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中亚地区与国际金融危机

楼主:link2047 时间:2009-07-29 11:50:00 点击:109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中亚地区与国际金融危机
作者:于树一*
 摘 要:当前,世界各国已经不同程度地融入以贸易自由化、生产全球化、金融自由化与国际化为特征的经济全球化环境,所以,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金融海啸”中,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能够独善其身而不受到任何影响。但由于各国经济国际化程度和金融体系发展程度不同,受危机影响的程度也有所不同。本文将研究视角锁定在中亚地区,一方面,全面跟踪金融危机两个阶段对中亚地区的总体影响,并力求探析造成这些影响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立足于中亚五国的国情,对金融危机给中亚国家带来的具体影响进行国别分析,同时对各国政府采取的主要应对措施进行总结和评价,对未来金融危机在中亚的发展进行判断。
关键词:中亚地区 金融危机 影响 措施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并且已将许多国家推到危机的峰顶浪尖,中亚各国也在所难免,它们或处于危机的边缘,或已经被卷入危机的漩涡。因此,深入分析国际金融危机在中亚的发展,对进一步了解中亚经济状况以及把握这场世界性金融危机的全貌意义重大。
一、金融危机对中亚地区的总体影响
目前,总体上来看,金融危机对中亚地区的影响是随波递进的。第一波主要是影响金融层面,表现为银行从国际金融市场融资的能力和银行业的短期偿债能力下降。第二波的影响扩展到实体经济层面,银行对本国经济的贷款投放减少,企业流动资金和个人消费信贷均受到影响,同时,危机造成的能源价格迅速下跌对中亚资源型国家的经济增长造成严重打击。此外,由于俄罗斯受金融危机影响较大,中亚与俄的经贸往来遇到困难,这给中亚国家带来了间接的消极影响,比如侨汇收入大幅减少了。
从GDP的增长情况看,2008年上半年中亚各国GDP的增长速度开始放缓,全年GDP增长幅度下降较多,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受影响较早,2007年经济增长已经下滑,未来受影响程度可能更深(见表1、图1)。
表1 中亚五国GDP增长情况
单位(%)
年 份
哈萨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
塔吉克斯坦
土库曼斯坦
2004年
9.6
7.7
7.0
10.6
9.0
2005年
9.7
7.0
-0.3
7.5
6.0
2006年
10.6
7.2
2.7
7.0
6.0
2007年1~9月
9.7
9.8
8.5
7.2
20.7
2008年上半年
5.4
9.3
7.1
7.2
20.8
2008年全年
5.0
8.0
7.0
4.1
9.5
数据来源:① 2004年~2007年数据来源于邢广程(主编):《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0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
② 2008年上半年数据由中亚五国官方机构统计。
③ 2008年全年数据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数据。

图1 中亚五国GDP增长情况
目前,对中亚地区受金融危机第二波影响有两种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专家预测,国际金融危机对中亚五国经济发展的后续影响将在2009年变得更加明显,其中乌、吉、塔经济增长速度将会比2008年还要低,但是哈、土两国将会率先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经济增长速度将会略高于2008年。中亚国家自身则相对悲观,对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已有较大幅度下调。例如,在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后,哈萨克斯坦重新制订了未来3年的国家预算,国内生产总值的年预期增长率也由5~7%下调到2.7~4.1%。
二、国际金融危机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原因分析
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之所以会对中亚地区产生影响,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能源价格下跌,二是侨汇收入减少,三是本国现行金融制度脆弱。其中能源价格和侨汇收入是外因,与国际化程度关系密切;本国现行金融制度是内因,与本国市场化程度关系密切。
