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泉奈异闻录

楼主:揽胜天下 时间:2011-12-04 04:25:09 点击:12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门外千手一族正和宇智波打得热火朝天,门内,宇智波泉奈忧郁的望着天空:啊,我突然间沧桑了呢……,同时他手上正无比熟练的捏着豆皮寿司。突然身后的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湿热的呼吸散在他的脖颈上,麻麻的,痒痒的,但是又极其温暖和让人安心。泉奈捏着寿司的手一僵,发出了今天第18次无比沧桑的叹气声。
  “哥哥……”
  “呐,泉奈。今天吃什么?”感觉到那股湿热的呼吸从脖颈转到了脸上,泉奈微微侧过脸去,看着眼前的男人蒙着厚厚的纱布的眼睛,放柔的声调:“老样子,豆皮寿司……”其实这样什么也看不到很痛苦吧?泉奈微微皱起了眉头,看的有点失神了。
  “泉奈!”仿佛是感觉到弟弟的目光,他轻轻唤了一声。把他的弟弟环的更紧了些。
  突然感到腰上一紧,泉奈心中的小人忍不住扶额。“笨蛋哥哥,你这样我没办法做饭……”眼角可以看到原本在别人面前凶狠残暴的宇智波斑,一瞬间鼓起了包子脸,有点扫兴的放开手。突然失去温暖,毕竟让泉奈比较失落,再加上自家哥哥萌萌的,自从他当上族长后就良久没有看到的包子脸。泉奈把手在围裙上蹭干净,然后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自家哥哥的包子脸。
  宇智波斑的温柔只属于宇智波泉奈。
  带着粉红泡泡的气场,被一阵门铃声戳破了。泉奈迅速收回手,斑面部表情装为严肃。
  “进来!”一句话铿锵有力,大有上位者的风范。完全看不出刚才就是他顶着同一个壳子变成了Q版宇智波斑。
  “千手一族有重量级人物出场了吗?”泉奈身后一瞬间盛开了大朵大朵的黑百合。想想,就在刚才他还是穿着围裙的人。妻模式呢。
  进来汇报的高层干部忍不住吓得一哆嗦,他语无伦次鸟:“啊……嗯……啊……是哈……”
  “是谁!”宇智波斑抢先一步横在了泉奈的面前。就算失去了双目无法战斗,他仍然渴望着能够站在泉奈面前保护他。泉奈叹了一口气,从后面轻轻牵住了斑的手。对宇智波斑来说这是从小到大最让能他安心的事情。尤其是现在更是如此。谁也不能明白失去光明的人心里究竟有着多大的痛苦,尤其是宇智波斑这样骄傲而又强大的人。就连泉奈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真正明白哥哥此时的悲哀。
  “……千手柱间。”某个路人甲吓得一哆嗦。果然就算宇智波斑失去了双眼那股杀气也不是盖的!
  “……”宇智波家的兄弟两同时沉默了。那个家伙的话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角色啊。
  “联系各个长老吧。”必须要开个会了,柱间在的话扉间一定也在。如果不是哥哥的眼睛出了问题那两个恐怕还够不成这么大的威胁。泉奈皱起了眉头,因为紧张而有些汗湿了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他哥哥。然后又轻轻的松开,正如他和他哥哥的羁绊一样——曾经是那么的紧密,而最后却不得不放手。
  泉奈走在通往会议室的路上,心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他想起了哥哥的眼睛失明后的那种状态。那天阴雨蒙蒙,斑突然冲进屋,眼睛突兀的深陷下去,幽深的眸子混沌不清。满脸都是眼睛里流出来的鲜血。他跌跌撞撞的冲进来,神色透出很久没有的慌乱。甚至用手要去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
  他赶忙迎上去抱住了他的哥哥。
  “哥哥!别这样!”
