要死不活的爱情,几乎叫电影断了气。
     
     影片颇有几个好场景。比如开头一段年终分红的场景,院子里呈方形摆开四条极长的算盘,百十人排开在算盘前,有人高声念帐本,这些人的手指噼噼啪啪于算盘上飞动,眼花缭乱目不暇接。随后有人报出一年两千多万、抵大清国库一成的收入;再之后,康老爷子为各掌柜分配红利,声洪亮,众人喝彩,掌柜自夸。特别是台湾戏骨金仕杰先生,演天津票号刘掌柜,憋足中气与众人宣布分红比例:“我七厘、七厘!”再冲宣布要请客的戴掌柜说:“你们到他那儿报道,我给钱!我给钱!”分完红,一群小孩练武,代表票号生意生生不息的兴旺。此段拍得气势如虹,流水行云,叫人佩服。此外,影片中间,康三爷与邱掌柜塞外历险,夜晚遇见狼群奔袭,三爷努力成功驱赶。这一段紧张、曲折、剧烈,狼的特效也做得自然到位,是国内影片少有的优秀特效动作场景。
      影片最后,三爷从祖宗留下的银窖中取出一幅字,徐徐展开,墨黑的“仁、义”,几百年后仍历历在目,仿佛三爷坚实的良心,这意思,是祖辈商业道德的回光映照将入新世界的三爷。这也便是影片的雄心所向——导演姚澍华希望故事纷繁的头绪里能蒸凝出商人的“仁”与“义”。儒家“仁义”,千百年来被各种野心赌徒攥入手心,作狡诈的欺人幌子、堂皇的吃人借口,但《白银帝国》强调的“仁”与“义”,是剥离了利益用途良心与本性,是导演期望看到的商业道德。仁,爱人;义,人路。康三爷期望奉行的是真仁义,他爱众生,走商人应走的信义路,而不像康老爷子以仁义的借口埋葬良心。
      但还是老爷子的形象好,因他代表了实情。毕竟,奥利弗·斯通的《华尔街》里无尽的贪婪才像是真商人,而这种人遍布当今。康三爷只是导演的美想。这电影抛却“无奸不商”,给晋商造一种新概念。“仁”与“义”在晋商那儿究竟是怎样,我没看过小说原著,不懂得经济史,不得而知。电影中着实给了票号门口那些伤口溃烂的平常百姓一些镜头,来展示他们生存的惨状,但这些悲惨终究只能做情节的陪衬,导演绕开了说起来一定可怕的话题。
      导演只希望倚仗描绘晋商家族的维新者,将中华文明中向善的一面移交当代人,给泥沙俱下、污秽沆瀣,然而形势大好的时代展示具希望的价值与信念。影片以这价值和信念郑重回答起初的问题——人怎么自处。这是《白银帝国》难得的,极可贵的天真,也成就了这影片所持的信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