从能源价格方面看,国际金融危机造成国际能源需求量减少,进而导致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大跌,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已经从140多美元跌破40美元,下跌幅度约75%。需求和价格的双减,对中亚主要依靠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出口的国家影响较大,尤其是对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三国来说,其能源出口收入锐减是三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侨汇收入方面看,国际金融危机导致各国基本建设步伐放缓,基本建设投资缩减,这对建筑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产生较为严重的影响,并由此产生了较强的传导效应。传导效应在中亚国家主要表现为劳务输出所产生的侨汇收入锐减,并进一步引起本国消费需求显著降低,最终造成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有大量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出国务工人员,金融危机导致俄、哈两国的劳动力市场萎缩,使得塔、吉两国侨汇收入受到较大冲击。
从现行金融制度方面看,中亚银行体系中商业银行总数不少,但中、小银行比重较大,且短期贷款比重大于长期贷款比重,投机性投资高于生产性投资。这种情况表明中亚地区银行实力较弱,经济参与能力不强,与实体经济相脱节。然而,由于资本市场发展滞后,中亚各国的融资模式仍以间接融资为主,这使得实力不够强大的银行在国民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同时以行政手段为主的统一监管模式缺乏竞争性和法律约束,容易导致官僚主义。由此可见,中亚金融制度很不成熟。由于本国银行主要从事流通领域的短期贷款,又缺乏直接融资手段,所以,中亚各国的国际融资份额不断加大,尤其是企业融资更具有外源型融资特点,中亚对国际金融体系的依赖程度在日渐增强。因此,金融制度不健全是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中亚地区的根本原因。
三、金融危机对中亚国家的具体影响
在全面跟踪国际金融危机对中亚地区影响的同时,分析中亚各国受到的具体影响也是十分必要的。由于哈萨克斯坦是近年来中亚国家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在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受到的影响较早且程度相对较深,所以,本文将首先分析国际金融危机对哈萨克斯坦的影响。
(一)哈萨克斯坦
由于哈萨克斯坦的国际化程度相对较高,因此该国也成为受金融危机影响最严重的中亚国家。
1、银行资产质量下降、信用度降低,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受到很大限制。
继2008年4月标普(S&P)信用评级将哈萨克斯坦的主权信用等级从"稳定"调整为"消极"后,同年10月21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将哈银行体系的信用等级调整为"消极",1 2月1 5日,穆迪对哈萨克斯坦金融机构的财务实力评级(BFSRs)、银行债务和存款评级、政府相关发行人(GRIs)评级进行复审。结果表明:ATF银行、BTA银行、哈萨克商业银行、人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八个银行的所有复审评级降低;农业信贷公司、阿斯塔纳金融公司、哈萨克斯坦抵押贷款公司等四家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发行人评级降低;欧亚银行、哈萨克斯坦房屋建筑储蓄银行等八家银行的财务实力评级均被确认为最低级别,而且他们的储蓄评级均有所降低。同时,穆迪公司也调降了哈萨克斯坦开发银行的发行人评级,哈萨克斯坦开发银行(Development Bank of Kazakhstan)的发行人评级等同于哈萨克斯坦政府债券评级(见表2)。
表2 穆迪对哈萨克斯坦金融机构的评级复审结果(2008年12月15日)
金融机构
财务实力评级
(BFSRs)
信用证
存款评级
无担保优先
债务评级
LC and FC
储蓄评级
发行人
(GRIs)评级
备注
ATF Bank
D-
Baa2
Baa2
-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Bank CenterCredit
D-
-
Ba1
Ba1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BTA Bank
D-
-
Ba1
Ba1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Caspian Bank
D-
-
Ba3
Ba3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Delta Bank
E+
-
-
B3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Eximbank Kazakhstan
E+
-
-
B3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Halyk Savings Bank of Kazakhstan