  宇智波斑全身一僵,隔了半响才开口。
  “泉奈,怎么办……我看不见你了……”泉奈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哥哥散在的脖颈上有些急促的呼吸和水珠滴在身上的凉凉的感觉。说真的,从泉奈出生开始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他哥哥在哭。他也清楚的记得那时他的想法:把我的眼睛给哥哥吧。但是这种想法很快被他否决了,毕竟,没有自己照顾哥哥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泉奈大人!”只顾着自己想心事的泉奈突然被一声毕恭毕敬的大喊扯回了思绪。
  “……会议开始吧!”泉奈一挥手。突然想到自从哥哥失明以来,那些长老已经多次暗示自己要除掉宇智波斑了。泉奈的脸忍不住阴沉了几分。没有去在意老头子们的客套话。
  说不定那一天自己就不能陪在哥哥身边了呢……
  直到三长老的发言才让泉奈飘移到自己哥哥上的魂儿回到本体。
  “果然还是投降千手他们吧。宇智波一族可以匹敌他们的人已经无用了。我们必定会失败的。”如果你要以为三长老是真的主张投降你就输了,他很清楚的知道宇智波的心高气傲,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没有一个人可能会说投降的。而他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要泉奈杀死自己的哥哥。——虽然不知道行不行的通,但毕竟泉奈和斑的万花筒就是这么来的,反正对宇智波的战斗力也没有本质的影响。现在的宇智波斑,已经弱到不能上战场了。这样的他就算过去的功劳再大在这个时代也已经毫无用处了,反而可能拖累族人,成为人质。
  底下一片寂静,包过泉奈,几乎所有人都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
  “……同意。”
  大长老的声音沉稳而毫无波澜。大概是因为他在宇智波一族中的威信紧接着各位长老也陆陆续续表了态。泉奈藏在宽大的袖子里的手松了又紧,隐隐透出了血的痕迹。清澈的眸子现在一片漆黑。
  ……“我不同意!”泉奈的声音低沉的让人觉得仿佛可以堕入黑暗,泉奈死死咬住嘴唇,抑制住了有些发抖的声音。“千手一族这次的攻击暂时交由我来处理。至于宇智波斑……”
  泉奈说到这微微停了一下,似乎是说不下去了。
  “就交由我们来处理吧。毕竟他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吧。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们会让你变成最强者的。大长老再度开口却欲言又止。尽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心知肚明但是谁也没有愚蠢到去捅破这种附在表面的纸。
  说到这里空气突然像是凝固住了一般,所有长老都看着泉奈,只等他表示同意。其实就算不同意大长老应该也有办法让泉奈被迫点头。
  泉奈低下了头,稍微有些长的刘海盖住了他那双因为瞬间开启了万花筒而有些泛着红光的眼睛。整个会议室弥漫着杀戮的气息。惹得原本嚣张的长老们皆是一愣。泉奈淡淡开口
  “我自己的哥哥我自己会负责。”他转过身去,沉着而冷静。没有人看到他手心中被自己微微有些长的指甲抠出来的鲜血,更没有人想到他的心里此时正百转千回。
  哥哥,对不起。那个计划必须要开始了。
  泉奈,缓步走进战场,当他看到眼前身着蓝色上衣,的白发少年的时候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千手柱间……否则我恐怕打不赢呢……
  与此同时,千手扉间也发现了身后有人的动静,快速转过身去。
  迎接他的是泉奈缓缓转动的血红色的左眼。
  “月读。”冰冷的声音响起时扉间已经进入了泉奈的精神世界,根本无力去躲避——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了。
  一片血色的世界,几个十字架斜斜的插在地面上,那种白色在这片黑红的世界显得格外耀眼。
  扉间微微一愣,随即立刻抽出雷神之剑向泉奈劈过去。大概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在月读中攻击自己,泉奈躲闪不及雷神之剑划到了肩膀。大量的电流混着查克拉划过身体,泉奈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轻轻一皱眉,扉间所在的位置瞬间快速塌陷下去,同时成千上万化身为攻击的武器向扉间飞去。
  扉间快速结印。“水遁-硬涡水刃!”巨大的水漩涡形状的标枪向十字架投去,并且快速形成巨大的水龙卷,瞬间查克拉构建的十字架,变成白色的粉末快速消散。眼睛里巨大的刺痛迫使泉奈狠狠眨了一下眼睛。扉间紧追不舍。
  “水遁-水翔羽!”极大量的水流快速朝着泉奈冲过来。瞳孔猛地一缩。
  这种速度怕是躲不开了。
  泉奈手中快速结印。“火遁-火龙双绞。”口中喷出巨大的火焰,然后快速分为两条巨龙,包裹住扉间的水遁,两股查克拉快速相撞,消失在月读的空间里。眼睛里又是一阵刺痛。泉奈勉强抑制住眼睛里的疼痛感,控制月读空间。瞬间扉间像是回到了原来的战场一般,眼前的宇智波泉奈倒在了他的面前。千手扉间微微一眯眼睛,似乎对这场战斗赢的如此容易感到不可思议。突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发的男子。
  “哥?你怎么来了?”扉间的脸上微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不是说被长老们叫走商量重要的事了吧。”
  这个重要的事应该就是指斑的失明吧?
