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妖邪教对我的骚扰让我九死一生,这种仪器现在大陆已有不少,大家当心了

楼主:百度南充人妖邪教 时间:2016-04-03 05:39:43 点击: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谈到骚扰,人们能想到的就是性骚扰,电话骚扰,这些方式至少能给人休息时间,或者象电话那样随时可以挂断,这些骚扰都有法律参照来制裁,情节严重的量刑可以极重。但是人妖对我的骚扰程度却是人们无法想象得到的。
  王会男,陈政民这伙人妖为了拓展作案方式,花50万买了台光粒子仪器,将骚扰信号对准别人耳孔,就像电话连通一样可和对方说话,这种通话音我推测是经过多道模拟信号处理音质相当差,但是足以让人听清说话内容,这种声音特别不舒服才更骚扰人。我的信息集成中心大脑就呈像对方在屏幕上,我的眼耳好比也是他们的(我是做内证实验研究人体的,对这个科学理解得比较深入,比如眼睛所见的影像会呈现在大脑某个母子大的近似圆状区域,像是缩小的高清晰照片,呈像区上部分是眼睛所见的真实像,下部分是想象景物呈像位置,它们在呈像区上安置了个放大镜,便于观看。不仅我看到的而且我所想象的他们甚至也能直观看到,连梦境它们也知道我自己醒来都讲不清楚),我的所见所闻所想也经常成为他们的骚扰话题永远也说不完,思考说话内容还以汉字显示在下方。操作这种仪器可以故弄玄虚装作莫测高深的样子吓人,可读取隐私抓住他人把柄,如果有见不得人的事被他挖出来,你不仅不敢报案,狗日些还会威胁恐吓你自己到淫乐窝点找死。戴耳塞听音乐久了听力会下降,骚扰信号比耳塞插得还深入直接作用在耳膜上伤害更大,就像一个直插到底的耳塞却永远取不下来,电话骚扰可挂断这种骚扰却挂不断,听起来远没电话声音舒服甚至不好分辨谁在说话。这种24小时监视骚扰有多厉害,简单地说,你连正常性生活都不敢过,除非你不怕亲热时被人妖们观赏,不怕不雅照片被传到网上展示,你的一举一动思维言行都暴露给了对方。他们原以为没人能对抗得了,没想到我是搞内证实验的能研究出一些减弱对抗骚扰信号的办法,双方长期相持。他们比较我的大脑影像现在的比刚开始时的明显多了很多瘀点,骚扰折磨令人发指。这种谈话骚扰持续时间越长人妖黑幕暴露就越多。他们通过语音借助各种心理引导让我被动参与话题,思维被引导一直在工作怎能睡着?按照心理研究,只要是说一句话或是听清一句话,即使对方不再干扰也要过一定时间才能入睡。如果爱生气激动或还嘴回骂是很难睡着的。经常是一些人妖毁谤攻击你,另一些人妖假装替你说好话维护你,往往好话更能让人产生共鸣反应,更能调动你的思维。狗日些经常在分析我的心理,琢磨那些方式或那些话题最能吸引我注意,它们的骚扰能力越练越高。每天睡觉就像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白天也一样骚扰,半年多来我平均每天睡眠不超过一小时。他们说如果我没研究那么多技术,同样的骚扰不至于被折磨那么惨,谁能理解技术秘密藏又藏不住一点一点被套走的痛苦,学会后还要故意显摆来气我。
  24小时轮换着不间断的骚扰,即使是我睡着了,狗日些一样竭力在信号那头引导我的思维令我做恶魔,尽量缩短我的睡眠时间降低睡眠质量。不说骚扰话题有多伤人,就是这个一直持续的骚扰就比电话骚扰之类的厉害百倍。那种声音可不像电话骚扰那样听起来那样舒服,模糊却又足以让人能听清说的话,很难区别是谁在讲话甚至不好辨别男女性别,你若认真去辨别太耗精神,这正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本身骚扰主要目的就是不让你睡觉谁还会有多少剩余精神。我说半年多来平均每天睡眠不足一小时,实际情况更早,半年来我可能总共有20多天没合眼的日子,更多的日子每天就只睡了几分钟一二十分钟,睡眠长时也不过一两个小时,不是晚上不让你睡而是白天也不让你补瞌睡。只是我本身是个做内政实验的养身专家,比一般人承受能力强,而且时间长了慢慢就习惯了,每天只要睡上半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有精力和人妖们斗,遇到休息特不好时我就尽量少消耗我的精力就是。人们可能疑惑,他们究竟都谈什么,哪能一直有话说?话题太多了,除了他们认为你最不爱听的恶意威胁咒骂,对我和我亲人的种种毁谤污蔑之外,我的眼睛听到的,耳朵听到的,心里想到的都是畜牲些随时可谈到话题,所以骚扰话题永远说不完。尤其是这些性变态,把你当成男友男人,谈各种不堪入耳的性话题,听着那种变态声音就难受,狗日些特享受这种变态刺激,最让人痛苦的是编造我的女性亲人和我的乱伦话题。畜牲些的想法就是,即使不能让我失眠而死也要充分享受这种变态骚扰的乐趣,尤其是被骚扰了身边的人都不相信狗日些更觉过瘾,现在骚扰更加变本加利,不少人妖甚至通过微信和光粒子仪器相连参与话题,他们尽力把我朝死里整更不让我有精神去曝光,各路人妖各显神通,都拿出自认为最能伤害骚扰你的方式。我现正在博客里修改资料,狗日些还在信号那头说过不停,希望能影响我上网曝光。