D
-
Baa3
Baa3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Kazkommertsbank
D-
-
Ba1
Ba1
-
所有复审评级降低
Agrarian Credit Corporation
-
-
-
Baa2
复审评级降低
Astana Finance
-
-
-
-
Ba1
Ba1 复审评级降低
KazAgroFinance
-
-
-
-
Baa2
复审评级降低
Kazakhstan Mortgage Company
-
-
-
-
Baa1
复审评级降低
Alfa-Bank Kazakhstan
E+(确认)
-
-
Ba3
-
-
Alfa-Bank Kazakhstan
E+(确认)
-
-
Ba3(降级)
-
-
Eurasian Bank
E+(确认)
-
-
B1(降级)
-
-
House Construction Saving Bank of Kazakhstan
E+(确认)
-
-
Baa2(降级)
-
-
Kazinvestbank
E+(确认)
-
-
B2(降级)
-
-
Nurbank
E+(确认)
-
-
B1(降级)
-
-
SB Sberbank
E+(确认)
-
-
Ba2(降级)
-
-
Temirbank
E+(确认)
-
-
Ba3(降级)
-
-
Tsesna Bank
E+(确认)
-
B1(降级)
B1(降级)
-
-
Development Bank of Kazakhstan
-
-
-
-
Baa1
降级
注:穆迪财务实力评级代表了穆迪对某家金融机构内在健康安全等因素的判断,可以理解为是对一家金融机构向第三方融资的能力进行的评定。所考虑的因素包括财务基本面、特许权价值、业务及资产的多元性等特定要素,也会考虑国家整体经济实力和预期、金融体系的架构和薄弱环节以及银行规范与监管质量等金融机构营运环境中的其它风险因素。穆迪财务实力评级共分五级,A、B、C、D、E分别代表金融机构综合财务实力(机构价值、营运特权、财务基本面、运营环境)最强、强、尚可、一般、很一般。
资料来源:This is the press release by 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https://www.theasianbanker.com/A556C5/Update.nsf/0/B482D7E58D1D88A64825752000115011?OpenDocument
这次评级行动是在哈萨克斯坦宏观经济运行、尤其是金融形势日益恶化的情况下进行的,对结果影响最大的因素是金融机构未偿还的外债。2004年以来,随着国际油价和其他矿产资源价格的上涨以及哈萨克斯坦经济繁荣和信贷评级的提高,该国商业银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大举借债,并把所借款项转贷或投资到国内的房地产、股市、个人消费等领域,以赚取利差,这导致了哈外债以每年上百亿美元的速度递增。截至2008年6月30日,哈外债总额达1 006亿美元,约占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的96%,负债率远远超过国际通行的20%警戒线。如按全国人口1 567.7万计算,人均外债高达6 400多美元。
近期哈萨克斯坦政府出台了"反危机计划",给予这些金融机构应急性支持,希望通过这一举动,展示政府保护本国经济发展的决心,改善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对哈国家主权信用的评级和对哈银行信用的信心,以吸引外资,增强国家抗击危机的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穆迪评级仍然降低,表明哈萨克斯坦的银行流动性、金融体系面临较大压力,风险较高。
2、油价下跌、出口下降、失业率增高、外汇储备下降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国际能源需求大幅降低,油价迅速下跌,哈萨克斯坦面临着能源出口下降、油价下跌带来的双重损失,国内大型矿业公司被迫减产,大量工人被迫半薪休假,甚至面临失业。这种情况还产生了一个间接后果,就是外汇储备下降。据统计,2008年11月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的外汇储备减少19.2亿美元,下降9.2%,该国国际储备总额,包括国家石油基金,共下降3.1%,减少约45.9亿美元。
3、房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房地产业萎缩
哈萨克斯坦房地产业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最大。此前,由于市场需求旺盛,房价不断上涨,房地产商的投资热情高涨,推动银行住房贷款规模迅速扩大,但该贷款的很大一部分落到了信用度较低的借款人手中。目前,受金融危机影响,哈萨克斯坦的房价已暴跌至谷底,那些不良住房贷款成为银行的巨额坏账。由于银行惜贷,房地产商资金链断裂,在建项目停工,房地产业出现萎缩,房地产市场面临着相当高的风险。同时,房地产业的萎缩间接影响到建筑、建材等行业,大量人口面临失业和失房,居民收入和生活质量迅速下降,成为社会不安定的隐患。
4、通货膨胀问题仍然严重
