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鼬,魂牵梦萦千年约

楼主:裁缝点点好饿 时间:2011-12-11 03:25:07 点击:17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你的出生就是苦,生在木叶名门宇智波家,对你来说就是一份责任
  宇智波家的人承受着怎样的压抑和野心,你知道了,就再也没有办法逃脱
  写轮眼,华丽浓重的高贵颜色如残阳般,红的要沁出血来,是你欢笑之下的无声落泪么
  “本是红尘梦中客,百年回首满身霜”
  时间要如何挣脱,命运的萦绕与囚笼,你拈一片微笑的花,指尖触不及皑皑岁月,握不住的寂寞与哀恸
  对着将你束缚的枷锁,你扬起高贵的头颅,唇际涤荡开的笑意,融化了一冬的冰雪
  你身后背负的家徽,红色是血,冥界炼狱的黑暗修罗肆意染指人间,泣血绽放后将铺天盖地的彼岸花浸渍成绝望的凋零姿态,是你,在无声颤动
  你身后背负的家徽,白色是魂,魂飞魄散的灰飞湮灭,你出生时那不染尘埃的白色精魂,在黄泉路上指引着你,即使无法超生再度轮回,你也要按自己的意愿走下去
  谁来告诉你,为什么要存在,为什么还存在,只是为了让他走下去么
  如果说可以选择,可不可以,他是哥哥,你是弟弟,给你一个温暖的肩膀,不用孤独疲倦
  如果说可以重来,可不可以,不只为他,为你自己,有一个绚烂的背景,不只灰暗
  如果说可以遗忘,可不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都放下,只要你们,一起就好
  那缥缈的夜幕里,你们的命运轨迹是否交错?是不是注定你会为他黯然陨落,而他要踏着你的残骸走向颠覆?
  大地哀鸣,海魂伤恸,鲛人落泪,如泣如诉,对你的思念,如同那沉入海底的粒粒珍珠,向暗无天日的深渊坠落,斩不断你的笑容,绽放的至死不悔
  怎奈何,君决绝,千万世界,不闻,不问
  若是不能看到他的长大,你那双已疲惫的无以复加的眼睛,也绝不会安心的阖上
  你这一生业已承受的太多,你没有机会老去,因为在这之前,你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其中也包括按照你的计划死去
  百年孤独,这个世界,你竟不能老去
  你在等他,还是说,你在等一个未完的故事
  白山黑水暗日红尘,黄沙瀚海碧月烟波,如果上苍真的让你们有来生,就让他凭着最后的感觉去千万人中寻找你的踪迹
  那是你留给他永恒不灭的记印,是你们历经轮回仍无法化解的宿缘,带血的手指扣上他的额头,你留给他最后的记忆
  那个孱弱的少年睁大惶恐的眼睛,一声哥哥,你不惜下跪来安定他不明真相的双眸
  幻世浮沉,磨砺蜕去,每个人都是尘世里被命运选择的对象,你被选择了,就无路可逃
  你颠覆了整个世界,却只为,扶正他的倒影
  而他却辜负了,将屠刀斩向你,几番坎坷,硬生生的刺进你的身躯
  你含笑接下这冷漠的刀,寥寂了所有的今后,再也不能,再也无法,向你赎罪
  你们的缘,长不过天涯,却穿透了命运
  如果说这一世业已冻结,你们是否能够握住遗漏的光阴,让它在茫茫苍穹里稀薄的延长,画出一曲横绝亘古的清歌
  如果说你守的住最初的梦靥和美好,那么天还会不会老,你还会不会走
  顾盼有相逢,中间留连意,画楼几万重