  “嗯……是呢,不过已经处理好了。走吧,回去吧。”扉间觉得哥哥的语气有些不大对劲,但是有说不出。他轻轻回头看了泉奈的尸体一眼。又看向自己的哥哥。
  大概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扉间轻轻点了一下头,向自家哥哥走来。几乎没有一点预兆。“木遁-树缚永葬。”巨大的树木,缠住了扉间的身体。巨大的疼痛过后,剩下的只有空洞和虚无。
  “扉间对不起……这是长老们的命令。”扉间最后的记忆就是千手柱间的这句话。
  在他倒下的瞬间,战场伴着一股暗红的潮水褪去,褪下来的仍然是战场,只不过没有泉奈的尸体以及落泪的千手柱间罢了。
  这是泉奈的最强幻术——无缝幻象。
  泉奈站在原来的位置死死捂住了眼睛。从未体验的巨大的疼痛,让他全身微微轻颤。如果是以前,泉奈会毫不犹豫的趁此机会彻底杀死扉间。但是,巨大的疼痛让他根本没有这种力气将苦无捅进眼前的人的身体里。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泉奈单手压住眼睛企图抑制住这种疼痛,颤抖着缓缓向前爬行。
  无缝幻象的精神力损耗太大了,绝对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会被杀的。
  等到看到那熟悉的暗红色大门的时候,泉奈终于像是用尽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地上。
  “泉奈大人回来了!”这是泉奈倒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终于回来了。泉奈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希望哥哥把要太担心了。
  宇智波斑那双无神的眼睛木木的望着前方,沉稳的开口。
  “泉奈怎么样了?”
  “……只是精神力与查克拉使用过量了,还有肩膀上有一点小伤。”(过量到眼睛模糊不清,看物体全部重影,肩膀上的小伤(?)里不断冒出鲜血,止都止不住。)某医务人员看着三长老的眼色,回答该问题。
  其实还真应该感谢泉奈的精神力上的重创。正是因为这种重创长老们才不敢轻举妄动的杀死宇智波斑给泉奈换眼。毕竟同时失去两大战力的后果不是现在的宇智波能够承受的。
  宇智波斑冷哼了一声,这种回答是真是假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倒是他很惊讶于老头子居然没有要他的命来让其他人打开更高级的写轮眼。难道他们真的同情心泛滥了?毕竟这时的宇智波斑一直以为自己弟弟泉奈还是个单纯到需要保护的孩子,完全没有想到他家弟弟的手段丝毫不逊色与他,更没想到这些事都是由他弟弟一个人镇压下来的。
  直到后来,宇智波斑终于知道重新审视自己的弟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回不来了。
  当然,这是后话。其实如果不是宇智波泉奈,而是其他的人的话,睿智如斑是不可能不会发现的。
  事实上泉奈虽然精神力伤得重了点当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没过三天他就自动醒了。后遗症是头晕脑胀,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睡(?)醒第一件事放出一只寄托自己意识的黑玉翅鸽。第二件事,对不起,泉奈精神消耗太大又昏过去了。
  等他第二次醒来,他家发现自家哥哥正在病床前看着他呢。泉奈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家哥哥。眼前的人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微微转过头去。
  “泉奈?刚醒的?”
  泉奈现是一愣,回过头去看着自己哥哥那双失去焦距的眼睛,缓缓低下了头:“啊。是的。我睡了几天了?”
  “三天……”
  半响的沉默后宇智波斑才缓缓开了口。“泉奈,眼睛。会痛吗?”