2007年哈萨克斯坦的通胀率为10.8%,2008年年初政府预定的目标是将通胀率控制在10%以下,但当前该国通货膨胀率仍然较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8年10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显示,2008年7月哈萨克斯坦的通货膨胀率水平是20%,据哈萨克斯坦官方统计,2008年前10个月哈通货膨胀率为8.8%。尽管不同机构的统计结果存在着差异,但如何将通货膨胀率降到一个较低水平,仍然是哈政府需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二)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的金融专家全面分析了国际金融危机对本国经济的影响,认为影响在以下几个方面:
1、进出口贸易
由于吉尔吉斯斯坦商品的主要进口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购买力下降,进口量缩减,吉尔吉斯斯坦的对外经贸层面将受到冲击。2008年1~8月份,该国的玻璃、水泥等主要出口商品同比分别下降13%和1.8%。预计2009年俄、哈等国的进口额将进一步缩减,吉商品出口形势不容乐观。受危机影响,刚刚在吉尔吉斯斯坦起步的轻纺工业在俄、哈等国的销售渠道受阻。
2、农产品生产
吉尔吉斯斯坦的农产品生产一直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本次金融危机可能进一步导致外资撤离,农业资金不足问题将更趋严重,未来引发耕种减少、农作物退化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的可能性较大。
3、劳务合作
长期以来,吉尔吉斯斯坦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务工人员带来的侨汇收入是吉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据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移民和就业委员会的官方估计,吉尔吉斯斯坦的出国务工人员在50~80万之间,2007年吉尔吉斯斯坦的劳务汇款超过10亿美元。目前,俄、哈深陷危机泥潭,就业机会减少,吉多数出国务工人员被迫回国,劳务汇款相应下降,对吉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并会导致社会购买力下降。该国经济部长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正站在金融危机的门槛上,国家很可能在2009年2月或3月出现经济衰退。
4、物价、利率
危机迫使吉尔吉斯斯坦银行紧缩银根,利率升高将给企业融资造成沉重的资金成本负担,企业的经营将陷入被动局面。这种情况会导致物价上涨,形成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银行预测,2009年面包和面粉成本有可能上升15%至20%,居住成本可能上升45%。
(三)乌兹别克斯坦
国际金融危机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影响是间接的,主要表现为大量出国务工人员被迫回国而面临着严重的就业问题,以及因此带来的侨汇收入减少和对社会稳定的压力。
据统计,目前有3~5万乌兹别克斯坦人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工作,且主要集中于建筑业,而建筑业在这两个国家受到的冲击较大,因此导致大批乌兹别克斯坦人失去工作,被迫回国。这一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大量失业人口及其潜在的社会不稳定因素,间接后果是约占国内生产总值 20%的侨汇收入损失。此外,因危机引起的商品短缺还可能产生需求拉动型的通货膨胀。当然,黄金、天然气和棉花等支柱产品的出口是该国稳定的外汇收入来源,在短期内乌兹别克斯坦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严重程度不高。
(四)塔吉克斯坦
金融危机在塔吉克斯坦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工业生产、侨汇收入和物价水平。
1、采矿工业
目前,受金融危机影响,国际金属市场价格开始急剧下降,伦敦有色金属交易所数据显示,银的价格已经从2007年的20.9美元/盎司降到8.9美元/盎司,铅的价格也比2007年下降了一半。这表明塔吉克斯坦北部采矿工业企业面临着国际金融危机的严峻考验。该地区一些生产企业为了应对金融危机的影响,已经减产并压缩了工人数量,如果产品市场需求量和市场价格继续下降,一些企业将考虑暂时停产。
2、侨汇收入
塔吉克斯坦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务工人数都超过100万,据塔吉克斯坦移民服务机构统计,在2008年上半年,还有22万塔吉克斯坦人前往俄罗斯。官方数据显示,2007年塔出国务工人员带回的侨汇收入约为15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塔吉克斯坦38亿美元GDP中的18亿美元来自出国务工人员的汇款。然而金融危机带来的裁员必然影响到这部分汇款,对GDP增长是一个冲击。
3、物价水平