  殿下啊,你真是狠心,这真相究竟是怎样一把锐利的刀子,而你将终将这真相没入荒芜,这比将刀捅向他更惨痛千百倍
  你固执的覆灭了你虚无的轨迹,地老天荒,你不会再来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你还不来,我怎舍得老去
  -
  
  你的心病了,溃烂的满目疮痍,找不到一处完好的肌肤
  身体的病痛日复一日的折磨着你,不断向你索要已经不多的时日
  可是心病了,要怎么治的好,谁来告诉你
  如果遗忘可以凝固,那么你掌心是否不再有纠缠的纹路
  你太高傲,与生俱来的桀嚣是你的资本,世间万物皆不在你眼中,黑衣凛冽,你潇洒而去,却是翩翩浊世佳公子
  你太卑微,因为那个幼小弟弟,你注定逃不脱,惹的这一身怨债,不知何去何从
  你为他病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大雨倾盆,氤氲出迷离的彷徨,你只身站在雨里,仿佛天地寥寂的只剩下你一人
  那一抹清冷的泪混着雨水落下,瞬间的回首,看不见光明,你被埋葬在无边的黑暗里,无限沉沦
  你对他的眷恋,他的眼被仇恨覆住,看不见,你昔日的锋芒毕露统统为他敛尽
  温婉的眼帘里透不出半分怜悯,你被泼天大雨浇的痛彻心扉,蓦然发现,原来早已无心
  伤口在心里,好不了
  恨只短暂,抵不过你对他千年万年的爱,残缺的笑容照耀了天地,日月为之失色
  无声黑夜,你俯视万家灯火,听见悠扬的晚钟,感知墙角无声息的花韵,可是那万家灯火里,哪一盏才是你的家,哪一声才是在盼你回家?
  星光流泻,你眼中落满星辉,没有人喜欢束缚,没有人喜欢压力,可是命运注定你必须一并扛起,所有的压抑和无奈
  你究竟下了怎样的决心,硬是逼得自己下了手,抛却万千情爱,换来他不解不明怨恨厌恶的疯狂复仇
  但是怎么能怪他,怎么忍心会怪他
  哪怕他与你相同的眼里,冲破一切,穿不透的恨
  而你却原谅了他,就像海原谅了鱼
  报终仍当堕落,不出六道轮回
  心里有千言万语,一句也说不出来,“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人的痛苦,你都经受了
  然而错过就是错过,曾经年少太轻狂,他恨你到入骨,恨到什么都可以不顾不管,但是一定要杀你
  奈何桥,彼岸花,忘川,飞鸟掠不过的今生来世,千百年来它孤独的不停游离在这个冥界,描摹那湛蓝的蛊惑
  如果真的有来生,你还会记得他么,你还会不会记得他亲手将你从这个世上夺走,恨的痛意淋漓
  你并不需要安慰,只要沉默,泪水就凝固在胸膛,就没有什么路走不过去
  你总是在众人面前压抑着,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你卸下面具,笑着流泪,流完眼泪,你又可以再次起程?
  阳光不总是温暖的,它落进眼底,化作一道泪光,消逝在时空里。浓得化不开的忧伤却与此同时被时光冲淡了,再也不易被记起
  可是除却感怀,必定仍记得当时夕阳明媚残月温暖,快乐的时候安静淡然的笑,你已足够
  只剩大的将人淹没的雨不肯停歇,你却知道他还活着,一定活着
  是啊,他还没有杀了你,怎么可以死
  这场盛宴,你尽在荒涯,将他推入无风无浪的宁静
  一路阴霾,沿途明明灭灭的风景,又有谁来为你隽刻?
