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吾乡吾土系列:“孙二两”

楼主:正宗状元红 时间:2011-11-01 09:05:23 点击:34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吾乡吾土系列:
  
  “孙 二 两”
  
  诌博通
  据说从第一个“人”修炼成开始,这个星球上曾经先后存在过至少600多亿“人”这种东西了。这600多亿格外“有情”的生命,从历史角度看,留下痕迹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大概万分之一都不到。绝大多数,真的和不曾出现与存在过一样。想想既让我们这个种类觉得虚无空茫,也同时让我们清醒:我们远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重要——不论是个体的人还是整个种类。
  然而正如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所说——人类是很脆弱,脆弱到仿佛芦苇的程度——可毕竟是“会思想的芦苇”,能回忆,有喜怒哀乐,有对同类乃至万物的感知感受同情与背悯的能力。所以我们常常会为记忆中很冷僻角落的某个与自己并无干涉的身影所莫名悸动,不是因为他(她)多么成功多么重要,只是因为他(她)的生命、人生岁月与你的生命或长获短的交集过,并因为某些生命瞬间而彼此留下了——不知不觉的——零星记忆。
  孙二两死的好象比我爷爷还早,而我爷爷已经“走”了整21年了,这样算来,我们俩的生命交集不会超过15年——还包括我混沌未开的生命头3、4年——我隐约记得小学四、五年级后,这个人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二两”当然是村民起给他的绰号——一般情况下都形象的体现了某人的绝对特点,并且反映出群众淳朴的智慧和与生俱来的修辞能力。其实在农村待过的人,对他这个绰号一目了然就能领会其寓意:这名字指向一个嗜酒但量并不大的人——很可能是一个中老年男人。
  其实正是这样——孙二两是一个每天早中晚三顿都要喝上二两白酒的文革中下放到我们村再也没回去的城里某厂的小干部——至于怎么下放的,好象后来他死后因为落实政策而回了城的几个儿子,也谁都说不清。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家穷的厉害,社会上的物质也远不像今天这样“极大丰富”,所以对那时候上、放学都要经过的四队的老马家“小卖店”和里面在今天看来并不丰富的货品印象极深刻,比如1毛5一根的大麻花,1毛2一个的面包,1毛3一瓶的桔子味汽水……因为这些都是我的不少同学天天以为午饭,而我却月巴才能偶而吃上一次的,所以觉得其味至美印象也至深。
  就在这家“老马家小卖部”——也是有故事的一家,关于这家的故事我将另外讲到——一个有各种可能的下午——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记忆并不真的那么真切、准确——比如那好象是个雨后的下午,也极可能是阳光灿烂,总之记忆里那三间砖墙草顶的老房子东屋里北墙下的柜台依然显得很昏暗——店主马俊用那个前村后屯的酒鬼和常给他们打酒的儿孙们很熟悉的白搪瓷酒“提漏”照例给孙二两在一个盖着纱布包裹着的塞子的酒坛子里提出二两散白酒——一般是舒兰县产的——同时照例在墙上一张发黄的纸上某行“正“字上用圆珠笔添上一笔。
  另外还用老式样的盘秤戳了些油炸花生米或者黄豆,装到旧报纸、烧纸叠成的椎型袋里。
  孙二两那时候应该50出头的样子,可是脸上已经有很多细密的皱纹,而且不光布在额头,而是纵横密布在脸上各部分,构成了仿佛古书上说的“阡陌纵横”的景象。
  他的话极少,却始终带着没有来由的微笑——按说像他的日子和我们家一样困难——我们这两家姓孙的占了村子里“穷日子排行榜”难分伯仲的头两名——经历也那么坎坷的人,没理由整天那样笑呵呵的呀!而且因为总是赊帐,整个北山大队(那时候刚实行改革开放,大家嘴里还习惯沿用老的叫法)的3、4家小卖部或者杂货店眼看都要封他的帐了,至于被很多人明讥暗讽,更是像现在电视上演的“大宝”一样——天天见。
  那应该是他的中午饭——虽然早已经过了中午,并且他没有吃一粒米,只是幽幽的抿酒嚼豆——回忆起来就是那么一声不响的“幽幽”的感觉——好像连吃豆的声音都没有。
  在那个下午,他应该绝不曾认真注意过我这个离他家2里地远(我家在村东北,他家在村西南)、相差几十岁的毛头孩子,这个很可能是唯一一个在他离开这世界几十年后还会想起他并且用文字来证明他存在过的少年——他好像对一切都很淡然——包括肩挨肩5个穷的吃不饱饭并且在当时看来绝对娶不起媳妇的儿子,以及那个瘫痪在炕多年却依然有力气每天对其疯骂不止的,据说年轻时在城里都堪称一枝花的媳妇。
  在今天,在我都将要步入中年,经历的酸甜苦辣让我对世事能够略多领悟的今天,我相信,其实他远没表现出来的那么淡然,这在他从量上看不多但是常年累月雷打不易的酗酒上,以及毕竟因此而得寿不高(60岁顶天了)可以证明——他的心里始终是很纠结压力很大的。
  可能直到死了,才真正放松、解脱了——然而他的儿子们却没原谅他,后来听说他的葬礼是全村全乡比都不成样子的潦草,这肯定原自儿女们对其“一辈子无能又好喝”的失败父亲形象的极度怨毒与藐视。
  二十年后的今天,他的老婆也早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他的五个儿子 “横”死了两个——并且都与常年酗酒有关,他的三儿子也因白血病晚期正窝在那个村子里等死……
  就是这样,我们在这世界停留的时候,不经意的遇到了不少人,莫名记下了不少仿佛老化的胶片上留下的瞬间残影——我们可能其实从未认真地关心过里面的他们——他们的所来和所终,但是却在心头晕染出了一种恍惚而沧桑的心境——直到那么一天,像我们这些个藏着记忆的人也纷纷离开了——好在,可能我们也有因缘出现在另一代某人的回忆中,毕竟“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可能,这算是另一种“生生不息”吧。
  
  
作者 :banyuan7988 时间:2012-09-05 01:56:07
  好的帖子大家转!!赚分大家一起赚!!谢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