目前,塔吉克斯坦面包和植物油的成本增加了一倍以上,据世界粮食计划署预测,这个冬天可能超过200万的塔吉克人面临"粮食不安?quot;,80万人可能会面临"饥荒"。在基本生活资料价格上涨的推动下,该国其他商品物价陆续上涨并发生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的可能性较大。
(五)土库曼斯坦
由于土库曼斯坦的经济政策相对其它中亚国家来说较为保守,国际金融危机对该国影响不大,2008年上半年,其GDP仍实现了20%的高增长。尽管如此,该国仍在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力争避免国际金融危机可能产生的影响。
四、中亚国家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主要措施
中亚各国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认识不断加深, 各国政府也在不断地根据新情况和新问题调整经济政策,力求将危机对本国的影响降到最小。
(一)哈萨克斯坦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主要措施
自2007年下半年至今,哈萨克斯坦实施了一系列反危机措施,这些措施实际上是包括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投资政策在内的一揽子宏观经济调控政策。2008年11月25日出台的"反危机计划"(2009-2010年间哈萨克斯坦政府、中央银行和国家金融市场及金融机构监管调控署稳定经济和金融体系协作计划)更是针对性很强的反危机政策安排。
1、财政政策
在预算政策方面,2007年应对金融危机最重要的举措是拨款5 500亿坚戈(2008年12月31日,坚戈与外币汇率:1美元-120.77坚戈),用于支持哈萨克斯坦的银行系统,并通过商业银行间接救助集资建房者、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农业和保证粮食安全。2008年,在三次调整年度财政预算的背景下,拨款520亿坚戈建立"应急资产基金",专门用于收购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预计 2009年还将为该基金再拨款1 220亿坚戈。
在财政支出政策方面,通过增加社会福利、各项津贴和劳动者工资的支出比例来保障居民收入,具体措施包括:国家每年将增加9%的社会福利和国家专项补贴的投入;将2009~2010年全国范围的退休金、工资和助学金提高25%;2011年以前退休金基数要增至最低生活保障的50%;从2010年开始对生育4个和4个以上孩子的母亲每月按50个核算单位发给补贴;相对2007年,对未满一周岁的孩子发放的抚养费补贴每月增加1.5倍。
在税收政策方面,2009年开始实施以减轻企业税负为主要目标的新税法,其中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目前的30%分三个阶段降至2011年的15%;增值税税率降低一个百分点到12%,并将免征额提高到3 800万坚戈;社会税实行11%的统一税率;实施投资税收优惠政策,包括对非开采行业的企业减少折旧年限,取消要求中小企业预先交纳企业所得税款的规定,对所有企业的亏损结转期限从3年延至10年。
2、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方面,除了降低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外,更为重要的是"反危机计划"中拨出了40亿美元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的普通股和优先股,这其实就是向银行注资,与用于改善贷款质量的"应急资产基金"一道稳定金融体系。此外,政府还积极利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以扩大银行的资金来源、优化银行资产、强化风险管理和内部监控机制。
3、投资政策
"反危机计划"对中小企业、农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做出的安排表明哈萨克斯坦政府将采取措施加大政府投资力度,并间接提高就业率。预计2009~2011年的三年间,国家投资额将平均增长1.5万亿坚戈,主要用于增加对中小企业的项目投资和重点建设项目的投资。预计2009年将由"萨姆鲁克-卡泽纳"国家福利基金通过商业银行为中小企业追加拨款10亿美元(1 200亿坚戈),其中70%用于当前项目再融资,30%用于实施新项目;还将通过"萨姆鲁克-卡泽纳" 基金加大对包括能源、农业、交通领域在内的19个重点建设项目的投资,总投资额达26亿美元。
4、产业政策
在产业政策方面,哈萨克斯坦政府的"反危机计划"主要着力于产业结构调整,尤其以扶持农业和房地产业为重点。
在农业发展方面,政府将通过2009~2011年预算向农业投入3 500亿坚戈(约合29亿美元),并通过"哈萨克农业"控股公司追加拨付10亿美元的扶持资金。这些资金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支持当前农业生产和发展出口型农业,如粮食种植、肉类和乳制品加工、水果蔬菜种植等;二是打造温室经济,建设蔬菜贮藏、禽类养殖、奶牛养殖基地,育肥区和屠宰站;三是建设一批现代化的肉联厂项目,推广使用滴灌技术,组织细羊毛深加工,建造谷物出口基础设施,发展农业科技和农用机械组装生产。此外,将通过"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实施农村地区小额贷款计划(包括农业企业贷款计划)。
