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喜羊羊与灰太狼:博孩子一乐的山寨电影

楼主:Catangela 时间:2009-01-19 15:38:00 点击:10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今天《喜羊羊与灰太狼》首映,经不住女儿的纠缠,就带女儿去永华电影城看电影。一路上,老让我想起我曾在上海儿艺抓儿童剧创作的往事,想起为孩子提供文艺作品的不易,不由得让我对《喜羊羊与灰太狼》主创人员的敬意,一部电影没有上映就能让孩子挂念,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也让我想起安徒生的话“我写这些童话,希望父母朗读给孩子听”,这就有了今天少儿作品“亲子剧场”的营销概念。
   看电影前,女儿还接受了SMG新娱乐的电视采访,并与装扮喜羊羊、灰太狼的卡通真人合影,这个晚上估计是女儿最开心的时光,也许会记忆一生,作为父亲,自然更是高兴,遂对《喜羊羊与灰太狼》有了期待。映前,我还给此片策划之一王彦兵电话,希望他发一些剧照给我,准备写一篇影评或者以一个父亲的名义谈谈少儿作品对孩子一生影响的博文。
   说实在的,影片一开始,我真的很喜欢,这是一个喜剧的开场,尤其是主题歌,欢快的节奏、幽默的台词、动感的影像,无不让观众发自内心感觉好玩的笑,然随着故事的展开,便觉得不好玩了,一边看电影,一边一直问自己“故事怎么这么编呢”,完全超出了我的审美习惯和我以为中的一部好电影标准。
   给我直接的印象是:一是故事滥编,二是影像粗超。成年人编给孩子看的文艺作品,往往有两种习惯倾向,一是作品明显透露出作家的童年记印或者是作家对自己童年的再认识,二是描绘自己童年没有遭遇或者期待的某一种想象。在我看来,《喜羊羊与灰太狼》这部作品,完全是一部70后人童年经历的体悟,包括“咚咚锵”和“蓬嚓嚓”这些人物的出现,无疑带有那一代人明显的标记。除恶扬善一直是少儿作品的母题,而描写战争的游戏意味又是少儿作品惯用的手法,然而《喜羊羊与灰太狼》恰恰没有合并同类项,让这部作品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形态,可以这么说,作家、导演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其实已经考虑到儿童的审美需求,但很不彻底。再者,这部电影的编剧很糟糕,完全不是一个典型的电影写法,换句话说,这不是一部电影的结构,而是电视剧的套路,这样的创作,甚至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影像的叙事和最终呈现,其影像品质基本上是一个电视版的,严格意义上是一个电视的山寨电影。
   看完电影,回家路上,一直问女儿,电影好看不好看,好看在哪里?她只有六岁,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兴趣的话题仍旧停留在电视版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和电视版的十二本图书上,看来电视版的《喜羊羊和灰太狼》更能博得孩子喜欢。这里,我首先要肯定SMG这样的运行方式,从电视、图书到电影,包括与此品牌相关的延伸产品的开发,都相当成功,在孩子心中已经留下了一笔财富,伴随了一代孩子美好的童年,然而构架与之相关的产业链,并不是简单地完成一项任务,而是品牌再开发和品牌提升,否则仅仅表面上构架一个产业链似乎在做官样文章,没有文化价值的历史贡献。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是开发儿童文化品牌的一次操练,尽管影片拍得并不怎么样,但这样的实践无疑给我们引导了一个方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