  繁华落尽,唯留寂灭
  人生如戏,可是有人退场以后,戏继续演
  或许台上那个人伤心得都快直不起腰来了
  或许观众觉得无味都全部散场了
  或许连灯也关了,音乐也停止了
  一切仍在继续
  你的天赋足够好,连自己的心都骗过了,却骗不过那眼神,每一次的凝望,都是刻骨铭心
  这场华丽的让人无法承受的剧场落幕后,其实,你只是一个演员
  “可是我们始终要不起,你一个开心的笑容”
  -
  
  你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天才的光环将你传承成一个不可仰望的神话,让你的弟弟卑微到骨子里,想靠近你,却被无形的阻力推开
  他的眼中黯然伤神,而你的眼中,他的影子如蝴蝶飞舞,落不尽飞雪连天的纷纷沓沓,婉转出倾城倾国的三月芙蓉,延绵在你干涸的心里
  他是一朵开在你心壁的妖花
  为什么啊,殿下,你可以为了他做到这个地步
  我是不是该相信,你曾经欠他多少
  可是殿下,若是上一世的弥补,千百年前欠他多少千百年后百倍还他,你觉得,还不够么
  我觉得已经够了,足够足够了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生死离别,万法无常,爱别离之苦,是谁也无可避免的
  他不是你的复制品,他是活生生的存在,所以,你是为了不让你重蹈你的覆辙么
  你已经承受的太多,你一个人抗就好了,一个人,就好了
  你不想他和你一样悲剧,所以沉默了,咽下了,封尘了,一切的肮脏黑暗都留给自己,那个弟弟,你怎么忍心让他受伤害
  他要的温柔眼帘,是你用红尘命格弥漫的誓言
  时光在汩汩流淌的河流中仰望这寂寞的人间,是否可以望穿这寥落的缘分
  如果光阴能在这一刻停驻,岁岁樱花烂漫,斑驳的道路上,你们是否还能再看一次樱花雨
  如果时空能在这一秒滞留,你是否还能再背他一次,任由夕阳将你的背影打上孤寂的落寞,也无怨无悔
  如果说时间真能把一切洗掉,他还是否会是你的毒药,饮鸩止渴,你也再所不辞
  你血液里烙上爱的伤痕,伴随着你清冷的笑容,你对佛说因为爱他,爱到每一寸骨骼为他破碎
  你低垂下眼,睫毛浓密,绯寒樱温柔掠过你的发丝,飞不过三千烦恼,最后落在无声水面,激起涟漪跌晕出的碎金色光泽,将你的倒影震成不能复原的支离破碎
  爱离别,伤离别,谁能解衷肠
  七杀碑
  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草民生死皆如物,贵人骄奢天恩眷
  如此云荒非人世,逆天而行应天谴
  互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徒手劳
  不忠之人,杀!
  不孝之人,杀!
  不仁之人,杀!
  不义之人,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
  我知道你并不想杀人,那不是你的意愿,父亲逼迫,族人叛变,个个都来逼你
  那些冷幽幽的眼睛里满是嫉妒,企图一分分撕裂你,将你活生生的吞没
  手握坐观天变的能力,你是叱诧一方的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微末的看不见的苍生如蝼蚁般渺小,独独你的眼里全部装下了,想要保护
  那些幼时的血腥,生离死别,冷漠无情的麻木,能摧毁任何不灭的幻想,在百转千回中碎成一地琉璃
  人为什么一定要背负责任?人为什么一定要承受孤独?
  人为什么一定要被不断误解却没有挣扎的力气?
  人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沉默让真相永远消亡?
  你终是选择了不露痕迹,将对他的爱牢牢的锁在心里最隐秘的地方,表面的无情残忍是他走下去的动力
  殿下啊,阳光陨落了,要怎么再给他温暖,月光遮蔽了,要怎么再给他明亮
  可是你托付了自己的天和地,要怎么在无涯的岁月里支撑下去
  不要紧,不要紧,你受的住,都交给你,你做的到
  沧海桑田,往事成烟,你的心里苦,没人看的见
  你还可以笑的不动声色,怒的波澜不惊,哭的无声无息,你可以
  却原来是这样
  记得当年残酒晕 鬓欺皙颊 容易归来闷
  小字书成溪茶韵 霜瓷裂得冰雪纹
  如今憔悴谁相问? 旧酒新垆 倦眼炉烟衬
  待省容华心已困 尺素裂笺终寸烬
  待省容华   心已困
  -