  如果这时的斑可以看见东西那么他就会看见泉奈的表情微不可见的变化的一下,看不清究竟是悲哀还是高兴。接着,他说出了和过去的斑曾经说过的话几乎一样的话。
  “不,都没有什么感觉呢。”唯一的不同是,过去的泉奈能够明白斑的真实情况,却不知道怎么做。而现在斑明明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却无法知道泉奈的真实情况。
  “是吗……”太好了呢……斑低下头去,把身子靠在泉奈的胸膛上,听着胸腔里的心脏一下一下的跳动。格外的安心。
  “笨蛋哥哥……”没有听见回音。
  泉奈低下头去,看着他眼下的淤青,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不由得苦笑了片刻。
  笨蛋哥哥,该不会是为了等我三天都没睡吧。
  谢谢你,我的笨蛋哥哥。
  但是,对不起……
  放出去的黑玉翅鸽在宇智波大宅的上空盘旋了很短一段时间,就找到了需要寻找的人,向他飞了过去。黑色的鸽子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变成了泉奈的样子。
  宇智波泽也正对着宇智波家后院的小水塘发愣。突然出现一个人,仍是把他吓了一跳。泽也快速蹦起来然后——
  “噗通……”
  看着前面表演原地跳水的老朋友,泉奈的嘴角不禁微微一抽。
  这家伙还真是除了医疗忍术没一点优点……
  “……啊?泉奈?”刚从水里爬出来一身湿的少年有些惊讶的做了一个有泽也标志的标志性动作,他扒了扒刘海。然后刘海上沾着的小水滴滴进了他的眼睛里。“哇!……疼疼疼!……”眼前揉眼睛的少年不小心截到的自己的眼珠子,立刻捂住眼睛满地打滚。
  影分身泉奈纠结扶额,决定有自己先说出来,好早点完成使命。毕竟本体给自己的查克拉也所剩无几了。
  “泽也,我有事情拜托你。”
  泽也没有说话,只是停下了满地打滚的动作看着泉奈。
  有点诡异的沉默后,泉奈淡然开口:“泽也,我想把眼睛给哥哥……”
  “……”泽也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泉奈,那双乌黑的眼睛里,他看出的是一种坚定的绝望。“泉泉……没有别的办法的么?”
  泉奈低下头,乌黑的瞳孔混沌不清,让人看不清他爱想什么。“这是最保险的方法,同时也是最没有危险的办法了。所以,过几天我身体好一点的……”这只是把泉奈的生存机率全部转移到了斑身上罢了。这点,谁都心知肚明。
  泽也转过身去,声音有点发闷的打断了泉奈的话:“知道了……泉奈大人。”不是泉奈,也不是泉泉。似乎是为了抒发一下对他这种不要命的做法的不满,他称呼他为:泉奈大人。
  “泽也,不要让斑知道这件事……就告诉他……这是刚刚找到的适配眼。”宇智波泉奈好像没听到似的,继续淡淡的说下去。
  泽也挺直了身体“知道……”了,泉泉……他的声音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越来越小。身后的影分身因为查克拉耗尽而消失了。
  这是他们的诅咒之眼。宇智波的悲哀绝对不是外族的人能够了解的。
  在医院里,正在假寐的宇智波泉奈感受到影分身的消失,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怀里的宇智波斑反而把泉奈抱的更紧了。似乎放开他的泉奈就会消失一般。
  清晨的光照在泉奈的半张脸上,照在斑的脖颈上,很暖和。但是给人一种无比空虚的感觉。泉奈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清醒过来,他怀里的斑把他压的有点难受。
  “泉奈?”同时醒来的斑再次眯缝着眼睛看着泉奈,眼睛里还带着淡淡的水汽。
  “啊。哥哥?你也醒了么?不多睡一会?”泉奈低下头眼前的兄长翻了个身抱住了他,朝他摇了摇头。
  “那么我们回去吧。我不想总带在医院里……”泉奈皱着眉头看着自家哥哥,眼神里透出一丝丝淡淡的悲哀,宇智波斑他看不到,也就永远无法明白。
  “也好……”宇智波斑这样回答到,如果那时他能看到泉奈,那么也许他就不会答应,这个世界也就会有一种不同的结局。
  在宇智波在内平平静静生活了几天斑似乎终于有些许放心了。只有泉奈知道,这只是大风波前的宁静罢了,虽然很想和哥哥一起这样平平淡淡的多生活几天,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如果这时候不换眼睛等扉间从精神冲击中苏醒过来那么千手一族的一定会立刻进攻宇智波的。
  这天泽也毕恭毕敬的敲开了泉奈家的门,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兴奋起来而不是不过分的颤抖与绝望。
  “泉奈大人!斑大人的眼睛有救了!”
  泉奈抬起头,声音听起来很诧异尽管他的脸上透出的是淡淡的歉意。“怎么回事?”