  畜牲些说有点人气的帐号都被它们盗光了,看我能在网上闹出什么动静,公安厅都不重视,骚扰会一直伴随我,有机会还要加害我亲人。它们说如果被抓了反正都是死罪,政府对待犯人的政策也是温和的不至于受太多活罪,法律的制裁吓不倒它们,再怎么残忍的骚扰你都活倒霉。
  犯罪份子没抓到我可以等,但是我希望警方帮我先把骚扰解除了,你们有先进的搜索信号的设备,难道就舍不得为我这个没有关系的普通人动用?只要警方动用设备,对方一直在监视我知道了还不马上关了信号。
  他们把骚扰信号分成十支左右,同时对准目标人体的不同部位(主要是头顶和耳,伤害不一样),如果是单股还好屏蔽,分成多股后即使用内证实验方法也是顾此失彼很难屏蔽,在终端人体目标上又能集中能量保持最大的伤害程度。每支信号强度减弱了也不易被搜索到,据说只相当于普通电话信号强度的三分之一左右,但是也应该是难不倒警方的吧。随便说一句,据陈政民说黑帮产家曾透露,至少有十台仪器已经售到大陆,这种高科技作案必须引起警方注意。
  其实,我的痛苦烦恼有时候是来自于亲人朋友的,他们就搞不明白犯罪份子都不在面前甚至从来没见过,他们怎么能骚扰折磨你?他们总是建议我吃安眠药或是多活动来改善睡眠,有时精力就只有保住吊命那还敢去运动,人太疲倦了怎么能抵抗得住骚扰,思维不更容易被引导吗,吃安眠药这些我又不是没试过,头脑木处处的更抵抗不住骚扰。这些畜牲看整死我太困难了,也经常动想骚扰折磨死我亲人的念头,因为他们不会内证实验没办法抵抗骚扰信号。狗日些看我说出去没人信,报公安局也没人理睬,反而不对我亲人下手了,因为如果我亲人也被骚扰了公干局还能坐视不理吗?说出来可能笑人,我不得已曾经向我家乡的公安局接案警官下跪,我想为正义下跪是值得的,但是他们一点不受感动居然笑我精神有问题,我现在不怪他们,只怪狗日些骚扰人的科技太高明了。
  畜牲还在骚扰信号的那一头继续得意,我的一举一动思维言行都还在它们监视下,我写的文字当然也一样知道。我在网络上稍有点人气的帐号都落入你们手里,觉得我在网上的曝光不会有什么效果是不是?你们欠人类的血账太多了,该到偿还的时候了。
  人妖畜生们认为,公安厅报了案这么久了也不见有什么危险,最多就是我在网上曝光多少对它们有点威胁。因为我每次登新浪天涯等帐号都是手机找回密码登录,改新密码都是一长串数码一下子复制张贴上去,我自己都记不住,不怕人妖们追问。如果我记得住密码,狗日些一追问我大脑总会有反应,就等于告诉对方密码了,所以我不再记忆密码。狗日些得不到我的密码很着急,这些天一直在策划到成都来暗杀我,它们的方案就是每人包里装块砖头,见到人远远就一起乱砖朝我砸扔过来。它们不敢贴近我,因为忌惮我随身带的刀,我多次对它们说,看你狗日吃人快还是我刀杀人快,它们居然怕了。它们想杀掉我抢走我手机,再用手机找回新浪天涯的密码,再破坏我曝光帐户,如果我天涯新浪点不开了,说明我多半遇害了。它们想抢我手机的另一个目的是要删除我手机里保存的记录揭露黑幕进展的短信,然后可以销毁仪器口供记录,警方就再也抓不到把柄。狗日些曾说,50万的仪器绝不交到共产党手里,如果有被抓的危险,宁可立即砸掉仪器,连同记录一起销毁。我知道还得一个人单枪匹马和人妖畜牲对峙,我不担心,如果网友都来曝光,你狗日畜牲些也不会猖狂多久了。
  南充被全能神邪教选为“川北牧区”的总部和指挥中枢,还是进入全国十大恶性案件排名城市,如果以城市的总人口与恶性犯罪数量的比率来看南充排得更靠前。南充治安差,已经成为邪教滋生的沃土。资料来源网上了解。为什么我的举报会被敷衍?南充警方说,即使找我说的按姓名岁数在户籍系统里找到我提供的那几个人妖教徒的地址,它们听到风声跑到外面随便租个房子悄悄住起来还是一样抓不到人是什么意思,警方就不需要侦破调查了吗,难不成要我把人抓到了交给他们处理?可参考南充警方和我的通话记录。
  我喜欢在部落发帖子,那个总是跟在我后面发垃圾贴的就是人妖王海,此人参与吃人无数,它们极力掩盖我的帖子,不希望我在网络曝光。我在很多地方都吃这家伙的亏,让大家都来盯着这畜生,看它还敢不敢跟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