在房地产业发展方面,"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将从"国家基金"和"国家养老基金"借贷50亿美元,用于实施专门的抵押贷款计划,以解决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的住宅建设市场问题。所有的建筑公司以及商业银行都要?quot;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合作,完成未完工的住宅楼工程,并以公平的价格出售给贷款购房者。国家还将拨款150亿坚戈(约1.25亿美元)用于建设廉租房,使廉租房的供应面积增加26.5万平方米。
据统计,为落实上述宏观调控政策,哈萨克斯坦需要21 720亿坚戈(约181亿美元)资金,其主要来源是财政拨款、养老基金、国家基金以及下调准备金率释放的资金和因减税所形成的社会资金。"反危机计划"所需资金由"萨姆鲁克-卡泽纳"基金管理,该基金是将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萨姆鲁克"和"卡泽纳"稳定发展基金合二为一,成立时总资本额为400亿美元,后以发行债券的形式由国家基金向其注资50亿美元。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08年10月初,哈萨克斯坦国家基金总额为275.608亿美元,2008年10月末,哈萨克斯坦养老基金余额为111亿美元。
除了实施上述宏观经济政策外,为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哈萨克斯坦政府还采取了行政、法律干预手段:通过了新《税法》、新《预算法》和《未来三年的国家预算》三个重要的法律草案,确保稳定的资金来源;通过了《关于补充和修订稳固金融系统相关法规》加强金融监管;对《国家采购法》做了补充和修订,以刺激内需和扶持本国企业,特别是保证中小企业获得稳定的产品销路;政府下令禁止成品油和小麦出口,以遏制通货膨胀、稳定物价。
通过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哈萨克斯坦政府希望达到的宏观经济目标是:2009~2010年GDP年增幅为1~3%;2009年底到2010年通胀率保持在7~9%;失业率不超过8%。
(二)其他中亚国家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主要措施
相比之下,其他中亚国家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程度较轻,因此,另外四国政府仅采取了一般性的应对措施。
在乌兹别克斯坦,政府通过购买商业银行股份的办法加强国家对商业银行的调控能力;以总统令的形式公布"保障公民银行存款补充措施",提高居民对国家银行体系的信任度,吸引居民存款。同时,还注重与独联体国家加强经济合作,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
在土库曼斯坦,政府积极制订应对方案保护本国经济免受负面影响,主要措施有二:一是增加天然气出口量,将每年出口到中国的天然气从300亿立方米增加到400亿立方米。二是大幅度减免关税,平抑国内市场日用商品的价格,减少国际金融危机对经济和国民生活的影响。政府新出台的海关征税办法的主要包括:新鲜及冷冻蔬菜、各种奶酪、植物油、鱼罐头、糖果点心、香皂等日用商品进口关税由原来的10%至50%不等改为免征关税,服装类及其附属品关税由原来的30%至100%统一降为30%,鞋类产品从30%下调至5%。
在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政府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行、亚行、欧佩克基金会等国际金融机构谋求援助的方式来增强本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能力。到目前为止,吉尔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已从国际社会分别获得了1 500万美元和2 30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向吉尔吉斯斯坦贷款6 000万美元用于克服国际金融危机对该国造成的困难,重点面向遏制通货膨胀的增长速度,保护贫民并扶持经济发展等方面。
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在中亚地区仍会有所发展,但另一方面,国际市场对中亚国家的能源、矿产及粮食作物的需求将会对中亚国家的实体经济起到支撑的作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互助合作也会成为中亚国家抑制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积极因素。因此,短期来看,中亚国家的经济发展仍会有值得期待的亮点。
*于树一,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财政科学和中亚经济问题的研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