  “大长老不是说不想失去两大阻力么?所以命令我去寻找适配眼。这下终于找到了!”他的声音非常轻快,但是这种快活却怎么也不能透进他的眼底。
  “太好了……”泉奈把眼睛瞟向对面的房间,确保这段对话已经被哥哥听到了。
  直到斑和泉奈被推进手术室斑也没有知道他所要换上的是他最爱的弟弟的眼睛。
  “哥哥。你醒啦?”泉奈的眼前此时是一片漆黑,声音里隐隐有一些疲惫但是此时头脑还因为麻药昏昏沉沉的斑并没有听出来。
  “嗯,泉奈,再过三天我就可以看见你了呢。”斑朝着泉奈微微一笑,这是他这几天来笑的最真实的一次,就算缠着纱布站在一旁的泽也也可以感受到斑眼睛里的快活。倒是泉奈纱布下的空洞中里透出来的是一股让人揪心的幸福。
  “是呢。真是太好了哥哥……”单是从语气就可以听得出来泉奈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站在一旁的泽也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透出了一股淡淡的无奈。泉泉在精神力大肆受损的情况下立刻就给斑大人换眼睛若是以后有其它什么战斗那么就算是我的医疗忍术恐怕也保不住泉泉的生命了。泉泉,这种举动真是无异于找死呐。
  谁也想不到看起来大大咧咧的泽也内心里会是这么的细腻,就好像同样没有人想到看起来十分单纯的泉奈的心里有着与他哥哥斑一样过人的演技与智商。
  宇智波一族里的人没有一个会将自己的全部奉献出来,因为他们全都是有着悲伤的过去的孩子。
  宇智波斑这几天一直觉得泉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他已经多次发现泉奈用查克拉来观察是否有障碍物。整正忍了一整天,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问起自家弟弟。
  “泉奈。你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斑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从心底不希望自家弟弟对自己有所隐瞒。
  “唔……”泉奈明显楞了一下,再想想之前也没出什么纰漏,如果有也只有最近一段时间了。随即回答道:“没什么,泽也说我上次眼睛损耗过大了。所以暂时不能用眼……”
  “是吗……”对于泉奈半真半假的回答斑无从考证这到底是真是假,当他更愿意相信他的泉奈,就算这并不是事实。因为如果不是这样,联系到之前发生的事情那么极有可能是现在泉奈的眼睛就在本来他的眼睛应该在的位置。而泉奈的眼睛真是最有可能成为适配眼的眼睛。但是宇智波斑并没有这样想,或者说他根本不敢往这方面去想。斑咬紧的嘴唇,伸出手抱住了泉奈,仿佛一放手就要失去他似的,良久,泉奈才觉得环在自己身上的手松开了一点,然后那双手的主人软趴趴趴在了自己身上,仿佛所有力气都有用尽了一样。耳边传来了极度的疲惫和恐惧到微微颤抖的熟悉的声音。
  “泉奈……不要离开我……”
  泉奈突然觉得声音被什么哽住了,他只能用手轻轻拍打自家哥哥的背让他放宽心,却无法做出任何承诺。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声音的微微轻颤。
  “……哥哥。”对不起。
  他的心里在不断重复着这句对不起但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说着——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阵巨大的敲门声再次打断了兄弟俩的对话,也成功缓解了这种哀伤的气氛。但是不论是泉奈还是斑都对这敲门声产生了某种怨念。
  “进……”话未说完,门就被人打开了。门外赫然站的是宇智波一族的大长老。
  他一看到泉奈脸立刻就拉了下来,大概是对自己的棋子不听从自己的不满。大长老可不是连拉下来就完事的人,就他而言他会把不听话的棋子一一抹杀掉。“……呃,斑大人,泉奈大人。现在千手柱间再次进攻宇智波,请你们出门应对。”
  兄弟俩皆是一愣,随后泉奈嘴角扯出一阵冷笑。
  “知道了。”泉奈一个跨步走出了宇智波斑的控制范围,他在这种状况下思路依然很清晰。这时候不论是泉奈和斑联手还是别的什么都不可能打败大长老,毕竟自己和斑哥哥这时候可以说都什么也看不见,而眼睛正是忍者最重要的器官之一。这样的话,与其一起死亡倒不如由身体正在变的越来越差的自己跳出来,先让哥哥躲过这一关,等到哥哥眼睛好了那么所有人都不能威胁控制哥哥了。
  “哥哥……拜托了。只有半个小时。”泉奈轻轻的说着,斑皱起了眉头,心在轻轻的颤抖着。他回答到“嗯,只有这一次……”