  手刃父母,屠尽族人,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你没有让自己染上一丝的血迹,却毁了自己的心,你求的是什么
  是他的平安么,是的吧
  但你默默的承担了一切,没有告诉他任何一星半点蛛丝马迹
  于是你们的结局,不过是一个离开了,一个追逐着,追逐不是为了重逢而是为了忘记离开这件事的存在,某天之后猛然发现从未有过商榷离别却早已分道扬镳,无法继续
  他以为他找到了爱里的平衡点,其实也只不过是鼓足勇气把刀插向对你,看看你是否能为自己忍下这疼痛,忍下了就是爱,不忍,就是仇恨
  你求的到底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等到潮起潮落,万象皆空的时候,你还愿不愿意再回归这个尘世,再看一眼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歌舞升平
  等到时空荒远,繁华落尽的时候,你还愿不愿意再踏上纷扰的漫漫长路,撑伞穿梭过一阵阵的樱雨
  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有谁共与你,并肩看天地浩大
  一切未变,时光依旧,你安静的血液里流淌着对他的爱,不变如初
  褪去精致到明艳的面具,你苍老的心全刻画在脸上,那繁复的纹路,朱雀是红,凤凰是金,飞雪是白,角堇是黑,一幅幅,璀璨的让人潸然泪下
  蜕下沉重的负担,你空洞洞的心怎样才能涅盘
  年少的轻狂打乱了谁的轨迹
  我能看到开始,猜不到结局
  渡口的飘雪悄悄染白了你撑的纸伞,染白了回忆,还记得你一身玄衣,撑伞而来,染尽了风尘
  烟花三月你一身素颜不染尘埃,桀骜如海东青一般的你,轻笑舒眉,绝唱了千古寰尘
  可是娑婆世界,你的一切莫皆是苦
  五阴是五蕴,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前七苦皆由此而生
  一曲折锦年,哀悼你,鼬
  春日迟迟宴,绿酒一杯歌遍,再拜陈三愿,
  梁间新燕,呢喃语缱绻,思成比翼相连,岁岁长相见。
  流年风雨陷,繁华回首无眠,尘黯寂枯颜,
  起舞连翩,衣上血痕艳,当时月下曾见,一别已经年。
  脉脉知深浅,半夏芙蕖开谢,一水任蜿蜒,
  琵琶听倦,几番拨离弦,奈何衷肠不绝,犹自说流连。
  谁以青眼,顾人间讥诘,便纵将阳关唱遍,道此心非铁,
  身去冥冥如烟,白骨幻轻蝶,梦里忽闻悲歌凄切,抚琴音三叠。
  半世功名枉,名利奔波繁忙,由来终一晌,
  年少轻狂,未曾识悲怆,挽尽世间离伤,月色冷庙堂。
  檀板歌薰芳,玲珑绮惑初尝,转瞬已秋凉,
  暮烟微茫,渺渺轻舟荡,回首烟波江上,凭谁说相忘,谁又先忘。
  红笺墨数行,道尽古今苍凉,君子意端方,
  秋雨微凉,残荷凄凄响,楼外弦歌轻扬,三生石上唱。
  数瓣新莲香,燃尽前尘过往,一夜更漏长,
  曲水流觞,风华成绝响,红颜付予韶光,沉醉换悲凉。
  明月照城荒,初雪莹澈冰凉,飞漫旧石墙,
  亭阁深巷,故人执酒访,但醉笑三万场,不必诉离殇。
  醉笑三万场,不必诉离殇!
  离殇,谁诉离殇
  -
  
  -
  你说你是哥哥,就这一句,其他的都咽在了喉头,不能再有更多的表达
  这一路,最好永远也不要走完
  这一路,为什么要走完
  你再也不能再背他了,再也背不动了,背不了了
  他不知道的是,就算所有人弃他与黑暗,你也不会离开他,你一直在,一直在,有句话叫不离不弃,是你说给他的
  是否可以说,爱他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最后一次,你是下了决心要离开,这一世累的无以复加,你对佛说爱他,甘愿为他隐没在不见天光的地方,就算死也无所谓
  这个世界欠你的幸福,要怎么说的清
  就这一次,就算天崩地裂,也要把你留住
  有句话我很喜欢,殿下,记得要忘记
  记得要忘记啊,殿下,请你记得要忘记
  
  折锦年,折锦年,最教可怜无人见,未至锦年已成殇
作者 :武林盟主马大刚 时间:2011-12-13 09:26:07
  恩写的非常不错的,顶你
作者 :吴明信信信 时间:2011-12-14 21:46:44
  我也很喜欢看的呵呵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