  斑的心里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泉奈失去了眼睛的事实。他在心里做着最后一次的赌博——他赌泉奈的眼睛是好的。事后,斑对这次赌博无比的后悔,如果他没有去赌这一次,也许这个半小时的消失就不会变成一百多年。
  天空碧蓝如洗,连一朵云也没有。泉奈的眼睛上盖着厚厚的白色纱布,在太阳的照射下白的有些骇人。全身没有一点血迹,表情也没有痛苦的痕迹。他双手交叉的搭在胸口上,表情非常满足。没有人知道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哥哥。对不起。
  宇智波斑呆愣的站在那里,手上握着被他扯成碎布片的纱布。眼睛因为还没有全部适应光线而有些干涩,他想说些什么,还想把脸埋进在泉奈的脖颈里闻着那淡淡的清香好好的哭一次。但是,他却一次也哭不出来。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走的很慢,步子有点不稳。然后他握住了泉奈冒着只属于死去的人的寒气的手,一次一次想要把它变得温暖起来。总是徒劳的。斑又像是意识的了什么似的,把泉奈的手放回原处,用手去触碰那厚厚的白色绷带。
  就算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抱着一点幻想——害死泉奈的不是我。对吧?
  绷带被慢慢的一层层解开,慢到宇智波斑开始有些心慌了。他在害怕,他现在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睛真的是泉奈的。泉奈的脸上突然划过一道血痕,原本应该放着那双透亮的黑色眼睛的地方黑洞洞的一片。带着些微的血腥味。
  泉奈现在少了一双眼睛呐……如果有这双眼睛你就会重新活过来了吧……
  斑的手抖了抖,脸上像是想到了什么愉快的事一样不自觉的把笑容扩大化了。他的一只手轻轻搭在了自己的左眼上然后突然猛地一用力,一边的眼睛突然闪了一下,接下来是一阵剧痛。
  “斑大人!快住手!”跟着宇智波斑身后的泽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叫了起来。斑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那是泉奈给你的眼睛啊!他说过要你好好保护他的!”
  “住嘴!”泽也这么一说倒是成功让宇智波斑停住了他挖眼睛的动作,但是他的脸上仍旧留下了深深的抓痕,里面涌出的血显得宇智波斑更加的恐怖。他说“不许叫他泉奈。泉奈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斑的写轮眼疯狂的转动着,好像要把世界全部扭曲了一样。最终缓缓停住了。
  【泉奈……是我一个人的。我会为你好好保护这只眼睛的,放心吧。泉奈。你还会活过来的。】
  泽也不再在斑面前说出泉奈的名字,从今以后也不会在有人敢在斑面前说一声“泉奈”。因为等到写轮眼的转动停止的时候,泽也吐出的他这一生的最后一个字。
  他说:“是,斑大人……”
  只属于宇智波斑的泉奈死了,但他彻底只属于斑一个人了。
  斑亲自为他再次围上纱布,亲自埋葬他。亲自坐在他的坟墓前为他守灵。但是他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来。因为他说。我的泉奈会回来的,我没有必要为他哭泣。
  泉奈只是消失一段时间罢了。
  泉奈会回来的。
  没有人知道宇智波斑真的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让泉奈活过来。以至于他会去冒着巨大的风险要召唤十尾。
  斑呆呆的看着眼前坟墓上自己用苦无亲手刻上去的泉奈的名字,耳边像是幻觉一样的响起泉奈的声音。
  “哥哥……对不起。”斑的目光一瞬间有些呆滞,呐,泉奈你最后的口型也是在说对不起吗?
  对不起我的话就活过来当作对我的偿还吧……现在,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活过来,好吗?泉奈你一直最听话了。乖,快点活过来吧……
  斑轻轻的这样说着,语调温柔的有些不像他自己。但是没有任何回应。最后,他说。
  呐……泉奈,你自己不肯起来的话,就由我来唤醒你吧……不过这样的话必须要接受一丁点惩罚哦。
作者 :萍萍的独白 时间:2011-12-05 00:33:19
  现在刚开始看,感觉还不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